胖东来倒了,于东来破功,情怀还有用没?
李春晓 李春晓

胖东来倒了,于东来破功,情怀还有用没?

在商业世界,情怀到底有没有用?

作者:李春晓(libaidua),公众号:春晓读报(chunxiaodubao),由作者本人授权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这世界胖子生存不易,就连名字里带了个“胖”字的胖东来,也开不下去了。

胖东来退出自己的大本营——许昌。商界悲情故事,再多一例。老总于东来在微博上说,伤透了!数千员工没人站在他这一旁。半生经商,只落得夫妻二人重病在身,楼起楼落噩梦一场。
 

满城都说于东来——于东来是谁?

梦醒时分——今天,我的微信朋友圈被“于东来”刷屏,还有人追问,胖东来真的倒了吗?是什么原因?说不清,记者多年,没正面采访过于东来,仅限于道听途说(大部分本地财经记者也都是如此)。听说他是个好人,是个有情怀的人,也是特立独行的人。

许昌胖东来的关店,也意味着河南最后一个本土商业品牌的倒掉。

胖东来总部位于许昌市,创建于1995年3月。旗下涵盖专业百货、电器、超市。鼎盛时期,胖东来百货在许昌市、新乡市等城市拥有30多家连锁店、7000多名员工。

虽然与沃尔玛、家乐福、华润万家、世纪联华等知名大型连锁超市在规模上不可同日而语,但河南胖东来商贸集团,在业界的名气丝毫不逊于它们。

它以反传统商业逻辑著称,以高薪水、高福利、自由、快乐闻名于世,曾被誉为“中国最好的店”,更有“百货业的海底捞”之称。(据称胖东来商超的一个普通店长,每年都可以拿到年薪十几万以上。胖东来的工资高于同业30%以上)

在记者看来,于东来大于胖东来,就像胡葆森大于建业,企业的领导者比企业本身更具关注度,因为他们超出企业家的思考和传教性。

许昌胖东来董事长于东来,一直是以“布道者”的身份出现在河南商界的人物谱中,做有情怀的商人似乎一直是其所追求的目标之一,对其员工一直以“兄弟姐妹”相称,希望员工们“快乐地工作和生活”。他打破了国内零售业无假日的先例,宣布胖东来“每周二闭店休息”。

他说,“我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因为没有感情我会觉得生命就像死亡一样。有很多人在胖东来只是感觉在工作,但是我不一样,我把它当成了一种缘分,既然走在一起,我们的心就要往一起走。” 在员工大会上,他会唱两首歌,《恋曲1990》、《好姑娘》。他最后一句话说的是:祝大家今天晚上睡觉做一个chun梦!

胖东来为什么倒?

胖东来为什么关店?说不好,政企关系、经营理念、房租过高、经营压力,也许都是压倒骆驼的稻草、击穿屋顶的冰雹。我只能按照近期于东来的微博,列个时间轴来观察其动向:

——9月15日中午,于东来发微博:“我会尽力把时代广场做好!其余的门店三年左右的时间关掉或者转让!优秀的员工留下到时代工作,其余的员工会合理安排好。”胖东来董事长于东来的此番表态,是他在2013年宣布未来几年关闭胖东来新乡的门店一年之后,又一次公开宣布实施关店计划。”

对于胖东来先后两次的突然关店原因,外界猜测一种是:面对现代化的商业运营理念,于东来的江湖义气式的管理方式,与员工的更多诉求发生冲突,最终造成管理失控,被迫关店。

另一种说法则认为,面对逐年高涨的店铺租金,本身就已经人力成本高居不下的胖东来,已经无法承受高租金运营,于东来又不愿意降低员工薪酬,最终选择将一些租赁店面关停,而将未来的开店选择定位于自建物业。

——9月22日:许昌劳动店关停,于东来离开许昌前往上海看病

9月22日上午7点38分,于东来发布微博:“今天劳动店关停,原因细节管理不达标!经营状态,建筑面积1000平方米,员工95人,平均日销售20万,综合毛利23……用功利的眼光看胖东来,你真的看不懂!”

——10月15日,“冲着这份情,胖东来不走了”,10月15日下午,于东来接连发布两条微博,“非常感谢新乡巿周健副市长,刘森副巿长及多位领导的多次真情挽留,又遇到这么善良有正义情怀的舒市长,真的被感动了,决定把新乡胖东来留下来!” 

——10月17日,于东来宣布撤离许昌,伤心之地!

“此微博今后就停了!祝福亲爱的朋友们永远幸福!快乐!健康!美丽!”

10月17日午后,于东来删除微博,撤销认证,并更名“走开了回到从前”,发布“许昌各部门员工,我把与许昌胖东来的遗留问题交接完,我不在是你们的成员,也不要再对我有什么要求,为了更好的将来,祝福你们!谢谢!你们曾经的东来哥!对不住的地方多理解吧!”之前说好保留的许昌时代广场店,于东来并未提及。

——山上的草坝黄了,山下的树叶落了。杜鹃若是燕子,飞向门隅多好!

老板要不要指望员工的报恩?
 


 

从于东来的微博看,心伤透了——数千员工,为什么没有人站在他的一旁?局外人不懂,也不敢妄言。只能说,没有文化的老板是流氓,但对员工来说,不挣钱的企业是耍流氓。

有朋友如此评价于东来的微博说:布道者,殉道亦应无畏,怨言太盛说明修行还不够。比之佛祖以身饲虎,差之千里。我只能说,对,但你这是对圣人的要求。

我没什么资格评论于东来本人,但就这件事,想说的是:当你控制不了局面的时候,能控制的只有风度。

演员转身下台那一刻,最见功,常常因此破功——我承认这个要求太高,这也近乎对完人的要求。

英雄末路,帝国斜阳,最后的余忿,也很快烟消云散。希望病人康复、员工就业、风波平息,一切归于正常。商业有伦理,规则需继续。

——不能夜夜起身,在灵魂的园子里栽种荆棘。

悲情范儿还有用没?

于东来,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倒下,让人想起了此前的很多悲情主角。本土颇多这样的例子。

本土悲情主角之一,红高粱,当年乔赢要挑战麦当劳,当年的豪情万丈如今有点可笑(时过境迁),这年头you can you up(你行你上),No can no BB,不必喊着挑战麦当劳必胜客还是某某某。后来,乔赢又一再挑战,试图东山再起,却没再现昔日风光。

悲情另一主角,亚细亚,倒是常提常新,我约摸着,这和它的旧部众多有关:王遂舟是不见了,大隐隐于江湖,但昔日亚细亚的员工分散到了各家商超和流通企业做中高层,他们身上还有亚细亚的影子;郑州市民、逛过亚细亚的消费者,他们都知道,亚细亚曾经存在、曾经辉煌过。但是,亚细亚如今也拆了。

像亚细亚、红高粱、甚至胖东来,这样悲情、悲壮、悲催的企业,昔日的英雄,留给我们的是什么?

悲情范儿,是没用了。但情怀,是一定有、必须有,无论什么时代都不可或缺的东西。你不做有他来做,你倒下有他顶上,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不畏将来,不念过往。

胖东来 于东来 情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