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久邦数码张向东离职 盘点这些年大公司的高管“出走”
翟宏伟 翟宏伟

从久邦数码张向东离职 盘点这些年大公司的高管“出走”

近些年大公司高管离职不断,他们离职是为了梦想?还是继续创业?以下是i黑马为大家盘点的那些大公司高管离职

i黑马:10月20日消息,久邦数码日前任命文思海辉副总裁、合规主管邹向光为董事会独立董事,此任命将于2014年10月20日起生效。公司原总裁兼董事张向东已于今天辞职,将独自创业,有消息称其将围绕自行车创业。张向东辞职后将独自创业,但他将继续作为顾问为久邦数码提供服务。

近些年大公司高管离职不断,他们离职是为了梦想?还是继续创业?以下是i黑马为大家盘点的那些大公司高管离职"事件"...

 

久邦数码总裁张向东辞职 创业十年后欲另起东山

 

张向东在其微博告别,他称“永远都是久邦数码的一员,如有危急,千山万水,千难万阻也会奔赴回来。”

以下是张向东的告别信:

 

我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

今天,我将正式告别久邦数码。

十年前,裕强和我创办这家公司。今天,距离当初的目标还远,但有三件事情,值得我们骄傲:

1. 久邦数码最早的业务3G门户,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的起点。

2. 久邦数码的GO系列应用是中国第一个用户覆盖全球的互联网产品,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全球化自此开始。

3. 久邦数码是全球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十年间,裕强、映明和我从同学变成兄弟。十年间,上千热情的年轻人是共同奋斗的同事,久邦是我们共同的纽带。这一段经历对我来说,弥足珍贵,融入我的血液。我永远都是久邦数码的一员,如有危急,千山万水、千难万阻也会奔赴回来;我们也永远是最好的朋友,任何时候遇见,我都要张开双臂来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此刻,我也比任何时候都坚信,裕强带领团队,一定可以登上一个又一个新高度!

然而,你们都知道,我太爱自行车了。

七年前开始,我每年选择一个大洲最美的路线去骑行,自行车让我探索世界,也让我发现自我。尤其今年我写完《短暂飞行》,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

每次走到命运交叉的路口,我都要问一下自己,选择的理由是什么。

这一次,理由只有一个:我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证明爱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为它付出,为它做些什么。难道不是吗?

是的,下一个阶段,我将围绕自行车开始第三次创业。

有一句话这样说:

Life is like riding a bicycle: you don’t fall off unless you stop pedaling.

(生活就像骑行,要想不倒下,就不要停止蹬踏。)

这一次,我为自己的热爱继续蹬踏:)

朋友们,路上再会!

张向东

2014年10月20日

 

 

微软资深副总裁张亚勤离职 将出任百度总裁

\

 

“我用了16年的时间,完成了加入微软时对公司的承诺,现在是听从心声、听从新的‘使命召唤’的时候。”据最新消息,微软公司今天宣布,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微博)因个人原因离职。消息人士称,张亚勤将加盟百度,出任总裁一职。

张亚勤于1999年加入微软,曾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2000-2004),微软全球副总裁 (2004-2006主管移动和嵌入式部门), 微软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2007-2012),现任微软公司全球资深副总裁 (2006至今)兼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负责微软在亚太地区的科研及产品开发工作。

任职期间,张亚勤整合微软亚洲研究院、微软亚洲工程院、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微软亚洲商务软件事业部、微软亚洲硬件技术中心、微软(中国)云计算和企业部门与战略合作部,领导了包括基础研究、技术孵化、产品开发、生态系统合作在内的微软在亚太地区创新体系的构建。

张亚勤1966年出生于山西太原,12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23岁获得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电气工程博士学位,曾就读于哈佛大学。

“使命达成”——张亚勤用这四个字来解释他离开的原因。“我用了16年的时间,完成了加入微软时对公司的承诺,现在是听从心声、听从新的‘使命召唤’的时候。对微软,我怀有深深的感激,这种感激既来自公司给予我的尊重和信任,也来自公司对中国的诚意和贡献。我相信基业长青的机构和企业不会因创始人或领导人的变化而偏离道路,只会一直坚定的走下去。我对新的领导团队以及微软亚太研发集团的未来充满信心。”他说。

多方消息人士透露,张亚勤将加盟百度,担任总裁一职,负责新业务的拓展。张亚勤将直接向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汇报。

 


 

“丁家猪”大管家离职 另起炉灶继续养猪梦

“丁家猪”依然未上市,却陷入一场风波。丁磊养猪团队核心成员毛山发布公开信,就不再与网易CEO丁磊结伙养猪做出说明,并透露原来的“丁家猪”团队部分成员已另起炉灶,组建新养猪团队。

毛山还透露,当年投身养猪的初衷不改,从此以后,自己及新团队会沿着与网易不同的路线和战略演进。但对消费者来讲都是利好,因为又多了一个选择。“虽然我为没有能够继续在网易实现养猪梦而遗憾,但心中只有对丁磊先生不尽的感激。”

资料显示,毛山与丁磊是高中同学,还曾是浙江味央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浙江味央科技有限公司则是网易(杭州)网络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毛山一度全权负责“丁家猪”养殖。

据悉,毛山团队出走也引发“养猪濒临解体”报道.

以下是毛山及新养猪团队公开信:

缘虽断,梦依旧

——离职时我想说的话

近日来,很多朋友以各种方式来询问,因为来不及一一作答,干脆一次性答复了,以便让大家了解我的真实情况。

我确实离职了。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虽情非所愿,但形势比人强。

很感谢网易和丁磊先生,让我有幸参与这样一个充满梦想与激情的项目,为我开拓了网易平台上共同打造新型中国“猪”的路径。没有丁磊先生的发动,我不可能参与其中,中国也不会有这样一个时刻,让大家如此空前地关注养猪。虽然我为没有能够继续在网易实现养猪梦而遗憾,但心中只有对丁磊先生不尽的感激。

回想过去五年,我们的足迹遍及欧美日,最著名养猪企业,最权威设计公司,最大设备厂商,最优秀研究机构,穷尽式搜索,地毯式走访。在一次次与前辈和专业人士的对话中,我们的认识在加深,我们的思路在清晰,直到有一天一位外国朋友开玩笑说,你们已经达到我们大学的硕士水平。客气话,但我们在进步。

读书都有这样的体会,从薄读到厚,再读到薄,我们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从对猪的一无所知,到发现养猪其实很不易,那里汇聚了很多世界级专家,有分子育种,有营养研究,有疾病控制,哪样都是尖端的技术,都同样代表人类文明最高水平。但渐渐的,我们的关注点少了,因为很多事情前人已经解决,或者专业人士正在解决,我们只要关注关键点就可以了。书读薄了,也有了自己的主张:第三代养猪模式!

时间在流逝。既快又好当然最理想,但快与好之间,我们选择好!当今这个浮躁的世界,不缺快的企业,但缺始终如一好的企业。如果我们选择快,无非就是多了一家品质很普通的企业而已。潜心钻研,对品质负责,就是对消费者负责!

这个项目虽未在我们手中出成果,但影响已显现。我们提倡的很多理念已经被外界所接受,有些是业内本来就有的,有些是我们把它系统化了,有些则是我们首创的,但所有这些都通过我们这个项目扩散传播出来,让更多人了解养猪原来可以是这样的。很多人跟我讲,正因有了这个项目,养猪的形象已经不是那么低端了。

对行业的影响也在显现,在我们之前,清华只做人居的设计,通过与我们一起摸索探讨,清华已经是中国最优秀的猪场设计者了,之后很多著名养猪企业纷纷请清华设计猪场,先进理念也随之扩散落地,推动中国养猪水平的进步。这也算是我们的间接贡献了。

五年前,我与网易走到一起是为了项目的发展,现在分开,是为了项目更好的发展。这既符合项目的公益公开的初衷,让更多的人来关注养猪,让更多的人来参与养猪,让先进的理念和技术更多地落地开花,踏踏实实地推动中国养猪产业的进步,也是网易和丁磊先生所乐见的。

很多人问到打井纠纷,关于这件事,我主政时的养猪团队本身没有就此事发表过任何言论,现在也不发表任何言论。我尊重事实,尊重法律。

回望过去,有过曲折;展望未来,梦想依旧。如果一定需要一个判断的话,长征刚刚结束,已经到达延安。养猪还有下半场,越到后面越精彩!

从此以后,我及新团队会沿着与网易不同的路线和战略演进。但对消费者来讲都是利好,因为又多了一个选择。

其实,我什么都没改,当年投身养猪的初衷不改,坚持推进第三代养猪模式的理念不改,坚持走高技术的路线不改,坚持走高品质的定位不改。我依旧是我,一切都没改变,改变的只是平台。

我深知有很多与我一样为梦想而奋斗的人,有很多与我一样为优质食品而努力的人,他们将是我及新团队一起研究探讨的伙伴,为此我及新养猪团队决定:

开放合作平台,团结各路英雄,鼓励全方位各种形式的合作。

开放社会投资,欢迎各种资本,把事关民生的项目做强做大。

我们一直认为在做正确的事。我们坚信,三十年后,我们的孩子,我们孩子的孩子会感谢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

毛山及新养猪团队

2013年11月25日于杭州


 

腾讯CTO张志东自述:我为什么会离职腾讯

张志东坦言,好几年前就有卸任CTO的想法,两年前开始和pony(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martin(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商量交棒接力的事情。

腾讯公司核心创始人之一张志东今天宣布不再担任执行董事,并将于6个月后卸任首席技术官,转而以公司终身荣誉顾问、腾讯学院荣誉院长和专职讲师的身份出现。

“我怀着感恩和愉快的心情”,在谈及离任的感受时,张志东带着他一向谦和地笑容如是说。

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眼里,张志东是最值得依赖的一线技术专家和技术主心骨,也是腾讯公司用户价值观最坚持的践行人,始终保持着他的低调。当腾讯科技进行专访时,他谈的最多的,是对自己不足的反省,对公司和员工的感恩,同样,也有对腾讯未来的殷殷期望。

“互联网不能倚老卖老”

我们都很好奇,为什么你在这个时候作出即将离任CTO的决定?

张志东:好几年前我就有这种想法,两年前开始和pony(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martin(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商量交棒接力的事情。当时公司正处在转型期,所以我们商定,花两年的时间,带领公司骨干参与转型过程,完成交接。现在来看,公司的发展已经迈出了关键的转型,走向比较开放的体系,管理团队已逐步成熟,是一个可以放心交棒的时机。

这只是回答了可以离任的原因,但为什么非要离任呢?

张志东:我从27岁到43岁,经历了16年高强度的全心投入,互联网这个行当,需要足够的激情和体力,不能倚老卖老。这几年身体不是特别好,精力有些跟不来。传统行业还可以说姜还是老的辣,但在互联网行业,需要领导人精力非常充沛,一周没有几十个小时的全心投入,就会脱节,就不了解年轻人想什么。

一周工作二十、三十小时,在传统行业凭借20年经历还有机会胜任。但在互联网业,则连基本触觉都不够,倚老卖老是不合适的。

加上我本人个性,领导力不是我的强项,我也不是太喜欢做管理工作。我更喜欢做技术架构、技术讲师方面的工作。前几年由于公司高速增长,一直没有机会换这种生活。现在可以换一种节奏,我可以做自己更喜欢的事。

我相信,在你的心目中,腾讯就像你的亲儿子一样,半年后离任管理团队,你会有什么感觉?

张志东:在腾讯的16年,是我最重要的人生经历。从感情上讲,我想用两个词来表达我的感受,一个是感恩,一个是欣慰。

先说感恩。我本人是一个优点和缺点都非常明显的人,如果不是在腾讯,未必能有所发挥。腾讯的管理团队和企业文化,能容忍、修正我的毛病。

再说欣慰。腾讯文化能够得到大部分同事的认同,一批又一批的同事在腾讯里良好的成长。 腾讯人身上有着一些明显的烙印。 包括离开公司的到其他地方发展的同事,包括自己创业的同事,在外面都展现了腾讯人关注用户,务实专注的特点。这是我最开心的。

“不要让最终用户失望”

在腾讯经历了16年,能否说一下你印象最深的一些事情?

张志东:最喜欢的是一些小事。比如在公司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QQ这个产品,当时理念很简单,就是不要让用户掉线。互联网这个行业很苦,而且越是节假日,家人朋友放假,我们越是最忙的时候。

往往是故障一出,我电话也不用打,拦辆的士回公司,有关的同事就已经到了,大家技术应对碰一碰,很快就拿出解决方案进行修复,这个很有腾讯人的味道。不需要很多的管理体系,而是靠内驱性,负责的同事本身就很爱这件事,就像在家里看见自己的孩子摔跤了,不会去想这件事该不该自己做,一定是第一时间冲上前去把它扶起来。

当公司越来越大,会有很多问题不断踊现, 腾讯人身上始终有这种气质,不要让用户失望。无论什么问题,拉一个群,很快就会找到一个应对。相信未来问题会不断来,但只要这种精神能延续,但腾讯人就有能力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这些年来,腾讯的组织也在不断壮大,你刚才说的这种创业团队的文化,还能继续保持下去吗?你会不会担心它被稀释?

张志东:担心肯定会有一些。但我想,一家规模较大的公司要代有人才出,就必须有文化接棒,有内在的延续性,创始团队起到的只是第一棒的作用,第二棒是和公司一起成长起来的管理团队,他们在公司的时间,少则七八年,多则十几年,他们是认同这种文化,并且愿意传承这种文化的。

我也相信,腾讯内部还会培养第三棒、第四棒的能力,我作为一个腾讯的一位老人,现在只是不再参与管理决策层面的工作,转到帮助第三棒、第四棒培养工作

你对腾讯将来的发展会有什么寄望吗?

张志东:期望腾讯人能不忘初心,怀抱理想。我们用心投入工作,并不只是为了一份好的收入、体面的工作, 腾讯人渴望用技术和产品去改变世界。期望我们能培养一代又一代的这样的人,有这种精神,腾讯就会富有生命力。

未来数年,互联网会深入各行各业,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希望腾讯能在这个大潮中,能做出无愧时代的贡献,给社会带来更多正能量,让生活更美好。

“公司体量越大越有危机感”

对未来的安排,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张志东:我会调整一下生活节奏,将来作为一名腾讯学院的讲师, 今后的重点会放在技术人员的成长助力上,会考虑一些技术型公益方面的事情。像美国的Google、Facebook ,它们为业界做了很多思想贡献、开源的贡献等,这点是我们的榜样。 腾讯在发展的过程中,有不少经验教训,这些方面应该会对技术人员成长有帮助,会考虑在学院帮助发展这些事情。

互联网潮起潮落,你如何看腾讯如何应对未来 ?

张志东:面向未来,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Google,它投入巨大的资源投入未来的技术理念研究,完全不局限于其主营业务。 腾讯目前无论是人才、视野还是技术,都有很大的差距,需要我们持续的努力。中国与美国有不一样的国情,我们的人口密度非常高、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相对不足,用互联网来帮助中国社会更有效率、帮助人们生活更为优质,这是腾讯应努力的方向。

从你的视野来看,腾讯这几年的进步与不足在哪里?

张志东:在开放和生态方面,有了比较大的进步,我们对行业已取得一定的生态带动作用。不足的地方是生态还比较小,希望将来有一天,这一块能远超自有业务。

在你的谈话当中,会很多次地谈到不足,这是为什么?

张志东:可能我的个性是比较关注短板。另一个原因,是这个行业不会尊重你有多少历史成绩,这个行业是面向未来,骄傲的公司会失去对未来的敏感,很容易会失败。 这个行业,公司体量越大,越应有危机感。


 

连线杂志总编辑为何辞职全力投入“3D 打印”!

\

现在有一位用行动投向这项趋势的人,他是《长尾理论》、《免费》等书的作者,担任WIRED杂志总编辑11年多的Chris Anderson。今天WIRED杂志网站宣布他将离职投入自己在2009年成立的公司“3D Robotics”担任CEO 。

他在声明中表示:“对我来说这是追逐创业梦想的机会。我有信心,WIRED 影响、记录数字革命的使命比以往更强,而且会持续扩张和进化。”

WIRED 杂志在最后感谢Chris Anderson 所作出的贡献:

在Chris Anderson 的总编辑任期中,WIRED 刨除过去反文化的根基,投入更多主流趋势的商业报导、大思维(big idea)和特别长篇的专题报导。发行量从50 万份增加到82 万5000 份(编按:别忘了中间还得面临网路的影响)。而WIRED 更是在2005、2007 和2009 年获得General Excellence 大奖,并于2010 年被Adweek 称为“十年来的最佳杂志”。

除此之外,WIRED也是第一份发行针对iPad这样的平板电脑制作的数字杂志(尽管毎一期档案大得吓人XD)。而最近几年与网路相关,最有话题性的专题报导之一大概就是《 The Web is Dead 》这期吧(该期还专访黎智英、报导苹果的动新闻)。而且其实他们也一直在关注“硬件”相关的议题,例如2010年二月的《 The 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 》、去年四月以DIY风潮作为杂志《 How To Make Stuff 》专题,今年七月干脆直接以“Drone”做为杂志专题,上个月的专题《 The Design Issue 》则与3D成型机有关。

3D Robotics

3D Robotics 目前的主要业务是生产、贩售DIY 无人机(Unmanned Aerial Vehicle,一般称UAV)的零件,他们有一个为DIY 人士成立的网站“DIY Drone”。

Chris Anderson在2009年与人共同成立了3D Robotics,他在去年接受彭博社访问时告诉记者7,他们没有融资、一样从第一天就开始产生收入,目前已经成为一家数百万美金营业额的公司。Chris Anderson以Apple创办人Steve Jobs和Steve Wozniak当初将电脑大众化为例,他希望遥控飞行器也能如此。当然,也有不少人担心这种可以搭载摄影镜头、螺旋桨的飞行器如果到处都是会造成一些隐私或安全上的问题。

最近几年一直有新创公司的业务与遥控飞行器相关,其中一个比较有名的遥控飞行器是“Parrot AR.Drone”,他的飞行器可以用iPad、iPhone 操作,还可以搭载录影机。


 

雅虎COO离职,梅耶尔称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北京时间204年1月16日,雅虎周三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监管文件称,该公司COO亨里克·德·卡斯特罗将在周四离职。德·卡斯特罗曾供职于谷歌,后于玛丽莎·梅耶尔接任雅虎CEO不久以后跳槽到雅虎任COO,到目前为止任职时间约为一年。雅虎在周三提交的文件中并未透露德·卡斯特罗的离职原因。美国科技博客re/code从内部人士处获悉,雅虎CEO玛丽莎·梅耶尔发送了一封关于雅虎COO亨里克·德卡斯特罗离职一事的内部邮件。

梅耶尔在邮件中表示:“深思熟虑之后,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的COO亨里克·德卡斯特罗应该离开公司。”

以下为梅耶尔邮件全文:

新年的开始总是给人思考的时间。进入2014年,我对雅虎2013年的成绩感到非常自豪,并对2014年即将取得的成绩更加乐观。我需要感谢你们所有人的投入以及对公司发展方向的思考。

在我自己思考的过程中,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的首席运营官亨里克·德卡斯特罗应该离开公司。我感谢他的贡献,并祝他未来一切顺利。

从今天开始,我们将重组运营部门的领导团队:

- 唐恩·埃雷(Dawn Airey)、约翰·德文(John Devine)、奈德·布罗迪(Ned Brody)和罗斯·邹(Rose Tsou)将直接向我汇报工作。

- 我已任命凯西·撒维特(Kathy Savitt)领导我们的媒体和编辑职能。

- 首席运营官办公室与产品相关的多个职能与迈克·科恩(Mike Kern)领导的主页和垂直集团一致,因此汇报线将转至后者。

关于汇报架构的调整,我们将与相关个人沟通。与以往一样,我们可能会做出额外的调整,继续梳理业务,并加强对媒体和产品的关注。这些调整将在受影响集团内部进行宣布。

整体而言,我有信心,我们的领导团队、方向和这些调整将带来更成功的执行。在我们进行这些调整的过程中,感谢你们的耐心和理解。

——梅耶尔

 
高管 离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