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红:逃离父亲光环的”女首富“
凤凰财经 凤凰财经

王雪红:逃离父亲光环的”女首富“

她出身名门,却想逃离父亲的光环。她造就了两个知名企业:一个是与英特尔、AMD鼎足而立的威盛;一个是在智能手机发展初期,成为产业标杆的HTC。

i黑马:她出身名门,却想逃离父亲的光环她造就了两个知名企业:一个是与英特尔、AMD鼎足而立的威盛;一个是在智能手机发展初期,成为产业标杆的HTC。

她是“经营之神”台塑创始人王永庆的女儿,直率、叛逆性格最像父亲,却拒绝加入父亲的台塑,而是自立门户。

她早先对宗教充满狐疑,现在企业的核心高管却都是宗教信徒。

而在威盛早年与英特尔的专利战中,她常说的话是:“神的眼中,小蚂蚁和大鲸鱼地位一样。”

印象:

王雪红出身名门,年少留学,却并未走上寻常“富二代”女承父业的道路。

表哥评价她说:“王雪红是王永庆几个孩子中最像他的,连走路、讲话的神韵都像。”

但在王雪红的心中,一直默默支持父亲创业,最后黯然远走美国、轻视钱财的母亲才是影响自己最深的人。

直率、叛逆的她一手创办了两家业界标杆企业,并数次被评为“科技界最有权势的女人”。

然而金钱、权势似乎都并不是她灵魂的归宿。

在经历了创业期间的精神压力过大和低谷之后,她坚定地认为自己是神的仆人,坦言:"我每天都要祷告,我要和我的神交流。"

出生于大家庭

王雪红出生在一个大家庭。父亲王永庆有三位太太,育有二子七女。王永庆的大房郭月兰没有生育;二房廖娇(杨娇) 生下了二男三女,分别是王贵云、王雪龄、王文洋、王雪红,以及弟弟王文祥;三房李宝珠则为王家生下四位千金。

王雪红的母亲杨娇自幼家贫,却好学懂事,并为报答王永庆对自己家人的救命之恩而嫁给了他。而在王永庆创办台塑之初,二十多个员工中午都在家里用餐。王杨娇每天四点起来,一个人张罗三四桌菜。大女儿王贵云记得:“当时还没有冰箱,妈妈一天要跑三四趟菜市场。”这种坚韧的精神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王雪红。

曾梦想当音乐家

王雪红出生于1958年,作为家中“惯例”,15岁时她被“扔”到美国旧金山,寄宿在一个犹太人家庭。

王雪红最初的兴趣在音乐,进入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专业也是音乐系作曲组。“我那时想长大以后当一名钢琴家多好。”不过她很快发现,与同学相比,她可能是缺乏天赋的。同老师长谈了一次,转入了经济系。

不想跟人走的个性

在大二假期,王雪红奉父亲之命到台塑办公室实习,却受不了那里的工作氛围,待了两周就离开了。“虽然被父亲骂了很久,但我从小就养成了不想被控制,不想跟人走的个性。”

这种个性在王雪红的事业之路上多次显现。1981年夏天,王雪红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王永庆想让女儿回台塑上班,可王雪红却执意要加入二姐王雪龄的大众电脑。后来据王雪红形容,父亲为此“整整骂了我十年”。

王氏家书

父亲王永庆对王雪红的商业启蒙,散落在王氏家书中,作为台湾第一代企业家的标杆性人物,台塑集团创始人王永庆是出了名的“追根问底”。在台湾,台塑午餐会的声名之赫,不亚于巴菲特的午餐会,只不过它多少有点鬼见愁,令台塑人闻之色变。

王永庆在世时,会与他的弟弟王永在(时任台塑总经理)邀请集团旗下主要业务主管,一边吃便当一边进行业务简报会。王永庆会将每个月的业务数字追究到无所遁形,餐桌上时常听到王永庆“嗒嗒嗒”按着桌上计算器的声音,伴随着每一个主管逐渐加快的心跳。

初涉商海失败

当王雪红在柏克莱分校取得了经济学硕士学位后,和丈夫陈文琦一同回到台湾,进入到二姐夫简明仁和姐姐王雪龄创办的台湾大众电脑公司,主要负责外销业务。

初涉商海的王雪红毕竟还缺乏经验,她所做的第一笔生意就被别人骗走了70万美元。那个债主将钱骗到手就逃到西班牙,有几分倔犟性格的王雪红于是追到西班牙,在巴塞罗纳租了一间公寓,还雇了保镖助手,专门追讨这笔债。在巴塞罗纳一住就是半年,结果连一毛钱也没有讨回来。她只好空手而归。第一次失败,她开始想到的是既把姐姐和姐夫的公司“毁了”,“又觉得自己的世界完蛋了”,转而她又觉得自己不能沉沦下去,而应该去独立地打出一片天下。

威盛芯片崛起

1988年9月,王雪红带着500万元的资金买下美国商人手中的威盛公司时,威盛在国际芯片产业中,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又由于经营不善,几乎濒临倒闭的公司。王雪红就是从这里开始她艰难的创业历程的。

威盛芯片组与后来进入芯片组领域的英特尔形成竞争。1999年前,威盛从美国芯片巨头英特尔手中抢走了IBM、HP和Compaq等大客户。英特尔甚至要求美国商务部禁止威盛电子将与英特尔相容的芯片组输往美国。从1999年至2003年,威盛每开发一款新品,英特尔都会站出来说:威盛又侵权了。英特尔的诉讼令威盛损失惨重。诉论前,威盛的芯片组一度全球占有率为70%,至2003年,降至30%以下。

缠斗英特尔

在IT产业领域,王雪红与同时代的中国台湾企业相比如此不同。台湾企业最著名的模式是代工模式,最典型的是郭台铭的富士康,其次是品牌企业,比如宏碁、明碁。王雪红与威盛,却在新的战场上,与PC霸主英持尔争夺PC的心脏阵地

对此,业内人士有不少说法。有人说王雪红自不量力,也有人说“威盛”和“英特尔”相碰,就好像小虾撞上了大鳄鱼,只有送死。从规模上比,威盛公司的市值不过3000万新台币,全球员工也不过3000人;而英特尔的市值是威盛的70倍,员工有8万名精兵强将。

梦想威盛会成为英特尔的劫数

在王雪红前进的道路上,英特尔是最大的劫数。她梦想有一天,威盛会成为英特尔的劫数。

当时英特尔CPU全球市场占有率超过90%,美国当时是全球PC最大的生产与消费大国,英特尔此举意在彻底打垮威盛,消灭一个竞争对手。王雪红很快做出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进军英特尔腹地,进入CPU设计领域。并通过一系列辛辣举措为威盛赢得了生存空间。

挺过难关

2003年4月,威盛与英特尔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共涉及27项专利争议。根据协议内容,威盛与英特尔各自撤回所有进行中的诉讼,并就双方现有的产品线,签署为期10年的交互授权协议。

长达四年的诉讼是威盛历史上的艰难时世,也是王雪红人生历程中最艰难的日子。自此之后,威盛与英特尔形成微妙的竞合关系。

飞机上痛苦的创业者

台湾第一家挂牌上市的网络公司友讯集团在2003年底控告王雪红旗下威盛电子一位离职员工,控告书称这位员工为了窃取友讯研发成果,到友讯上班,再回到威盛复职。当时王雪红正从北京返回台湾。在香港返台的飞机上看到这则新闻时,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当时空姐认出了她,还一度不想把报纸给她,以免其情绪受影响。但王雪红坚持要看,后来大哭起来。

间谍案的十字架

与英特尔4年多的缠斗拖累了威盛的业务,股价一泻千里。据估计付出的代价高达2200亿元。而突如其来的商业间谍案,无疑是雪上加霜。

几乎所有台湾媒体的头版头条都在讨论这起间谍案,并将王雪红与她的父亲进行比较。由于股价暴跌而损失惨重的小股民在股东大会上一再质问王雪红:“王永庆没有教过女儿经营之道吗?”王雪红第一次真实感受到“王永庆女儿”这一身份的重量,犹如背后的十字架。

遭父亲训诫

之后与父亲的午餐会上,王永庆一开始便训诫女儿女婿:“经营事业,就是要脚踏实地,勤劳朴实,一点一滴地去做,不是跑去炒股票,这样会害死很多人的!”

窘迫的王雪红夫妇不断地向父亲赔不是,也适时解释在商业间谍案上的冤枉。王永庆的关注并不止于商业间谍事件,他更关注的是女儿的公司现实的运营问题及其背后的原因。86岁的王永庆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让女儿女婿回答:威盛的问题只是股价的起落吗?突破瓶颈的竞争优势何在?如何让股东了解甚至支持威盛的策略?

我从来不认为现在就是低谷

2004年的困境,给了父亲为女儿深度诊断的机缘,也让王雪红逐步从容地走出低谷。她开始真正理解父亲一直强调的脚踏实地和长期经营,也更为淡定地看待一时的得失。“我从来就不认为现在已经是高峰,或者是低谷。爸爸常跟我说,现在的高峰,背后永远有另一座高峰;低谷的后面,永远还有另一个低谷。”王雪红说道。

王雪红曾因为被对手公司控告而哭过,也曾经因为业绩太差躲起来不见人,不过现在她常说当自己不快乐时,都能够“瞬间处理心情”。跟王雪红同年、从小就一起玩大的表哥高英聪评价说:“她学会了谦卑。”

多元化道路

即使是在台湾企业中,威盛也以多元化闻名。威盛集团旗下除了威盛电子之外,还包括宏达(HTC)、全达、建达、多普达、威红、威汉等30余家企业,业务涵盖芯片设计、PC、手机、PDA的生产、制造、销售、代理。

宏达凭借自身的创新尝试成为了国际软件巨头微软的合作伙伴,王雪红还借此机会与世界首富盖茨结下了深厚的私交。

与父亲平起平坐

当初只用500万新台币投资额的威盛,在20世纪末已发展成为年营业额达300亿元新台币的大型企业。而王雪红在台湾富豪榜中排名第五。可以说王雪红几乎就要与排名第三的父亲平起平坐了。王雪红本人已成为台湾女企业家中的首富,当然也成为名副其实的台湾富婆了。

伯乐之眼,充分授权

在管理风格上,有别于父亲中央集权式的领导风格,王雪红更喜欢充分授权。同时她还有一双辨识人才的慧眼。她找到的第一匹“千里马”就是后来成为其丈夫的陈文琦(现任威盛电子总经理)。王雪红曾不止一次对外表示,她看中了陈的聪明才智,感觉自己可以“退居第二线”。

等1997创办HTC的时候,王雪红已经等了第一任总裁卓火土好几年。很多人评价王雪红“识货”,卓火土看起来像邻家老爹,长得毫不起眼,在公共场合还表现得很害羞。1997年,当卓火土踏进办公室,没有任何团队等着他,只有一张桌子、一部电话,再就是王雪红的全力支援。

HTC第三匹“千里马”

HTC创立前两年,现任总裁、被王雪红发现的第三匹“千里马”周永明还是研发部门主管,也是卓火土带来的徒弟。当时由周永明带着团队开发搭载微软行动平台的新概念手机。由于缺乏经验,周永明一路烧钱,而当时卓火土又从来不跟他提成本,结果竟把创业的近10亿台币快要烧光了。

这些钱是王雪红向家中姐妹们私募来的资金。现在钱快花光了,产品却迟迟未推出,公司的状况相当危急。王雪红甚至考虑关门大吉,但卓火土不愿放弃。那年新年过后,卓火土到威盛办公室向王雪红拜年时,突然从口袋掏出两张房契,对王雪红说这个可以用来应急。一直到2004年,周永明才得知当年的插曲,后感慨王雪红和卓火土仁慈到从没让他看出一点焦虑。

领先PDA市场

HTC成立之初并没有很成功的产品,知名度不高,后来研发出的iPAQ产品才真正奠定了其在PDA市场的领先地位,并逐步成为世界最大的PDA代工厂商(最大客户是HP、Dell)。2002年,微软公布其Pocket PCPhone Edition操作系统,HTC随即研发出全球第一款搭载其系统的PDA Phone,但HP、Dell等大厂并没有买单,却被欧洲多数电讯运营商看中,与HTC签下了大量订单,在欧洲推出后亦取得不错的销量,逐步提高了HTC的业界知名度。

冲击苹果

在全球知名通讯大厂背后,HTC默默将过去不存在的智能型手机产品,努力推向市场。HTC2011年4月6日股价站上1200元(新台币)整数关卡,市值暴增至逾335亿美元,超越诺基亚与RIM,成为全球市值仅次苹果的第二大手机业者。

王雪红对乔布斯这个对手并不那么畏惧。在不同的场合,她都提到,“对乔布斯,我有不同看法。”“HTC跟苹果就是不同的。我认为智能手机时代刚开始。乔布斯认为一个产品可以满足所有的消费者,我们认为每一个消费者都应该特别被满足,所以这是不一样的。”

资本运作

王雪红非常善于资本运作,HTC曾经的出资方,威盛集团前身就是王雪红从加州收购的芯片设计公司,后来多亏收购的几家握有专利的小型公司,才不致被英特尔的专利诉讼击败。HTC崛起过程中,王雪红这一妙招再次发挥关键作用。

王雪红越来越频密地访问中国大陆,她甚至加入了某个内地企业家圈子。她是唯一具有中国台湾背景的女企业家。加入这一圈子颇费周折,幸好,王雪红的推荐人很有分量-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推荐了她。

HTC前途未卜

苹果三星等巨头已经将高端智能手机市场蚕食殆尽,而中低端领域又有着许多新兴品牌对手。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HTC 在今年已经稍降身段,先后推出数款具有高性价比的产品。而在产品营销上,HTC 也在逐渐学习国内手机厂商的社交战等策略,并建立起自己的粉丝社区,而非以往较为保守的高姿态形象。

王雪红表示:“HTC 必须要认真思考现阶段智能手机市场的竞争关系,想要在大陆市场竞争,不能仅仅就是把钱投在市场营销上,还需要有更清晰的定位让更多的人了解并且爱上品牌,这一点很重要。放到推广上来说,HTC 现在的产品日趋成熟,仍需要大量推广,尤其是在中国大陆。”

回归掌权

命运愖忧的台湾智能手机制造商HTC欲在竞争激烈的手机市场中扭转败局,2013年该公司CEO周永明将把日常运营的部分职责分担给HTC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王雪红,也就是说王雪红将会正式回归掌权。

周永明将会重点专注于产品的研发。而此前紧密参与公司管理事宜的王雪红将深度参与公司的日常运营,其中包括销售、市场营销以及处理与供应商的关系等。作为台湾知名度最高的科技界企业家,王雪红目前每周在HTC工作六天,而在此之前仅为两天。

从未离开

“我其实从未离开过”,她并不愿意外界以“回归”之类的字眼诠释她的选择。在她看来,之前自己只是在全球四处奔波,会见员工,拜访主要供应商与客户。并于过去一年,解决了供应问题和缺乏营销重心及不重视中国市场等一系列执行的错误,并把大局由海外转移到大陆,扭转了局面。

有杂志如此描述创始人回归公司的可能性,“都希望力挽狂澜,拯救陷入困境的公司,但最终的结果有成功,也有失败。”很遗憾,HTC并未脱离险境,王雪红依旧要面对这有史以来最残酷的背水一战。

曾严重失眠受神“救治”

陈文琦曾这样形容他的妻子:“该强势时绝不退让,对想要达成的改变会力争到底。”这种绝不服输的性格,让王雪红活得如同紧绷的弦,曾一度严重到连日失眠。“我曾用尽各种办法却无法放松,也曾在夜半起来看书、踱步,苦背唐诗宋词,但却都不得其法,几乎濒临崩溃边缘。”王雪红公开说。

她向笃信基督的大姐王贵云求救。大姐告诉她,要向神祷告并许下承诺,只要神让她入睡,她就愿意读一遍《圣经》。王雪红满心狐疑地答应下来,一天夜里3点多,她拿起《圣经》开始读起诗篇来,读着读着,恍惚中读到了其中一篇,提到“他必使我安然睡觉”,竟然就沉沉睡去了。从第二夜起,她开始坚持每晚读两个小时《圣经》。

感谢神的领导

王雪红对上帝的爱并不矫饰,而她的丈夫陈文琦,也是常在公开场合中,常常感谢神对威盛电子的带领。即使是曾经公司有几年表现不算好,但在年底公司聚餐时,陈文琦也仍然借用圣经故事形容,2002年威盛的状况是有如到迦南地之前,定会经过旷野一般,他已经看到更光明的未来。

相对于有些企业不愿突显宗教色彩,威盛则并不避讳在公开场合透露个人或公司的宗教倾向。不管是在员工尾牙聚餐,或者与许多外界人士相关的股东大会上,威盛都会有一段活动是请牧师带领大家向神祝祷,来宾不论信不信基督,通常也都会站起来,跟着闭眼祷告。

不希望子承母业

由于父亲王永庆想要锻炼她的独立性,于是把15岁的王雪红“扔”到了美国旧金山一个犹太人的寄宿家庭。正是受了父亲的影响,如今王雪红也把两个儿子(老大17岁,老二11岁)都“扔”到美国求学。但是,她从不干预孩子未来的发展方向,只是在她心里,最希望两个孩子将来当牧师,而不希望他们继承自己的事业。

女首富独白:从没觉得自己富过

在王雪红父母的豪门婚姻中,王雪红的母亲被评价是“最典型的台湾妇女,任劳任怨”。在王永庆娶了三房太太后,母亲就定居美国了。走时,只拿了很少的钱。

在美国,母亲靠女儿的嫁妆买下了一套很小的房子。五十多岁去学驾照,走进大学去学英语,还给中国留学生义务做饭。王雪红说,母亲对她说得最多的话是,“做任何事,要有价值,对别人有价值。”挣多少钱,并不是第一时间的考虑要素。

关于钱,王雪红说,从小到大,自己就没觉得富有过。王雪红在美国,至今住在母亲买下的小房子里,钱赚多了,也并没有换房子。财富的改变,对她影响不大。“从小,祖母和我说的话,就是父亲小时候是多么的穷苦。”

侧写

王雪红是最不像“首富”的那一个,特别是“女首富”。采访的时候,她也一如既往的穿了一件黑色的丝绒西装,搭配的并非裙子,而是一条西裤,内搭也选择了低调的咖啡色。全身没有一件配饰,没有一个LOGO,一双男士的皮鞋蹬蹬作响。

回忆起今年年初刚刚过世的母亲,王雪红忍不住流泪:“妈妈,谁能像你那样,告别一个亿万富翁的生活,不带一分一厘来到美国重新开始?从你身上我学到的就是,任何时候我都可以从头再来。”

王雪红 HTC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