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创业都是一路“货色”?

文青创业都是一路“货色”?

久邦联合创始人张向东发表一篇长微博,辞职申明以一句“我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将其骨子里的文青气质显露无疑,有人感叹“文青创业都是一路货色”。

i黑马:10月20日晚,久邦联合创始人张向东发表一篇长微博,辞职申明以一句“我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将其骨子里的文青气质显露无疑,创业十年,张向东与其大学同学邓裕强、常映明将久邦数码顺利送上了纳斯达克。“全球第一家移动互联网上市公司”一直是他的骄傲。当听到他的辞职理由是:太爱自行车,想为这种诞生于上个世纪的机械做点什么……”的时候,有人感叹“文青创业都是一路货色”。仔细想来,在互联网时代的创业大潮中,像张向东这样的文青创业者并不在少数。为此我们为大家盘点了一些互联网圈知名的文青创业者。
 

文:卡西、许妙成、王方

中国初期的互联网江湖,专业技能出身者据有名门朴重之位:李彦宏、马化腾、周鸿祎、丁磊、雷军……这些此刻已然功成名就的创业者,均是极客出身,同时因为将产品加上成功的“商业模式”而获得成功。但是在这些极客创业的过程中,甚少因为个人的偏好而选择自己的创业方向。
 
而文青创业者的共性是在对商业模式侃侃而谈之外,喜欢谈论人文情怀、关注用户体验、强调生活美学。生活中则拒绝清道夫式的枯燥模式,热爱享受,热爱摇滚、美酒与朋友。但文青创业者的缺陷也正在于他们容易囿于自己的世界,执着于自己的偏好,而缺少对整个技术世界的理解。他们在做着“情怀驱动”的公司,这可能也是目前的文青创业大成者不多的原因。
 
 
张向东:“我不能白白爱过自行车”

 
昨日科技圈最大新闻,一个文艺青年,因酷爱自行车欲罢不能,放弃了市值2亿美元的公司——久邦数码,前去创业。

他的特征太明显,以至于“据传某上市公司文艺总裁即将离职”消息传出时,业内已经八九不离十,要么是聚美优品的陈欧,要么是久邦数码的张向东。

陈欧没有离职的理由,但张向东有。2004年,张向东与北大校友邓裕强创立久邦数码,业务主要涵盖GO桌面、3G门户、3G书城,至今已有10年。尽管已在去年上市,但如今业务发展缓慢。就在四天前,久邦宣布对旗下3G门户进行精简、优化。此前还传出,除保留体育、书城外,3G门户多数频道被直接关闭。
 
8月28日,久邦数码发布第二季度财报,尽管总营收达10亿元,同比增长25.2%。但研发费用、销售营销费用、行政费用等大幅上涨,导致净利润同比降70%。
 
张向东的人生有三大愿望,写一本书,拥有一家上市公司,周游世界。上市梦想实现,今年他又写完《短暂飞行》,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

大家都知道,他迟早会褪去总裁的角色,只是不明白的是,为何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转身。

他说,对于久邦而言,可确定的东西,比不确定的东西要多一些。在那儿,邓裕强是CEO,他是最核心的人,也是最重要的人。
 
也或许,是因为他对自行车太爱之入骨了,他无法把自己的注意力转走,太喜欢了,觉得它越来越迷人。他说,创业方向已经清晰,但还没到讲的时候。是的,文青一般都这么开头,然后撒一个重磅的结尾。
 
娄底“痞子”青年唐岩

 
尽管从成都理工建筑系毕业,还在老家的建筑公司当过工程师监理,但娄底青年唐岩在当年就会没事爱写写小说,发发评论。如今也时常在微博上自称“冷男”,一副游戏人间之态。
 
2003年,唐岩被前网易总编李学凌招进了网易,24岁的湖南娄底小青年从此闯荡京城,
一做八年,一路从评论频道主编做到总编辑。在网易工作的八年,唐岩赶上了大浪淘沙般互联网媒体的快速发展时期,并借助网络建立起了自己的思维和知识体系。
 
2011年3月,唐岩提出离职。结果在去西班牙出差时,他却获知自己被升为总编辑。唐岩理解的总编生活就是:中午上班,秘书把房间打开,茶泡上,开启空调,然后就是盖章,开会——有什么意思?
 
“我只对具体做事情有兴趣,至于后边的管理,毫无兴致。”所以又停留五个月后,唐岩最终选择了离开。
 
你搞不清当时唐岩的脑子里在想什么,文青们的思维是跳跃性的,他只是因为“不感兴趣”,就离开了收入丰厚的“高位”。
 
但是,陌陌现今估值30亿美金,唐岩现在自然成了最土豪的“文青”。而陌陌的诞生,据说开始于唐岩在著名同志社交软件Jack’d上交错使用着各个同事的照片做头像,去和别的男人搭讪这样一个“研究结果”,他只是想解决中国人交友的“刚性需求”。
 
他希望做一个工具,即LBS(基于位置的服务)让腼腆的中国人虚拟交友和现实世界有一个对接。
 
文青创业从来不会理性思考,这是我们马后炮看到的故事。唐岩只是盘算着自己的100万储蓄足够失败3次就开始了陌陌之旅。而据说,陌陌早期的办公桌上还摆着《iOS30天速成》——和唐岩一起创业的网易前同事,产品经理雷晓亮与技术人员李志威,之前都没有开发过手机软件,正恶补自学。而第一名技术工程师,是他们在QQ群里贴小广告招来的。
 
但据说今年唐岩要带着陌陌IPO了,估值30亿美金。娄底青年,成了“娄底首富”。你应该也能想到,当初唐辞职时,应该也会有人说“文青都是一路货,脑子一热什么都做得出来”。
 
口无遮拦的罗永浩
 
把一身反骨罗永浩放在文青之列,不知道是否会有违和感,但罗永浩当年曾和 “老六”张立宪、陈晓卿、冯唐、柴静等一众文青有一个出了名的“饭局”,罗永浩也经常自称是“上学不多的读书人”。
 
罗永浩独自半玩半学到27岁,突然萌生了事业危机感。经过一年多的苦学,他自荐进入新东方英语培训学校当老师。一边给准备出国的莘莘学子讲GRE单词,一边用扯淡的方式分享他的世界观,这让习惯了正统教育的学生们耳目一新。2003年,一组单口相声式的“老罗语录”音频在网上蹿红。
 
2006年6月他从新东方辞职,一个月后创办了精英言论网站牛博网。他借自己声名优势邀请到上百位意见活跃的媒体人、学者、网络作家在牛博网上发言讨论,并推动过一些公益活动的落地。但运营了两年后,这个网站被监管机构要求关闭。出于生计压力,在一群培训行业朋友的鼓动下,罗永浩牵头成立老罗和他的朋友们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重返英语培训行业。
 
在干了一些砸西门子冰箱和大战方舟子这些看起来“不靠谱”的事情之后。2012年6月,罗永浩宣布自己要向逝去的乔布斯致敬,进军手机行业,先做Room,再做手机。这个号称站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的锤子科技CEO,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无时无刻不在和网上的诸多舆论进行着各种口舌大战。
 
关于“锤子手机”最终能成功与否,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但这个把文青的“情怀”演绎和宣传得最极致的创业者,确实做过太多难以用常理来思考的事情。锤子手机和其Smatisan OS更是将罗永浩的“情怀”之说推向了高峰,兴之所至,心之所安,文青创业者的特质在罗永浩身上得到了最直接的表现。
 
 
种了7年土豆的“播客”:土豆网CEO 王微
 
王微是南方人,出身在70年代,喜欢穿白衬衫,说话语调细柔平缓,爱好是爬山、骑行、看书、写博客,他习惯亲自记录下自己的创业故事,取类似“造着土豆,一路发生的”这类文艺的标题,总之是一副闲云野鹤的“文青”生活做派。他的前妻杨蕾曾这样评价他:“他是个理性之外也有感性面的创业者。”但大多数人对他的印象是,这个人活的比较“自我”,两次创业都紧贴着自身的爱好发生。王微带着经历完5轮融资的“土豆”艰难上市,在经历了婚姻的波折,完成了编话剧、写书的时候,他还是一头青丝。
 
王微接受过欧美最好高等教育的工程师,曾任贝塔斯曼集团担任德国总部企业战略总监,兼贝塔斯曼在线(BOL)的中国执行总裁。2005年1月,30初投的王微凭着一腔创业热情离开了贝塔斯曼,脱离跨国外企金领身份后在上海体育馆附近的一个小区里租了一套3房1厅的民房。开始全力以赴种“土豆”。7年后王微带着亏损的“土豆”上市,后与优酷完成“冤家联姻”,他在一篇微博中写下:“生活继续,导演继续。”之后王微选择辞职,没过多久,他带着追光动画获得融资的消息再现人前,他的二次创业重在追逐动画电影梦想。早在王微做“土豆”的时候,张向东就说过,王微的理想对手应该是默多克。现在,他似乎正要发力。
 
王微的文艺是兼具行动力和完美主义倾向的,他说:“土豆是我一笔一划勾勒出来的。”网站名字叫“土豆”,视频节目单叫“豆单”,新推出的高清频道叫“黑豆”。综上,王微的“土豆”情节几乎融入到了产品的各种细节里。“土豆”这个名字或许不够性感,但关于品牌的调性。王微的强势表现在:“我希望土豆是一种符号,就好像你看到红色的波浪形状也许会想起可口可乐,土豆有他自己的用户属性,太直观会没有性格,我不喜欢没性格的品牌”。
 
2013年,王微开始实践自己对故事、科技、电影梦的融合,他希望这些都能在追光动画得到实现。他甚至开始创作剧本,亲自写故事。一开,始他写了这三个故事分别是关于毁灭;如何找到一个新世界;如何让一个世界更美好。每一部都暗喻了王微自己在不同阶段的经历和感受。
 
 
“我不是凡客,我是陈年”
 
2014年8月,陈年站在发布会的中央,讲述他的凡客品牌理念和他的衬衫情节时,他穿着黑色T恤、牛仔褲、凡客帆布鞋,今年他45岁。当他充满情怀得描述一件兼具免烫防皱的品质和高性价比,售价仅为129元的衬衫,并建议你马上穿试试,承诺你一定不会出现一丝褶皱时。我们不由的感叹,陈年的文人气质的确贯穿了他整个创业生涯。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陈年创办卓越网之前,他就是个文人。做过图书策划人,也是一名优秀的职业经理人。若要追根溯源他的文青初始年份,则要从他的高中开始说起。他喜欢顾城、北岛和海子的诗,还为此而逃过学,做过记者、创办好书俱乐部,做图书策划人,然后加入卓越网。凭借对图书的敏感,将大批冷门书籍卖成热门,甚至炒得火遍全国。据说,在2000年陈年应雷军的邀请,参与并被选中创办中国最早的B2C公司卓越网时,是得益于他天性敏感的文人气质。
 
陈年和雷军的名字同时出现的频率很高,同年的两个人都深受毛泽东思想的熏陶,但其创业轨迹却截然不同。有人评价说,他俩恰好构成了中国互联网的红与黑。听过更具体的评价是:陈年从来都是个文人,浪漫、感性且敢于想象与实践。2004年8月,卓越网被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以7500万美元全资收购。半年后,陈年刚创办凡客,到2008年年底就提前两年实现了年销售额突破2亿-3亿元的目标。
 
陈年将浪漫主义和文艺气质同步渗入进自己做服装的理念里,他提出了“人民时尚”的概念,强调“文化“对品牌的重要意义。回顾2007年,以男式衬衫直销起家的凡客是如何凭借一件“衬衫”成就一个互联网品牌神话的全过程,“故事”的高潮应该是伴随着韩寒、王珞丹等明星代言同步诞生的“凡客体”的走红。自此,凡客也被贴上了“文艺”、“小清新”的标签。
 
文人也有缺点,陈年的乐于夸夸其谈、不擅长细节执行,喜欢一呼百应却不善于笼络人心,勤于内省却不长于外交等性格特征也一直被外界诟病,所谓“成也文人败也文人”大抵如此。他曾公开表示,自己看不起那些传统的服装企业,甚至开玩笑地说要收购LV,卖跟凡客一样的价钱,还说希望把匡威也收了,帆布鞋就卖50元。事实证明,这些性格上的弱点几乎令凡客夕日的风光殆尽。
 
如今,陈年重返“产品经理人”身份,回归做衬衫,希冀以爆款“单品”击穿市场,如果这一次他继续坚持“文人”到底,不知道凡客能否重振旗鼓?
 
 
许晓辉:一件“衬衫”的小资情调
 

今年9月12日,凡客副总裁许晓辉被证实离职。当晚,i黑马记者约聊,他的回复是:可以加微信,但不考虑深聊。跟张向东不同,被媒体炒得火热,许晓辉是文雅得低调。
 
这已是他第二次从凡客离职。2009年,他出任凡客副总裁,一年后即离职,创办初刻品牌电商,为都市年轻人提供休闲服装。“初刻”这个名字出自明朝《三言二拍》“初刻”拍案惊奇,有强调原创的意思,品牌定位“慢生活”。
 
但随后两年,初刻状态难言惊艳:2011年销售额1000多万元,2012年不到1500万元。有点小资情调,但扫下周围,当年的京东、天猫、唯品会等,无一不是流氓式爆发增长。
 
2012年底,初刻融资花完,很难熬过冬天,陈年再度出手,以1000万级别的估值,将初刻全资收购。当年有知情人士透露,凡客收购初刻,陈年看中的是许本人的品牌运营经验。
 
陈年得偿所愿,许晓辉两年重回老路,再次回到凡客,负责市场工作。接下来两年,正是凡客最艰难的两年,导致陈年深受股东压力,陷入“欠款门“、裁员20%,并且将办公地点从三环搬到了亦庄。
 
看来,看来同样是文人的陈年,创办的凡客诚品终究不是他想要的。今年2月11日,凡客完成第七轮融资,金额高达1亿美元,由雷军领投,这一幕跟陈年当初出马救初刻一样,被解读为“好友输血”。
 
许晓辉的履历,分量或轻或重,但没有一段能称得上是许晓辉的事业。2006年,许晓辉从北京大学中文系硕士毕业,陆续进入雅虎中国、金山、凡客,但持续时间最长不过两年。

有人说,未来他会加入小米。谁又知道呢?
 
文青盟主阿北(杨勃)
 
如今的豆瓣现在堪称全中国最大的“文青集中营”,而豆瓣的CEO阿北则可堪称“文青盟主”。
 
九年前,阿北在星巴克写下第一行豆瓣代码的情景显得有足够的文艺和小资气质,而这特质在如今的豆瓣的每一个细节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据说,阿北在第一行代码的时候,是想做一个关于生活发现的服务。也就是说,豆瓣想帮人发现真实生活里的好东西。电影、音乐、图书、阅读,这些东西是超出“刚需”的精神消费,这个点从一开始就比那些“满足吃喝玩乐”的产品显得有点“出世”和虚幻。
 
九年的豆瓣尽管已经宣布过亿,也做了一堆的APP,但商业化进程缓慢。在三四年就缔造一个上市公司的今天,阿北仍然不急不慢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远离媒体的世界,不那么像企业家的世界。
 
阿北是一个最文青的创业者,这甚至让人感觉不到他是个企业家,因为他好像也消失在各种“企业家”的圈子里。
 
人们之前一直称豆瓣为慢公司,但是已经到了十年关口,豆瓣依然遵循着原来的节奏。可能只是因为,阿北是个不缺钱的文青。
 
 
唯技术理性论可能会让这个世界丧失美感,文青创业们的情怀确实可以为这个世界带来很多柔软的东西。但这些心存执念的文青们也容易囿于自我,走入自己“情怀的死胡同”。也许只有如乔布斯般真正站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的文青们,才可能走向大成。


来源:i黑马整理自公开资料,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青 创业 唐岩 罗永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