晟欧软件徐一旻:中国软件外包行业的困境
i黑马 i黑马

晟欧软件徐一旻:中国软件外包行业的困境

黑马创业课堂上,晟欧软件董事长徐一旻 给现场观众分享了《从软件外包到服务外包》,探讨软件外包行业在移动互联网新趋势下的阻碍和机会。

2014年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软件决赛于10月16日至17日在南京举办。在16日上午的创业课堂上,晟欧软件董事长徐一旻 给现场观众分享了《从软件外包到服务外包》,探讨软件外包行业在移动互联网新趋势下的阻碍和机会。
 

以下为现场演讲实录整理:
 

软件行业的困境

现在各个行业都在遭受打击,移动互联网在改变各行各业。软件外包行业的中小企业生存环境也不好,面向政府,员工和客户这三方面,针对每一个方面都有压力。我们做老板的,以前感觉很牛逼,但是现在压力很大,发工资都是难事。现在软件外包的企业遇到了很多的问题,第一个就是招不到人,招来了以后,还得当大爷一样;还有薪资,物价上升已经很快了,薪资比物价更快,房价像疯了一样,拿六七千块钱怎么活啊。所以我也理解,但是大家也不一定理解我们经营者。

站在员工的立场,他们也不舒服,说现在房价涨了这么多,谈女朋友还要花钱。我们现在称IT人员为程序猿,是IT民工。行业增长乏力的时候改行去做别的,不仅是老板有这个想法,员工也有这样的想法,所以说这种压力下,我们一点点幸福感都没有了。

人民币升值,对于那些在国内做项目的人,可能外汇上面没什么关系。但是人民币的升值对软件外包行业影响是非常大的,从一美元兑换8.2人民币,到现在一美元兑换6块钱,这就把你的净利润抹掉了。现在全国各地的政府都在给一些区域软件园提供很多的政策支持。因为软件行业太难了,大家都很难挣钱。

我知道行业里面有一家公司,2010年时他们集团报告说:他们在日本市场有良好的信用,保持优势,客户对他们的需求很大,但是面临人民币升值,唯一觉得庆幸的是日本汇率还是比较高的。那个时候他们说,希望日元保持坚挺。但是到2014年,日元贬值成这个样子。所以任何寄托大环境的,都会活得很惨。假设这个公司,收入一百亿日元,2012年,大概是相当于八亿三千万人民币,2014年他还做一百亿日元,现在就只有五亿七千万人民币,但是他们做的工作没有任何减少。所以这就是现实的压力,保持汇率这种虚幻的东西,都是粱轲一梦。

我们以前做IT,是因为IT公司成立的门槛比较低,几个人就能一起做,承接外包的单子。但是现在这个成本还是比较高的,人民币升值了很多,相当于我们的收入减少了。国内做项目,看上去价格是上去了,收不到钱也很头疼;国外的客户是收到钱了,可是人民币一升值加上员工成本的上升,最后一个个项目做下来都是亏的。

那么我们当初做IT外包是怎么样的模式呢?就是做大。都是当初我们学印度的。我07年的时候去印度,看那里的一个公司很气势磅礴,像一个大学,里面不少的楼,一招就招两万人。那时觉得,公司一定要大,一个员工给你一年挣一万块钱,如果有一万个员工就可以赚一亿块钱。但是现在大也是一种风险,没有利润了大又有什么用,最后结果不是做大,而是做不下去。

所以软件公司,最大的资产是人,这个人要不停的进来。软件公司以前招人的时候很多,现在我们也到学校里面去却招不到人了,来的人也没有什么经验。你要经过培训,结果软件公司就成了培训公司,学习一年两年他自己就出去了,这个是软件公司不太好的存在模式。所以说我觉得,无论是做国外软件外包还是做国内软件外包的,其面临的环境都非常的严峻。

中国互联网和软件行业的机会

中国企业软件方面为什么比较困难?因为中国的企业,对于IT主要还是讲究硬件,比例是70%。国外在IT服务上已经是大头,反过来说,将来随着国内IT服务市场的扩大,中国市场还有很多的机会。

我们来看看中日美这三个国家的硬件发展。美国是最开始切入到整个的IT领域,一直走到世界的前面,不行的时候就改革,然后就创造了互联网。现在我们手机上的操作系统,三大操作系统都是美国人的,所以美国一直走在前端。日本从明治维新的时候就跟着美国,美国人一发明了,他就跟进去了,但是日本人,有时候也会去做自己独立的一套东西。那么中国呢?真正切入IT领域的软件跟硬件的是小型机以后。美国领先整个产业链已经20年了,但我还是深深的感受到以后在中国会有很多的机会。日本在移动互联网上,除了游戏以外,都是落后于现在的中国的。

这几年,互联网发力,以前我觉得中国不足的地方,现在已经开始慢慢超越日本。我觉得这是最可能接近美国的阶段,这个阶段会带来很多机会。随着云计算大数据这些概念产生以后,智能手机的运用带来了很多机会。

举两个例子,能够看到做软件产业,在普遍否定自己的情况下,为什么会看到希望。淘宝上面热门服务的前十名,淘宝旺铺50块钱一个月。其实这样的一个旺铺,很简单的一个东西,一个月,有4600万的收入。当然这个淘宝旺铺可能是淘宝自己开发的,而这些双十一折扣什么的都是每个月收几百几十万元收入的应用。我见过同类这样的公司,一个月收入五六百万,公司的人数不超过50个人,传统的软件行业是没有这样的机会。

这给我们做传统软件行业的人一个深深的触动。这个还只是淘宝的平台,还有微信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面,一两个人,或者20、30个人,就能创建以前不能创造的业绩。

这是一个颠覆传统的时代

这个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是一个云计算大数据,颠覆传统的软件思想的时代,智能手机的普及让我们的客户大大增加。我的女儿三岁现在玩平板都玩的非常好。智能手机平板让我们的客户群大大地延伸。

另外,中国处在一个创业和投资热情高涨的年代。我到日本去,到美国去,创业,投资都没有像中国人这么高涨。现在美国的公司也接受中国的投资,只要项目好一点,中国就会有很多的投资进来。

我们以前是为了做软件而做软件的,现在发现可以用软件改变传统的产业。一个项目,也用不了几个人,就算现在是一个屌丝,只要有一个好的想法,有好的执行力,做软件应用是非常有希望的。机会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就是要求你去仔细分析市场,通过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争取去改变一个传统的产业。

软件外包 服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