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餐厅”:凭啥火锅底料贵12倍还有人排队
重庆商报 重庆商报

“微信餐厅”:凭啥火锅底料贵12倍还有人排队

120元一份的火锅底料,有空才炒料,微信下单后等个10天半个月是常事儿。翻开微信朋友圈,卖蛋糕、卖牛肉干、卖兔头……各种家庭作坊式“微信餐厅”涌现。

i黑马注:兼职白领做生意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i黑马了解到现在流行这样一类餐厅:店主兼职爱好、利用已有家庭厨房,低资金投入、低产能、售价偏高、利用网络圈层销售。看看下面这家火锅店如何“屌”爆了。

120元一份的火锅底料,有空才炒料,微信下单后等个10天半个月是常事儿。翻开微信朋友圈,卖蛋糕、卖牛肉干、卖兔头……各种家庭作坊式“微信餐厅”涌现。

这类餐厅特点是,店主兼职爱好、利用已有家庭厨房,低资金投入、低产能、售价偏高、利用网络圈层销售。
 

徐土火自己炒的火锅底料,通过微信销售卖到120元一份。什么时候卖,什么时候炒还要看大厨心情。消费者也还乐意排个8天、10天的长队购买。

“天价”火锅底料

“徐土火手工火锅底料”一个月在微信已经卖出了100多份。相较于平均售价约10元的火锅底料,徐土火每份120元的底料可以算得上“天价”。

徐土火说,价钱比较贵,因为所用材料贵,牛油一袋180元、金阳青花椒60/斤、’新一代’海椒10元/斤。一口锅只能炒6份作料,为了保证食材新鲜,都是炒制当天去采购食材,而从采购到炒制完成,至少需要大半天时间。

徐土火强调,底料生意只能算他的兼职爱好,平时他是一名到处飞的白领,只能挤出周末等空闲时间集中炒料。

同在微信运营“婆子妈手工坊”的杨洁则主要销售手工果酱以及新鲜炒制食品,售价平均也比同类产品的市价贵两倍。

“产品全出自婆子妈手工制作,因为销售群体是儿童,所以对健康格外重视。”杨洁介绍,比如会用在日本购买的蔬菜水果清洗液去除水果农残,用来自喜马拉雅山宝宝专用辅食盐炒制食品,各个步骤分外精细和繁琐,所以人力成本、食材成本很高。

消费者排队捧场不差客

无论是餐饮还是食品行业,都已迈入买方市场,但徐土火们在自己的圈子销售产品却显得有些强势。比如徐土火直接在公众号上写明,“有空才炒料,下单后等个10天半个月是常事儿。”杨洁也表示,买本店的东西就不要催,其婆子妈只能在带娃儿的空闲时间加工食材,每次加工只能满足几个订单。

那么,客户群的接受度又如何?“毕竟是订制的东西,只要好吃,我愿意等。”徐土火的朋友李女士表示。李女士还在其朋友圈秀了徐土火的火锅产品,又吸引了她的一大帮熟人纷纷来买单。

在婆子妈手工坊长期购买产品的王丁一则表示,当妈妈的人都知道让小孩吃好、吃健康是个技术活,而杨洁提供的食材非常健康,而且将多种食材混合在一起,让食品有了全新的口味。“孩子爱吃,怎么能不吸引我们这群妈妈们?”王丁一表示。

信任、健康、差异化订制是消费人群选择“掌上餐厅”的主因。从目前销售情况看,这类生意几乎都呈现出“不差客”的现象,所售产品供不应求。

一出生就与众不同新消费体验

“微信餐厅”其实是利用消费者和店主双方碎片化的时间,进行熟人圈层销售的一种新模式。”重庆工商大学MBA特聘教授姜维表示,这类餐厅受到消费者追捧,并不是因为产品质量有多好、渠道有多新,而是因为产品和渠道结合起来形成了新的消费体验。

另外,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追求趋向于差异化、个性化,更看重消费带来的与众不同。这种由个人、家庭作坊订制的餐厅,天然就与众不同。

不过,姜维也表示,这种消费体验形式有较强的流行性,随着2~3次购买后,消费者将逐步失去新鲜感,这类餐厅的边际效益会大幅降低。

“如果想让其保持生命力,必须转型升级,从目前的单件个性制作变为小规模订制。”姜维介绍,“比如标准化、打入陌生人圈子等。”姜维表示,标准化产品并不是去个性化,而是标准化特色产品制作流程,还可根据消费者个人口味在某个环节固定地做加减法,节约成本(这个观点在前几天内参主办的2014中国数字餐饮论坛上,红高粱董事长乔赢先生也这么强调过,他还提出一种标准化与个性化的“临界”观点,找到传统中餐的人工精髓部分与快餐标准趋势的最佳结合点)。

来源:重庆商报

编辑:内参lily君

火锅 微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