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源资本童士豪:现在轮到老外学习中国互联网了
雷建平 雷建平

纪源资本童士豪:现在轮到老外学习中国互联网了

i黑马:童士豪,纪源资本合伙人。黑马导师,之前,i黑马曾与大家分享过其在黑马营九期上的课程干货《童士豪:VC在想什么》。今日分享其根据自身的投资经验,畅谈中国互联网趋势的垂直化与国际化。

i黑马童士豪,纪源资本合伙人。黑马导师,之前,i黑马曾与大家分享过其在黑马营九期上的课程干货童士豪:VC在想什么》。今日分享其根据自身的投资经验,畅谈中国互联网趋势的垂直化与国际化。


从2013年8月从供职 7 年的启明创投离开,到迈入投资领域横贯中美的纪源资本(简称GGV),现为纪源资本合伙人的童士豪已转换赛道:从专注中国本地投资到横跨中美看项目。

作为同时熟悉中美互联网的投资人,童士豪加盟纪源资本后很短时间后很快适应环境,并一连拿下多个项目,其中,最知名的是移动电商项目Wish,其C 轮融资5000万美元。

Wish主要模式是把淘宝、天猫和eBay商家引导到更国际化平台卖商品。当前淘宝上有800万卖家,大部分只做内销,且竞争激烈,这些卖家需拓展海外市场,这是Wish机会所在。

Wish一定程度上借鉴了中国互联网模式。如童士豪所言,中国互联网规模已足够大,很多创新美国没有。“这种中国对‘草根’用户的打法,美国完全不知道,也完全不存在。”

美国互联网创业的特征是,服务从大城市开始,创业“高大上”,创业者是常春藤、斯坦福出来,对“草根”用户喜欢什么没感觉,但美国“草根”用户同样多于“高大上”人群。

这使童士豪意识到一个机会,将中国互联网企业服务“草根”人群并成功的经验输出到美国等其他地方,在当地寻找到能找到“草根”用户的创业者,让他们去吃“草根”用户的市场。

“这也是我为什么来GGV的原因,中国互联网积累了十年,全球十家大的互联网公司占四家,实力已是世界级。大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世界级,到了该走出去的时候。”

童士豪说,以前专心做内地投资,总有企业可以投,但随着互联网全球化,只抓中国的机会价值已没有以前那么大,加盟GGV后自己可调动美国、印度、亚太资源做范围更广的。

机缘巧合 投印度电商巨头Flipkart

随着中国与世界的融合,中美的投资越来越频繁和紧密。当初童士豪能投资Wish也是缘于当地华人介绍。Wish慢慢在华人中传开,形成口碑效应,从而吸引童士豪的关注。

Wish有很多功能,但本质是中国模式本地化、海外化,移动互联网化,虽然有一些地方与淘宝、天猫不同,但这种模式是当初淘宝开创,符合童士豪的服务“草根”人群投资定位。

Wish却不是童士豪投资的首个海外项目。童士豪离开启明创投后,还曾个人投资印度电商企业——Flipkart。Flipkart被喻为印度版京东,其今年7月与小米达到合作在印度销售小米。

那么,童士豪是如何投资到Flipkart的呢?这得从中国电商企业阿里巴巴、京东成功说起。早在2011年,Snapdeal、Flipkart这些印度电商企业就来华考察中国电商成功模式。

此时的童士豪早已是声名在外的投资人,其投资的案子包括小米、凡客、一嗨等众多知名项目,尤其是Flipkart、小米背后还有共同的投资人,LP和PE让童士豪与Flipkart产生关联。

得知童士豪投资了凡客等企业,是电商专家,且投资项目不错时,Flipkart找到童士豪,双方交流了很多趋势。不过,由于启明投资专注中国市场,童士豪只以个人身份进行了投资。

这是一次很精明的投资。今年7月,印度最大电商网站Flipkart获得一轮10亿美元融资,总估值达70亿美元,成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互联网公司之一。童士豪因此受益匪浅。

当前,很多有全球投资视野的投资人已将三大市场美国、中国、印度放在整体上看。复星董事总经理潘松曾对腾讯科技表示,即当前的中国是5年前美国、当前的中国是5年后的印度。

随着印度等新兴市场在快速发展,很多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在这些地方会发生。童士豪认为,未来10亿、20亿上网人口的地方大部分会来自于印度、拉丁美洲、非洲、东欧。

“世界在变,谁把手机做得好,谁移动互联网做得好,在新兴市场就有优势。”童士豪如今放眼看世界,称不光发达市场,新兴市场也有好机会。未来至少5年是中国模式出海时代。

中国互联网趋势是垂直化与国际化

中国互联网高速发展,也呈现出越来越明晰的两个重要特征:1、越来越垂直化,并想办法颠覆传统行业;2、出海,可以是战略投资,也可以自己在海外拓展自己的业务。

当很多人认为阿里巴巴市场份额接近饱和,会遭遇增长瓶颈时,童士豪观点不同,称很多人看到瓶颈是看到中国市场的瓶颈,中国问题很多,如拥挤,环境问题等,但外面机会仍很多。

“阿里巴巴销售额国际化部分不到20%,如果能做到60%、70%是国际化,阿里巴巴会比现在的规模大5倍。”童士豪说,如果阿里巴巴规模这么大还有5倍成长,肯定令人兴奋。

阿里巴巴未来国际化能做到这么大的原因在于,沃尔玛商场中90%商品来自中国,为什么大家要靠沃尔玛采购才能完成,而不是靠中国网商直接卖到国外去。

童士豪说,中国电商众多,不是每个都懂英文,符合亚马逊流程,但产品的确不输沃尔玛,可以在美国卖,如果电商企业通过电商平台卖,阿里巴巴的国际化空间会很大。

为何中国互联网企业当前不能达到类似谷歌(微博)那种国际化程度呢?又如,WhatsApp明显功能更简单,却比亚洲同类软件在当地市场更受欢迎呢?中国企业走向海外又需解决什么问题?

一位投资人曾提及,一方面WhatsApp较早进入市场。另一方面,WhatsApp本身是纯英文设计,对于习惯说英文的印度市场来说,WhatsApp自然更符合印度用户习惯。

童士豪对腾讯科技表示,中国互联网企业很难打破局面的原因在于,中国所有产品都围绕中国用户需求设计,这跟当年谷歌、雅虎来中国没有两样,自然难以在当地有效果。

“必须灌输建立当地团队理念,一起打当地市场,亚洲类WhatsApp软件能做得跟whats app一样,印度团队有资格获得授权,做一个印度版本吗?中国企业做不到,差别在这儿。”

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海外目前有两个相对成功的例子,一个是UC布局印度市场,一个是猎豹移动推Clean Master,UC浏览器和Clean Master均在海外拥有过亿用户。

童士豪说,UC能在印度相对成功的原因在于,美国企业可能是2,3个人做浏览器,但UC是一个军团做当地市场,100个人跟2,3个人团队打,纯针对当地市场,胜算自然大。

“猎豹则是在国内打不过360,转到海外推广Clean Master,现在全球安卓上面第五。”童士豪说,这不是突然发生的,这是准备以后发生的结果。

童士豪 纪源资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