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强:创业投资新趋势
王强 王强

王强:创业投资新趋势

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谈了他对未来创业投资趋势的看法。他认为,“趋势就是不断地、深刻准确地分析人性真正的需求。在需求的节点上,如果你能够提供非常有效的满足和回应,也就把握了趋势。”

10月18日,由北京大学多位校友企业家、创业者众筹成立的创业主题1898咖啡馆迎来了一周岁的生日,来自政府、学界以及业界的300多位资深人士参加了庆典活动,共话创新与创业。



以下内容根据演讲嘉宾的录音整理而成:


王强:“创业投资新趋势”

今天我时间不多,给的题目太大。让我谈趋势。我怎么谈得了?但恰恰这是北大之所以成为北大的命题?不是这样,我们就成了蓝翔技校。趋势是什么?方向以及依此方向走着走着越来越清晰形成的东西。无论商业、投资、经济发展、文化发展,如果具备了这两点,我们称之为趋势。什么是趋势?我跟大家分享一点哲学再分享一点实际。尽量在15分钟解决这两个问题。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我来自北大,不是来自蓝翔技校。我有把握。

大家知道20世纪英国一个伟大的历史学家汤因比,写了《历史研究》。他花了大半辈子时间花了5千多页的篇幅写了人类历史全部的文明型态。我读完以后发现:他其实就写了四个字,挑战(challenge)与回应(response)。他有个重要结论:凡文明由兴到衰只满足了一个规则,就是当突如其来,不管来自什么层面的挑战降临的时候,这一文明型态没能有效果断地做出正确回应。这也适用于“趋势”!趋势在我看来就是不断地、深刻地、准确地分析人性真正的需求,并且在需求的节点上能够提供非常有效的满足和回应。满足了这点也就把握了趋势。如果这是我理解的趋势,我想跟大家谈一个方法论的问题,就是让我们忘掉“趋势”这个大家习以为常的想法,只认为出现在未来但现在尚没浮现的东西那才叫趋势。如果我们对于现实人性能够深刻地判断以及看到它的方向,期待它能量聚集的那一刹那的到来,那么所谓“趋势”,在我看来,就远远不是“未来”这两个词才能涵盖的,它可以涵盖时间全部的维度—从过去到现在直至未来。因此对于创业和投资来说,真格基金投什么样的公司,就有了三个维度。如果一个产品一个服务一个商业的想法,如果置身在过去这个维度,我们看看它对未来的需求有没有精准的分析。如果现在和未来仍对它有需求,那看能不能做出非常有效的回应。这叫做站在过去的维度把握趋势。

今年年初,真格基金投了一家公司。来自香港科技大学的几个小伙子想做一个东西。他们发现电子邮件在微信、推特、脸书社交工具如日中天的情况下,成了一个庞大的变成鸡肋的东西,在长远的未来还不能彻底丢掉,因为过去所有的信息都集中在电子邮件这个东西上。他们有了一个想法:能不能拯救这个庞然大物?这当然是对过去存在的一种分析。简单说,大致是把所有的电子邮件的写与读变得像我们看微信一样的感觉。创始人的情怀感染了我们。他们要颠覆的是过去!这个面向过去的颠覆,它商业的未来在哪儿?在美国。因为那里是电子邮件的发源地和大本营!颠覆了大本营也就颠覆了世界!我们说不仅要离开香港,不仅不要到北京创业,直接杀到电子邮件的大本营,你们才能完成起死回生的梦想!如果你们敢去我们就敢投。没想到过完年一个礼拜,三个小伙子就买了单程机票飞到旧金山扎进了硅谷。奇迹发生了。最近刚闭幕的硅谷技术盛会(Tech-crunch)上,他们入选了今年大会具有颠覆性技术前十名。这是至少目前中国人的产品很少能进入的技术主流盛会。当然真格基金投的另一家公司更在同一盛会上摘得了个第一名。是一个做飞行器的公司,那是未来。我现在还是谈过去。这个月,美国福克斯电视台男女主持人花了超过6分钟的时间就在评论这款APP,他们喜欢得不得了,觉得对于全部过去找到了颠覆性的未来。所以这是不是趋势?这是创业者和投资者共同更改的趋势。我们光盯未来,感到很辛苦很漫长,但是从产业革命来说,从文化的思潮引领来说,其实过去的积淀如果你能做一些工作去颠覆它,这个市场已经不需要你去培育了,因为它早就在那儿了,你需要的是用高效解决方案刺激它一下。所以,“趋势”,我第一个给大家要说的意思是,它不直接指向未来,而是首先指向过去。

第二,面对现在你能够纵向理性分析人性的需求,探讨技术的可能性,那你很可能在现在就发现已经成型的未来,你用不着去思考更多的东西。刚才(史)燕来的红黄兰(幼儿园)也是这样。她作了母亲以后自己的孩子不会带。北大没教,她也没上蓝翔技校,所以两边都不沾。她是北大学马列的。马克思不管孩子,管共产主义,管更大的未来。她把现实需求做一次尝试性革命,红黄蓝成了一千个亲子园幼儿园的中国早教品牌!这面对的是现在。还有刚才的(张)天一,学完法律,“知法犯法”,他扔掉学的法律来做一碗米粉。当然,通过他可以当律师的素质,他一定会把米粉做成不是米粉,当然最后还让它成为真正的米粉。这是置身现在引领未来。有了这样的思维方式,你天天想着现在这个时刻,很可能发现今天不太起眼的东西,注入思考的深度,往前一拉就是通向遥远的未来。我们真格基金投了一个清华大学学高科技的毕业生,他叫王丹。他要做什么?做终极关怀的事业—殡葬服务,寿衣骨灰,人生最后一程。他来到真格,当时有同事说千万不能投,这不吉利!我和(徐)小平太兴奋了!人怎么活着我们不清楚,人的终极方向我们很清楚,这就是现在能看到的未来。对我们而言,这是不用证明的未来。它当时叫“落叶”。我给它改了名叫“彼岸”。但是你把握了未来还不行,还得让人真正感受到未来。真格投的第一天就说,你的钱,先不要投人,因为人不知道从哪里来。产生温暖,产生亲切,产生不悲伤的感觉,这才是终极关怀最大的心理诉求。我们说你这个钱花在哪儿?花在要让你的旗舰店传递现代人对于死亡文化的思考和人文的温情再注入高科技的体验。真格帮他找了一个世界最牛的设计师, 李安电影《少年派的漂流》的美术师,从美国飞过来给他设计了旗舰店,来把这个死亡文化的哲学体现出来。你们有时间去积水潭医院,就在那条街上,你能找到“彼岸”。它果然颠覆了人们对死亡的理解和千百年死亡文化的基因。这是趋势吗?当然是趋势。他们思考传统的“遗像”,都是黑糊糊的,就是亲人挂着那儿你心里也不爽,你能不能光彩看我一眼,为什么总是悲伤!为什么不能用油画的色彩展现亲人生前难忘的刹那?西方的油画全是“遗像”。蒙娜丽莎你觉得她是死的吗?没想到,年青一代对于长辈们进入临终的时候,崭新前卫的终极关怀的东西非常接受。他们甚至和美国一个火箭发射公司签约,骨灰直接打到外太空。回来回不回来,不知道,但是打到离彼岸近了的地方。纵深思考现在能做出不同凡响通向未来的东西。

过去的趋势可以是未来。现在的趋势可以是未来。那么未来的趋势当然更是未来!如果你从人性上做出大判断,认为这个东西迟早有一天是人类普遍需求的话,那你面对这样一个挑战给它有效的回应就达到了。刚才郭洪主任谈到赵勇。赵勇是谷歌眼镜设计师之一。去年他辞掉谷歌几十万美金的工作,带着计算机智能视觉识别的梦想回到中国创业。他要做什么呢?他要颠覆我们习以为常的所谓计算机视觉识别的实践。他要让计算机控制的录像头带上智能,像人眼一样,在真正的三维空间第一时间判断这个人的行为可能性,然后及时做出信息判断。相当于迅速让这个摄像头变成了人,并且比人更加精明。他没有任何关系,却找到了事业伙伴何搏飞。一个懂技术,一个懂市场,如虎添翼,公司蓄势待发。中国四大银行除了工商银行,已经是他们的客户。他们极其敏锐甚至超前地在实现未来的趋势。这个公司叫格灵深瞳。这是对未来基于人性需求精准的把握和果敢的回应。

把握趋势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你要有真正发现的能力。发现的能力不是天赋的秉性,它是对存在的精细观察,深刻理解,精准判断和迅速的回应。这让我想起罗丹的一句名言:“所谓大师,就是那些能在人们习以为常的东西中发现美的人。”把握趋势?就是你能在人们所有习以为常的事物中发现别人尚未发现的。人们习惯了某种存在的现实而你发现多少能够改变这一现实。人们习惯了某种思维方式的时候,你能找到一点去改变这种思维方式。人们的经验和体验是这样那样,你却能给人们带来不同的体验。你就如罗丹所说,在人们的习以为常中发现了美。这个“美”从投资来说就是趋势,从产业来说就是引领。有了这个东西,无论是投资还是做企业你就有了企业的灵魂和思考的深度,而我始终认为,真正思考的深度、善于发现的思维习惯和横跨过去、现在、未来这样一种气魄就构成了企业发展的绝对速度。金钱、人力、先机等等所有这些东西, 换句话说就是你有人家也有的东西只能是相对的东西。绝对的是什么东西?只有你有,别人不可能有或者暂时没有的东西。在我看来,只有养成对于趋势和把握趋势的敏感,并且把这种敏感内化成每时每刻思考的方式,内化成一种生存的状态,你才可能眼观过去,直面现在,引领未来!谢谢大家!

创业投资 趋势 王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