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500万年薪签解说 看电竞泡沫论
丁鹏Gamewower 丁鹏Gamewower

从500万年薪签解说 看电竞泡沫论

短短数年的时间,中国的电竞产业在从业者回报上开始呈现几何式的增长,因此,这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大大的泡沫,资本的涌动、节节攀升的人力成本、混乱的行业规则……

i黑马短短数年的时间,中国的电竞产业在从业者回报上开始呈现几何式的增长,因此,这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大大的泡沫,资本的涌动、节节攀升的人力成本、混乱的行业规则……


超过500万元的年薪,签约一个退役的前《英雄联盟》世界冠军选手做直播解说,边锋旗下的游戏直播平台战旗TV在电竞这条本就已经开始奔腾的河流中用金钱砸开了一个大大的水花。

今年8月刚刚退役的草莓是幸运的,在他退役前,根据媒体的报道,他的月薪(不算奖金)仅仅为2万元,这个数字与几年前的顶尖电竞选手相比已经领先太多,而退役后一纸500万元年薪的合同更是令人乍舌,这可能是前辈们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高度。

短短数年的时间,中国的电竞产业在从业者回报上开始呈现几何式的增长,因此,这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大大的泡沫,资本的涌动、节节攀升的人力成本、混乱的行业规则……

这股泡沫看起来随时会破裂,而一旦破裂,对于中国本就薄弱的电竞将造成不可估量的打击,可是这真的是泡沫么?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与几年前相比,如今的电竞产业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在文中开头所说道的天价合同只是冰山一角,更为让每一个从业者振奋的是产业链的日益成熟、舆论的转向、政策的扶持以及越来越多的游戏粉丝。(详情请翻阅我此前的文章《中国的大电竞时代正在开启》)

在这个产业链发展的过程当中,当初的暴雪起到了启蒙的作用,《魔兽争霸》、《星际争霸》可以说培养了第一代的电竞爱好者,但真正让电竞迈上一个台阶的是出自暴雪却又不属于暴雪的《DOTA》。

此后,由《DOTA》进化而来,由腾讯代理的《英雄联盟》更是将电竞这个代名词下沉到了更多的用户耳中。

总奖金超过1000万美元的TI4的所有奖金由用户募集而来;S4总决赛超过4万人在位于首尔的世界杯体育馆现场观看,这个数字不亚于一场顶级的足球联赛的现场观看人数,至于线上今年的数据还未公布,但参照去年的3200万用户,今年想必不会差。

说道底,电竞比赛与足球、篮球这类的体育比赛,亦或是娱乐产业的明星效应一样,它是一个眼球经济,需要关注度,需要庞大的用户。

只有足够庞大的基数用户,才能促成这个眼球经济的发展,但现在这个基数已经足够庞大。

足够庞大的电竞粉丝们为产业链的逐渐成熟插上了腾飞的翅膀,职业选手、解说、经纪人、教练……;游戏运营商、俱乐部、赞助商、赛事承办方、媒体、直播平台、赛事制作团队……

从个人到机构,随着庞大的粉丝的出现,整个产业链逐渐的每一环慢慢出现。

所以说,这是电竞产业最好的时代。

这也是一个糟糕的时代

产业发展的足够快速,在这个过程当中难免会发生很多不完善的地方。

前段时间,Twitch最终花落亚马逊,但价格依旧为10亿美元,亚马逊从谷歌嘴中夺食,用Twitch补足它泛娱乐生态当中的内容一环。

电竞的价值在Twitch上得到了放大,资本开始进场,直播平台之间、战队与战队之间开始了无序的挖角。与几年前那个充满电竞梦想的时代相比,现在的电竞已经不再纯粹。

除此之外,更加让人感到费解的是这个产业的诸多问题的存在。比如做解说与做职业选手之间的巨大收入鸿沟。

就拿草莓来说,从月薪2万元到年薪500万元,这是在短短的数月之内完成,职业选手与解说之间的收入极度的不平等其中可见一般,要知道的是2万元的月薪已经算是一个顶尖俱乐部所能给出的高工资,但依然是不及做解说的一个零头。

同时前《英雄联盟》的职业选手的Tabe在职业生涯的黄金期选择退役做解说,他的回答是,“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电竞背景和历史,中国的电竞圈太糟糕了,这是我退役的原因,我有三年的职业电竞工作经验,而我现在赚的钱是三年的十倍。”

顶尖解说的收入与顶尖选手的收入季度的不平衡,但解说的生存是依附在这些顶尖选手的下游,这就好比詹俊拿的工资可能是梅西的10倍,这怎么看也不合理。

YY副总裁曹津说,“长期看起来在这个生态下,每个角色都应该有固定的角色,现在在没有一个特别清晰的收益占比的情况下,可能会打乱整个生态的平衡,这是我们不想看到的。”

类似这样的不合理的情况,其实在电竞行业众多。因此这个大电竞时代看上去着实让人感觉糟糕。

这是不是泡沫?

中国的粉丝们对于偶像最不缺乏消费热情,中国有着庞大的用户基础,中国的90们对于电竞的看法……这一切都是的中国这块有待开发的市场看上去就像一块闪闪发光的金子。

传闻中PLU2000万元的融资,Mars TV、imbaTV、斗鱼已经确定的1000万美元、600万美元、2000万美元融资…….

资本的进场,促进了行业,但也使得行业开始了一场像经济泡沫的演变,源源不断的砸出丰厚的筹码互相挖人。

对于直播平台来说,他们现在的发展有点类似视频网站,买内容,买赛事,买战队,挖解说。他们都想模仿Twitch的模式,把量能做大,但视频网站们至今还在为盈利发愁。

而且需要知道的是,Twitch至今在广告营收上增长缓慢,它靠的是订阅收入,想要一味的模仿,显然行不通。

这一切都看上去那么的像泡沫,讲一个漂亮的故事,圈钱、烧钱。

但是实际上,这不是一个泡沫,这是发展的必然阶段,一个已经压抑太久的产业,一旦得到释放的必然过程。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或许会看到有众多的企业由于多样的问题从而死掉,但是绝对不会是这个市场的错。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电竞游戏对于各大游戏厂商来说就是那个带动其他游戏的招牌,游戏厂商对于电竞的重视将丝毫不亚于其他游戏,他们会舍得花钱。

另外,奖励在粉丝经济模型上的电竞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漂亮的开局,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是偶像们多以淘宝店变现,但这只是1.0末是,未来对粉丝的开放将呈现多样化。

可爱的粉丝们可能是这个经济不至于变成泡沫的最大后背力量,粉丝经济与内容为王是不同的,这就好比周星驰去拍一部再烂的片,捧场的人依然大有人在。

所以,这场泡沫不会破裂,真正应该值得我们担心的是,继LOL、DOTA之后,还有没有好的电竞产品能够迭代市场,留住粉丝,这才是关键所在。

电竞 泡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