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购物王珂:曾被红杉放鸽子,天天想怎么还3.5亿美元债
刘一鸣 刘一鸣

口袋购物王珂:曾被红杉放鸽子,天天想怎么还3.5亿美元债

口袋购物日前完成了C轮融资,总融资额达3 5亿美元。王珂回顾了口袋购物的三轮融资经历,感慨 “找一个有quality的投资人太重要了,他们真正经历了很多公司的成功与失败,也很明白在创业过程中会有哪些坎,如何去真正帮助一个公司成长。”

i黑马注:融到资对于几乎每个企业来说都是一件特大喜事。是融资过程的个中酸楚或者细节每一家都有不同。下面看一下口袋购物的创始人王珂谈他们融资的过程。,

今天下午,《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了口袋购物CEO王珂。口袋购物日前完成了C轮融资,总融资额达3.5亿美元。王珂回顾了口袋购物的三轮融资经历,感慨 “找一个有quality的投资人太重要了,他们真正经历了很多公司的成功与失败,也很明白在创业过程中会有哪些坎,如何去真正帮助一个公司成长。”以下 是部分访谈内容,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中国企业家》杂志。


我们的融资整体还算比较顺利。A轮的时候找的是成为投资,因为成为是Ever Green Fund(长青基金),A轮那时候我们想做一些移动互联网上很伟大的事情,但是我们也搞不清楚这个“伟大”到底是多大,也不知道我们要干多长。成为是中国唯一一家长青基金,它就像巴菲特公司的那种治理结构,它的钱都是在自己的账上,有不断滚动的投资,可以投一些比较长期的项目。

我是清明节放假的前一天找的他们,聊完之后当场就决定干。然后清明节期间红杉加班加点的给我们发邮件,(所以)后来让红杉成为主投资方,但是他们拖了十几个月之后了无音讯,基本是被放鸽子了。但是毕竟先到先得,后来我们给他们发律师函,说如果再没声音就当你们不投了。红杉以前这样拖死过很多项目,比如ispeak就被拖死了,本来YY语音是ispeak做出来的,就是红杉拖了7个月,最后说我没想清楚就不投了,其它本来要投的公司觉得既然红杉没想清楚那估计是有问题,后来就都不投了。对于我们来说,红杉当时出了问题,我就去找经纬的张颖,后来经纬投了我们。

吃了这个教训,我觉得创业者还是需要选择比较有quality的基金,B轮的时候是华平主动找到我的,当时我们其实没有打算融钱,A轮给红杉搞得非常狼狈,A轮真正完结是2012年的4月初,到了2012年的4月底我们B轮就搞定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C轮的Leading Investor是HCapital,是陈小红创办的,他是老虎基金中国区的老大,以前投了京东、新东方、学而思、YY等,他的动作很快。所以我们的从中学到的是,找一个有quality的投资人太重要了,他们真正经历了很多公司的成功与失败,也很明白在创业过程中会有哪些坎,如何去真正帮助一个公司成长。

后来包括Tiger、DST、VY Capital都进来了,VYCapital的创始人是Alexander Tamas,以前是DST的合伙人,曾经投过Google、Facebook、Twitter、Groupon等一大批公司。他在投资圈很有名,但在投资圈以外不是很有名,上次我们PR的时候他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说我是第一次在新闻上看到自己的名字。他家在迪拜,当时从迪拜飞过来跟我聊,说他在以前投 Groupon的时候,亲自打电话给商家,问你为什么跟Groupon合作。商家说因为Groupon的销售很好,然后Tamas说这是什么道理啊,问商家那你们以前在互联网是怎么做推广的呢。商家反问说互联网是什么,是电脑里面那个东西吗。所以说很多商家并不理解互联网是什么,他们缺乏互联网工具帮他们做生意。我觉得Tamas很理解“如何帮商家在互联网上做生意”这件事情,所以我非常乐意与他合作。我们C轮最早定的就是陈小红和 AlexanderTamas。陈小红跟我们聊完之后当天晚上就发了邮件给我们,VY也是很快。之后Tiger、DST、腾讯就都跟进来。

但是我们融了这么些钱不代表什么,只代表投资者对你的期望很高,然后投资者期望能挣到更多的钱,给我3.5亿美金不是让我随便乱花的,他们是要能挣回去35 亿美金的。所以我经常开玩笑说融完之后我就欠了3.5亿美金的债,下面得天天想着什么时候能还回去。而且融完资我经常收到各种广告商的邮件,说你融了这么多钱是不是得在我们这里投点广告啊。还有有时候我们去收钱的时候,别人都说你这么有钱了还要收钱。

总体来说,我个人觉得我们遇到了一个很好的时代,这个时代给了我们三个东西。第一个是移动设备的普及,能够让人们24小时在线,商家可以跟客户随时沟通。第二个是社交网络给了大家一个可以建立个人声誉的地方,以前在互联网上我们都是匿名用户,但在社交网络上我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比如你以前必须坐在协和医院主任那把椅子上,别人才会排队来,而走在大街上没有人会认识你。但是在微博上加个V说你是协和医院的主任,马上一堆粉丝就过来了,互联网上你是有声誉的。第三个是云计算的进步,以前这个概念很空,现在来看其实是把很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软件变成了一种服务,就像自来水一样拧开就能用的。比如说以前很多商家需要一个会计团队来专门做账,或者专门开发一个软件,现在你在微店上就可以收钱,会有清晰的对账,我们通过一个很容易理解的流水账,来让你搞明白我的账是怎么样的。这对于小微商户来说就足够了。很多这样的东西现在都变成了一项服务,像自来水一样打开就能用了,这使得以前很多人工成本都没有了。所以说这三件事情促使小微经济产生了一种变革,他们可以在互联网上建立自己的生意圈,这是时代性的机遇。

采访:本刊记者冀勇庆 刘一鸣 整理:刘一鸣

红杉 鸽子 口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