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使投资人:失败率高达95%的职业

中国天使投资人:失败率高达95%的职业

“天使投资人”——无论是名称,还是外界的印象,都觉得这是一个无比美好的角色。但是,背后隐藏得确实死亡率高达九成的残酷现实。

i黑马:“天使投资人”——无论是名称,还是外界的印象,都觉得这是一个无比美好的角色。但是,背后隐藏得确实死亡率高达九成的残酷现实。

张志勇每周都有几次往返于北京与上海的经历,也经常飞广州和深圳,有时甚至一天往返于三个城市间看项目。这不仅是张志勇的工作状态,更是中国天使投资人的生动写照。

而当张志勇穿着一身休闲装,非常平静地讲述着自己做天使投资的经历时,长期从事充满挑战和风险的天使投资行业,沉淀出厚重。外人揣测天使投资人对投资回报会看得很重,但是在张志勇身上却全然看不出一丝的浮躁,他很淡定和坦然地说“做投资必须有好的心态。”

但当天使投资热度高涨来临时,嗅觉灵敏的天使投资人就再也坐不住了。再加上很多从传统产业退出的资本蜂拥而至天使投资行业,使得一个好项目刚被爆出,很快就被潜在投资人抢掉了。

眼看着创业项目估值越来越高,张志勇们不得不让自己更加辛苦,而同时伴随的风险也接踵而至。

在中国做天使被称为“九死一生”。在做个人天使的时候,张志勇至今还记忆深刻的投资失败经历是在2010年,当时投资的一个天使项目团队出现了问题。

有些创业者,大家可以共患难,但是企业得到发展之后,都觉得自己的贡献大,地位重要,慢慢地,团队战斗力受到影响。于是他不得不提前退出了这个项目。

而这样的经历几乎很多天使投资人都碰到过。从实业转型来的广东创业谷天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梁云锋也直言,他做天使6年,一直是在试错中前行,失败率更是高达95%。

“投资和创业一样辛苦,创业需要勤奋和坚持,投资也是一样,需要不断接触创业者,接触各种项目,从中选出符合投资的早期项目。”张志勇说。作为五岳资本的掌门人,张志勇在近三年中累积投资的项目更是多达30多个。

曾做过10年咨询公司,8年个人天使投资,2012年成立五岳资本,2013年1月加入中国青年天使会(简称“天使会”)。这种从单打独斗、到机构天使、再到组织化合投,张志勇的经历和苦乐,反映了中国天使投资的走势和生态一角。

“中国的天使们一直是在用没有翅膀的身体体验着天堂的规则。不仅支持晚上做梦,还支持白天做梦,当然天使投资人有做美梦的时候,也有做恶梦的时候,而一个美梦可以消灭或者弥补100个恶梦。”中国青年天使会华东分会会长、合力投资创始合伙人张敏如此解读中国的天使投资。

天使时刻

今年天使投资热来得有点突然,但却很火爆。股权众筹元年可以说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而这背后却是创投圈下一种财富效应的体现。

梁云锋说,很多从传统产业退出的投资,看到了天使投资带来的财富的曙光,并加入了天使投资的行列。传统行业越来越难做,投资房地产、股市、期货看不到前景,有部分土豪,还有一些既得利益者,纷纷拿出来一部分资金,作为财产配置的一种方式,加入到天使投资行列。

跟梁云锋有同感的还有另外几位中国青年天使会的核心成员童玮亮、张志勇和周丽霞。

更多创业者,从早期投资的企业成功退出后,无论是创业经历上,还是资源上,都比较成熟,也有了原始财富的积累,也纷纷参与到天使投资队伍中来。

张志勇的感觉也很明显,其所在的五岳资本今年做的天使投资项目,合计投资就有将近2亿,2013年投资额是1亿元,2012年五岳资本刚成立,当年所做的天使投资有几千万。近三年中累积投资的项目有30多个。“可能明年一年就是近三年数量的总和。预计明年天使投资可能达到30个以上的项目。”

而这种热度也被北京技德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周哲深深体会着,由于移动互联网是大家共同看好的项目,最多有过15名天使投资人同时选择一个项目的情形。而天使投资热也使得创业项目开始强势起来,仅占股一项就从最开始动辄40%以上甚至有控股的,到最近天使总体占股一般在10-20%左右。

张敏对此现象的解读是,时下天使的火爆和当年的不一样,天使作为特殊行业,越来越受到政策的支持,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一再强调对初创企业的支持。政策引导下,私募股权基金向前端发展的趋势就越发明显。

周丽霞是中国青年天使会早期核心成员中少有的女性,她是北京金慧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她认为,天使投资未来几年会越来越热。原因就是中国天使投资开始比较晚,而市场的需求远远不能被满足,有项目就会有资金需求,而投资人和项目已经被充分激发出能量来,越是经济形势低迷,对天使投资的需求越是迫切。

“在我国,创业项目比较多,但是可投资的优秀的创业项目相对较少。未来3-5年,对于大多数创业者而言,资金供给还是属于稀缺的。”张志勇说。

合投模式

2013年1月,国内知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等人发起成立了中国青年天使会。张志勇是最早加入的成员。他说,天使会成员投资经历不同,偏好不同,大家在一起可以让每位投资人各自发挥优势,共同对创业环境进行推动和对创业者提供更多帮助。大家对于创业项目的投资共同把关,也可以降低很多风险。

而这也是中国天使继个人单打独斗、成立机构天使之后的又一趋势。“合投模式原来也有,但是今年才成为最主流也是最新型的操作模式。在中国青年天使会已经形成机制。

合投出资总额一般是在200-300万人民币之间,领投的出资额多些,跟投的从几万到百万不等。”中国青年天使会成员、梧桐树资本创始合伙人童纬亮表示。

合投通常通过沙龙的方式进行,而每月一次的项目沙龙都有大约50-60人参加。每个天使会成员都有自己的圈子,他们对于找上门的项目先进行跟踪了解和筛查,然后把自己看好的项目,拿到沙龙上来讨论。如果大家对创业者都不熟悉,就会通过分享形成小数据库。

这大大减轻了个人天使的工作量和风险。“在投后管理上没什么诀窍,合投的天使投资人各展所长,一块儿献计献策,并与创业者多沟通。这是风险化解的有效方法之一。”周哲说。

具体为主要投资人会根据项目不同,按照季度、半年度、年度,就运营情况与创业者沟通。有时每一个季度与创业者见一次面,每月通一次电话。半年和年度还要召开董事会,了解项目进展和阶段性目标完成情况。

创业者需要的人才,也可以帮助引进。企业的重大决策也会给出一些建议。当然还是要给创业者以信任,让他们自主经营和决策,引领企业方向。

而合投的成效也一目了然。以中国青年天使会为例,成立后仅一年半的时间,合投项目已经有15-16期,合计路演项目有100多个,最后投资了至少40-50个项目,累积资金近亿。

而真正的考验还在后头,目前天使会合投所做的早期投资项目,都还没有到退出的时间。

苦乐生态

“越是成功和成熟的天使投资人,越是经过投资失败和错过好项目的历练,这是没有办法回避的。关键问题是不断总结,吸取经验教训,在未来规避风险,这是一笔重要财富。”张志勇说。

梁云锋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作为天使投资人,要有淡然的心态,不能过于看重回报。没有内心的坚忍和坚韧不拔的个性,没有良好的心态,没有对于风险的预估,就会很悲苦,单一追逐利益肯定是做不好天使投资的。”

梁云锋做天使投资人之前,在深圳从事过精密制造、连锁商业等20多个行业,2008年开始做天使投资,迄今已经有了6年天使投资经历。

梁云锋说,做天使投资,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发现了好的创始人和好的团队,看到他们做了一个有梦想的产品,真的会欢欣鼓舞。最痛苦的事情是你兴奋完毕后期爆发出的一系列问题,包括合伙人、团队人员的一些纠纷,这时候对于方向性把控也变得越来越担心,所以做天使投资是很苦的,九死一生。表面看很荣光,做天使投资的人,必须有强大的内心。

“如果看对了一个项目、看重了一个团队,就像是赛道和选手,如果真成了,就会带来丰厚的回报,但是它是不确定的,所以我把它定义为,看得到的未来和看不到的未来,这些都是模模糊糊的。”梁云锋说。

一位天使投资人表示,通常情况下,早期项目,10-20倍的回报属于正常。投资对了,也有获得成百上千倍的回报的情况。但是账面的回报倍数是没有意义的。IPO之后,成功套现退出,资金回到手上时,那个回报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天使投资人通常也不把账面回报作为目标的。

梁云锋认为自己从前吃亏在行动过于超前,选择开始做的时机最重要。之前的天使投资项目,因为走得太快,选择的时间点不好,在行业还没有发展起来之前,自己就匆匆忙忙往前赶。结果走得太急变成了劣势。

“不能走得太快,要把握好节奏和时机。对的赛道加对的选手加上对的时机,才有可能成功。”梁云锋说。

乐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宁说,过分关注投资带来回报,是一种误区,仅仅是为了回报而做天使投资,那么目光就是很短浅的,也是本末倒置了,也不会做得很好。中国不缺有理想有梦想的年轻创业者,更缺有理想有梦想的投资人。

天使投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