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CEO周源最新演讲:千万不要站在上帝视角
孟鸿 孟鸿

知乎CEO周源最新演讲:千万不要站在上帝视角

过去的一年,是知乎创办四年来,发展最快的一段时间:知乎社区注册用户超过1000万,同比增长十倍,日活跃用户超过百万,新推出的移动端手机App知乎日报从0做到超过1500万下载,知乎日报单条阅读量可以达到50-60万

i黑马过去的一年,是知乎创办四年来,发展最快的一段时间:知乎社区注册用户超过1000万,同比增长十倍,日活跃用户超过百万,新推出的移动端手机App知乎日报从0做到超过1500万下载,知乎日报单条阅读量可以达到50-60万……


没人能说,只有那样做才是对的。

因为在现实世界里,没法等量评估另一种可能。

六年前,周源以记者身份,心潮澎湃的跨过大洋,第一次来到硅谷。而今,周源以连续创业者的身份,再次心潮澎湃的来到这里。人们提到他,通常会提到一个身份知乎CEO。

知乎是一个知识性的问答社区,这是一个定义性的说法。与其他社区显著区别之处在于,知乎用户之间的社交关系,都是建立在一问一答的讨论之间。尤其是,一个高质量的回答者,更容易通过文字表现出的特立独行、卓尔不群或灵光一闪,收获认同感和满足感。

这种认同感和满足感,同样加成在知乎自己身上,甚至超过自我想象。

比如这次周源带队来美国做宣讲,一站定在硅谷的斯坦福大学,一站定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出发之前,知乎团队对在硅谷的活动相对更加忐忑,然而情况出乎意料。斯坦福大学负责组织这次活动的黄海说,最初预计只有50人报名,结果是这个数字的四倍。

实际上,过去的一年,是知乎创办四年来,发展最快的一段时间:知乎社区注册用户超过1000万,同比增长十倍,日活跃用户超过百万,新推出的移动端手机App知乎日报从0做到超过1500万下载,知乎日报单条阅读量可以达到50-60万……

知乎最初两年严格执行不开放注册,只积累了40万注册用户。两相对比,足见差别之大。即便如此,这也是知乎克制之下的结果,负责用户增长的知乎副总裁白洁说,知乎并不追求高速膨胀。所以某种意义上,知乎也是一家“慢”公司。

这跟周源的性格,有些许类似之处。李卓尔见证了周源从程序员转行记者,随后两次创业的过程。用他的话说现在的周源跟当初刚毕业相比,更加的低调沉稳。这种不张扬,现在生活在美国的李卓尔用了“Extremely”来形容,中文翻译是:极端地、非常。

但是仍有用户在担心,害怕知乎这个社区,因为大批新居民的涌入而变味。这很好理解,有一次周源和知乎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张亮一同前去乔布斯家缅怀,却遭到乔布斯邻居的持枪驱赶——太多外人前来,对与乔布斯在同一社区的居民造成了干扰。

可是克制,不代表知乎甘心做一个小而美的社区。周源说他的下个目标,是服务一亿用户。在他向新浪科技描述的未来中,知乎会演变成一种互联网的基础设施。

为了实现这个宏愿,知乎团队早早开始研读《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等书籍,学习如何能让一个社区更好的发展。结论之一就如周源所说:千万不要站在上帝视角。就是说,社区的建设者不要想当然的去构建社区,而是要适时的引导、顺势而为。

比方知乎曾经推出某款产品,自认更好的服务了用户却最终被用户抛弃。

另一个要为社区壮大做准备的方面,就是更好的技术和架构。这也是知乎到美国来的原因之一,寻找更好的工程师。更好的架构,能支撑知乎涌入更多的居民,开展更有效的区域测试;而更好的推荐和分类等技术,才能让新老用户在知乎更舒服的待下去。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中国互联网市场并不缺乏社区这种形态,而一个个社区从兴到衰的案例也不鲜见。尤其对于知乎这种高度依赖用户产生内容的社区而言,门槛相对于其他社区显著提高,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知乎未来前景的担忧,一直多多少少的伴随他们成长的始终。

“所以要有一个大目标”,周源说。只有群体基础足够大,才能支撑社区产生多样化的演进。目前正在执行的知乎2.0计划,核心就是工具化+社区化+开放。而对于更远的未来,周源也无法预计知乎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许跟现在完全不一样也说不定。

就像知乎不曾预期他们在美国市场的发展如此良好:如果把美国整体看成一个城市,按用户计算已是知乎排行榜上的第三名。

这完全体现了知乎用户的特点。今年知乎公布的一份用户数据显示,北京知乎用户的中,月收入在1.2万以上的比例为30.84%;上海这个比例是26.5%、深圳是23.67%、杭州市23.44%。看起来知乎的模式,更容易吸引到高知、高收入的用户群。

但是这个群体也并不好伺候。所以知乎每走一步,谨小慎微。在创新工场早期投资的项目中,知乎毫无疑问是商业化最慢的一个。直白一点说,就是最不挣钱的一个。尽管现在知乎也有一些营收,但是对广告主和展现方式等方面,均作了严格限制。

创新工场合伙人易可睿(Chris Evdemon)也觉得知乎发展并不算快,但他并不担心太多。作为一个用户不断产生内容的社区,在知乎的体系上,已经自然衍生出了媒体红利的产物——知乎日报。未来还能衍生出什么,没人能给出明确的答案。

那么,如果你说知乎这样做是错的,怎么证明?
 

以下是知乎CEO周源在斯坦福宣讲的全文:
 

我是周源,我来自于一个中国的创业公司——知乎。

知乎是一个知识型讨论社区,我们帮助人们去分享已有的知识,并从中获得新的机会。虽然来自国内,但是我们的服务对象其实不仅是大陆地区的用户,而是覆盖整个中文互联网,聚集了中文互联网上求知欲和分享欲都最为旺盛的职业人群。

其实从数据上来看,湾区还有纽约,已经是知乎在海外访问量最大的两个地区了。有很多国内和海外的用户在知乎上交流彼此的工作体验和成长经历,相关话题的关注度都非常高;比如说在LinkedIn的工作环境是怎样的,在Dropbox,在Airbnb的工作体验是怎样的,都能够有在这些公司工作的真实用户主动与大家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另一方面国内创业公司相关话题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

另外今天在座的基本都是知乎用户,大家对知乎现在的情况和成长的过程,以及国内的创业大环境还是非常感兴趣,所以我们主动来一趟,来跟大家进行一次面对面的交流。

- 这是最好的回国创业的时机

国内的创业情况,用火热一词来形容,足矣。

我们公司在北京的中关村地区,离五道口不远的学院路上。这里被戏称为“宇宙中心”,当然是一种开玩笑的说辞,主要因为这里有三高三多,三高是说这里的“房价高、学历高和工资高”,三多说的是这里“程序员多,创业的人和民工多”。

而现在的五道口,和当年的五道口已经有很大区别。最大的不同在于,来这个地方人的目的,他们心中的想法,和日常讨论的话题。当年,也就是99 年的时候,我到北京来上新东方的TOEFL 班,我的第一台电脑就是在海龙大厦里购买的,买完抱着一个大电脑主机和显示器挤公交车回家,一个车里还有好几个小伙子和我一样。现在,大家都在京东上买电子产品,早上下单,下午就送到。现在这里聚集了大批的科技创业者;你随便进入一家咖啡馆,就一定能够听到有人讨论你我都比较熟悉的话题——创业,做产品,融资,如何搭建团队。

记得来美国的几天前,我在公司附近吃饭,无意中看到餐厅电视机里播新闻联播,CCTV 竟然做了一个专题叫“中关村的21岁现象”。里面有一个有趣的数据统计,说中关村科技公司的从业者平均年龄是33岁,46%在29岁以下,现在甚至有大批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是21岁左右,和在座的各位一样年轻。节目里甚至有人大胆推断说中国的Jobs、Elon Musk会从这代人中产生。

无论如何,社会大环境的变化和创业氛围的愈加浓厚是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都能切实感受得到的。我有一个很好的创业者朋友,叫李天放,估计比在座的各位大不了几岁,他之前也在硅谷供职和创业,后来觉得国内的机会比较大,于是就在2012年的时候回国,到现在差不多花了两年时间,他就和搭建出的团队团队一期,做了一个移动应用叫“课程格子”,现在做成了中国大学生最受欢迎的校园应用。

我另外一个朋友比李天放还要再小一点,他之前一直有一个梦想,要做一个电动汽车,但是他也不认识什么人,他是做互联网的,于是就把这个想法发到知乎上,后来就真的有很多汽车行业的,比如做电池的、做总线控制的、甚至做整车组装的人开始跟他联系,就真的开始动手干了;4 个月以后,这个电动车已经开始了第一次试驾。我还有一个朋友,原来是做投资的,是VC,帮助别人创业;然后他过去两年自己有一些想法,希望做硬件、做音乐。前段时间他跑来感谢我,说在知乎上认识了一个做硬件的朋友,两个人一拍即合,做了壹枱智能钢琴。

创业不再是中国青年追求个人成功的事情,它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定义,是这代人的自我解放运动。解放的是怕风险的枷锁、解放的是怕别人指指点点,解放的是随波逐流的禁锢。当每一个人开始创业的时候,其实他就做了自己事业的主人。无论你是创业,还是加盟,当你有了这种勇气、抱负和信心的时候,就是力量爆发的时候。

当然这么说,说得好像国内的情况有点太好了,想什么有什么一样。但其实我也是过过苦日子的,我第一创业的时候,条件就比较艰苦,当时找钱很困难,就要自己省钱,我有一段时间每天晚上就吃一块大饼,因为要省钱嘛。后来我住的地方就是办公室,我住在公司二楼的一个小房间里,一呆就是两年,后来结婚都是在那里结的。这些当然都是一样老笑话了。但我想说的是,外部因素不重要,真正的内部因素在于创业的动力,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到底相信什么。

在座的各位是幸运的一代,赶上一个非常好的时代。今天,在我看来可能是20、30年一遇的机会。在90年代初,那时候出生的人的父母,正好赶上上一波中国改革开放释放的红利,92年邓小平南巡明确向市场经济走的大方向,大批人才“下海”,然后公务员、事业单位的岗位开放向社会招募,那一批年轻人无论下海,还是进入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现在都成为各行各业的骨干、领导层;紧接着1998 年朱镕基开启房地产商品化,住房的增值使这一代父母成为中国真正的中产阶层。这一代从年龄上看,正好是你们的父母,你们是幸运的一代的后代,优厚条件使你们中相当数量的人有条件和空间去试错,去创新!

回到现在,就在刚刚过去的9 月,阿里巴巴(98.6, -0.13, -0.13%)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融了200 多亿美元,一举成为美股市上最大的IPO。我相信,估计也没有人会怀疑,接下来会有更多的中国科技公司在美国上市,这是过去积累的变化的一个质变,如果要把未来1-3年都有可能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打印出一个列表,这将是一个很长的列表,有很多的知友已经做了这方面详细的功课,比如在过去2 年估值超越了10 亿元的互联网公司就有很长的一个列表,大家回头可以知乎搜索相关的回答。

我们应该看到,一方面中国公司赴美上市,证明一群人经过多年努力创造巨大社会经济财富这条路是可行的;另一方面,新的一代在崛起,长江后浪推前浪。新的更多更大机会的到来。正等待着我们。

有心人会观察到,越来越多有才华、有专长的人都在干什么?他们其实都在纷纷离开体制、离开大公司、大机构。我们来的前几天,新浪副总裁、新浪网17年的总编辑陈彤离职;去年美国上市的久邦数码总裁张向东离职,现在开始自己创业。像中年一代,朱云来从中金离职,央视一批知名主播离职,纷纷做自媒体。

而再老一代,很多在过去20、30年中靠房地产致富的企业家都到了退休年龄,王石、王健林等等。牵一发动全身,这些领导者的位移,引起的一定是连锁反应,这些位移、裂变,所释放出的信号,传递的信息、预示的机会、能量之大之多,在座聪明的同学应该好好关注一下。

当这些变化不断发生的时候,你一定要有所行动,如果我们只是纸上谈兵,那任何变化,无论好的、坏的,其实都和我们没有关系。
 

- 知乎在做什么,知乎接下来会做什么

说了这么多我个人关于大环境的观察和判断,下面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知乎。

互联网所产生的改变,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不断提升线下生活的效率,电子商务也好,O2O 也好,租车,这些都是;原来依靠人力完成的事情所需要的人会越来越少,这个过程非常像工业革命。第二类则提升了人们精神生活的品质,各种社交网络,新型的资讯渠道,甚至像弹幕文化,bilibili 这类产品的火热都是第二类改变力量的体现。

这两类力量是有紧密的联系的,当线下生活效率被越来越提高,有更多时间的人们自然会进行更多的精神生活。而精神生活,是要追求品质的,要追求丰富多彩。

而我们现在所拥有的各种沟通、交流、讨论,各种连接人与人,进而生产内容的场景,品质都不够好。中文互联网上大部分社区都充斥着灌水和垃圾信息的情况大家一定都有所感受。我自己举个例子,在知乎之前我还做过一家公司,是上一次创业,最后失败了。在失败之前,我跑去中关村找张亮和黄继新请教怎么办?当时也很着急,后来一聊,发现他们有很多思路、信息是我没有掌握的,很有价值。当时我就很感慨,空间和地域的阻隔影响太大了。我之前和他们的关系已经很好了,但我在创业过程中,缺乏长期的固定沟通连接。现在来看,要是那个时候有知乎就好了,大家要知道,现在创业者在知乎是一个非常活跃的群体,如何做这个,如何做那个,都会有具备实际经验的人来给你分享一手资源。上周,俞军(百度早期的传奇人物)还出现在知乎上,分享他做产品的体会。

我们今年还把创业的内容集结了一下,出了一本书,《创业时,我们在知乎聊什么?》,这本书是在美团上众筹出版的,当时是创造了美团历史上最快的一单,10分钟,1000 本全部销售完了。今年这本书已经接近10万册,一下子登上了畅销书热榜。然后一堆出版社跑来问我们是不是要做出版了,我们说不是,我们搭建的是一个帮助大家分享和组织彼此知识、经验和见解的平台,社区才是知乎的核心力量。我们也很高兴知乎成为了很多人群的精神家园和知识中枢。而这一点就是我们做知乎的原因,是初心和出发点。

大家都知道在知乎发展的头两年,这个社区一直是邀请制的,没有邀请,你没有办法注册。但在两年之后,我们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到底是小而美还是大众?

其实我在2012年10月份之前,也没有明确的答案。但那时的明确情况是,知乎是经过了接近两年的邀请制发展后,速度有点过慢了,就像是一个人口基数停止增长的城市,开始渐渐缺乏足够的多样性。

那时知乎需要一次改变。2012 年国庆节,团队一直在不停思考几个问题,怎么能让新用户以更快速度增长?怎么将知乎的价值推广到更大众用户群?如何避免劣币驱逐良币?怎么提高用户黏性?什么样的产品形态能对外全面开放?

我们当时的思考是,知乎应该全面开放,但前提是必须要提供更简单易用的产品;如果想获得稳定高价值流量,需要在“头部”领域——有大众需求、高使用频次且影响到消费决策的市场——产生足够的影响力;如果让用户找到目标信息为一次“碰撞”,知乎还未提供高效的碰撞机制,所以要把知乎工具化才可以获取到足够多和优质的新用户;社区黏性不足,群组化也许是一个积极的尝试。

然后基于这些思考,我们制定出了一套“知乎2.0 ”的计划,知乎2.0,核心就是工具化+ 社区化+ 开放。

整个2013年是知乎开放的一年,到现在,从注册用户,到活跃用户数,内容量,知乎已经有了20倍到40倍的增长。我们当时还有一个思考,就是移动化,当时知乎app并不是知乎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全部答案,我们根据用户的需求,推出了知乎日报。现在知乎日报的阅读量单篇文章已经达到50-60 万了。

看着知乎从一个小县城,变成一个大城市,看着知乎内容网络的增量越来越大,我们也开始扩展了知乎的愿景:帮助人们更有效、方便地分享与组织彼此的知识、经验和见解,并获得新机会。其中“获得新机会”是补充的部分。

我们也在思考能为这个变化的环境下的年轻人们提供什么。乔布斯在斯坦福演讲时提到过一本目录叫《Whole Earth Catalog》,大部分知道它里面有句名言Stay Hungry,stay foolish,没特意看过的人可能不知道,它的Slogan 叫做access to tools。这本目录其实普及是适应个人崛起、更符合生态系统规律的生活和生成所需要的;观念、工具和实践案例。

现在对于很多用户来说,知乎成为了一个新的工具,不仅可以分享和获取知识,结交新朋友,还可以帮助他们找到工作和生活中的新机会。从去年开始我们集结成册的《知乎周刊》已经有了600、700 万的用户了,今年开始,很多用户可以通过知乎来出版个人的书籍,销售的情况非常好。

知乎不仅服务于从大公司,大机构里出来的人,也服务于那些认为学校学不到生存技能和有用知识的年轻一代,知乎应该不仅提供给他们方法、知识、经验,而且也将包括工具,将这些都努力产品化,不断改进和完善。

知乎的新机会其实酝酿于支持这群人成长所带来的新价值,让有价值的人更有价值,有影响力的人更有影响力,为他们提供工具,创造彼此高效连接的可能,这才是巨大的机会,是一个时代的机会。

我很期待大家回国,也很期待大家来知乎坐坐,成为朋友,甚至是成为同事,我个人觉得,知乎最酷的一件事,就是和一群酷且有趣的人做了一件有价值的事。现在知乎正面对更大的机遇和挑战,期待大家和我们一起。‍

知乎 周源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