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谷歌CEO佩奇:过热的硅谷变得目光短浅
乐邦(译) 乐邦(译)

专访谷歌CEO佩奇:过热的硅谷变得目光短浅

《金融时报》最近对谷歌联合创始人兼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进行了采访,撰文称,即便是该公司当初“将全世界的信息组织起来,使之随处可得,随处可用”的使命,也不足以涵盖佩奇现在的雄心壮志。

i黑马:《金融时报》最近对谷歌联合创始人兼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进行了采访,撰文称,即便是该公司当初“将全世界的信息组织起来,使之随处可得,随处可用”的使命,也不足以涵盖佩奇现在的雄心壮志。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如果90%的人不用工作,让机器人代劳,世界会变得更美好吗?为什么你最近买的房子不是5万美元而是100万美元呢?有什么理由你或者你的下一代未来不该享有核聚变带来的无限制廉价能源,以及大大延长的寿命?

这些正是佩奇在思索的那种问题。现年41岁的佩奇正要从日常的公司运营事务解脱出来,思考那些重大的问题。谷歌最近进行了重组,佩奇的诸多职责将转交给Android和Chrome主管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他因而有了更多的时间和自由去恣意想象。他们仿佛在告知世人:全球最强大的互联网公司准备要拿借助搜索引擎垄断地位赚来的钱换取下一个世纪技术金矿的一杯羹。

佩奇表示,往后100年来看现在的种种可能性,“我们可能会能够解决很多我们认为人类的问题。”

谷歌上市已有10年,而它当初诸如“不作恶”、“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口号,现在听来不免有些怪异。它的力量和财富引发了人们的怨恨,在社会引起了不少不满声音,在欧洲尤为明显。在该地区,它因滥用互联网搜索垄断地位而遭到调查。

然而,佩奇当初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创办公司时的那些利他主义原则和雄心壮志还是丝毫没有改变。“社会的目标就是我们的首要目标。”他说,“我们一直以来都是抱有这种想法。我想,我们还没有我们希望的那么成功。”

即便是谷歌著名且意义深远的使命宣言(“将全世界的信息组织起来,使之随处可得,随处可用”),也不足以涵盖佩奇现在的那些宏大想法。他们的目标是:用来自其搜索广告业务的钱来在未来的繁荣行业占得一席之地,从生物技术到机器人技术。

被问到这是否意味着谷歌需要新的使命宣言时,佩奇说,“我想我们或许确实需要。”至于应该改成什么宣言,他称,“我们还在考虑这个问题。”

硅谷变得短视

佩奇掌舵的谷歌现在是全球最强大的科技公司之一,此时技术变革的袭来,可能将会在社会和商界掀起大范围的颠覆。谷歌的目标比大多数公司都要宏大——不过,即便它接连不断地给新项目投入资金,它的现金储备依然持续增长。它目前的现金净额超过620亿美元。

“我们似乎进入了未知的领域,”他说,“我们要如何利用所有的这些资源呢?要如何给世界带来更加积极的影响呢?”对于本已忧心谷歌对长远未来的巨大投资的投资者来说,这可能只是个开始。

在佩奇看来,这一切可归结为雄心。他认为,虽然硅谷仍然是世界科技创新中心,但它已变得有些短视了。对于硅谷模式已经发生根本性“破损”的说法,他并不认同。不过,他倒认同它有些过热。

“确实出现了很多的投资,人们似乎非常兴奋,这些呈现周期性发生的趋势。”他说,“但往后100年来看,你可能不会在乎这些。”

他指出,资本大量流入科技行业,是因为最新的消费互联网热潮让人们容易获利。“你有10个人就可以创建一家互联网公司,而且互联网公司可以做到10亿用户的规模。少投入,大回报。因此,大家都聚焦该领域并不奇怪。”

佩奇估计,只有50名投资者是在追逐那种真正的突破性技术,那种有潜力给地球上的很多人带来实质性影响的技术。如果说这些大想法实现受阻,那不会是因为资金不足,或者存在不可逾越的技术障碍。佩奇称,“他所想的那种突破性技术,真正的驱动力并不是实质性的技术进步,而是推进其发展的人,雄心勃勃的人。”他还指出,对这些问题有开阔思考的机构组织——特别是政府机构——并不多。“在这方面,我们或许有些参与不足。”

至于究竟该由私有公司还是政府来驱动世界上最远大、最雄心勃勃的科学项目,佩奇回应道,“总得有人去做吧。”

这正是佩奇的工程师思维发挥作用的地方。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内部会议上,没有东西比深究技术问题更能激发他的热情。例如,他会去深度探讨谷歌的数据中心是如何运行的,它的电耗成本是多少,电网采用何种设计。他称,只要够专注,只要有正确的执行,没有东西是不能改进不能更加高效运转的。

最近对一家从事核聚变的创业公司的探访,让他想到了低成本能源技术突破的可能性。另一家创业公司也令他相当惊讶,它能够“读”人在看视觉图像时的心境。“有5000万美元,一群聪明投入的人就能够在这些问题上取得大量的进展。但这种投资并不常见。”他说。

技术变革的利好

在佩奇看来,谷歌的部分重大押注项目属于“边缘”领域——有可能成为技术解决方案的东西,但由于某种原因,并没有获得普遍的关注。他举出的例子包括无人驾驶汽车和困扰老年人的疾病——后者是他的妻子在斯坦福大学实验室研究的一个领域。目前,谷歌计划通过旗下的新生物技术机构Calico向该领域投资数亿美元。

“利好我们的是,我们说要做某件事,人们会相信我们能够做到,因为我们拥有充足的资源。”他说,“谷歌要以那种投资的方式带来帮助,因为目前的筹资机制并不是很多。”

相比以往任何一个仓促的项目都会受到公众的追捧的时代,现在技术的变革却开始引起恐慌。

“我认为,人们只是看到了技术变革的破会性影响,而没有看到积极的那一面。”佩奇说,“他们没有将其看作是改变生活的东西……这背后的问题在于,人们觉得自己不是当中的参与者。”

对于技术发展一向乐观的佩奇指出,那一切将会发生变化。例如,人工智能的快速进步,将使得计算机和机器人能够胜任许多的工作。如果有得选择,90%的人“会不想做他们现在在做的工作”。

那如果人们不愿放弃自己的工作呢?佩奇称,一旦工作岗位能够为技术所淘汰,就没理由去浪费时间追逐它们。“人们应当像奴隶般地工作,即便效率低下也应当继续让他们去做的想法,于我而言毫无道理。那不是正确的解决方案。”

他认为技术进步也会有助于众多日常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大幅下降。大规模的通货紧缩将会来临:“即便人们的工作岗位受到了威胁,短期来看这可以从我们日常所需的东西价格下降中得到弥补。我认为这一点很重要,但却没引起讨论。”

他说,新技术将使得企业的运营效率提升10倍,而不是10%;如果这种效率转化成产品价格的下降,“我想你过上舒适生活的成本将会大大降低。”

房价大降,也有可能是新技术的另一利好。在佩奇看来,相比技术进步,这更需要政策的变化,需要政策变化使得土地更可为建设所用。他说,位于硅谷中心的帕洛阿尔托的普通房屋没有理由不应该卖5万美元,他们不该卖100万美元以上。

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的个人经济生活出现这种剧变就好比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数百万工作岗位被淘汰,房价大跌,日常商品价格进入通货紧缩螺旋通道……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创造理想世界的秘诀。但佩奇指出,在资本主义制度中,通过技术淘汰低效率岗位,必须要以合乎逻辑的方式展开。

“你的主观希望不能阻止这些事情的发生,它们必将发生。”佩奇说,“你将会在经济中获得一些非常令人惊叹的能力。当我们有能够做更多更多工作的计算机时,我们思考工作的方式将随之改变。这是不可避免的。”

说到欧洲对创业和科技的支持力度不足,佩奇说,“欧洲很多的问题都是因为这个。”

无形天花板

在角逐科技行业霸主地位的过程中,谷歌可能已经触碰到一家公司的能力极限。佩奇回忆起了他当年跟苹果已故CEO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常常讨论的一个问题:“他总是跟我说,你做的事情太多了。然后我就说,你做的事情不够多。”

他曾跟乔布斯说,“我们坐拥这么多的财富,我们应当去投资使得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如果我们只是做跟以前一样的事情,而不做些新事情,那对我来说就像是犯罪。”

不过,这种理想主义并没让他看不到自己的雄心问题。“乔布斯说的对——佩奇,你只能够做这么多事情。”他——以及谷歌——要成为赢家,他们就必须要打破过去大公司(尤其是科技公司)遭遇的魔咒:一代的技术领导者鲜少能够在下一代技术中延续辉煌。

“最大的公司都处于差不多的量级,市值也是如此。”佩奇明显认识到公司已经在挑战的极限,“你说我们要接管所有的这些重要事情,但还未曾有公司做到这一点。”

对于如何突破这些无形的天花板,他的想法似乎在不断进化。布林一手创立的Google X秘密实验室,是谷歌支持谷歌眼镜、无人驾驶汽车项目等重大的新想法的第一步。虽然布林不再参与谷歌的主业务运营,但在佩奇眼里他们仍是亲密战友。

现在,除了Google X,佩奇在尝试设立独立的项目组织,配以半独立的领导者,让其负责在谷歌的羽翼下开发重大的新项目。除了Calico之外,谷歌最近透露这些组织将包括“智能家居”部门Nest,以及一个负责互联网连接和能源领域投资的新部门。这两年,谷歌也快速成为了硅谷最大的风险投资者。

佩奇称,谷歌想要成为怎样的公司并无模板。但如果说有一个人拥有他认为解决公司未来任务所需的诸多特质,那个人就是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

佩奇说,“我们要做的一件事是,带来长期的耐心资本。”

他处于还能够将眼光放远的年龄。不过,雄心确实毫无边际,而耐心则或许是另外一回事。

 

谷歌 佩奇 硅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