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传统企业人对颠覆的大彻大悟
其祺 其祺

一位传统企业人对颠覆的大彻大悟

在大家都说互联网颠覆的时候,到底它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在大家都说互联网颠覆的时候,到底它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坦白说,「互联网思维」这个词一点都不够「颠覆」用的多。颠覆的近义词是倾覆、推翻。反义词才是维护、捍卫。互联网的真正使命是维护,捍卫,优化这个社会。冯小刚说「屌丝」这词噁心,我非常之赞同。同理,「颠覆」也很噁心,为什么。可想言之,一群穷凶极恶的互联网人整天打着倾覆推翻我们生活的主意,我们却还甘心被他们驱使,这个社会的伦理已经变得非常奇怪。也只有在互联网时代,「屌丝」这种词才能变得时髦,大家一起吹捧,使用,甚至自嘲。所以在相比之下,我特别欣赏「互联网思维」这个词。因为互联网的本旨是正能量的,而颠覆是负能量。

乔布斯说的很好,「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但是有些中国互联网人听成了,活着就是为了颠覆世界。改变不等于颠覆,颠覆是意味着破坏。我们需要的是善意的去改变世界,改变生活。而不是一味地想着怎么去把原有的东西推翻,一味地去把本来好好的生活颠倒。

凯文凯利说,「科技将把我们带向哪里」。而他的书名,将会是其中一个可能,失控。很多人在看这本书的时候,把书名给忘了。如果移动互联网再这么发展下去,结果我们的社会也将趋于失控状态,而且没有他说的「失控的美好」。在我看来,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好比一种毒品,所有用户都是吸毒者,而且都没有意识到害处。移动互联网在一天天的把我们的生活颠覆至亚健康状态。

为什么有人说整个社会的潮流动向变得越来「LOW」,因为是屌丝在主导这我们的经济,屌丝在办着互联网。我觉得,中国IT男几乎都是些对吃和穿完全没有丁点品味的人,其实就是大家常常提的屌丝。结果让一群没有品味的人去改变社会,整个社会自然也变「LOW」了。之前巨人网络副总裁吴萌把罗永浩的锤子手机砸了,还一边在喊「我砸你丫的情怀」。到底是什么情怀,是屌丝情怀。

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我们虽然没有手机,更没有移动互联网,但是我们有情。那时候的书信求爱,饭后逛街和偶尔偷情都会很有情调,非常浪漫。但当移动电话在中国盛行起来的时候,社会就已经开始少了很多可爱的感情。移动互联网的完善,再到微信的普及,已经磨灭了太多太多的情。

就说90后,他们是互联网原住民,所以他们是最没有感情的一代。初恋,网上表白的。看电影,网上买票的。约个会,拿出手机你玩你的我玩我的,还浪漫吗,还有情吗。虽然他们把互联网玩透了,但也把感情丢没了。结果等于在肉体躯壳里,却是一块移动手机芯片,不是大脑。

机器,正在生物化;而生物,正在工程化。-《失控》

生物跟机器的区别是什么。我们拥有感情,但是若我们继续被「颠覆」,结果只是大量的感情丧失。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正在加速这一进程。张小龙怎么也意识不到,他的微信竟然拥有如此大的能量,去颠覆我们的生活。起初被改变只是年轻人,但随着互联网对经济和行业的介入,整个社会都在被颠覆。

任何一互联网产品都有它的生命周期,微信也不例外。他不可能没落,只有可能被代替。现在来说,真正需要被颠覆的我们的微信,需要被颠覆的是我们的互联网思维。其实也不是说微信一定要被颠覆,或者取代。微信仍有非常大的价值没发挥出来,或许那天腾讯觉醒了,引领移动互联网生活进入新的一个共赢时期。

我们的生活需要的不是一个个被扭曲的互联网无情地颠覆,而是真正的互联网能带来的优化。

移动互联网固然是个好东西,但至少,我们还没真正发挥它的正能量。很多互联网人需要重新认知自己正在担当的角色,到底是破坏者,还是建设者。虽然一味的「颠覆」可以带来很多财富,但这是缺少从业素质的表现。也或者太多内行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这么做的危害。

行为的本质,是思想。我们如此容易被颠覆,是丧失自我的体现。作为传统企业人,一次次的被洗牌,一次次的被颠覆,带来的不是怨恨,是担忧。我们寄托在互联网从业者身上的,是去把所谓的颠覆再次颠覆。

当年轻人还没真正认知互联网的时候,不适合让他们去主导这个时代,因为「too young too naive」。

 
传统企业 互联网 颠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