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岩:遵循内心的冲动,性价比最高
郭颖哲 和阳 郭颖哲 和阳

唐岩:遵循内心的冲动,性价比最高

2011年底,陌陌还是初创的小公司,是交友大浪里的一个弄潮儿,《创业家》是最早专访其创始人唐岩的媒体之一。两年多过去了,陌陌即将在纳斯达克上市,我们不妨再回到起点,看看遵循内心冲动的唐岩如何一路狂奔。

i黑马:北京时间11月8日凌晨,北京陌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陌陌)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计划融资3亿美元,交易代码为MOMO。2011年底,陌陌还是初创的小公司,是交友浪潮里的一个弄潮儿,《创业家》是最早专访其创始人唐岩的媒体之一。两年多过去了,我们不妨再回到起点,看看唐岩的初心。

(2011年底,陌陌是一家初创的小公司,唐岩可能并未想到3年后公司将上市。)


创业未满一年的唐岩带着20多人的“陌陌科技”团队搬进了一幢两层楼的别墅。他们的一份招聘广告于是写道:环境待遇一流,气氛宽松自由。
 
“不光是用户市场、团队建设,资金的来源、产品的发展,都好于预期。”2011年12月17日,唐岩对《创业家》说。“不要被那些东西吓倒,那帮人(大公司创始人)动不动就跟大学生说创业失败率99%。哪怕你是万分之一,其他人失败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也是第一次创业,之前都被这帮人(吓唬),也不知道他们确实是这样子还是喜欢吓唬人,把过程描述得那样艰难,一个出租屋,几箱方便面,打个赤膊,放个风扇,72小时不睡觉。我们都没体会。”
 
唐出生于1979年,创建陌陌科技前在网易公司服务8年,离职时任网易网站部总编辑。陌生人交友软件“陌陌”2011年8月通过Apple Store上线后,目前用户量已经超过50万。唐的话很容易让人觉得其轻狂,但却不一定符合事实,因为他还没有说完。
 
在网易的8年中,唐岩的几位前同事如李学凌(多玩网创始人)、方三文(雪球财经创始人)的创业故事可能对他有所激励,但他的创业念头若有若无,直到2010年末他坐在正召开亚运会的广州的某座酒店里。大型活动期间照例“干嘛都不方便”,唐与几个同事在酒店大堂聊天,聊到坐在不远处的姑娘,聊到了LBS。在唐看来,当时应用LBS技术的“街旁”、“签到”都禁不起追问:“人们为什么要签到?他们难道都热衷于告诉别人自己到了哪里?人们即便要分享地理位置的话,一定会有强烈的动机,否则是不需要的。”唐当时渴望知道:“旁边那个女孩子,能不能定位她?”
 
唐认为自己的问题代表了一种“刚性需求”,尤其是对于中国人:他们大多比较内向,不会主动与陌生人打招呼,因此需要通过一个平台先试探一下,“哪怕会因此挨骂。”早年使用网络聊天室的经历继续为他的想法提供论证:“最火爆的是同城聊天室,为什么?它其实包含了一种线上关系转为线下的可能性。没有北京聊天室,只有朝阳1,朝阳2,因为打车能到嘛。”唐激动起来:“如果是LBS,(用户)密度足够的话,就太可怕了,这个所谓的网友其实已经就是现实意义的人,5分钟之后就能看得到。”
 
如果这的确是唐当初的想法,那么,“陌陌”上线以来的应用证明他对男女关系揣摩得当。唐描述的典型“陌陌”应用者:主要是在晚上,高峰期在11点,临睡觉前摸手机,夜深人静,各种Hold不住,开始聊天。都在附近,聊完以后见一见,约喝个咖啡,要么约在楼下见一下。
 
“你想我们若干年前上QQ干嘛,不是找网友嘛?而现在这帮(‘陌生人交友’的非议者)唧唧歪歪的,难道男的找男网友?不也是找女网友吗?只不过现在不会再通过QQ找朋友了。”
 
唐在湖南的一座小城中长大,在一所普通大学学习了建筑,2000年毕业,在一个类似工程监理的职位上干了三年。他高中时候偷看过一个同班女生的日记,“现在甚至记得一个字一个字是怎么写的”。那位女生在日记中决定如果考不上大学就要去广东,要“生活在一个有投币电话的城市”。这种今天读来让人伤感的句子准确地描述了小城青年的生活状态。“那种小地方,刚看了一个港片,你的心思就不在你这个环境里了,你就觉得你其实是属于那个世界的,但你没办法,必须要待在这个世界里。”2003年,唐岩来到北京,进入网易,一步步进入了“那个世界”。后来,他位居上层,生活闲适,又有新的迷茫:“大公司跟国企一样,你有点儿雄心壮志想做点儿什么事,不是你所能决策的”。
 
唐决定辞职创业。他的主意得到了两个懂些技术的同事的支持。他们考察了当时LBS的应用,发现美国有两家(其中一家专为GAY用户提供服务),但并未在习惯“直接打招呼”的美国人中产生影响。中国重庆有一家“麻辣交友”,又生得太早,智能手机用户数量太少。唐认为,这项应用没有成功正是自己的机会:“如果有成功的,这些做社交强关系的,不说腾讯,什么新浪、网易、搜狐,正愁没有平台,哪轮得到我?”敏感的小城青年唐岩确信自己找到了LBS未得以成功应用的原因。
 
唐的两个同事先其辞职,唐被挽留,一直到2011年9月底正式离职,距其升任网易网站部总编辑不到5个月。
 
内心细腻敏感的唐行事并不谨小慎微。他的队伍起初只有三四个人,负责技术的从未做过APP(第三方应用程序),买书现学。在与投资人谈话时,唐知道自己的团队“没有卖相”:“(问我)以前做过什么?管新闻。管新闻能干什么?就是管哪条该不该上,标题怎么做。跟这个(创业)有什么关系?没关系。”充足的启动资金让唐对普遍的质疑不屑一顾。
 
但唐对自己要做什么很清楚。“很简单,我说你们就给我做一个能知道大家都在哪儿的QQ。”这一产品的典型应用就是“泡妞用的”。“我觉得70、80%都是男找女、女找男,但我把这个过程想得比较体面:有一个充分的沟通之后,大家结识了,成为男女朋友,或者当炮友(性伙伴),都是好的。”宗旨既定,接下来就是保证产品制作完全为了这一宗旨的实现。这时候,唐自许的“逻辑感”(它来自当年唐在BBS上的论战)起了重要作用。
 
平台选择Android还是iPhone。Android更为普及,但机型太散,而iPhone有一个天然的高门槛。“我觉得一个社交产品,应该从高端往低端铺。QQ就是从高端往低端做的,刚开始都是博士生、研究生才用电脑。这个时间太久了,大家都不信,因为它(现在)有那么多低端用户。”
 
做不做手机通讯录。“陌陌”强调的是陌生人关系,手机通讯录则是熟人关系。2011年初腾讯推出的微信就是基于手机通讯录的。做熟人关系,QQ无往不胜,先发的米聊因此落后。“陌陌”的陌生人不受QQ制约,即便腾讯要打击,至少也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大家机会相对均等。
 
要不要用户验证。唐最终选择了不要。“至少现阶段我们不搞验证,直接可以说话。我们不就是想还原一个真实社会吗?大街上哪有先验证我一下再搭讪的?”
 
做不做头像(由系统提供)。通过LBS认识一个人,意味着线下关系马上会发生,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你弄个假头像什么意思呢?我们楼下见吧!你怎么办?对不起,我的头像是假的,我现在长成这样。”唐认为,在社交中,不管是男看女还是女看男,总是先看外貌,然后再看社会身份。“我这个产品天然就会让大家用真头像,否则的话他上这儿干嘛来了?”
 
问题的讨论很激烈,但唐轻易不会被说服。这时候,唐承认自己“野蛮粗暴”:“那就听我的,决策就是要简单,要快。”
 
唐的“逻辑”后来基本得到了证明,但在“陌陌”即将上线时,他的把握不大。他对运营总监说:“你第一个月怎么着也得给我想办法装个2万(用户)。”后者对这一数字没信心,表示5千尚可保证:他可以挨个去拉朋友来装。在忐忑中,“陌陌”第一个月装了10万。
 
始愿未及的装机量表明,至少在iPhone用户中,存在对陌生人交友的强烈需求。用户的男女比例由最初的2:1很快上升到现在的1.3:1。唐岩不在意有人把“陌陌”称为“约炮神器”。“我没有道德洁癖,”他说,“压根儿就没有。有两类交友造成的非议比较大,一类纯粹以肉体关系为目的,单身,这个还比较好一点。一类是有家有室的。总体来看,我觉得它是个好事,特别好的事。我们的父辈选择面那么窄,结了婚就是一辈子,多么不幸。以前受制于平台的缺乏,一年只能有两三次机会,现在可能有十次,无非是数量上的变化而已。科技都是便利人类的,不是来束缚人的。”
 
能想象大公司如腾讯者这样鲜明地表露态度吗?
 
当然,唐并不容忍肆意的诋毁。“你说用这个(陌陌)‘约炮’特别好用,我说挺好,帮到你了嘛。如果你说上面都是‘鸡’,我可能就会骂你。”唐认为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有性工作者,但“陌陌”可能对她们的渠道帮助不大。
 
一次,唐岩接受一家投资公司的邀请前往会面。对方准备的是一个项目评审会。“我产品都出来一两个月了,还跟我搞什么评审?”唐已有些不悦。当唐谈到希望在“陌陌”上引入更多身份信息以求让用户更真实可信时,对方的一位合伙人指出“你们这个根本没戏”,他的理由是:“他们都是‘约炮’的,谁愿意把真实身份亮出来?”唐因此发了火。他问对方是否使用“陌陌”,对方称用过。“是不是成功率不高啊?”对方称是。“你想你都40多岁了,”唐开始利用得到的“口供”反击,“你的头像我刚才也看了,黑咕隆咚的,我也看不清,太清了其实人家也不会愿意答理你了。你唯一的机会是,写上你是某某创投的合伙人,可能还有人答理你。”唐大获全胜。
 
唐没有“道德洁癖”,但并不主动鼓励用户利用自己的产品发展性关系,也并非对用户毫无原则。iphone用户中已婚已恋者的比例很高,他们对隐私保护的要求迫切。“陌陌”的隐身功能推出后,很多用户反映他们不需要这个,他只需要对好友隐身,“就怕老婆看到”。唐说,点对点的隐身技术开发不成问题,但他不愿意产品因此被定性为只能“干这个”,于是,到目前为止,“陌陌”的隐身功能依然是一隐全隐。
 
唐希望这些手持iphone的“高端用户”在邀约女伴的时候表现得“体面一些”。“体面的我们是不知道的,每天反馈到我们这儿的都是不体面的,全是很赤裸裸、很直白的‘约炮’,或者不被答理就人身攻击的。”唐因此对“高端”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们当时就觉得崩溃了,这个男的怎么这样啊?这么没素质。”这样的用户会被封一段时间,好在比例不是太高,1%左右。唐认为用户也会修正自己的行为,因为就大家追求的“实用性”而言,下流并不管用。
 
也有被误杀的。唐说,有时候存在男性和女性对进入性关系的节奏认知不一致。“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聊了一天,那男的觉得时机到了,说要不我们去开个房吧。女的觉得可能要聊三天时机才到,现在只一天,就说你这流氓,然后就举报了。因为有的女的会把聊天记录直接发给我们。我们也哭笑不得。”唐希望最终能由明确的制度去解决此类纠纷。
 
“陌陌”的用户黏性也得到了局部证明。有女用户在微博上抱怨一天到晚被陌陌骚扰得烦死了。唐经过调查,认为这位女用户是“炫耀式的抱怨”。而另一位被封的男用户写来邮件诚恳道歉,称不了解规则,能否交200元钱作为保证并解除封锁。“陌陌”的处罚期只有两周。
 
与大公司有对抗关系的创业者看上去多少有些轻佻。唐的态度不是这样。“如果我失败,不会去找别的原因,我不会说中国的创业环境太糟了,有个马化腾、有个腾讯在那儿呢。我失败就失败了,我认命,就是自己没做好,或者想法不成熟。你在中国选择创业这条路,就是这样的环境,得认。但是我综合考量下来觉得没有那么糟糕。”
 
最后,我们把唐开始没有说完的话补充完整。“没有(想象的)那么多困难,事情往往是双面的。你要把原来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到,要遵循内心刚开始的那种冲动。那个冲动的宝贵性远远大过你原来想做的事儿。遵循内心的冲动,性价比是最高的。”

以下为2012年底《创业家》杂志与唐岩交流社交产品时他的思考。

做一款与腾讯核心产品高度重合的东西不容易,比如悲情的米聊。2011年那一批社交应用,不少已经消失,陌陌还在默默地活着。虽然陌陌的累计用户不到2000万,微信已有2亿多用户,但活着就是胜利。年中,陌陌完成估值达1亿美元的B轮融资。10月,陌陌推出2.0版,添加了基于地理位置的群组功能,尝试向熟人社交转化。

按计划我们去年就应该做(社区社交),但陌陌一直疲于应付技术门槛—我们用户数增长很快,每天有几百万用户登录、五六千万条信息在发送。

中国人很早以前是习惯社区社交的,比如原来体制内的大院、事业单位的大院、国企的大院。它们在城市化进程中慢慢破产了,但这个需求是存在的。小区、学校、写字楼里的人有很多相似的东西,我希望有个网络平台来让大家互相认识,而基于location的社交,陌陌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大的。我从来没说陌陌要做个约炮工具,我们想做的就是一个简单的社交平台。

社交工具非常不好做。你用上三、五年,就很难丢掉QQ和微博。网络行为都记录在这里,人际关系也在上面。陌陌却不一定能成为一个人一辈子都使用的产品,可能说丢就丢了。人20多岁时认识陌生人的诉求很强烈,到30岁、40岁就没那么多精力了。

目前用户的交流模式是通过IM。IM内容没法沉淀,我不太想做一个IM产品,但目前还是这个样子。现在离我满意的水平还差一些,得不断完善它。

我没考虑商业模式,完全没想。我们的核心工作是做一个OK的社交平台,必须通过产品形成一个长期稳定的东西,保证用户粘性、数量、使用频率,这很重要。这个都没搞定,就尝试去收费,没意义的。我们用钱还是比较省的,短期没有财务压力,投资人也不想看。

很多产品很火的时候,还没有经过什么检验,就去做营收,管理得好的可能没坏处,但根本问题没解决的话,说死还是会死,而且进行商业模式探索,对管理会有新的挑战和压力。

我对陌陌这一年谈不上满意。从用户数来看,公司慢慢进化成中型互联网公司了,但其他方面还属于山寨公司阶段。缺人,现在大概70人,理想状态在100人左右。我本人也有问题,不愿意管大团队。

目前运营的状况还是挺好的,但怕自己会犯错误;还怕命不好,一犯错就是重大的决策性错误。

不支持我烧钱的理由很充分。加多宝凉茶和王老吉凉茶有什么区别?一模一样。去年卖的和今年卖的也没有区别,传统行业里推广对于获得市场份额很重要。互联网行业不同,除了电商和游戏烧钱砸广告外,其他产品不怎么烧钱。我们是产品导向的公司,陌陌现在还处于完善产品的阶段,公司员工主要是工程师,有了销售、客服,氛围会变。

支持我烧钱的理由也很多。社交产品最大的好处是,竞争门槛就是用户数。跟我们同时做的十几款产品大部分都死掉了,也有没死的。我还怕命不好出来新的颠覆性社交产品,比我们更牛,互联网(当红产品)更新迭代太快。而现在大家都没钱,到了该融资的时候,我就谈了一下,挑了一下,刚好谈成陌陌估值1亿美元。这时烧烧钱,把份额做大一点,把品牌做得OK一点,可能也好。

还得看未来形势的变化。
社交 上市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