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败局】扩张失败,皮武灵交出康骏会馆控股权
王颖 王颖

【小败局】扩张失败,皮武灵交出康骏会馆控股权

作为大型足疗连锁公司康骏会馆的创始人,皮武灵怎么也想不到,开业十周年庆典过去不到半年,公司就因扩张太猛导致资金链断裂,被迫重组,自己也失去了控股权。

i黑马:外表光鲜的公司背后可能隐藏着巨大的危机。今年5月,上海最大的足疗连锁公司康骏会馆请来了汪峰、李玟等明星助阵成立10周年庆典,然而到了9月底,公司却因为扩张太快濒临破产,进而重组,创始人皮武灵则失去了控股权。这几个月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服务行业的公司如何避免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创业10年,皮武灵却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


 
“康骏还我们血汗钱!”
 
2014年10月4日,康骏会馆的上千名一线员工拉着横幅,在上海市政府门前聚集维权。事件惊动了警方,将近两三百人被当场带走。

而就在前一天,媒体报道了康骏倒闭的消息。“拖欠员工工资上千万”、“涉嫌会员卡圈钱”、“老板卷款潜逃”等字眼,冲击着人们的眼球,让事件受到广泛关注。

成立于2004年的康骏是上海有名的足浴养生连锁企业,在上海两千多家足浴保健企业中,康骏占有第一份额,除了在全国拥有上百家门店外,旗下还有商学院和培训学校。

就在企业倒闭的负面效益被逐渐放大时,康骏发布公告辟谣,称公司的资金危机只是暂时的,董事长皮武灵没有跑路,正在努力解决问题。

企业倒闭,老板跑路已屡见不鲜。积极应对,承担责任也是企业家的本分,不足为奇。康骏事件的真正价值在于,提供了一个机会,来记录企业家在企业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的真实状态。

另一个价值则是,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导致康骏出现危机的原因,可以成为中国草莽企业家失败的一个注脚。康骏身上不被理解的经营和管理逻辑,也同样存在于其他的民营企业身上。

救命钱没了

“你还想拖到什么时候?!”

“都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了,你叫我们怎么活?!”

“公司没钱了,你有钱啊,你这么个大老板,我就不信你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天钥桥店的员工们把皮武灵围在中间,越说越愤怒。皮武灵的助理眼见势头不对,赶紧躲到一旁拨通了报警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推了皮武灵一把,于是人群一下子找到了新的宣泄途径,纷纷涌上来,把皮武灵紧紧抱住。皮武灵只能一面挣扎,一面往外跑。好不容易跑到大街上,员工也跟着追了过来。这个时候一辆警车开过来停下,门一开,皮武灵就快步钻了进去……

员工愤怒是有原因的。皮武灵承诺的补发工资的时间一推再推,先是15号,后来又是23号,到了25号,员工还是没有拿到钱。这期间一直有员工在罢工。为了安抚员工,9月25日,皮武灵到多家罢工的门店走访,试图说服员工再给他一些时间。

在天钥桥店遭遇了“围攻”,皮武灵这才意识到,拿不出钱来发工资,说什么都没有用。他终于决定暂时搁置和员工的沟通。

可是内忧还没解决,外患又起。罢工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坊间开始出现康骏倒闭的传言。甚至有人在天涯发帖称,康骏资金链出了严重问题,皮武灵拖欠员工工资超过千万元,已经卷款外逃。

局面开始失控。皮武灵面临着两大难题,一个是员工的情绪,一个是资金。而问题的难解之处在于,这两个难题互成因果。一方面,没有资金解决工资问题就无法安抚员工,另一方面员工情绪不稳,不断反弹也会影响投资人的信心。

康骏在此之前曾跟一家基金签订合约,预计9月5日之前会有一笔将近五千万元的资金进账,但因为某些原因,这笔钱迟迟没有到位。后来,康骏员工罢工的消息传出,这家基金公司干脆就爽约了。

五千万元的融资泡汤后,康骏向另一家深圳的基金公司发出求救信号。因为双方已经合作多年,所以这家基金公司答应先拿出两千四百万元给康骏救急。但两千四百万元毕竟不是小数目,在打款之前,对方准备派代表到上海对康骏遭遇的危机做一个摸底。

这样一来,事情又有了变数。

此前,在跟这家基金公司的合作过程中,康骏一直出具的都是比较光鲜的报表。可是这一次情况不一样了,外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想瞒也瞒不住。

如果说实话,对方很有可能就拂袖而去,但皮武灵还是决定试一试,毕竟是两千四百万元啊,有了这笔钱,眼前的危机就能得到缓冲,也能为自己赢得再做其他打算的空间。

在康骏管理公司的会议室里,皮武灵把公司从2012年开始因快速扩张而入不敷出的实情向投资方做了陈述。代表们当场大怒,指责皮武灵做事莽撞,隐瞒实情。在投资人的盛怒之下,皮武灵只能低头一个劲承认错误,并哀求对方不要见死不救。

最后,该说的都说了,他面色凝重地退出会议室,在门外等待投资人的最终答复。这一等就等到凌晨两点,代表们推门出来,皮武灵立刻迎上去,对方却看着他摇摇头,说“风险太大,我们有钱也不能投。”听到这句话,皮武灵整个人都呆住了。
 
崩盘

对于皮武灵来说,9月30日是他商业生涯的一道疤。

这天下午6点,他拨通了康骏各区域经理的电话,正式通知他们公司的账户上已经没钱了。这意味着公司的上百家门店彻底断血,只能全线停业。这些门店可以说凝聚了皮武灵十年来的全部心血。十年前,他从按摩技师做起,凭借自身的勤奋和努力才拥有了今天的一切。

难道只是黄粱一梦,一觉醒来又要一无所有了吗?挂掉电话,皮武灵整个人瘫软地陷在老板椅里。这半个月来,他食不知味,睡不安寝,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大圈。

崩盘,对于皮武灵来说是冥冥中早有预感的事。或者更准确地说,这半个月来,他的所有努力就是在尽力避免这件事发生。就在这天上午,他还召集了康骏的高层和各区的经理代表开会。会议的主要议程是讨论门店承包。皮武灵希望有能力的员工能承包公司的门店,这样公司能从中筹集到一些资金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但会议没有收到预想的效果。

这段时间,皮武灵就像一个等待判决的嫌疑犯,只要一天不宣判,他就要在忐忑中继续煎熬。现在最坏的结果终于发生了,他反而坦然了,没有害怕、没有忐忑,接下来他只需要做个选择,要么彻底放弃,要么想办法重新启动。
皮武灵不是没想过放弃。10月1日一早,华商学院的同学来看望他。他们在华商同学会的微信群里看到了皮武灵的求救短信。

当时,几个人坐在一起帮他出主意,可是资金的问题不解决,说什么也是枉然。“实在不行就申请破产吧。”皮武灵说。听到这句话,其他人面面相觑,沉默半晌后安慰他说,“你还没到那一步”。

其实,皮武灵说这句话时,更多地只是想宣泄一下压抑的情绪。对于他来说,康骏就是他的孩子,他怎么也不会放弃这个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品牌。而且,热衷于各类商业培训的皮武灵深受成功学的影响,他一直相信坚强的意志能战胜一切困难。

皮武灵跟国内很多民营企业家一样,文化程度有限,企业做大之后就迫切地想要给自己充电。于是,他们开始热衷于各类商学院和管理培训。不能说这样的学习没有用,就拿皮武灵来说,他能把企业做到今天的规模跟不断地学习有一定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对于毫无背景的皮武灵来说,商学院和培训班上的同学成了他重要的人脉资源。

但社会上很大一部分商业培训干货少,只能拿着成功学之类的虚招忽悠人。皮武灵却对此通盘接受,对成功学的教义深信不疑,就连跟员工讲话时也常常把“成功要如何如何,人生要如何如何”之类的话挂在嘴边,平时更是努力以“有能量、乐观”的形象示人。

不仅如此,皮武灵还把培训课上惯用的激励手段复制到公司。比如,公司经理会,常常是从早上八点开到晚上十二点。会议结束后皮武灵还要搞评比,坐姿不端正,开会不认真的员工要受到体罚。在同事的围观下,倒数第一名要做三百个俯卧撑,倒数第二名做两百个,倒数第三名做一百个。女员工如果做不了就要吃苦瓜代替。

此外,皮武灵还要求员工写成功日志,人手一本,包括一线的技师。“一个按脚的,一天到晚累死累活,你还要他写这个,简直就是一种负担。”有员工抱怨说。

皮武灵却真心希望通过这样的磨练来提升员工的素质和企业的文化。在这套逻辑的指导下,2013年,康骏组织员工到内蒙古拉练——7天步行250公里。参加的员工脚底磨起了水泡,有的甚至脚趾甲断了还要抹上碘酒继续前进。

这样的管理到底能给企业带来什么好处?是增强了公司的凝聚力?没有。在公司陷入困境的时候,这样锻炼出来的员工并没有跟他共进退,而是站到了他的对立面。

谣言再起

对员工来说,挣不到钱的老板就是在耍流氓。10月3日,媒体开始报道康骏崩盘的新闻,老板跑路的说法再次甚嚣尘上。

传闻并非空穴来风,但也没有确凿证据。只是因为10月1日之后皮武灵就没有露面,而报道此事的媒体记者也无法联系上他。

想到老板跑路会给康骏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皮武灵就坐不住了。他正在四处筹钱,如果大家都相信了外界的传闻,会认为他皮武灵在跑之前还想捞上一笔,没有人会愿意借钱给他。

此时,稳住人心又成了当务之急。7日晚,皮武灵紧急召集企业高层与员工代表开内部通气会。8日,康骏发布了一份公告,称康骏将积极引入资本进行股份改制,并成立了股份制改革小组。同日,皮武灵委派改革小组召开内部交流会,与企业员工、会员及供应商面对面,报告康骏的整改方案。9日,这个股份制改革小组代表皮武灵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对外界的传闻进行了回应。

这个股份制改革工作小组里有三个关键人物,他们都是皮武灵在华商学院的同学。他们一方面帮皮武灵稳住员工、供应商和债主,另一方面帮他想办法解决资金和债务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既是皮武灵积极应对危机的见证者,也是皮武灵与外界达成和解和合作的中间人。
 
 谣言得到澄清,但面对公司的员工,皮武灵要想赢回人心,还需要给大家一个说法。当初制定扩张战略时,公司里就有反对的声音,但是皮武灵一意孤行,根本听不进去。

2012年,康骏开始对外扩张,以每年十多家的速度,扩大上海店的数量,还把连锁店开到北京、成都、郑州等地。但是,在足浴养生行业,店面租金、装修、人员配备方面的投入巨大。以上海为例,要新开一家中等水平的足浴店,需要投入350万元到400万元的费用。而不断上涨的租金、人力成本和激烈的行业竞争,让这一行的利润日渐摊薄。

康骏的扩张不但没有收回成本,反而亏损严重。“在成都亏了一千多万元,在北京亏了三千多万元,在郑州亏了七八千万元。”

在外界看来足浴行业是个现金流充沛的行业,因为可以通过售卖会员卡获得预付款。康骏就做过“买两万元送两万元”、“买三千元送三千元”等活动。在今年五月份十周年店庆期间,“买三千元送三千元”活动一共卖出去三万多张卡,获得现金将近一亿元。

但即便这样的预付款收入模式,也架不住皮武灵的大手笔。今年年初,皮武灵制定了上市计划,还打算把连锁店开到海外。为了配合这个计划,康骏在行业内破天荒地办起了商学院和培训学校。商学院负责公司管理层的进修。培训学校则主要从事技师培养,不但包吃包住,还不收学费。但很多人来康骏学习后却去了别的足浴店工作。

他们不选择康骏的原因是因为康骏经常拖欠工资。说起来,康骏的薪资比同行业要高出20%~30%,但是从2008年开始,康骏就常常延迟工资的发放时间。一方面皮武灵大方地提供免费培训,另一方面他却连按时发工资都做不到。康骏办商学院和培训学校的初衷是为企业的发展培养人才,但他却没有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制度来留住人才。

为了配合上市,皮武灵还极力打造公司形象。公司十周年庆典请来了著名歌星汪峰和李玟,花费好几百万元。不仅如此,皮武灵还让每个门店都出一个节目。排练费、服装费、场地费、餐饮费再加上请明星的费用,这场庆典至少花去了上千万元。

庆典结束后,在上海滩足浴行业,康骏气势如虹。于是三个月后,皮武灵启动了代号为“天罗地网”的行动,要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把康骏开得像便利店一样多。这个时候的皮武灵怎么也不会想到,仅仅一个月之后,公司就揭不开锅了。

直到危机爆发,皮武灵才意识到是自己的决策失误给公司带来了灾难。

谁来接盘

皮武灵需要为自己的决策失误买单。危机爆发后,他每天只睡不到三个小时,一睁开眼睛就开始想怎么融资,怎么跟投资人谈。找到新的投资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皮武灵前前后后接触了二十多个投资人,但是要么是风险大对方不敢接手,要么是投资方提出苛刻的要求,比如“把我的店全部拿去,他给我个启动资金,我分三年还掉”,让皮武灵难下决心。

但是资金的窟窿正张着嘴等补给。无奈之下,皮武灵只好求助身边的亲人朋友。他因此筹到了1.68个亿的资金。其中华商学院的十几个同学一共资助了他五千多万元。但这些钱并不能完全扭转康骏的资金困局。

近年来,民营企业融资越来越难,在资金的压力下,很多企业只能选择利息高昂的民间借贷。为了应付快速扩张,民间资本也成为皮武灵重要的资金来源,为此,他每个月要支付高达4百万元的利息。除了贷款和员工的工资,康骏还有很多小债务,比如拖欠卖水果的二十几万元、绿化的十几万元、木材的一百万元……

直到10月9号,通过中间人介绍,在上海的一栋别墅内,皮武灵见到了快鹿集团的投资代表。谈判十分顺利,快鹿表现得十分慷慨,答应借给康骏2.4亿元。10月14号,一则“快鹿集团2.4个亿接手康骏”的消息在新华网发布。但直
到10月16号记者见到皮武灵时,这笔钱还一分都没有到账。

皮武灵又坐了一次过山车,只能继续寻找投资方,著名的健身连锁企业一兆韦德是其中最有投资意向的。但是因为所需资金太大,一兆韦德找来中邦投资合作接盘。可是因为股权分配存在分歧,谈判一直悬而未决。

在一些员工看来,和投资方的谈判迟迟未果很可能是因为皮武灵不想放弃自己的领导权。原本计划15号重新启动已经关闭的门店,后来又推迟到18号。此时,对于康骏的员工来说,能不能渡过危机还是未知数。

如果真如一些员工猜测的那样,那么康骏的命运就只在皮武灵的一念之间。

转机随时可能发生。

就在记者截稿前,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联手一兆韦德宣布重组康骏,三方将联合组建新的股份制公司。在重组后的新康骏中,快鹿和一兆韦德将持有51%股权。

皮武灵失去了对康骏的控股权,康骏则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对皮武灵来说,过去的这三十天既漫长又短暂。漫长,是因为他在这三十天里经历了太多的煎熬、挣扎和无奈;短暂,是因为短短一个月,他十年辛苦建立起来的大厦差一点就倒塌。10月18日晚,在他一手创办的企业里,他告别了属于他的时代。
 
小败局 服务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