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保险江湖志:解析9大门派的“修为”
燕梳新青年 燕梳新青年

中国保险江湖志:解析9大门派的“修为”

保险江湖近二十年来大放异彩,群雄并起,百家争鸣。本着欢乐的精神,有意将中国保险市场虚拟为燕梳江湖,以武林门派喻各大公司,描风流人物。优美与悲壮、希望和厮杀、刀光剑影中谱出保险江湖志。

i黑马:保险江湖近二十年来大放异彩,群雄并起,百家争鸣。本着欢乐的精神,有意将中国保险市场虚拟为燕梳江湖,以武林门派喻各大公司,描风流人物。优美与悲壮、希望和厮杀、刀光剑影中谱出保险江湖志。当然,这也尽非玩票、八卦之作,尽力为各位读者带去一场普及国内保险市场、公司、人物、事件的新闻与旧识。

九大门派作为当今武林之基,地位举足轻重,不可不知,其为少林派——中国人保、武当派——中国人寿、日月神教——中国平安、全真教——中国太保、天山剑派——中国太平、丐帮——中国再保险、华山派——华泰保险、嵩山派——阳光保险、昆仑派——安邦保险。
 
巍巍中华,泱泱燕梳。千古江山,英雄谈笑,金戈铁马,难挡雨打风吹去。
 
话说我朝燕梳流转已达百年之久,历经多次大起大落而不绝。近二十年来大放异彩,群雄并起,百家争鸣。风雨数十载,各派林立,精英辈出,争夺江湖,宛如一部武林大史,演绎幕幕传奇。
 

 
九大门派(九大保险集团公司,保险控股公司不在其列)作为当今武林之基,地位举足轻重,不可不知,其为少林派——中国人保、武当派——中国人寿、日月神教——中国平安、全真教——中国太保、天山剑派——中国太平、丐帮——中国再保险、华山派——华泰保险、嵩山派——阳光保险、昆仑派——安邦保险。
 
少林派——中国人保
 
因昔日十三棍僧护驾唐王,千年以降,少林与朝廷的渊源日深,多有皇帝封诰赠赏,难让其它门派望其项背。方今武林之中,虽无绝世高手压阵,若仅以势力而论,正教各派仍以少林寺最为雄强,江湖俗谚有云:“古刹紫竹禅钟鸣,降妖伏魔江湖行。佛音亦有豪情意,天下武功出少林。”
 
中国人保以共和国保险长子自居,得御赐牌匾PICC(中国人民保险),大有代表中国保险之意。作为曾经中国保险市场唯一的市场经营主体,中国人保实乃新中国保险鼻祖。当今保险业叫得上号的保险大佬,几乎全部出自中国人保系统,甚至连保监会监管大员也大多出身中国人保。正应了那句“天下武功出少林”,“新中国保险花开老人保”。
 
作为昔日正道之首的武林盟主,因上世纪末,一场分拆“浩劫”迫使天下第一大门派——中国人保大耗元气、自残断臂,走下神坛。二十年间,虽可勉强守住大派声望,但呈力不从心之象,威名犹在,但香火钱却失掉了天下第一宝座。
 
所幸千年古刹并非徒有虚名,加之历代皇家恩荫,留有七十二绝技,众寺僧温故知新,另辟蹊径,再创绝学弥补昔日所耗,渐有光复之望。尤其是经过孙希岳、唐运祥、吴焰等三任方丈打磨,中国人保稳住阵脚,得以留下易筋经、御赐招牌等至宝,拿下资产管理、寿险、健康险等牌照后,成立保险集团公司,实现海内外上市壮举。
 
2013年初,再得皇家封诰,成为近卫——中管公司后,中国人保江湖地位陡然再升。原达摩院首座王银成携人保财险“年保费收入超过2000亿元,亚洲排名稳居第一,在全球单一品牌财险公司中位列第二”和“年利润连年大增”的双绩优表现晋升少林二当家之位,统管中国人保寺物。
 
然而,财险业务的不错表现并不能完全化解中国人保内息不调的现状,寿险业务过弱的现象依然无法解决。罗汉堂首座李良温浸淫大力金刚掌数十载,威震天下。然威猛有余、细腻不足,致使人保寿险虽然实现业务规模的极大发展,但盈利表现不尽如人意,难以和其规模匹敌。
 
如今李良温归隐,不再痴心世俗,转由藏经阁首座——傅安平接手人保寿险。作为南开大学首届精算师,傅安平或许会在利润上下更多的功夫,促进人保寿险阴阳调和。
 
至于含着金汤勺——总理批条诞生的人保健康至今仍是人保短板,无法走出亏损泥淖,叫好不叫座。由原罗汉堂二当家宋福兴奉命掌舵人保健康,方值国家以新“国十条”选募天下英雄,振兴人保健康在此一举。
 
渡己渡人,造化万物。少林僧学武不只为了强身,为了忠君报国,一身本领,更为心中所念。中国人保忝居新中国保险业长子,报国为先,六十年来未曾有一日退缩。新“国十条”引动江湖,天下不定、龙争虎斗,少林以何绝技再拔头筹,既事关人保如何渡人,更事关主持吴焰大方丈如何渡己。
 
武当派——中国人寿
 
武当山,层峰叠嶂,标奇孕秀,杉松蓊郁,翳日清幽,历来被誉为乾坤秀萃之地。元末明初,少林僧人张君宝于此以自悟拳理,道家冲虚圆通之道和《九阳真经》中所载的内功为根基创造出不同于少林的以柔克刚的武当拳法、剑法、阵法,创造出了辉映后世、照耀千古的武当一派武功,自此成为中国两大武术发源门派之一。武当派缘于少林,又与之不同,最辉煌时名气盖过少林。
 
中国人寿的诞生、成长像极了武当和少林的渊源,如今的中国人寿前身源自老人保的寿险业务板块。起因是九十年代末的产、寿分拆,受制于政策压力,老人保一脚将寿险业务踢出,自此PICC招牌再与中国人寿无关。
 
产、寿分开之初,很多老人保不愿前往寿险公司。因为改革开放以来的保险复业史更多的是由产险业务组成,产险才是根正苗红的大国企,各方面的软硬件条件都非当时的寿险公司可比。
 
时代造就王者,寿险的后发优势成就了今日的中国人寿第一大寿险公司的江湖地位,和之老东家——中国人保在财险板块遥相呼应,各领风骚,甚至青出于蓝达到了老人保都无法企及的体量规模。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中国人寿集团总资产达到2.58万亿元;而中国人保集团同期总资产为8103.6亿元,相差甚远。
 
改制、上市、集团化,既延续老东家——中国人保曾经走过的路径,又深谙“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的道家真谛,取得资产管理、养老险、财险等牌照,中国人寿成立了保险集团公司,并一度憧憬做一家“主业特强、多元发展”的综合金融集团。
 
如同张君宝领会以柔克刚的至理,中国人寿的武功套路完全不同于老东家刚猛的少林拳法,资本运用领域玩的风生水起,大手笔频频,涉足银行、证券、信托、基金等多个金融领域。2009年一度成立国寿地产公司,进军甚是红火的房地产领域。
 
经过王宪章、杨超、袁力、杨明生等历代掌教真人的奋发图强,中国人寿不断闪烁着国内资本市场最大的机构投资者的雅号,引得高层关注。成为中管公司后,主管投资的缪建民晋升为中国人寿二当家。
 
或许是资本领域玩得太high,沉醉于“效益最好、回报最大”的投资层面,竞技层面有所下滑。一众江湖小字辈“乱拳打死老师傅”,倒也逼得讲求拳脚章法的中国人寿节节败退,不断丢失市场份额。
 
江湖纷纷议论武当还能撑多久时,新任掌教真人——杨明生决定吐故纳新,打通任督二脉,2014年,中国人寿来了一次猛烈的人事动荡,几乎将所有保险业务领导全部换掉,国寿股份、国寿财险、国寿养老、国寿电商等子公司无一幸免。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面对保费困境的中国人寿或许无比思念曾经的辉煌和年少的张扬,如今只能等待中兴之主,期待一招乾坤大挪移扭转乾坤。也难怪,自成派之后,中国人寿再也耐受不住道家的清规戒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已是常态,童子功荡然无存,而直接竞争对手——日月神教的马教主已经发出黑木令,“超人计划”。
 
日月神教——中国平安
 
日月神教,原名为“朝阳神教”,教众数十万遍布天下、高手如云、实力雄厚,自认天下第一大教。因教中之人行事怪异,一心只想问鼎武林,故被江湖中人称之为魔教,与名门大派格格不入。总舵位于偏僻水地,猩猩滩黑木崖,教主乃一代枭雄——任我行。
 
国平安作为非国有性质的大型金融集团诞生于金融管制极其严格的中国实属异数,2013年,以保险起家的平安集团跻身全球“大到不能倒”保险公司行列,G20设立的FSB(全球金融规则制定者)将之列为全球9家系统重要性保险公司。不但是中国唯一一家入选全球9家系统重要性的保险公司,也是亚洲唯一。
 
1988年,成立于海边之地——蛇口的平安集团纵横中国金融市场近三十年,以不走寻常路的行事风格和狂傲不驯的性格独树一帜。“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嚣张口号下,成为中国保险业总资产第一的保险集团公司(截至2014年上半年,中国平安集团总资产达3.8万亿元)。
 
起于草莽的马教主作为中国平安一号人物,亦是中国平安标志性人物,武功深不可测,有着难以让人读懂的始终深藏其中的偏执、坚忍和野心。中国平安近三十年的发展历程中,随处可见其挥斥方遒、不断整合政商资源驾驭前行的足迹,但在综合金融之外难以窥得真貌。
 
成名武学为脱胎于北冥神功的吸星大法,不断吸纳各种政商资源为其所用。典型之处为教名的变更,从平安保险到平安保险集团,再到中国平安保险集团,据传还在酝酿更名为中国平安集团。期间,他抗压顶住了朝廷分拆围剿黑木崖总舵的压力,陆续拿下了寿险、产险、健康险、养老险、保险资管、保险集团、银行、证券、基金、信托等金融全牌照。
 
据江湖百晓生介绍,拥有类似政治家的精明眼光与手腕的马教主有着一群死忠之士,麾下教众超60万人,高手如云。坐下第一高手为副教主孙建一,他追随马教主数十年,忠心耿耿,深得马教主信赖被委以重任,监管神教最重要业务——银行板块。后起之秀,第一护法——任汇川大有青出于蓝之势,他出身产险内勤,连续破解三大难题、七大功劳的考验后,获马教主青睐成为神教接班第一人选,被誉为新生代第一高手。
 
另外,张子欣、顾敏、梁家驹、李源祥、姚波、陈心颖、计葵生等新旧十大长老无一不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好手。
 
如日月神教的名声一般,江湖人士对于中国平安以及马教主也是褒贬不一,赞扬者认为这是位卓有远见的企业家打造了一家非凡的企业;贬谪者表示,不过是时代的宠儿罢了,奇遇较多可遇不可求,很多时刻早就该走火入魔,至今仍无法完全调和吸星大法的反噬之力。
 
全真教--中国太保
 
全真教,名门大派,全球道教主流宗派,乃天下玄门正宗。开宗者王重阳,武举状元出身,本有入世问鼎天下之心,然造化弄人,空负不世绝学,入道门顿悟自成一派。
 
坐下全真七子,皆为道教典范,各有所成,尤其是长春真人丘处机,古稀高龄西行三万五千里,劝解“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成就“一言止杀”创举,被尊为国师,掌管天下道教乃至所有出家人。
 
起于产险,后发寿险;有过产、寿分拆,也遭受过粗放模式之苦,备受偿付能力困扰;引进外资,改进架构,求海外“洋猫”,争得一朝上市。知太保而晓中国保险,诞生于黄浦江畔的中国太保发展历程如同一部浓缩的中国保险复业史,透过中国太保,我们全然可以看到中国保险市场的昨日种种。
 
遥想重阳当年负剑而立,一手“先天功”力压群雄,少林不出无人可与之争锋;哪怕当今如日中天的日月神教亦无法掠其锋芒;可以将死之身一指惊退宗师级人物--西毒欧阳锋。那时的中国太保何其风光,一众江湖后生尊之曰“老三家”,在武林中享有“天下武学正宗”的美誉。
 
作为江湖根蒂之一,全真太保道门兴旺,宫观遍地,信徒数十万,影响力不亚于任何门派,立足黄浦江畔,北抗少林,南拒魔教,鼎盛时期甚至可与之一较长短。
 
遗憾的是“先天功”后继无人,丘处机之流全真七子虽声名远播,壮大门派,但与重阳真人相距甚远,渐失问鼎天下之实力。与魔教左右使、四大护法、十大长老一干人等门户兴旺相比,全真教重阳真人“人去势灭”,后辈门人限于天资、际遇始终难现祖师风采,文不载道、技不如人,导致在江湖中籍籍无名。
 
江湖形势已经明了,作为曾经的宗师级门派--中国太保已然掉队,无法和少林、武当、魔教三大门派抗衡。中国太保曾经最引以为豪的祖业--太保产险更是被日月神教第一护法任汇川以奇功电销车险一举瓦解,置于身后。不但被日月神教死死打压,甚至还被一群后起之秀竞相挑衅,江河日下之感颇重。
 
全真武学讲究清静无为、以柔克刚。内功“博大精深”且“根基扎实”,可谓“天下内功正宗,进境虽慢,却绝不出岔子”。相对于少林、武当的各领风骚,日月神教马大教主吞并八荒的综合金融,或许是入道多年顿悟得道,也或许是对自身力量有了准确的估量,全真太保不再言问鼎俗事,而以出世之心专注转型之道,“不单纯追求市场份额的扩张,而是追求价值放在最重要的地位”,“希望若干年后太保能被投资者认为是最有投资价值的保险公司”。
 
即便如此,天下各大门派仍无人敢小觑中国太保之底蕴,重阳曾经留下一套“天罡北斗阵”,是全真教中的极上乘功夫,练到炉火纯青之时,七名高手合使,实可说无敌于天下。如今,有意扶植太保的势力将养老险和农险两大利器拱手相赠,太保自身也在积极寻求健康险等业务突破,更凭借占尽主场自贸区优势的契机,即将聚齐产险、寿险、健康险、养老险、农险、保险资管、另类投资七大牌照,天罡北斗阵将再次成型,中国太保是否能保住豪门大派的江湖地位、并继续维护道门正统之位,五年之内将有分晓。
 
天山派--中国太平
 
天山派,西域第一大门派,称雄域外上百年,因独居西域而不为中原武林所重视。
 
其实中国太平创派近百年,论及资格,恐怕它才是当今燕梳江湖第一字号大哥,远甚少林人保、武当国寿、魔教平安。不过因为它常年栖身域外,与燕梳中国市场颇为疏远,新政权建立后一度不再过问大陆江湖事,避走海外数十年。以至于谈起江湖大哥,武林中人极少知晓中国太平,只有老一辈人勉为其难称之为“老七家”。
 
各位看官有所不知,天山派武学为剑掌双绝,尤以剑法驰名天下,七十二手追风剑、六十四路寒涛剑、十三路须弥剑、回旋连环剑、大须弥剑式等无一不饮誉武林,着实是厉害角色。
 
落叶归根,但凡人事总讲究故土情怀。漂流异域长达半个世纪后,王宪章、杨超、冯晓增等天山派掌门得知燕梳中国空前繁荣,引得五湖四海英雄纷繁前往切磋武艺,遂决意重返中原,于是乎尽遣高手再启“太平”招牌,开疆拓土,莫问剑、由龙剑、青干剑、舍神剑、天瀑剑、日月剑、竞星剑七把天山名剑“七剑下天山”,一场厮杀,名动江湖,天山派在中原大多数江湖帮会站稳了脚跟。
 
一晃十余年苦心经营,中国太平复业的故事已经耳熟能详,李劲夫、宋曙光、何志光、郑荣禄、严峰、张可、陈锦魁等太平新老剑客的名字也被武林中人耳熟能详,太平人寿、太平财险、太平养老、太平资产管理等太平分舵也已经遍布燕梳中国各区域,门徒数万。
 
据江湖百晓生所言,除太平分号之外,中国太平早些年尚有中保国际、民安控股等涉及企业年金、资产管理、实业投资、基金管理等多个领域的20多家标识各异的分号,这好比那“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摊大底薄,庞驳复杂、极难管理。公元2009年,一代名剑林帆一套“反天山剑法”将天山派太平推上新的高峰--统一天山派所有分号名称、标识,这也就是“中国太平”的由来。
 
时来天地皆同力,伴随着燕梳江湖的繁盛,中国太平被上层慧眼相识,赋予皇家使命--护航保障中资企业“走出去”重任,终于在内地复业十几年后迎来了命运的转换,成为钦点四家副部级保险央企之一。
 
江南富庶人家出身的王滨成为中国太平新一代掌门后,力促天山太平武技再上台阶就成为首选项。王滨掌门苦练的功夫是天山派少有的刚猛掌法----天山六阳掌,阳春白雪、阳关三叠、阳歌天钧……招招都是霸气凌厉、大开大合,颇有少林武功之风。外练筋骨皮,天山六阳掌的法门,就是运气导行、移宫使劲,激发出人体内潜藏的巨大能量,要轰轰烈烈“三年再造太平”;内练一口气,将前掌门挂单少林、将大长老发配到新掌门老东家,“一个太平、一个权威、一种声音”,如臂使指。
 
三年之约马上就到,中国太平这个立业百年的老大哥门派,也焕发了火热和新生,江湖地位极大提升。只是,习惯了轻灵俊秀的天山剑法,缺乏神功护体,猛然间大开大合、强练绝学,会不会内力相冲、逆转经脉、走火入魔呢?
 
丐帮--中国再保险
 
丐帮,天下第一大武林帮派,由遍布天下的乞丐组成。外人看来,散乱、没落的乞丐所成之帮透着股穷苦劲儿,实则组织严密,纪律管辖极严。除一帮之尊帮主外,另设长老数人,分舵多处,弟子地位以背负口袋多少而论,九袋最高,一袋最低。
 
武林史记载,丐帮少有高手压阵,但历代帮主中多出豪杰之辈。相较其他门派,丐帮最大本领是弟子散布四方,方便跟踪放哨、监视敌情。江湖中人举凡欲要完成某件功泽武林的大事时,一般都找丐帮协助。因此无论是名门大派还是异徒旁教大多和丐帮交好,少有交恶传闻。
 
作为保险的保险,再保险公司在保险市场中有着其他门派不可替代的辅助作用,并不直接参与江湖厮杀,而是通过贩卖消息、提供智力支持、资源支持等手段帮助直接保险公司对其承保的巨大或特殊风险进行风险的有效分散,扩大承保能力。
 
脱胎于老人保再保部的中国再保险集团的出现填补了燕梳中国史上再保险公司的空白,成为国内市场唯一的一家民族再保险公司,一度承担着国家再保险的角色,备受皇家恩宠。十年法定分保,以独一家身份获得千亿保费,打下了中国最大再保险公司的名号,即便如今还占据着燕梳中国再保险半壁江山。
 
经戴凤举、刘京生等两任帮主的苦心经营,数年中再有了再保险、直接保险、资产管理、保险经纪、保险传媒等完整保险产业链,触角甚至超越了江湖约定,干脆从事起了直接保险的业务,先后改制三次,有意冲击资本市场。
 
牛气大了,丐帮却在江湖中逐步不受人待见。中再被燕梳江湖中的直保公司屡屡抱怨,双方一时甚至剑拔弩张,恶语相向。
 
直保公司:“你中再占据着法定分保的好处,你们每年坐着不动,我们就得给你们那么多的分保费,而且你们居然还分不出去,需要我们加费,让我们如何安心呢?要你何用?”
 
中再公司:“分保能不能分出去不是由我决定的,而是由你们决定的,如果你们英明神武,在承保的时候不那么压低费率争抢业务,外国人也不至于拒绝我们。不加费,难道让我们中再补贴你们的过失和错误?”
 
最终,燕梳中国的兴盛发达终引得海外豪杰前来,不得已破去金身,取消了法定分保,丐帮独一家业务招牌也被来自西欧和北欧的两名大力士摘下。日子一度拮据,财务风险、经营困难、再保和直保业务不协调、垃圾业务一箩筐等问题接踵而至。2008年甚至市场传出中再巨亏百亿,上海分舵--大地保险居然因注册资本金不够被停止五省市业务,一副落魄窘相,衣不遮体。
 
“改制、引资、上市”颇有大志的帮主刘京生掌舵之初制定了复兴丐帮三部曲,遗憾的是壮志未酬身先死,还因引入汇金一事为他自己的命运以及那场影响中再未来命运的杏子林事件埋下了暗雷,一代江湖豪强被逼退出江湖,赋闲休养,不胜唏嘘。
 
如今人保、国寿、太平、中信保等中字头的江湖门派都因独特的组织关系得到皇家嘉许,成为皇室近卫。再看曾经的独一份、甚至关系更近的大帮中再充其量只能算得上御林军,远不若御前带刀护卫来得风光。
 
落寞之下,中再不断试图重塑金身,再回巅峰,只是,眼下丐帮既缺少黄帮主那般的聪慧,也缺少乔帮主那般的神勇,不知何日江湖才能再睹“降龙十八掌”、“打狗棍法”等昔日绝学的风采?
 
华山派--华泰保险
 
西岳华山,名列天下五岳,位在秦岭中段,自古以雄奇险峻着称于世,素有天下第一奇峰之称。峰顶奇石怪岩,常青松柏应和霭霭残雪,宛若人间仙境,建有玉清观华山派。
 
九大门派中,华山派的存在是个孤例。立派千年始终门丁不旺,远逊少林人保、国寿武当、魔教平安等豪门大派,甚至抵不上嵩山阳光、昆仑安邦等后起之秀,但并未妨碍他成为江湖九大门派之一。
 
天下无人敢小觑华山底蕴。君不见,玉清观前“长胜八百战,武艺天下尊”的斑驳锦旗依然透着天下第一的气息;君又是否知晓,英雄辈出的燕梳江湖中,奇拔峻秀、高远绝伦的华山剑法依旧象征着剑道的极致,无人可见真身的传说中至高剑式“勇剑斩天罡”仍如一杆重锤压在武林人心中。
 
作为国内保险市场首次大扩军的五个幸运儿之一,华泰保险在中国保险市场,尤其是中资保险企业中是个另类的存在。富贵险中求,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江湖硝烟中,似乎始终不见他的身影。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几个小菜,一饷青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即便是鬼哭狼嚎的2008年,华泰仍白衣素鞋,悠然品茗,并将自身发展为一家集财险、寿险、资产管理于一体的综合性保险集团,跻身燕梳江湖九大门派。
 
据江湖百晓生透露,近年华泰保险再攀剑术高峰,凭借极高剑术天赋研究出一门从未出现于燕梳江湖中的新式武学--主要依靠自身盈利积累投资建立了华泰财险、华泰寿险、华泰资产管理等子公司,2011年后的燕梳江湖出现了一个新词--“华泰现象”。借助淘宝天罗地网阵而独创的“退货运费险”惊鸿一瞥,恣意汪洋,令武林中人妇孺皆知。
 
是乎,我们看到了遗世独立的华泰保险和喧嚣的保险江湖相映成趣的妙景。但天在变,道亦在变。华泰近年来也面临成长烦恼,华泰人寿初创也曾想大开大合,但却潦草收场,改换跑道出师未捷。江湖传言,天下间无人可以发动至高剑式“勇剑斩天罡”,即便是华泰也仅仅限于武理层面--知道如何发动,但已无力发动。
 
穷极必反,“正合奇胜,险中求胜”的孤高剑法为华泰保险带来了尊崇的武林地位,也令华泰走上了一心追求卓绝剑术的不归路,为江湖名声所累,对于剑道的追求已达癫狂境界。
 
如今,为了再次最大化分享财险市场利润,华泰集上下全力豪赌从海外舶来的“EA门店独立代理人”模式,在福建等地遍地开花,试图再次独辟蹊径发动“勇剑斩天罡”,到底是绕过或逃避监管红线,还是一场创新名义下的华丽逆袭?人保少林,魔教平安如何跟进,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嵩山派--阳光保险
 
嵩山派,五岳剑派之一,原本无甚名气,得遇一代武学宗师左冷禅,登顶五岳剑派,摆脱二流门派角色,成为名门正派代表之一。鼎盛时期,统一五岳剑派,有意比肩日月神教,掌门左冷禅曾以一招寒冰真气力克任大教主,被誉为正教三大高手之一。混乱的江湖斗争中,因辟邪剑谱乱了阵脚,逐渐式微。
 
阳光保险作为2005批次的十八路诸侯代表性险企之一,成立之初确实展现了黑马风采,接连打破了各种行业纪录:产险开业第一个完整经营年度即刷新了中国新设财产险公司首个完整经营年度保费收入纪录,此后连续多年刷新该项纪录;开业23个月实现盈利,延续至今;以最快速度进入年度保费百亿元俱乐部。
 
寿险业绩更为耀眼:首个完整年度成为国内排名第十七的寿险企业;第三个完整年度保费突破百亿关口,保费排名跻身前十;开业三年,全国布局几乎完毕。
 
期间,励精图治、深谙政治的张大掌门又陆续以十七路嵩山剑法、大嵩阳神掌以及寒冰真气拿下产险、寿险、资产管理等牌照,搭起保险集团框架,新生代险企中独领风骚。
 
如果只在同批次保险公司中称王称霸,以张大掌门和嵩山十三太保的实力绰绰有余,然而抱负远大的张大掌门志不止此。阳光保险创立伊始,他便以魔教平安为目标,甚至不惜打造另一个日月神教。
 
张大掌门性格刚强,说一不二,执掌生杀大权,无人敢挑战其权威。魔教平安的成长奇遇太多无法复制,张大掌门眼见追赶不成,退而求其次,不如赚个盆满钵溢,也好将来颐养天年。于是乎,张大掌门发动内力,开始了眼花缭乱的公司股权置换和重组,不经意间,始创的五大股东已被纷纷削权,新进入了大量小字辈控制嵩山。期间,还闹出一出员工持股,集资,退股的闹剧,“阳光保险,股权都去哪儿了?”的呼喊在江湖一直不绝于耳,一地鸡毛,如鲠在喉。
 
如同当年左冷禅流年不利连遇《独孤九剑》、《辟邪剑法》等异事重现江湖般,张大掌门领衔的阳光保险也遭遇了时代的调戏--互联网金融祸乱江湖。当年林远图和福威镖局给江湖带来多大的震撼,如今互联网金融就为保险行业带来多少想象空间。
 
出身保险正统的张大掌门要如何参悟“欲练神功、必先自宫”的《辟邪剑法》重现找回昔日的领先优势?面对燕梳江湖中突然涌出的无视保险规则的持剑蛮人,张大掌门打点给江湖圣地“五道口圣教”的3000万银两,能否换回来一计锦囊?
 
昆仑派--安邦保险
 
昆仑远处西域,和中原武林少有交集,创派祖师已不可考,但因不世奇人卓凌昭的出现,渐成江湖一大门派,隐隐有和少林、武当、魔教抗衡之意。
 
“昆仑剑出血汪洋,千里之驱黄河黄”,昆仑以剑术闻名天下,然而不同于华山对道的卓越追求,昆仑剑法寄情于力。无论剑寒、剑蛊、剑影、剑浪、剑豹、剑蟒等昆仑十三剑,还是绝学剑芒皆蕴含一股凌厉杀伐之气。
 
金地集团、万科集团、招商银行、民生银行、世纪证券、香港永亨银行、美国华尔道夫酒店、比利时FIDEA保险公司……无一不是武林中成名已久的豪门大派,其中也不乏各自领域的牛耳之尊。然而接连败于昆仑剑下,甚至无法留下全尸,百年名誉毁于一旦。国之重器《新闻联播》都为安邦张目,一时之间,江湖中少有人敢与昆仑正面过招。
 
其实,早年的昆仑安邦并不风光。同属2005批次的险企之一,安邦远不如嵩山阳光,几乎不为武林各大门派重视。张大掌门以一匹黑马扬名之时,安邦还只是一家以车险业务见长的小门派,挣扎于燕梳江湖早年的糟糕车险业务中。唯一引起市场重视的是其开派祖师厚实的家底,其中竟不乏上汽集团和中石化这样的大型央企,首任董事长也请得原上汽集团掌门胡茂元兼任。
 
昆仑安邦的发迹还要等一个人。公元2011年,失传百年的剑术绝学--剑芒重现江湖,引发一片血雨腥风。据江湖百晓生透露,使用者为安邦保险一吴姓弟子,后来被证实为安邦新任掌门。武林史记载,此人手眼通天,身赋异禀,以“昆仑剑出血汪洋,千里直驱黄河黄”两句诗名震天下,即便名门大派也忌惮三分。
 
此人入主不过寥寥数年,安邦就已发生翻天之变。先是遍邀天下英雄结盟共举大事,苦口婆心劝退发起股东--央企长老们屈从昆仑百年大计退位让贤;后大举注资,120亿元注册资本金一度压过少林人保、魔教平安。
 
随后两年,吴掌门率众挺进中原武林,令昆仑安邦从偏居西域的小门小派成长为拥有财险、寿险、健康险、养老险、资产管理、保险代理、保险经纪和银行的总资产超过7000亿元的综合性金融集团,实力直逼掌武林牛耳的老三家。
 
今日江湖中人提及昆仑及其吴掌门多不赞同其立身行事,但又颇为殷羡那举世无双的刚猛剑法。不过,有大派高手劝言刚强易折,昆仑剑法凌厉异常,但消耗之内力非常人体质所能承受。
 
吴掌门深居简出,神龙见首不见尾,有人传说他处江湖之远,不受江湖俗套制约,与武林中人鲜有交集,没有太多的恩怨情仇。有人传说他居庙堂之高,觥筹交错间资本暗流涌动,能量之大世所罕见。
 
谁的安邦?是一个迷!
保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