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帮网尹飞:坚持不兜底,公司死掉也愿做第一个践行者
许妙成 许妙成

贷帮网尹飞:坚持不兜底,公司死掉也愿做第一个践行者

尹飞曾希望自己能像尤努斯一样做一家为农民服务的银行。这家专注于农村城镇化小微金服的P2P平台“贷帮网”如今正在面临着被一笔高达1280万元的逾期拖垮的风险。


文:许妙成
 

他曾想走穆罕默德·尤努斯的路。

尹飞曾希望自己能像尤努斯一样做一家为农民服务的银行。这家专注于农村城镇化小微金服的P2P平台“贷帮网”如今正在面临着被一笔高达1280万元的逾期拖垮的风险。

然而令整个行业震惊的是,尹飞对投资人做出了坚持“不兜底”的表态。尹飞已将这个案子向公安局报案,但8月份报案,3个月过去了公安局至今还未立案。尹飞和贷帮网的“不兜底”也意味着,在他们希望走完法律程序之前,此次投资项目所有的损失将由事关此事的500名投资者个人承担。

在讨论尹飞和贷帮网“不兜底”的立场之前,我们来看看这家公司的发展。事实上,《创业家》早在2011年就采访过这家至今已经6年的公司,曾撰写《村里来的年轻人——对一个乡村小额信贷组织的观察》一文对贷帮网的农村小额信贷服务进行报道。
 

做一家为农民服务的银行

尹飞是江苏人,像贷帮的大多数员工一样,也出生于农村。1992年,16岁的尹考上清华大学,但未能进入报考的计算机系,被调配在水利系。他不去听课,甚至不参加考试。他自学计算机。他被学校劝退。尹前往深圳,加入张树新创办的电子商务公司瀛海威。互联网泡沫破灭,尹应聘进入深圳市商业银行筹建网上银行。2002年,26岁的尹因为成绩突出被提拔为“行内最年轻的正科级干部”。尹发现网上银行尽管热闹一时,但远非银行的主流业务。他开始自学金融、财务,如愿介入中小企业贷款业务。2006年,平安保险收购深圳商业银行,尹被新来的分管中小企业信贷的副行长看中,成为其秘书。尹设计了无须抵押和担保公司的小企业信贷方案,终因银行“抵押文化强大”无法推行。尹很沮丧。

这一年,尤努斯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让尹相信自己是对的:“人家根本没有抵押物,做了30年,帮助了那么多穷人,风险控制得又好,不良率2%以下。我们则是500万元以下的贷款基本不做。”在银行新一轮的提拔中,尹落选了。双重失望导致他2007年6月辞职。

尹飞希望自己能像尤努斯一样做一家为农民服务的银行。在中国,他不可能获得牌照。他可以注册小额贷款公司,但是既没有那么多钱(2000万元注册资本金)又不想受限制(不能跨地域经营)。他不想犯法。

2007年11月,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尹称自己受到了启发:他可以像阿里巴巴一样做一个中介平台,为放贷人和借款人撮合交易,而个人借贷,是合法的,并且,不需要审批。这就是目前贷帮使用的P2P(Point2Point)模式。

接着,尹出现在湖南、湖北、江西、四川、云南等地,搜集不同类型农村的资料,了解农民的借贷需求。他选择湖北大别山区一个距县城60多公里的村子进行放贷试验。他假装成一个“有组织”的人。半年后,十几笔贷款如期收回,只有一笔拖了几天。他证实了尤努斯的说法:穷人是有信用的。

2009年春节前,尹回到深圳,邀请过去的银行领导、商界好友开了一个研讨会。尹宣告自己的扶贫试验成功:小额信贷能够帮助穷人,同时也能赚钱。他列出有可能出资共襄其事者的名单,一共40个人,借拜年之机逐一试探。这是尹飞第一次寻找投资,7个人响应,筹款30多万元。

尹飞聘请程序员开发网络平台,注册公司,招聘员工。
 

连年亏损,被迫转型做互联网P2P

贷帮网做农村小额信贷6年以来,完成了贷款大概5,6千笔。尹飞向i黑马透露“早期的时候整个管理体系不够完善,坏账率高些。累计到今天,小额信贷业务大概有400多笔坏账,大概400多万”。

然而,真正让尹飞最头疼的,而且直接迫使贷帮从原来的农村小额信贷业务转型做互联网P2P的不是风险控制,而是成本控制。

“主要是管理成本太高了,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个问题。做农村小额信贷主要是交通成本,管理跨度太大了。比如同样是500万的贷款,有的机构只要做一个客户,如果我们做5万元钱的贷款,就要做100笔,就有100个客户,管理起来的成本非常高”,在电话里尹飞这样向i黑马述说着自己的无奈。

尹飞坦承,贷帮支持农村金融的模式,两年多前其实就已经破产。“我借了一些钱在撑着。”他无奈地表示,“当初规划,创业三年之内应该有战略投资进入,执行结果是一直没有战略投资,想了很多办法,坚持了六年。”

尹飞透露贷帮网在转型做互联网P2P之前总共累计获得过800万元的投资,但一直未能吸引战略性投资。6年过去了,贷帮网未能融到A轮投资。

农村业务一直在亏钱,尹飞最后做出了妥协。2013年,贷帮新成立了一个法人公司,专门做互联网P2P业务。新成立的公司单独财务核算,把原来亏损、负债还留在老的公司,原来的公司在业务模式上成了新公司的合作单位。并且拿到了新的300万天使投资。

这才有了后来的前海租赁的逾期账款之事。
 

风控不严,前海租赁的1280万元逾期账款

当i黑马向尹飞问及贷帮网是如何做风控时,尹飞是这样描述的:

“原来做农村小额信贷的时候是采用一些很传统的方法,对借款人的一些情况、家庭情况进行调查、分析和了解。互联网业务成立后,由于不涉及线下业务,风控的重点就从对线下业务的调查了解,变成了对机构的调查和了解,根据机构的信息进行打分,再下判断,最后决定给这些公司多少额度。”

“因为我们开放的额度都很小,所以对机构并没有什么抵押措施。我们对机构有一套打分体系,就是用这个打分体系在做,所以不是抵押。早期的时候对机构信用进行评估,现在增加了保证金措施,额度在10%和20%都有,视不同的机构而言”

贷帮网现在大概有10几家合作机构,除了前海租赁的1280万元外,贷款余额大概在6000万元左右。

最近两年,贷帮接受合作机构的委托,将批量债权挂在网站上,流转给贷帮的投资人,而贷帮居中向两头各收取年化1 .2%的费用,后来这个比例又提高到1.5% 。这种模式下,贷帮不需要主动去寻找项目,甚至不需要对每一笔债权进行单独审核,只需针对合作机构进行风控把关即可。

前海融资租赁(天津)有限公司(下称前海公司)是贷帮网新模式下合作的第二家机构。据投资人介绍,2013年10月开始,前海公司在贷帮网站上陆续发布了上百个优选债项目,将其持有的债权流转给贷帮投资人。然而,从今年5月20日起,贷帮网上的前海公司优选债项目便出现大面积逾期,至今仍有1280多万资金未归还投资人。

尹飞说道“前海公司没有跑路,业务还在正常运转。他们公司的老板,也就是实际控制人,把这个责任推说是他们公司总经理的个人行为,不是公司行为。总经理呢,他就只表态会继续追这个钱,但是并不去说明这个事情是公司的还是个人的,他只说会努力去追钱。但是他现在也没钱,也没还,几个月下来什么钱也没还”。

有媒体报道称当时前海公司用的银行账号是他们公司总经理的个人账号。i黑马再核实此事是,尹飞说:“对,当时我们具体负责的总经理就接受了这么一个做法,他接受了对方公司发来的函,函中要求改变一个账号,他就接受了嘛,这个也在总经理的一个权限范围之内。这个事情后来追究起来是有些瑕疵,或者说有一些纰漏的。后来我知道后,也很不满,这么做是不对的。但是,当时已经这么做了”。

正是尹飞口中的这个“瑕疵”间接地导致了这笔高达千万的逾期账款。而相关具体岗位人也在处理这件事情中辞职。

就是被诈骗了嘛,对方提供了虚假信息,从我们这边诈骗了1000多万的资金,投放到一个我们完全不知情的项目上。然后这个项目就造成了逾期”。尹飞认为此事是“诈骗”。

尹也在采访中,坦承:“我们对自己的风控不严,管理不善,一直都是承认的,这个都没有什么问题。我们承认自己的这个方面的不足,也认为我们是要承担责任的,没有推卸过这方面的责任。但是,最后这个要落实到数字上,要承担多少责任,投资人就关心着你赔多少钱,他们要求全额赔。那我们认为这个至少不是全额赔。大概是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分歧”。

那么,债权业务机构逾期无法回购债权,P2P平台是否应该对投资人“兜底”刚性支付呢?平台作为撮合放负的责任应该有多大?
 

坚持“不兜底”,宁愿做行业第一个牺牲者

如此,贷帮网在此件事情的处理上有两个选择。

一是先行垫付偿还投资人的本金,然后再走法律程序向前海租赁索赔。这就是俗称的“兜底”,也叫刚性兑付。最知名的案例就是2014年10月红岭创投事件。中国一家比较大的网贷平台红岭创投为恶意逾期的广州纸业垫付了一个亿的投资还款。

第二种就是走法律程序,和投资者一起面对融资逾期方,及前海租赁。

贷帮选择了后者。尹飞的解释是:

“很多人说这个事情上贷帮是有责任的,我从来没有说这个事情是没有责任的,问题是要负多大的责任。如果一个公司只有管理责任,就要对这个事情的全部损失都赔偿起来的话,那实际上就变成了刚性支付。那我们P2P公司就变成一个银行,一个存款公司了。P2P实际上只是有点像投资管理机构,还有人说是信息撮合机构。总之,它不是一个存款机构。只有存款类的机构,即银行,不管你发生什么事情,哪怕银行着火了,哪怕你银行的贷款全部烂掉了,储户都可以把钱要回去。”

“作为一个投资管理公司也好,证券股票市场也好,或者其他非存款机构,都不应该做刚性支付。现在行业内并没有哪家业务发展正常的公司愿意选择不刚性支付,那是因为他们怕公司会受负面影响,业务可能会因此停滞不前,所以他们往往选择了忍气吞声把这件事情扛掉。”

“所以这个事情,我不是说没有责任,贷帮绝对有责任,问题就在于有多少责任?问题就在于没有法律条文,又没有以前行业内已经有过的判例。所以,我宁愿把这个事情成为一个案例,走一下法律程序,让法律判一下。我觉得这样的话,至少也可以给行业留下一个依据吧。”

但是,尹飞自己透露,即使这件事情最终的裁决是贷帮网负全责,贷帮网也不会就此而倒闭,事实上贷帮网的业务现在也仍在运转。

尹飞告诉i黑马,“从从业务的维持角度没什么问题,业务都是能维持的。但是从发展的角度来讲,出了这个事情对公司的打击是非常大的。因为我们在这个事情发生之前,我们的整体规模就做到了1个亿。如果按照同行的发展情况来说,实际上是我们这个时候已经走上了2,3个亿。但是因为受这个事情的影响,现在我们还基本维持在1个亿的规模上。就是发展受到了影响”。

事实上,尹飞选择通过走法律程序解决此事的方法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容易,这个案子从贷帮8月份报案以来,整整3个月过去了,至今还未立案。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现在还没有立案”尹飞说。

他告诉i黑马的是,“我明天还要去公安局”。
 

来源于:i黑马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
欢迎扫描二维码加入【创新商业群】,和i黑马一起探讨 创新商业模式!

贷帮网 尹飞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