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电商破局:海淘将死 平台与特卖为王
王方 王方

进口电商破局:海淘将死  平台与特卖为王

进口电商公司在2014年的势头是:成立三个月后,融天使轮。再过三个月,融A轮。在海关政策转变和资本市场活跃等利好因素的推动下,一度乏人(vc)问津的进口电商终于开始火爆。

| i黑马 王方
编辑|本刊记者 和阳

i黑马:进口电商公司在2014年的势头是:成立三个月后,融天使轮。再过三个月,融A轮。在海关政策转变和资本市场活跃等利好因素的推动下,一度乏人(vc)问津的进口电商(出口电商即为已经在美国上市的兰亭集势)终于开始火爆。

i黑马&《创业家》采访了洋码头、蜜淘、海豚村、壹时尚(黑马营七期学员尹翔龙所创)等创业公司,为大家梳理出了这个细分行业的发展简史、关键点与未来方向。


 
模式 简介 代表公司
B2C平台模式。 将海外商家引入平台,提供商品服务,多为直销。 洋码头、天猫国际、壹时尚
海淘模式(导购、返利) 把海外电商的信息编辑过来,吸引用户下单,再将订单提交给海外电商。 创立之初的蜜淘网、极客海淘网
C2C模式(买手、代购) 用户下单后,海外的人/商户从当地采购,再用户国际物流送达。 淘宝全球购、京东海外购
自营B2C模式。 从供应商采购商品,销售给用户。 综合商城如亚马逊,特卖商城如聚美、蜜淘、唯品会。

洋码头往事
 
做进口电商,曾碧波属于最早的那拨人。

2004年,曾碧波进入eBay工作,期间他看到了出口的天花板,于是开始研究进口。到2008年,人在美国的他自认为把模式研究透了。他打算创业,这时有几种选择。

第一个选择:要不要回国,要不要做物流?“当时几种看法,在美国的话,离供应商近点儿;若是回国,离消费者更近。”挣扎很久,2009年,他依然选择回国。


洋码头曾碧波苦熬5年,终于迎来春天。

他的判断,一定要离政府近点儿。曾碧波对i黑马&《创业家》说,“跨境电商的上游、中游、下游,政府扮演着致命的角色。整个产业链来看,落后的瓶颈在物流,物流瓶颈在海关,海关的瓶颈是政府。”这些在洋码头后来的经历中得到印证。与洋码头同期的玩家,除了淘宝、走秀网外,几乎没有。

国际物流的水很深,曾碧波一头猛栽了下去。2010年,曾碧波搭了一个论坛,分享代购心得。2月份,他开始搭建物流(贝海物流)。“我在上海谈了一个合同,又跟中国邮政谈了一个协议,我做他海外物流合作伙伴,负责收货,他控制物流环节。”

那时洋码头还没上线。整个公司4个人,曾碧波一人搭物流。“我用美国朋友的家做仓库,他用我的系统扫描称重,给他服务费,我再联系美国配送公司去提货,货到上海后,我跟邮政合作把货清出来。”这是贝海物流的最早雏形。

2011年,洋码头正式上线,曾碧波面临第二个选择:要不要做海淘?海淘的意思是:去美国电商上扒信息,编辑到洋码头上,用户购买后,洋码头再去美国电商买,再用自己的物流回来。

“是个闭环,但我想了半天,不能做。”曾碧波告诉i黑马&《创业家》。“客户体验差,这种模式的核心是信息,培养的是编辑的内容能力,其它没有。”

此路不通,曾碧波面临第三个选择:要不要在平台引入高大上的企业?如亚马逊、eBay。“我的判断是不能,那种企业对国内市场调整太慢。产品多样性也有限,品牌商不让卖。”曾碧波表示。曾是对的。eBay、亚马逊犹豫了三年,2014年开始发力进口电商。

剩下选择不多,只能做小卖家,与淘宝的C店类似。“我很清楚,这种模式也是冬天了,但我想的是,要在冬天到来之前,把核心能力培养出来。“在曾看来,这些核心能力包括对政府政策的理解力、对供应链的整合能力以及物流。
锻造竞争门槛的过程相当凶险,洋码头曾濒临死亡。

2012年,中国海关严打走私口岸,其政策是一刀切。所涉口岸发现一例走私,整个口岸关停。曾碧波向i黑马&《创业家》表示,“我们很规矩,但也受到了影响。”当年3月,洋码头的清关口岸被停掉,物流货站处关闭状态,到7月份才恢复。

“洋码头有30个员工,裁了6个。但我们活了下来,而且凤凰涅槃。”曾碧波认为洋码头的口碑便是那时建立起来的。“我告诉客户,别从这儿(口岸)走,我搞不定。一段时间后,我们成了政府眼里的规范企业。”

2012年5月,中国启动了跨境电商的试点,曾碧波选择了上海。2012年12月,中国海关总署在郑州召开部署会,试点工作全面启动。2014年7月份以来,海关总署接连发布56号、57 号文件,明确了跨境电子商务的合法地位。

2013年,洋码头迎来了黄金期。“去年是我们做得最好的一年,赚了很多钱,团队起来了,物流服务速度快,用户也起来了,海外商家也起来了。”据曾碧波介绍,洋码头全年交易额近2亿元,物流收入为3000-4000万元。
 
壹时尚+海豚村+蜜淘

海关政策的利好,给进口电商创造了很大的机会。

由于政策的调整,2013年成为进口电商的启动年,各个创业者破土而出。

尹翔龙从事出口工作9年后,进入了战略调整期。“2010年,阿里速卖通开始做出口,它一杀进来,干这一行的人就已明白,价格战无法避免,杀伤力将是巨大。”2012年,尹花了一年时间调研进口电商该怎么做。

与曾碧波一样,尹翔龙也认为海淘没前途。他告诉i黑马&《创业家》,“它们没有海外商家对接服务,更偏重信息,当上海自贸区与亚马逊合作后,海外网站能进驻国内自贸区。因此,未来80%的海淘网站可能被淘汰。”

不过,尹对洋码头的模式也存疑。“洋码头做的是在线商城,阿里迟早会瞄上这块蛋糕,这种巨头一发力,压力很大。并且平台上是否100%都为海外商家,我也要打一个问号。”

基于以上判断,尹翔龙决定走O2O路线:将实体店搬到平台上来。尹认为,这有几个好处。首先,每件产品对应海外实体店,后者具有法人资格。其次,能避开阿里、洋码头。

2013年1月,主攻韩国市场的壹时尚上线,首发站为韩国东大门,重点品类为女装。实体店整合这块,尹翔龙与一家韩国公司合作,他们负责招募线下团队、店铺谈判等。

他亲自抓SEO(搜索引擎优化),只要搜“韩国东大门”,壹时尚网就会排在第一。到7-8月份时,壹时尚网盈亏达到平衡。2013年,壹时尚交易额突破6000万元。同年,尹翔龙加入黑马营,成为第七期学员。

壹时尚盈亏平衡时,黄云鹏创办了海豚村。创业前,黄云鹏在华为待了14年,掌管一支4000-5000人的队伍。由于负责全球业务,曾去过59个国家,他亲身感受到,海外有很多物美价廉的商品。

黄对原有的海淘模式也不欣赏。“他们有些去亚马逊上看,把折扣商品买下来,然后转售给别人。由于互联网价格是公开的,它们赚不了太多钱。”

与尹翔龙一样,黄云鹏也对既有模式做了微创新。海豚村也是一个海淘网站:即抓取海外电商信息,用户购买商品后,海豚村将订单提交,海外接到订单后,打包再用海豚村整合的物流邮回来。但与海淘模式不同的是,海豚村得到了电商授权(类似线上代理),且做了更多整合。“把外文翻译成中文;整合了支付,拿到了银联在欧洲的总代理权;整合了运输,与中国邮政发货;研发了鲨鱼系统,订单与海外网站对接。”黄云鹏对i黑马&《创业家》说。

万事开头难。黄云鹏起初碰了一鼻子灰,“没有一个合作对象愿意,我去了趟英国,与品牌电商谈判,有药房、家居等,什么都谈,人家觉得你们网站都没有。”黄云鹏说。

丧气之余,黄云鹏跑到了苏格兰,偶然进了当地最大的连锁药店的旗舰店,那公司的老板正好在场。黄云鹏说:“这儿品类丰富,有奶粉、保健品、母婴食品,能不能代理你们在中国的业务?”时逢英国土电商销量下滑,老板一想,有中国市场带动销量的话,未必不是好事。他答应了。

2013年10月,海豚村与这家药店建立了合作关系,两个月后海豚村网站上线。2014年初,黄云鹏再攻德国市场,“这次容易很多,一共谈下三家,最大的收获是把本地最大的母婴电商拿下。”黄云鹏告诉i黑马&《创业家》。
2014年6月,海豚村德国站上线,目前日订单量已达数百单。

海豚村初露转机的2013年10月,谢文斌集结一批原阿里、百度、360的伙伴,成立了蜜淘网,主打美国市场。谢此前在天猫无线工作,他目睹了淘宝全球购交易额的猛涨。“从2010-2013年,全球购交易额从不到一个亿,疯涨到300亿元、500亿元。”

谢文斌与尹翔龙、黄云鹏、曾碧波一样,都不看好海淘模式,但他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切入口。蜜淘网最早做的就是海淘,谢向i黑马&《创业家》分析道,“为何要这么做?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海淘是干嘛的,刚切入时,必须让用户一目了然。之后我再去整合平台、供应链、物流,做特卖。”

2014年3月,蜜淘网正式上线,据称首月交易额已达100万元。4月,谢文斌融到了A轮,拿到了500万美元。谢文斌随即从海淘转向了特卖。

为何选择特卖模式?与亚马逊、洋码头等综合商城比,蜜淘是个小公司,流量不大,做不了平台。“从贸易商来说,做一次特卖,几百件商品一天或半天就能卖光,他很开心。而天猫国际、洋码头等平台流量大,商品也多,不一定卖得出去。另就体验而言,特卖的所有商品、服务都能自主定价,比如物流,而平台做不到。

转向特卖后,他选择与贸易商合作,而不是高大上的品牌。“直接与品牌商合作,几乎不可能。它对品牌、价格、地域有保护政策。除非你的品牌已经很大,如聚美优品。国内进口电商源头大多是贸易商,他们有些从物流起家,看到进口电商趋势后,从国外采买商品,在淘宝、天猫上开店。”

到2014年10月,蜜淘网已经引入了十几家贸易商,当月交易额接近1000万元。
 
不参与国际物流

国际物流环节众多,分为仓储、机场收货集货、清关、转运等。谢文斌、黄云鹏、尹翔龙一致表示,不参与国际物流。

黄云鹏告诉i黑马&《创业家》,“国际物流的核心不是运输,而是清关(进出口货物通过海关的流程),谁的口岸多,谁有的商业快件管道多,谁就牛。但这些主要跟走货量大小有关,跟电商关系不大。顺丰物流很厉害,但依然有些清关问题搞不定。”

尹翔龙认为国际物流不等于国内物流。“国际物流运费通常上100元,以重量为计价单位,用户下单付款后,它才会称重。这会涉及一个问题,电商必须提前收费,要么多收要么少收。因此,进口电商会先跟物流谈定价格,加价后向用户收取运费,比如每单赚1-2元。

这种复杂度让尹翔龙选择了第三方物流的服务。谁家服务好、清关速度快,就用谁的服务。“更重要的是,我们以发货通知为节点,仓库收到通知后才会称重,用户能节省运费,很精准。”谢文斌的观点也类似,他告诉i黑马&《创业家》,“国际物流太复杂了,不可能把精力耗在上面。”

在后来者眼里,洋码头已经建立起了一定的壁垒。黄认为洋码头模式很难复制,因为从头自建物流,会面临几个问题:一是时间,二是资金,好歹洋码头已经摸爬滚打五年多了。

不过即便如此,洋码头也只切入了国际物流的几个环节,“海外收货集货自己做,清关口岸与海关对接自己做,其余全外包出去。飞机卡车大家都一样,搬运工满世界都是。通过信息系统,把搬运工组织在一起,才是核心。”洋码头曾碧波向i黑马&《创业家》表示,其物流核心是信息流,洋码头物流费用比市价低30%,但毛利达40%-50%。
 
决战前夜

2014年2月份,天猫国际正式上线。

差不多同时,京东低调推出海外购频道。

8月份,亚马逊以上海自贸区为入口,引进了全球产品线。

9月,聚美开通独立频道海外购,唯品会则推出了“全球特卖”。

爱美购、一帆嗨淘网、极客海淘、海淘网... ...几乎每周都有新的进口电商公司创立。

不过,这些新创立的公司可能不会有太好的命。“今年兴起的小玩家大多会死掉,它们的整合能力太差。“在曾碧波眼里,唯一的敌人是去年曾与洋码头合作的天猫。“天猫的流量很大,他应该当老大。洋码头现在是海外品类最多的,欧洲美国日本都有。今年手机端若表现得好,可能有翻盘机会。“

曾碧波向i黑马&《创业家》预测到,迟早有一天,他会跟天猫干起价格战。“我寂寞太久了,很想甩开膀子干一干,到时,老大老二干架,老三老四会死一片很正常。”

战局已经拉开。洋码头推出海外直购、扫货神器后,天猫、淘宝也步步紧跟。今年8月28日,洋码头发起“扒光全球好货”专场,尿布、奶粉拉到最低。他说,自己的底气是上游供应链的整合,以及物流的造血能力。2013年底。洋码头完成了超过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洋码头今年力争破10亿元。”曾表示,这一仗会在2015年打响,2016年会发生决战,2017年定下行业格局。

谢文斌则瞄准了其他人。“海淘这个行业,即使有竞争对手,那也是唯品会与聚美优品。”位处垂直领域的尹翔龙则并不担心。壹时尚的主营品类是非标品女装,攻的又是韩国市场,采用的是实体店O2O模式,尹告诉i黑马&《创业家》,“短兵相接的时候还未到,这个市场刚刚起步。”

在黄云鹏看来,天猫国际这些大电商,未来肯定是龙头,小玩家是抢他们吃不了的实物。黄表示自己还是只小蚂蚁,能不能活下来得看明年。2014年8月,海豚村获数百万美元的A轮投资。“在双十一、圣诞节两个节点,会小烧一把钱做实验,今年12月到明年3月,我判断整个行业会冷静下来。我会抓内功,把货源、物流补上。3月后再冲一波。”

然而,最大的敌人出现了吗?前段时间,黄云鹏看到了一组数据,境外出口电商排名第一的是美国亚马逊,第二名是eBay... ...第四名是日本亚马逊。
 
看完文章后,如果你是进口电商的创业者(或感兴趣者),请加微信wangfangnews。这是个美男纸的个人微信号。后续,我会拉你拉入相关创业者群。

验证时,不注明“姓名+公司名+职位”,这个美男纸不会搭理你。

i黑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