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创投:投出马化腾很难 但投出周鸿祎的机会还很多
朱晓培 朱晓培

经纬创投:投出马化腾很难 但投出周鸿祎的机会还很多

经纬创投能够多看多投的底气,来自于基金规模。

“投出下一个马化腾很难,但投出另一个周鸿祎级别的,我觉得在中国还是有很多的机会。”万浩基说。

今年10月中旬,经纬创投在宁波举行了一次闭门年度总结会议。为了防止会议内容泄漏,员工们的手机都被要求上缴。

不过,还是有消息被泄露出来——管理合伙人张颖总结全年的工作时说,投资布局够凶悍,目前看投资的190家公司不好的只有1家半,“整体好得令人发指”。

在宁波会议前不久,《财富》中文版发布2014年“中国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单,经纬创投大出风头。第5位猎豹CEO傅盛、第10位陌陌CEO唐岩、第15位猎聘网CEO戴科彬、第28位口袋购物CEO王珂——都是经纬创投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所投的CEO。

经纬创投合伙人万浩基则位列第23位。“入选的原因,大概就是我还不到40岁。”万浩基半是得意半是调侃地对《财经天下》周刊说。

如今,经纬创投是目前国内投资移动互联网项目最多的一只基金。陌陌、口袋购物、快的、友盟、Nice、辣妈帮、美柚、Camera360、e代驾等稍微知名的移动互联网公司都有这家基金的身影。2014年至今,经纬创投又投资了50多家创业公司,累计投资的公司已达190多个。

不过,作为一家专注于早期投资的公司,经纬创投曾接连错过京东、唯品会、聚美优品等公司。现在,经纬创投该如何让自己不再错过下一条大鱼?

狂投移动互联网项目

从2010年到现在,经纬创投投资的移动互联网项目已经超过150家,论数量已远超其他基金。万浩基的解释是:“机会多,我们又懂。”

经纬创投的投资方式,带有浓重的美国味道。他们几乎每周都会总结美国市场最新的投资和创业案例,进而在中国市场上寻找对应的行业并予以判断。他们现在盯得最紧的是移动互联网领域。

三四年前,当iPhone、HTC等智能手机开始在中国流行的时候,经纬团队就察觉到了其中的机会。仅在移动社交领域,经纬创投就投资了包括了主打陌生人交友的陌陌,偏重母亲交流的辣妈帮,针对年轻女性的美柚,中国版linkedin——人脉通,图片社交网站nice等十几家。

“我们为什么这么喜欢社交(类公司)?从国际上看,Facebook、腾讯中国的市值都已经证明了社交的价值。”万浩基认为,“每个人都同时兼具多重身份,因而需要多种社交场景。社交以前可能是一家通吃,今天只要你在自己的垂直领域能够做到最好,就能够做出来自己的一片天空。这片天空有可能比你、比我想象中的都要大。”

目前,越来越多的社交类公司正在展现其价值,LinkedIn估值约300亿美元,YY的市值也达42亿美元。

11月8日,陌陌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IPO(首次公开募集股份)申请,计划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拟公开融资3亿美元。招股书首次将陌陌的股权结构对外曝光:创始人唐岩是IPO前的最大股东,占股39.8%;阿里巴巴是最大机构股东,占股20%;经纬创投紧随其后,占股19.9%。

现在业内对陌陌的估值在30亿美元左右。陌陌的上市,算是经纬创投“又懂”的一个证明。2011年,市场上出现了两个后来改变社交格局的产品:微信和陌陌。然而在当时,基于腾讯的垄断地位和复制能力,人们一直坚信社交会保持腾讯一家独大的局面,看好陌陌的人并不多。陌陌CEO唐岩也曾调侃:“我也觉得生不逢时啊,陌陌8月3日上线,微信前一天就推了‘附近的人’的功能。”

经纬创投第一个与唐岩见面的合伙人王华东最初感觉是,“不懂陌陌要做什么”。不过,在一定程度上,万浩基、张颖和唐岩属于同一类人:活泼,不世俗,对世界充满好奇。所以,当万浩基见到唐岩的时候,两人聊得异常顺利。而且,万浩基非常喜欢陌陌的设计。

“现在,基于这个(对陌陌的投资)成功后,我们就在这个领域更多地看机会,发现其实每一个垂直领域里都有社交属性的存在。”万浩基说。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经纬创投也在内部进行了分工,以求做得更加专注。经纬创投开始聚焦于移动社交、互联网金融、智能硬件、O2O以及企业级服务等领域,每个领域有三到五个人员共同负责。

“你在外面听到的关于经纬的声音,除了‘投了很多、很凶猛’外,可能还有一个关键词——‘专注’。我们很懂。”万浩基说。

张颖给经纬创投设定了一个底线:情愿判断失误,错过,但必须看到过并且与创业者交流过。“我不接受一家非常好的公司,我们没有见过。”

经纬创投硬件领域投资经理冯大刚到现在已经看了500多家相关的公司。“当你看了超过300、400甚至600家公司的时候,你肯定比其他人都更懂。”万浩基说,“你再去跟创业者聊天,他会觉得你很懂,是一个高质量的投资公司,他就会愿意跟你合作。”

图片分享应用Nice的CEO周首非常认可这一点:“我其实见了中国所有主流的VC,我为什么选择经纬创投?坦白来说,经纬给我们的价格也不是最高的,但是经纬是我最聊得来的。”事实也证明,经纬创投确实给了他很大帮助,包括后来他的技术合伙人,都是经纬创投帮助他筛选推荐的,更不用说帮助寻找和挑选A轮融资的投资人了。

今年7月,Nice宣布完成B轮融资2000万美元,由H Capital领投,VY Capital、经纬创投和晨兴创投跟投。“我们最开始的时候是不是吃亏了?我觉得一点都不亏。我觉得有了他们在最初的那些帮助,我才走到现在。你真的要去找到跟你对路、能够懂你,能够愿意去容忍你的错误、你的缺陷,帮助你一步一步发展的投资人。”周首说。

曾与邵亦波共事过的宝宝树CEO王怀南也表示,投资公司看的东西多,虽然看得浅,但有总结规律的能力。他们分享的这些经验对于创业公司,尤其是转型期的公司来说,很有帮助。

为了更多地看项目,经纬创投近几年招聘了大量的投资经理和分析师。在内部,这被称为“人海战术,以量取质”。目前,经纬创投的投资团队有27名员工,其中合伙人9人。

在万浩基看来,经纬创投采用人海战术的一个原因,是中国的人员工资比美国便宜很多。而人多的一个好处,是能够花更多的精力去帮助已经投资的创业团队。

36氪的创始人刘成诚提到,有一段时间,36氪内部出现一点小问题,经纬创投派人每天到公司与员工一起开会,直到公司重新走上正轨。对于其他规模较小的投资基金来说,很难做到这一点。

经纬创投能够多看多投的底气,来自于基金规模。目前,经纬创投管理着3支美元基金,约12亿美元;2支人民币基金,约1亿美元。对于偏重于早期投资的经纬来说,足够投资很多公司。即使按照每家500万美元(对于C轮前的早期投资,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也足以投资220家。

“很多基金一年只能投十几个项目,但我们能做三十个项目的话,互联网金融,智能硬件,O2O,企业级服务和社交都可以做5个,这样,你才能有足够的胆量和足够的机会,让你更专注。”万浩基说。

投人还是投市场?

“投资即投人,不投市场和技术。”因为投资过乔布斯而出名的天使投资人李宗南这段表述,被投资界奉为圭臬。

在梯子网关闭前的一个分享会上,CEO龚海燕描述了她对梯子网未来的设想,虽然在座的投资人纷纷表示不看好梯子网,但还是表示愿意投她。著名天资人徐小平说过一句投资界人尽皆知的话:“龚海燕做什么我都会投资支持。”

但是,龚海燕的梯子网还是失败了。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因为看好这个市场,还是看好这个创业者才去投?

面对这个问题,万浩基沉思了一下说:“他有机会能做到这个行业里的第一,才会去投。”

在经纬创投决定投资Nice前,周首与经纬创投的投资负责人见过7次面。“他们一直不投资我们。我每次被拒绝的时候,我都会问自己,为什么他们不投我们,为什么别人很容易就拿到了钱,我们就拿不到钱?”周首后来反思,他最初急于融资的原因是需要钱,但却没有想明白产品的下一步需要做什么,融到的钱该用到什么地方。当他把后面的问题想清楚后,经纬创投自然投资了他,并且已经陪他走过了三轮融资。

“我们每天在看项目,某种程度上也在看人,看这个人适不适合去做这个产品,他是否在里面是一个很核心的用户。”万浩基说,无论唐岩还是周首,都是自己产品的核心用户。比如周首家中有400双鞋子,他懂得经营潮人社区的原因是他本身就属于这个群体;而唐岩也曾经是BBS与聊天室的重度用户。

“当你真的要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是真的要懂用户群里面的核心需求。如果你不是,就不要做了。”万浩基说。

不难发现,经纬投资的创业公司CEO们,大多拥有良好的背景。陌陌CEO唐岩创业前是网易总编辑,宝宝树CEO王怀南曾做到了谷歌中国的中高层管理者,猎聘网CEO戴柯彬曾任宝洁公司大中华区品牌经理,积木盒子CEO董峻不但拥有华尔街投行的经历而且创业过一次。

“我希望他们都是大公司出来的,在里面打过仗,做过事情,而不是一张什么都没有试过的白纸。”万浩基说,“虽然苹果、谷歌、Facebook等公司的成功,证明了辍学创业的可能性,但这在中国很难行得通。中国的竞争环境太激烈了,一个没有在市场里打过仗的学生,你真的不知道外面的市场有多么残酷。”

事实上,即便与几年前相比,今天的创业环境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华。2005年,杨浩涌创立赶集网。他说,那个时候市场上几乎没有什么竞争者,即使方向一时错了也没关系,慢慢摸索和调整就可以了。“但现在,市场留给创业者犯错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市场竞争越来越残酷。动不动就是五六家‘哗’地一下起来,然后拼融资。“杨浩涌感叹。

在商界摸爬滚打了近十年的杨浩涌,看见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的价格战也感到心惊肉跳。“我们投资商也在滴滴打车董事会,真的是(一个投资商)一天补贴好几千块钱。”

不过,作为快的打车投资方的经纬创投并不为烧钱感到担忧。“放在三年前,我会很担心。可今天,我一点都不担心。”万浩基认为,就像当年的京东或者美团,虽然都经历过惨烈的价格战,但他们最后都做到了“剩者为王”。在某一个时间节点,用资金去换取市场规模是值得的。

虽然带有典型的美国作风,但作为投资者,经纬创投还是怕创业者盲目跟风。“在美国成功了,在中国做了一个copy,这件事情我不抗拒。”万浩基表示,人的需求都是一样的,由于美国的移动互联网业务比中国更发达,所以,创造性的项目也就更多。

在Instagram刚火起来的时候,国内出现了一堆图片网站,包括最早的Nice。但三年后,除了Nice成功转型外,很难再见到其他Instagram的模仿者。

万浩基认为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他们没有理解Instagram的精髓并把它落地。“我最抗拒的,是盲目的copy。”

与创业者形成共鸣

一直以来,经纬创投给人的印象,也有别于其他创投基金。

同为投资界翘楚的红杉、IDG经常出现在媒体上,李开复、徐小平等天使投资人更是频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但是,经纬创投的合伙人很少出现在创投行业的大会上,也不怎么接受媒体的访问。

在同事眼中,合伙人邵亦波十分低调。张颖则是个工作狂,忙起来有时会直接睡在办公室,但他还是会抽出大量时间在全球各地骑摩托车,并且高调地在微博上晒照片。万浩基不怎么更新微博,但却是所投资的陌陌、Nice的活跃用户。

在张颖看来,一个好的天使跟早期投资人,最需要的是能与创业者形成共鸣,不能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目前,经纬创投的投资团队有40多名成员,而一年要见面的创业公司有4000至5000家。按照今年已经投资的50多家公司算,投资率也仅为1%。“见100家公司之后投1家,当对其他99家说不的时候,你必须要做到把握好细节,让人家感觉上能最好。”张颖说。

一直以来,创业者在接受了投资基金的投资后,再与投资方负责人交流时,多半是在董事会、电话会议等正式场合。但是,经纬创投的投资人更喜欢放松的环境。“对我们,开会就是聊天喽。”万浩基说。

万浩基与创业者的交流多半选在喝咖啡或者午餐时间。积木盒子CEO董峻与张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张颖就一边吃着公司的盒饭,一边跟董峻聊天。

为了方便员工吃饭,经纬创投雇了一位阿姨,负责每天给员工做午餐。“至少不会担心地沟油问题。”一位同事说。此外,经纬创投还配备了一位医疗服务人员,一旦员工有需要,她可以帮助联系到国内的医生。

“经纬是不一样的烟火。”积木盒子CEO董峻说。9月10日,积木盒子完成B轮融资,由小米公司领投,经纬创投为本轮第二大投资者。此前,有二三十家投资公司的负责人都找到了董峻,表达投资的意愿,包括万浩基。

“我们是希望做得不一样。”万浩基听了董峻的评价后,颇感得意,“我很喜欢这样的评价。投资基金最重要的是得到创业者的认可。”

在与董峻第一次会面后,万浩基给董峻发了一条短信说:“我知道很多投资人在搞你,我也就不想搞你了。但是我们真的不一样,很哥们的那种。”在一番权衡之后,董峻最终与万浩基签订了投资协议。

张颖对董峻说,他最看不惯那些搞创业者的人,“谁搞创业者,我就去搞谁”。作为创业者,张颖的表态,让董峻感到安心。

2008年,傅盛负气出走奇虎360后,张颖第一时间找到了傅盛,邀请他加入经纬创投。当时正值金融危机,张颖和邵亦波告诉傅盛:“金融危机对投资可能是一个机遇,而且要坚信金融危机一定会结束。“金融危机期间,经纬创投共投资了十几家公司,其中包括宝宝树、暴风影音、世纪互联、安君客、泰康人寿等,从这些公司后来的表现看,经纬创投判断对了。

“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一直在支持我,从融资就开始支持我,支持我们(可牛与金山网络)合并。”傅盛经常在各种场合表达对张颖的感谢之情。因为支持傅盛,张颖甚至收到过威胁短信,但他并没因此动摇。

口袋购物CEO王珂也感受到来自经纬创投的诚意。专做移动端购物的口袋购物从2011年9月一上线,就被一些电商看作潜在的威胁,因此也遭受了各种打压,但经纬一直在背后支持王珂。

“我们是口袋购物的第一轮投资者。后面的投资者可能更有钱,但不会像我们一样跟他们一起经历过很惨烈的时期。”万浩基说,因为经纬创投以早期投资为主,与创业者成为亲密伙伴也就顺理成章。

“你知道,他们这帮合伙人是特别酷的。”董峻说,他能感到经纬创投的合伙人确实把自己当朋友,“不给我添乱,而且提出来的东西常令人耳目一新。”

“我们经纬做的事情永远跟其他人不一样。”万浩基说。而张颖则告诫他的同事们:“要保持独立思考的空间、时间,让自己沉下来有耐心。不要参加无谓的聚会和社交,没必要。”

广撒网,耐心等

不久前,张颖接受王小丫采访时说:“现在我投了180家公司,你跟我说最好的公司是什么?你说10家出来,我说10家。等到三年之后,这10家可能完全变样了。有可能只有3、4家是好的,另外6家最好的公司又变了。所以说,我现在只想投靠谱的人,让他们能继续做今天他们想要融资做的事情,然后给他们足够的支持,耐心等待。”

目前,经纬创投有两只人民币天使资金,约1亿美元,这两只基金是常青基金,也就是没有年限,赚了钱仍然会继续循环滚动投资。“因为这些钱是我们合伙人的钱,我们有做天使的意愿。我们把它当成团队练兵的地方。”张颖说。

在美国,许多二级市场基金根本不会去关注10亿美元市值以下的股票。因此,经纬创投对于投资的公司的建议就是,没有达到10亿美元市值的时候,不要去美国上市。

虽然经纬创投早先投资的手机游戏公司,像EGLS和iFree非常赚钱,但这类公司很难独立上市。直到2012年,经纬投资的众多公司里,还很难看清哪家能成为10亿美元级别的公司。不过,从2013年年底,随着爱康国宾、3G门户、猎豹移动的上市,从2014年开始,经纬创投迎来了收获。

今年4月,爱康国宾赴美上市,上市当日市值就突破10亿美元,市盈率近35倍。从2005年就接触并投资爱康国宾的经纬创投,成为最大的赢家。而6月上市的猎豹移动则带给了经纬至少近42倍的投资回报率(并未退出),按照猎豹移动的发行价14美元计算,经纬所持股份价值高达1.08亿美元。陌陌也在11月正式迈出了上市的步伐。

另外,4月,阿里巴巴宣布8000万美元收购友盟;6月,华谊2.66亿元收购卖座网;7月,搜狐畅游9100万美元收购海豚浏览器,再加上iFree、EGLS等的出售,实际上经纬在2014年已是收获不菲。

“虽然每一轮融资时我们都有退出的机会,但每一轮我们都在增持。守候是有价值的,如果1年前退出,那和今天有很大区别。”经纬创投投资董事胡海清感叹。

但也有人指出,与红杉、IDG等其他同类基金相比,经纬的整体投资队伍比较年轻。又因为投的是早期,等待成绩的周期也会更长。万浩基承认,自己错过了很多。

“唯品会、京东甚至陈欧都是。”万浩基说,当年京东A轮、唯品会A轮经纬创投都有机会投,但却都放弃了。陈欧回国创业还在做游戏平台的时候就曾找过万浩基,但是万浩基没有投。半年后,陈欧把公司转型做化妆品团购时再次找到经纬创投,包括张颖在内与陈欧聊过后还是选择了不投。

但万浩基表示,当年选择不投并没有错,是一个理性的结果。首先是电商的毛利非常低,即使今天的京东也还没有盈利。而且,2011年资本市场正处在一个寒冬期。“虽然,它找我们的时候只需1000万美元,但是如果我们投了这1000万美元,未来可能需要帮它融10亿美元的钱才能把这件事做起来。未来,如果我给不了这10亿的美元,就会存在一个非常被动、非常尴尬的局面。我们当时判断资本市场的寒冬还会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但市场好起来了,它真的能拿到10亿美元了。你能怎么说呢?只能认了。”

不过万浩基也表示,这是3年前他的想法。3年前经纬不敢做的事情,现在敢了。

也正是基于早期在电商布局谨慎而错失机会的教训,经纬创投才在移动互联网进行了“凶狠”布局。目前来看,已经“有戏了”。

眼下,手握近二百家创业公司的经纬创投,很需要自己的投资中能够诞生一家取得巨大成绩的公司。万浩基认为,包括陌陌、美团、口袋购物甚至聚美优品,都还远没有触及上升的天花板。

根据经纬公开的投资公司资料,按市场估值简单计算,除了移动互联网的陌陌、口袋购物、快的打车,O2O的饿了么、交易平台的找钢网、猎聘网等等都是可能冲击30亿-100亿美元的公司。10月23日下午,口袋购物宣布完成C轮融资,融资总额达3.5亿美元。

“投出下一个马化腾很难,但投出另一个周鸿祎级别的,我觉得在中国还是有很多的机会。我觉得唐岩有可能,我相信王珂也有可能。他们能否再独立突破1000亿美元,那就要靠他们自己了。”万浩基说,“不可能行业里所有好的公司都在你手上,我们也在赌一个概率。”

创业干货 融资趋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