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尹桑对话60后罗军:我们改良世界还是改变世界?
刘惜墨 刘惜墨

90后尹桑对话60后罗军:我们改良世界还是改变世界?

2014年11月18日, 凤凰财经峰会上,60后代表,途家创始人罗军和90后代表,一起唱创始人尹桑分别做了演讲。在这个越来越平的社会和商界,相隔30年的两代人,他们在思维碰撞间,我们能得到什么炽热的花火?

导语:11月18日,在凤凰财经峰会上,60后互联网人代表——途家创始人罗军和90后互联网人代表——一起唱创始人尹桑分别就创业话题做了演讲。在这个越来越平的世界里,相隔30年的两代互联网人,他们在思维碰撞间,能迸发出怎样的火花?而两代人对于创业的理解和对待创业的态度,又有怎样的不同?

以下是i黑马记者对二人演讲和对话的整理。
 

 

罗军:我没有那么大的梦想,只想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一点

分享经济是一个非常热的题目。我们可以分享衣服、分享车、分享厨艺,而房产实际上是分享价值最大的不动产。途家的思考有以下几点。

分享房子,在行业里叫做度假租赁市场。度假租赁简单说来就是将那些空余的房间,用酒店方式经营,产生收益再与业主分成,而游客可享受到更舒适的环境。这个市场很大,2011年美国和欧洲度假租赁行业是850亿美金,有37%的人出行住的是租赁房而非酒店。

2011年我创业途家的时候,首要做的就是寻找空闲房源。我想的办法很简单,就是跟开发企业打交道。开发企业不用担心卖不出去,买来的房子可以由途家托管。比如你在海南有一套房子,空闲时间途家来帮着经营,同时,如果你想去丽江,可以在途家平台上挑一套,用你的时间进行兑换不用花钱。我们采用的是签租约的方式,目前,途家已经与500个开发企业合作,签约了50万套房子,现在还有900个项目在谈。

途家是2011年12月1日正式上线的,还有几天就是三周年。800天的时间里,我们融了10亿人民币,新一轮是1亿美金。到现在为止,大概有11万套房源在线上,同时我们也在做线下服务,拥有154个目的地、69个海外目的地。

我没有那么大的梦想,只是想让世界上四分之一的人口在旅行中快乐地居住、安全地生活,实现不动产的升值、增值。因为我们,这个世界会变得稍微更美好一点,这就是我们想做的事情。

尹桑:别向这个操蛋的世界投降,我们不愿意做风口上的猪

60后和90后到底有什么不一样?我觉得创业无非为了几个字,第一个“钱”,第二个“权”。那么60后、90后不一样的是什么呢?我认为是年轻人更不愿意向操蛋的世界投降。

我出生于江苏一个非常普通的四线县城,父母是非常普通的医生。我上小学的时候看了比尔盖茨的自传,看到他从哈佛辍学,可以通过一款软件改变全世界。我认为,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这也是我目前践行的商业模式。

刚才罗总说他是一个比较稳健的人,但是我觉得90后其实不一样。我们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们往往不愿意做风口上的那头猪。我理解的不同有以下几点。

第一,我们更愿意做更酷的事情。原因在于60后、70后甚至80后经历过物质匮乏时代,因此他们对于物质的理解超过我们这一代人。但是90后小学就触网,就开始手游,没有经历过物质匮乏的时代,对物质的选择是多种多样的。在这种情况下,90后的理想是想做一个更酷,并且现在世界上没有的商业模式,而不是去做风口上的猪。张向东想做一个智能自行车,但是90后会去做电动滑板这样引领潮流更酷的东西。

第二,90后的竞争优势,相比于上一代企业家是欠缺的。上一代企业家有阅历、有经验、有能力、有资源、有人脉,比这些硬性条件的话我们没有竞争优势,我们一定要比他们无法理解的东西,比如商业模式,现在扎克伯格已经30岁了,他也已经老了,如果我们做风口上的猪,我们一定不能飞得比他们高,所以我们不能做风口上的猪。

第三,年轻企业家的方法论跟现在的企业家是不一样的。下一个时代具有颠覆性的方法论,往往也是这代人无法理解的。

我们公司从今年一开始的十几个人到现在150人,大部分都是85前70后。他们有非常深厚的工作经验,他们会告诉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应该做的。即使这样,我依然觉得年轻人不愿意向环境妥协,很多时候他们会说你改变不了环境,但是我们应该改变环境。

最后,我认为,质疑、偏执、保持焦虑感是年轻企业家应有的特征。陈欧(聚美优品创始人)曾经说过,他觉得成功的秘诀在于质疑,最重要的是质疑自己。比如有一次吃饭,一个朋友说他怀疑自己是个同性恋。虽然最后的结论是他不是同性恋,但是年轻人就应该有质疑自己的这种特征。

关于偏执。因为我们没有经验、没有阅历,所以我们容易受到经验主义的影响。但是,常常是偏执促成成功。比如我每过三个月就会问自己,看三个月前自己的决定是否觉得自己是个傻子?当我觉得自己三个月前的决定不是傻子的时候,我就会产生怀疑了,为什么我这三个月没有进步?

关于焦虑感。每个月月底的时候,我都会让全国的经理们回来开会。我每次的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创业公司离倒闭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所以这个月我们有幸在这里开会,下个月就不一定在这里有会开了。

尹桑对话罗军

尹桑:互联网的主流消费人群永远集中在25岁到35岁之间,您作为公司的决策者如何理解他们的需求?

罗军:首先,我是我们公司年纪最大一个,所以我也不会请比我年纪更大的人。其次,我女儿20多岁,她大部分的想法我是不能理解的,所以我的方法是:我的团队都是年轻人,他们能够理解同龄人的想法,同时我二次创业摒弃掉一人决策机制,依靠团队做民主化决策。

罗军:我有一个观点,就是越晚成功越好。我认为你蛮简单的。你有什么不同,能使得你更快成功?

尹桑:两个方面。第一,我更有信心,因为他们(60后)承担失败的风险更大,而我有时间和精力可以承担失败。所以,我不怕失败,如果一个人总是怕输的话很可能总是输。

第二,创业还是要把核心价值差异化。比如,很多人都做与唱歌相关的产品,而我们就不做唱歌了,我们做的是娱乐、多元化的社交体验,尽可能把创业目标和产品与别人差异化。我们可以看到年轻用户更远的需求,所以方向不一样,不应该硬碰硬,不应该比融资,而是比执行力。

罗军:我看唱吧的人也在,你是不是要跟他们拼一把?

尹桑:我们不一样,但是我们做了,可能不小心把他们干掉了。我们是一个更新的方法论,有机会再跟大家介绍我们的产品。

途家 一起唱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