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三类众筹:股权式、会籍式、产品式
新芽 新芽

深度解读三类众筹:股权式、会籍式、产品式

众筹的思维不是一件新生事物,自古以来就存在,也就是老人们说的“不就是凑份子吗”?只是到了2014年才开始蔓延开来,越来越多的人将众筹运用到各种领域,用来改造自己的企业与行业。在我看来,众筹是对社会链条的优化与重组,这种重组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

i黑马:众筹的思维不是一件新生事物,自古以来就存在,也就是老人们说的“不就是凑份子吗”?只是到了2014年才开始蔓延开来,越来越多的人将众筹运用到各种领域,用来改造自己的企业与行业。在我看来,众筹是对社会链条的优化与重组,这种重组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包括社会关系、生产模式、销售模式与消费模式等。
 

 
目前盛行的主流众筹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类,也是最受关注的一类众筹是股权式众筹,因为这种模式有可能是风险最小也是收益最大的,这是对目前现有风险投资的一种升级与优化。股权众筹主要是以股权的形式对一定的项目进行投资,当这个项目日后上市时可能会有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回报,同时风险也相对较少些,因为投入的资金相对较少。
 
目前的风险投资行业主要分为三个类别:第一是天使投资,投资额度一般为百万到千万人民币之间,投的企业都属于种子期或者初创期,有的甚至只是一个想法,天使投资属于风险最大同时也是收益最高的投资。第二属于VC投资,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风险投资,投资额度一般在千万美金甚至更高,投的企业属于发展期,已经有了成型的模式并且有较好的发展空间,资金的进入是为了帮助其快速发展,天使投资根据融资的次序不同,也会分为A、B、C、D、E轮等,每一轮都会根据估值不同投资额度不同。第三属于PE投资,这属于更大型股权性投资,投资额度在上亿人民币甚至是上亿美金,根据实际情况不同而不同,PE投资更多投的是很多Pre-IPO项目,即投资于企业上市之前,或预期企业可近期上市时,通过企业上市来获取高额利润。当众筹出现后,将会对天使投资进行优化,原来由一个天使投资人投几百万人民币于一个企业,自己承担这几百万元的风险,而众筹则是由几十人甚至上百人来一起承担这部分费用,同时也由这上百人一起来辅助这个项目的成长,共享企业最终上市的利润。
 
以聚美优品为例,这是著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老师的经典案例,徐小平老师前后总计投给聚美38万美元,IPO前,徐小平持有聚美8.8%的股份。以聚美优品开盘价27.25美元、市值38.7亿美元推算,徐小平将把3.4亿美元收入囊中。4年间,38万美元的投入,获得了超过800倍回报,换算成人民币即投资了200多万人民币收益将达到20亿人民币,这就是风险投资的魅力。虽然有可能大多数投资都失败了,但一个成功的项目就把所有的投入都赚回来了。而如果这笔天使投资以众筹的形式进行,200万人民币分由50个人投资,每人投4万即可,但日后每人可能得到4000万人民币的回报。当然这只是极个别成功的案例,大多数的风险投资还是以失败告终,但也就是这资本市场的疯狂,令中国天使投资人出现,推动了中国的创投业不断向前发展,繁荣了中国的创业。而股权式众筹的出现,令中国的天使投资不仅仅局限在于那些少数身价丰厚的天使投资人,而是有了全民投资的可能。当然,一切众筹活动都要在现行国家法律范围内进行,每个股权众筹的项目股东不能超过国家法定规定的200人,而有限公司的股东不能超过50人。目前证监会也在为建立完善中国的众筹法案做研究,一切都在向积极的方向发展。
 
第二类众筹叫做会籍式的众筹,就是由不超过200人的股东每人出一份子钱,凑在一起开一个咖啡厅或者会所,目前比较出名的就是北大杨勇牵头的北京大学1898咖啡厅,由许单单牵头的3W创业咖啡,还有车库咖啡、贝塔咖啡等。在三年前3W咖啡已经出现,而到了2014年众筹项目才由咖啡馆蔓延到各个行业、各个领域,众筹咖啡馆、众筹会所、众筹茶馆、众筹农庄,等一个又一个众筹项目不断踊跃出现。因为众筹聚集了一群有共同价值观的人在一起,因为一个项目而发生关联。这种股东级别众筹更多的是搭建一个圈子平台,大家都是一个咖啡馆的股东,相互之间发生了联系,产生了交集,同时可以把自己的资源在股东之间相互共享,从而产生咖啡馆本身更大的价值。几乎所有的众筹咖啡厅都会宣扬,卖咖啡一定是亏损的,要找到咖啡之外的价值,咖啡厅只是一个媒介,用于大家线下沟通的媒介。通过众筹股东之间直接拥有了100多个深层次联系的人,有可能分布于各行各业,而这些都是大家在创业路上或者人生的征途中一些资源的拥有者。每个人都有可能拥有别人没有的资源,只是这部分资源是分散的,更多的时候是处于休眠状态的,当众筹出现后有可能把这些处于休眠状态的资源激活,散发新的活力,这也许就是众筹的魅力。
 
虽然会籍式众筹风生水起,但存在的问题也非常多,最大的问题则是权责利的明确,大家众筹一个咖啡厅目的是什么,想获得什么,要付出什么,这些都得要想清楚,整明白。最近在朋友圈流传这样一篇文章,《东莞很多人咖啡馆:141个股东众筹而生,却死于管理》,给很多众筹人热情的心绪上浇了一盆冷水。仔细看了这篇文章,感想这样的众筹失败是必然的,只是在于时间的早晚而已。这些来自各行各业的有梦想的人众筹这个咖啡馆的目的真的是来运营这个咖啡馆,在公平民主的原则下,这个咖啡馆采取“轮班制”,由几个董事每月轮流担任咖啡馆的决策人,直接负责咖啡馆当月所有的经营、管理事宜。公平民主的轮班制必然会因每个轮班的董事的风格不同而造成咖啡厅经营风格的不同,其间不乏争吵、妥协和夹杂着疲惫的无奈。在目前现有的激烈的餐饮娱乐领域,由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都不一定能让一家咖啡厅盈利,更别说是都不专业的人轮流进行了。当所有的股东都把精力放在经营咖啡厅的细节上面时,就可能已经失去众筹更深层的意义了。我认为众筹更多的价值在于这些股东本身,在于这个圈子,在于一个积极向上的环境,在于一个资源共享的平台。而在独自做一件事上时,坚持民主一定会失败,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靠民主成功的,一定是相对的独裁战胜绝对的民主。参与众筹更多的是身份的代入感,和一定程度的参与感。
 
上面讲的是股东式的会籍众筹,百人左右凑份子一起成为一个项目的股东,还有一类众筹是会员式的会籍众筹,这两者很多时候是相辅相承统一在一起的。会员式的会籍众筹就是众筹一定费用,成为某一组织的会员,获得一定的权利,因为某一会员的原因把一部分志同道合的人聚集在一起,因为这个组织的原因让一些人发生了联系。会员式的会籍众筹案例比较出名的是创业家杂志组织的黑马运动会,每人众筹3000元的费用,获得黑马会会员的资格,而各个黑马原来都各不相识,但因为黑马会联系在了一起,结成了彼此相连的关系,谋求创业上的互助及资源上的共享。另外一个会员式的会籍众筹案例是“罗辑思维”的会员招募,第一次5小时售卖会员费160万,第二次24小时售卖800万,这完全是罗振宇会员对其本身的认可,对罗胖的支持。而这些会员也因为罗胖的原因发生了联系,有了互联的可能。
 
第三类的众筹属于产品式的众筹,首先为一个产品预付一定的费用,当这个产品开发出来或者正式上市后获得这个产品,属于产品购买的预付费模式,在一定基础上众筹的人可以参与到产品的定制与开发里,提供一定的建议,在某种程度上这属于产品的C2B预售定制模式。目前主流的众筹平台的项目一般都是以这种产品式众筹为主:例如众筹网、追梦网、点名时间等。每一个众筹平台都有自己优势或者擅长的地方,一个有梦想的人把自己的思路通过众筹平台展示出来,而一些众筹平台上的会员支持这些人的梦想,提前付费,并且参与到这些项目的定制中来。也就是说让消费者提前参与到了产品的设计开发中来,这也就是我前文所说的将消费与生产链接在了一起。在现有的生态圈模式下,消费者与生产者是基本没有任何联系的,一件商品要经过原材料生产、设计、制造、运输、代理销售、零售平台销售等一系列环节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而众筹的出现让消费者在生产前已经与生产环节产生了联系,形成了消费的闭环。
 
另外一个典型的产品式众筹不是存在于众筹网站里,而是存在于电商平台中,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属于农产品的C2B预售式购买,当水果还没有成熟或者还在果园里式,就让会员先付费购买,当水果成熟时,将水果按照地址快递给预售的会员。这对双方都有极大的好处或者价值,一方面农户可以一开始就锁定销量,可以针对这部分销量进行高质量的采摘和服务,另外对于购买者来说可以在第一时间吃到品质有保证的物美价廉的农场直销的水果,亲自体验了原生态水果出炉的全过程,这是另外一种全新的体验。
 
讲述了目前众筹的三种类型,现在我们重点来理解一下众筹的重组本质。首先我先说一下关于社会关系的重组。为什么说众筹能对社会关系进行重组呢?我们先了解一下目前社会中几种主要的社会关系。在目前中国的社会中,每个人既属于独立的个体,又处于不同的圈子中,相互不同人之间总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关系联系在一起,有亲人、同学、朋友、同事、客户、战友、老乡、创业合伙人等。正因为这些圈子的存在,让一个人拥有了一些别人没有的资源,正是借助这些资源,他可以快速的发展自己的事业,比如,父承子业,直接嫁接过来家族的资源,大学同学会,直接嫁接校友的资源,老乡等区域性商会,直接借助乡亲的资源,所以一些企业家朋友都是在不断的混圈子,因为圈子就是一种资源,获得资源的多少要看你能力的高低付出的多少。
 
在我看来,因为众筹的出现,出现了一个全新的关系,我将其命名为众筹合伙人,随着众筹的不断繁荣发展,中国也许将会迎来大合伙人时代。众筹合伙人是界于现今的创业合伙人与商界合作伙伴中间的一种全新的商业关系,他的紧密程度要大于目前商界中一些商会、朋友等关系,因为里面有利益纠葛在里面,同时紧密程度又小于现今的多人合伙创业关系,太多多人合伙创业因为利益的关系而分道扬镳,而众筹合伙人可以相对的避免这种情况。当100个人因为某个人众筹的关系联系到一起时,主流的思维应该是怎么利用这100人背后的资源来助推这个项目更好更快的发展,这个众筹的发起人要善于借助这100人的资源来帮助自己项目的发展,而参与众筹的这100个人,最大的目的不是亲自来操刀这个项目,而只是一定程度的参与感,通过参与其中获得相应的灵感。也可以说是一个小成本的试错过程。比如你准备自己投资一个咖啡馆,但你没有相应的经验,但通过参与一个众筹咖啡馆,你可以获得开设咖啡馆的全套经验,当了解清楚时,你才更有底气自己来独自操作。众筹合伙人通过参与众筹项目来获得相应的实战经验,我觉得这部分价值远远大于后期的金钱价值,有的时候就当花钱投资自己学习了。
 
众筹合伙人的出现一定会让中国的商业走向更加开放、务实、抱团发展的时代,可以激活很多已经沉淀的资源,让信息的不对称降低,让资源的使用率提高,让人脉发挥更加实用的作用,同时,众筹合伙人实行群体约束机制,每个人都会被更多的合伙人监督,降低创业过程中有可能发生的道德风险,同时还会把所有人放到一个开放积极的大环境中,当看到同样的合伙人不断取得优异成就时,刺激更多的人奋发图强。当然,这就要求大部分的合伙人是相互认可、志同道合的人,这样才能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而不是在一些细节事情里内耗。大合伙人的时代的到来,一定会让创业相对更简单,资源更丰富,成功率更大,这就是众筹对社会关系的重组与贡献。
 
除了众筹合伙人的出现之外,还会有社群的出现,例如创业家黑马运动会的黑马们,小米手机的粉丝们,“罗辑思维”的会员们,锤子手机的粉丝们,这些都是因为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事件聚集在一起的人,构成了一个社群,这个社群拥有相同的爱好或者类似的价值观,经过漏斗一层层过滤下来,最终聚集在了一起。这些社群更多的时候是没有组织性的、无规则意识的,但是当把这部分人聚集在一起并进行商业化运作时,就可能爆发巨大的威力。在现今社会,人在满足了基本的生存需求外,相应的精神需求在提高,这反应在众筹上就是存在感与参与感,有的时候根本没有道理可讲,只是因为喜欢。
 
上面我重点讲了众筹改变了当今的社会关系,现在探讨一下众筹改变产品的生产模式、销售模式和消费者的消费模式。我们在前面讲过,在现今的社会形态下,生产与消费环节几乎是没有任何联系的,最大的联系也是在于某种产品的自产自销,比如我是做服装的,我穿自己的服装,我开农场的,食用自己种植的青菜,当然这样情况是非常少的,毕竟每个人只能生产有限的产品供自己使用,绝大多数的产品都要由其他人的劳动来满足我们的需求。这就是生产与消费的割裂,这是目前的现状。我们每天的衣食住用行都要使用或者消耗某一类的产品,我们不知这些产品因何而生、从何而来,只是使用消费它们。
 
而当众筹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当全民众筹之后,我们可以把自己的闲散的资金以小额多频次的投入到各个众筹项目中来,让我们成为这些项目的众筹合伙人或者股东,一方面我们具有了主人翁的身份与权力,另一方面又不需要投入太多的精力来参与这些项目的具体管理与运作,同时还可以以监察员的身份来监督项目的顺利进展,当产品正式面世时,可以第一时间体验到产品的优缺好坏,并且提出自己的建议。这样的参与感与主人翁的身份让参与众筹者在获得基本产品的基础上,额外满足了一定程度的精神需求,同时有了无数的志同道合的伙伴,反而有可能促进自己本职事业的发展。
 
众筹的发展可以令股东、消费者与销售者这三者的身份集结于一体,众筹的参与者既是投资的股东,同时又是这个项目的第一批消费者,同时还是这个产品的销售者,要身先士卒的体验这产品,同时还要不断得向周边的朋友推广这个产品,可以第一时间收获产品的真实的反馈情况,项目本身的成功率就大大增加。我们来想象未来一种情况,每个人都是众筹的参与着,今天拿1万投资了一个咖啡厅,明天拿1万投资了一个饭店,后天拿一万投资了一个服装厂,大后天拿一万投资了一个农场,大大后天拿一万投资了一个房产,等等,最后发现自己的衣食住行都完全可以依靠自己众筹的项目来解决。当然这只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不代表不可能发生。
 
随着众筹模式的不断发展与完善,任何行业任何企业都可以运用众筹的思维来思考,都可以运用众筹的模式来运营,只是目前众筹是一个完全新生的事物,所有人都在摸索,都在践行。但任何的付出都会有收获与积累,最终实现量变到质变的转换。
 
众筹正在改变着这个世界,今天,你众筹了吗?你找到了你的众筹合伙人了吗?
股权 深度 产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