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源资本李宏玮:从康奈尔“旁听生”到顶级VC
王先 王先

纪源资本李宏玮:从康奈尔“旁听生”到顶级VC

对其他VC人将“养猪”或“养小孩”的比喻用在所投项目上时,李宏玮明确地say no:“这两种心态都不恰当。我们必须要对LP与创业者同时认真负责。” 面对很多VC“隔轮退”的选择大行其道,她选择认准好项目就“坚持到底”。

一个在硅谷做无人机的创业者得知记者与纪源资本(GGV)管理合伙人李宏玮(Jenny)聊了三个多小时后,羡慕地说,“wow,她是我非常敬佩的投资人!

李宏玮(Jenny),《福布斯》杂志评选出的全球五大女性创业投资人之一,全球创业投资人中排名第36位。她是GGV在中国投资计划的全面负责人,和GGV中国另外两位著名合伙人童士豪和符绩勋一起开拓GGV在中国投资版图。在和记者在北京访谈两个多小时以及在上海访谈的1个多小时里,李宏玮深藏于内心的进攻型狩猎的投资人特质令人印象深刻。

对其他VC人将养猪养小孩的比喻用在所投项目上时,李宏玮明确地say no:“这两种心态都不恰当。我们必须要对LP与创业者同时认真负责。 面对很多VC“隔轮退的选择大行其道,她选择认准好项目就坚持到底

专注激情,李宏玮挑选了这两个关键词来形容自己。
 

从康奈尔MBA“旁听生到顶级风投人

上个世纪90年代初,18岁的李宏玮(Jenny)怀揣着新加坡科技航空部授予的奖学金,只身迈进大洋彼岸康奈尔大学的校门,前往电子系读书。这个自幼在新加坡长大的年轻人,彼时还不知风投为何物。

二十年里,新加坡——美国——香港——上海, 电子系学生——航空部工程师——摩根白领——风险投资人,Jenny不断调整着自己的人生轨迹,直至锁定让自己充满兴趣与激情的风投行业,扎根耕耘。

Jenny刚刚踏上美国这片陌生的土地时,中国大陆还处在一个凭票才能吃粮喝汤的年代。而对于这位新加坡普通家庭里长大的孩子来说,现实因素也是她在最初选择专业方向时首先考虑的问题。

那个时候选择主修哪类功课,其实还是围绕毕业后在哪个领域能吃饭来考虑的。坐在位于陆家嘴某高层写字楼的办公室里,此时梳着一头中短头发的Jenny笑着向网易科技坦言最初自己的选择。

一切是如此直截了当。

但是她也并不掩饰自己当时对技术的浓厚兴趣:我对技术和产品常常有着强烈的喜好,一直想知道某件东西是如何制造出来的,想知道它的各方面原理。所以当时选择工科,也是抱着打基础的心理。

作为常春藤联盟成员的康奈尔大学有着非常开放的选课模式,这使得好奇心旺盛的Jenny在本科时便有机会旁听到MBA的课程。当时我比较关注的一门课是关于一个创业班的,进来的学生都有着创业想法,大家在一起交流创意,写商业计划书。更吸引我的是,这门课的老师都是曾经颇有成就的创业者,以实际案例来讲述,既有体验,又有分析,非常棒。

也是在这个时候,Jenny发现原来除了技术以外,有一个这么的领域,在创业生态链中,还有一个概念叫做VC——风险投资。渐渐地,她对风投的兴趣愈发浓厚。

过了不久,MBA班一位教授的话给了她许多启发:如果希望未来在风险投资这个行业做好,一是纯技术派从底层积累经验,一是直接进企业——尤其是大企业亲身经历其模式,感受其组织架构。后者是他建议的方式。

四年的时光弹指一挥间,Jenny开始面临毕业后的选择。当时我之所以能够出国读书,是因为我拿到了奖学金,新加坡科技集团——当时新加坡最大的国企的资金支持。但是毕业后是要回去报到的。

就这样,本科毕业后的Jenny履行前约回到了新加坡,被派往航空部国防部门处理技术工作,一做就是五年。

当时我是在研发部门,所以从之前战斗机新的功能到无人机的生产制作都会有涉及。20年前便对刚起步的无人机早有接触的这位VC人对网易科技表示,正因为这一技术实际上对自己而言是一个非常容易的领域,所以今天在看项目的时候仍兴趣不减。

在航空部的日子,最初作为工程师的Jenny一直在户外作业。那时每天在机场外面经历各种风吹雨打,根本不是想象中的空调房。你想,飞机一定是停在太阳底下啊。与此同时,她也需要每天与航空部不同的人们打交道。

每天都这样需要与不一样层次、不一样背景的人打交道,非常锻炼人,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个很棒的学习过程。

那一时期,作为新加坡科技航空部的重点培养对象,Jenny后来常会跟随老板飞往世界各地参加各种国际航空会展之类的活动。

当时我在这些董事会和比较高级的一些战略会议上,观察大佬们都是在怎样考虑问题,这段经验本身其实很难得。有一次我们去参加巴黎航空展,同行的11个人里有10个是老板,我白天开完会晚上写当天的会议纪要,基本上一周都不要睡觉。

由于当时电子邮件还并不普及,Jenny每每出差需要随身携带打印机,敲出材料后,再找地方邮寄出去……

谈起当年蛮拼的小兵生涯,Jenny记忆犹新,话中不乏对那段岁月磨砺的感激。

在新加坡航空部服役五年后,Jenny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规划,最后选择回到美国继续读书---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MBA。为此,她一咬牙,从别处筹来一笔当时对于她来讲数目并不小的钱作为给公司的偿还款”---当年公司资助美国读书的钱,因为履行工作的年限不够,需要做出赔偿。

2001年,Jenny顺利地成为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唯一获得摩根士丹利职位的MBA学生。

当时之所以选择摩根,因为我觉得投行是自己之前从未接触到的,在这段时间我了解到许多关于公司如何做重组准备、上市过程等等细节,这对风险投资实际上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经验——公司怎么来定位,如何来描述这个过程,招股书怎么写,整个上市过程股市如何来派分,这整个链条其实是大部分人从未接触过的。

摩根的经历,使Jenny完美地完成了从技术派到资本运作的过渡转变。

但是,在投行里你所经历的只是一个过程,并不是真正的结果。你仍是作为第三方来看待资本运作的事情,没有真正站到创业公司里面。”2002年,Jenny选择了进入集富亚洲——正式从事VC行业的生涯就此开始。

彼时,中国的风投刚刚起步。

2005年,Jenny正式加入GGV,弹指间已过去近十年。如今,TMT(科技、媒体和通信)仍是她在创投界的主战场。GGV在中国的TMT团队先后投资了阿里巴巴、美丽说、海辉、去哪儿、土豆网、UC优视、世纪互联、欢聚时代等众多明星项目。

当人们谈VC时,我在谈什么

十年前,曾有一位国企大佬形容VC做投资其实很像养猪。

当时我就和他起了争议,我觉得这种形容非常不好。当然,也有人认为对待所投资的企业要像养小孩——无论他多么糟糕你都不应放弃。但事实是,我们既不是养猪,也不是养小孩’——因为我们的责任是背后的LP(有限投资人),他们提供给我们的往往是退休基金这种资金,我们必须要对LP与创业者同时认真负责。

如何把握养猪养小孩这种心态投射在背后的选择问题,在Jenny看来,这是她从事风投事业面临过的最大难题。

为什么?

对一个看上去还蛮成功的投资人来说,最困惑、最困难的时候,就是当你跟一个被投企业已有了很深的交流、与CEO也有着朋友感情时,决定不能再继续下去、应该退出的时候,或者说企业还是要做下去但CEO一定要换。在风投行业里,做类似的决定是最难的。”Jenny说。

之前有媒体称Jenny是一个不会去投一个未来做不到10亿美元的企业的人。Jenny对网易科技解释称,所谓能不能做到10亿美元不是字面意义的简单理解:在选择项目时,一定会选择可以为基金带来合适回报的公司,GGV会选择在项目估值1亿美元左右的时候的介入投资。未来做到10亿美元是对10倍回报的一个预期,如果自己看不到这个结果,那么便需要重新考量。

所以,对投资人来讲,被考验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判断。Jenny觉得如果投资者仅仅因为某个优质项目的估值高就认为它,那么这个判断无疑是错的,尤其是当一个项目拥有颠覆市场——甚至是千亿级市场——的可能。

那么,在这位一流VC眼中,什么样的项目具有颠覆市场的潜质?

比如小米刚问世的时候,大家都把它当作一个单纯做硬件的公司,所以问为什么你还要投?但我们要看到小米的商业模式——它将直销、粉丝等等元素整合供应链当作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所以,虽然推到台前的产品只是一款手机,但它的优势实际是整个供应链的整合能力。当时投资美团,思路亦相似。

Jenny对网易科技表示,从VC的角度来看,她一定会把资金集中到两三个最看好的阵营,再具体到投这个阵营里成功几率最大的公司。不可能投一个从零开始的企业,也不可能投一个已是红海的领域——除非它的商业模式有看点可寻。

2014年盛夏刚过,资本市场泡沫论在国内创投圈再次一石激起千层浪,各路投资、创业者以及媒体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几乎言必谈泡沫,聊必称寒冬,大有一副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么收起money好过冬的架势。

悲观派相比,Jenny的态度要乐观得多。在她看来,现在谈及资本市场的寒冬似乎还言之过早——虽然资本市场的寒冬一定会来,正如自然界的寒冬会每年准时来临一样。但并不是现在,而所谓的项目看起来普遍估值过高这一现象更不能以现在完成时的角度去看。不过同时Jenny也提醒创业者应该在态度上认为每天都处在寒冬创业的环境里

但是,纵观当下创投圈,传统风投哄抢优质项目等现实都显然会导致项目本身价格水涨船高,难道这并不是泡沫现象的本因?对此,Jenny不置可否。不过在她看来,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与PE介入前期阶段的投资有关:由于PEVC所拥有的资金体量天然要大很多,所以往往会在创业者融A轮时便给出远超传统VC所能提供的资金,而且PE对创业企业的估值往往也并不敏感,他们往往是想先来这个领域踩一脚看看形势。这也是为什么大家感觉市场有点混乱的原因之一。但是,更多的时候PE介入早期阶段的投资最后仅仅只是交了学费。

从另一个维度看,创业者对以百度、腾讯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往往存在着羡慕嫉妒恨侧目心理,要么学成文武艺,卖给BAT”,要么想着如何在巨头雄霸天下的世界里分一杯羹。互联网巨头是否会成为创业者的五指山

Jenny表示,接下来将是移动互联网的世界,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现在还完全没有形成跑马圈地的格局——毕竟这不是传统互联网大佬们的基因,并且创业领域仍在源源不断地诞生新的趋势。同时,恰恰是巨头的介入容易带动起消费市场,比如之前滴滴与快的烧钱大战,对培养消费市场的移动支付行为有很大的贡献——搭建起移动支付的群体基础,那么其他创业企业也容易在这个基础上投放自己的模式交易。

从这个意义来讲,巨头企业与新兴创业者实际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她认为,移动互联网的容量有可能比PC互联网大三倍。这也是她为什么更倾向于投资O2O、智能硬件与跨境电子商务这三类项目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是,毕竟不能忽略巨头拥有强大的流量与资本资源现实。从投资角度看,互联网巨头频现大手笔介入投资收购,对于VC来讲,这是否又会成为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乐观的Jenny眼中,VC与巨头对创业者的投资行为实际上是竞争与互补并存。

在采访即将结束时,记者请Jenny用三个关键词来描述自己。在低头沉思了几秒之后,专注激情是她给出的答案,这时身边一位GGV的工作人员忍不住补充一句,还有独具的个人魅力!

投资人说 纪源资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