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维:滴滴烧钱不完美 但不荒唐
艾诚 艾诚

程维:滴滴烧钱不完美  但不荒唐

打车领域那场“烧钱”大战虽已过去半年,但仍会时不时被人提及。现在来看,滴滴与快的的策略是正确的。这种模式被曝光后,剩下只剩复制圈地,已经没多少门槛。今年8-9月时,打车领域的小创业者基本陆续退出,因为他们玩不起了。

i黑马:打车领域那场“烧钱”大战虽已过去半年,但仍会时不时被人提及。现在来看,滴滴与快的的策略是正确的。这种模式被曝光后,剩下只剩复制圈地,已经没多少门槛,只有依靠补贴快速占领市场。今年8-9月时,这个领域的小创业者基本陆续退出,因为他们玩不起了,而快的、滴滴只差老大、老二之争。


 
在创立滴滴之前,程维在阿里巴巴工作了8年,这位阿里当时最年轻的区域经理,在见证了大量的商业奇迹之后,终于也忍不住想要打造一个自己的传奇。于是滴滴打车2012年成立,2013年底市场占有率达到59.4%,超过了其他打车软件市场占有率之和。

但真正让滴滴打车红遍大街小巷的,还是那场与“快的”的“烧钱”大战。虽然后来很多人都问过,如果滴滴和快的没有傍到腾讯和阿里这两个金主,是否还会如此面不改色地烧钱。但程维总是避而不谈,或讲述创业的不易,或讲述团队如何通宵达旦修改应用,唯独不提“烧钱大战”。

程维承认,滴滴是市场上最烧钱的公司之一,而且在预期的一段时间内,依然会保持烧钱的状态。因而他总是一遍遍地讲述滴滴的理想而不是商业模式,以吸引志同道合的人加入,虽然这件事相比两年前已经容易许多。而最近这个愿意和程维共同谈论理想的人,是柳传志之女柳青。

本以为花费数十亿烧钱的程维,会是个意气风发,甚至疏狂的青年。但从程维进入我们演播室开始,直到录制结束,他的低调、严谨但又不失时机的幽默都在向我们证明着,我们之前的猜测有多么失败,而程维的成功又是多么的理所应当。

访谈

艾诚:滴滴打车到底是为谁设计的,乘客还是司机?

程维:你很难说淘宝是为了买家还是为卖家设计的,它是为了改变这个生态体系而设计的,所以说它其实是服务于司机和乘客的。

我们创业初期很多人告诫我们说不要做平台,说做平台必死。就是因为平台特别在早期的时候,很难两边兼顾,比如说乘客少的时候,司机用滴滴的服务发现没有订单,他就不喜欢用。司机少的时候,乘客很难叫到车,他也不喜欢用。所以这种平台有两边服务的用户确实是比较难的,需要很快,而且需要去平衡双方的利益。

艾诚:跟快的打架的策略是什么?

程维:虽然这已经过去大半年时间了,还是有很多人在关心。所有人都关心补贴,其实背后是互联网改变移动支付的一个经典战例。它是一场遭遇战,不是一开始导演过。

一开始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能够打通现金流,我们希望乘客开始有这种微信支付的习惯。这里面有好处,比如说你不需要准备零钱,司机也不会再收到假币。其实一直有人在尝试,但都没有成功。为什么滴滴就能够把这个微信支付推起来,根本不是一种我们看到的补贴大战。

商业合作都有自己的目的,但最好的结果是双赢。微信支付走进了大家的视野,千万计的人开始用微信去绑卡付钱,滴滴也获得了海量的用户,获得很高的知名度,进一步促进了教育用户的过程,这其实就是一种双赢。

艾诚:如果没有腾讯这个巨大的金主在你背后,你还会打得这么惊天动地吗?

程维:发展的目的不是为了打架,企业发展也没有如果。今天既是移动出行的高速发展,也是移动支付的高速发展,我们现在强调企业的灵魂,是指它的独立意志,它自己的梦想,它要改变什么?这个是滴滴一直最坚持的,腾讯是我们投资人,我们非常感谢这之间的合作。

艾诚:据说停止补贴当天,订单量从当月的500万,瞬间减少了150万单,变成了350万单,现在日均交易量有多少单?

程维:这是秘密,但是我们还是移动支付里面最大的交易平台。这个问题应该这么看,在我们疯狂补贴的时候,那是一种非理性的市场营销行为。我们吸引了很多原来路边打车的用户,也吸引了一些根本就不是打车用户的用户。在很多二三线城市里面,起步价才七块钱,我们因为竞争补了十二块钱,倒找钱,所以会使得百姓觉得不打车都吃亏,包括老太太去买个菜,她都要滴滴叫一辆车,这种水分应该去掉。但是我们相信,因为我们的营销使得很多的人尝试了手机叫车,这个习惯一旦养成就回不去了。

艾诚:回顾用十几亿元做的营销战,是不是听上去有点荒唐?

程维:肯定不完美,但不能说荒唐,我们觉得这个就是滴滴发展历史上面的一件大事。整个营销案例的策划,产品的设计,线下的推进,资金的调拨,它其实都还有很多进步空间。但是我觉得这个往前看,我们一点都不后悔。
艾诚:因为花的不是自己的钱吗?

程维:没有。当然滴滴是自己补贴的。滴滴在里面补贴了十几亿,不仅是腾讯,但是腾讯也补了别的钱,滴滴也在里面真金白银在补贴。只有两年的创业公司,其实也不容易。

艾诚:如果非得讲一个最大的遗憾那是什么呢?

程维:可以早一点停下来吧。 中间滴滴有一次降价,因为我们觉得已经改变了很多人的习惯了,差不多可以停下来了,但是后来对手跟进了整个营销活动,而我们并没有很好的沟通和协调,就没有喝那杯茶吧,所以没有停下来,我们也就只能再杀回去。 最终进一步惊天动地地互相加价,后来也变成愈演愈烈的这种营销事件。在我看来其实中间可以更早地握手言和。

艾诚:听说有一个叫滴米的系统,这是一种信用机制吗?

程维:这个系统其实解决的是,什么样的司机能够抢到订单,是一个平台利益分配的问题。大家看到司机会买好手机,会办更好的网络去抢单,谁手快,谁网络好,谁硬件好,谁就能抢到单。我觉得这是不公平的。怎么样才公平呢?我们首先改成了谁距离近谁抢单。比如说有两辆车都想接你,那谁离你近谁就应该优先接到你。

我们在慢慢改变的,就是滴米这个概念,谁的综合服务好,谁的服务更积极,那我们会奖励他一些滴米。 有两辆车,这个车虽然离你近,但是后面一辆车他的服务整体更好,我们就会通过滴米把他和你的距离拉近一点,所以还是他抢到单。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机制引导司机,提供更好的服务。

我们传统的出租车服务,服务质量很难提高,因为它是一次性的,我们很难去记录下来它的好与坏。但在滴滴上面不一样,如果服务不好,你可能就会被留下不好的评论。正是通过这样的机制,我们希望让整个平台更加健康有序。所以你说我们是服务了司机吗?可能我们也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乘客。

艾诚:柳传志的女儿柳青加盟,给滴滴带来最大的红利是什么?为什么她会加盟?

程维:在创业的路上,很多伙伴慢慢地跟我们走到一起,根本的原因就是志同道合。很多人讲滴滴想要做什么是抱着取笑的态度,特别是在早期,他不觉得这件事情靠谱,所以那些能够相信这个梦想的人就是“志同”。“道合”就是今天我们做事情有共同的价值观,比如我们都相信简单,都相信开放,都努力而有原则,很快就能找到共鸣,就是一路人。柳青是我们碰到的所有投资里面,给我们触动最大的一个人。

艾诚:她怎么触动你?

程维:柳青是个有很多光环的人,但我们发现光环背后是一个独立、要强、有魅力、有灵性的几乎完美的女性。今天滴滴是一个两年的创业公司,要实现我们移动互联网改变出行的梦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当然希望这种世界级的人才能够帮助我们,一起去实现我们的理想。所以我们是一拍即合的,中间可能只聊了一到两个礼拜。这其实很难想象,一个这么大的决定,一个在高盛位居高职十二年的职业女性,在一到二周时间里面就决定加入一家创业公司。

艾诚:你用什么打动了她?柳青给滴滴打车带来了什么?

程维:滴滴的梦想,是中国最大的移动出行平台,这个事情柳青相信,她觉得我们努力可以实现(这个梦想)。第二她是投资人,她对于企业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和认知,她是用一二周的时间跟我们整个团队泡在一起,因为除了这件事情靠谱以外,更重要的是这有什么样的一群人。毋庸置疑(柳青的加入)会有很多好处,她的视野、她的格局、她战略的思考、她对于大型企业的管理经验以及在业务上的一些想法,以及可以想到的投融资,这些其实都会有很大的一个帮助。但最重要的是信心。

艾诚:面对滴滴积累的海量用户数据,下一步如何实现盈利?

程维:可能有一万个人问我们滴滴怎么赚钱,很少有人去问滴滴还能给用户创造什么价值。滴滴这三年时间要控制自己的欲望。我们说我们不赚钱,我们持续的在出行这个领域里面,用互联网的手段给用户提供方便好用的出行服务,这三年时间我们不会去盈利的。

但三年以后,我们相信滴滴打车,会是一个可能对整个中国出行做出改变的企业。

艾诚:你能假设几种商业模式吗?

程维:有了海量的乘客和司机的数据之后,这些司机和乘客因为滴滴的服务好,黏在里面,那我们就可以给一部分需要更高服务的乘客提供增值服务,同时也给一些司机提供增值服务,这样可以有一些收入。人们打车的时候,我们可以推荐一些周边更精准的广告,这样又会有一些广告的收入,所以有很多事情可以干。

程维的普鲁斯特心理问卷

问:你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程维:我最大的恐惧就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说实话我们还是有点无畏的。我们从创业第一天起,所有人跟我们讲过各种风险,九死一生。这些风险、这些挑战、这些生死、这些困难我们都走过来了。虽然未来路上还是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是我觉得没有什么好怕的。

问:你希望被这个世界如何记住

程维:不要为别人去活,为自己去活。我们的生命不是为了某一天被谁记住,而是自己能够真正的实现自己的理想,能够觉得有价值有意义。

问:你最大的信仰是什么?

程维:最大的信仰其实是我的兄弟,就是跟我们一起创业的这群人,这对于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也是最珍惜的。滴滴这么短时间的发展,其实很多人都是被我们共同的梦想感召过来的。大家看到的是补贴大战,看不到的是我们团队七天七夜没有睡觉,大家在一个办公室里面,实在受不了了,就倒在办公室里面简单地睡一下,然后醒过来又接着开始干,人都臭了。所以大家看得到的是这些打车软件,看到的是这些营销,看不到的是背后一群人的努力,所以我相信虽然我们今天还不完美,但是有这群人在,我们的梦想一定会实现。

问:你最痛恨自己身上的哪一点?

程维:希望活得更潇洒一点,更轻松一点。
滴滴打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