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宝树、吴岩,这些科幻作者怎么看 《星际穿越》 ?
李珊珊 李珊珊

刘慈欣、宝树、吴岩,这些科幻作者怎么看 《星际穿越》 ?

i黑马:21世纪的科幻电影,最重要的是什么?诺兰也许会回答:参与感。

i黑马:21世纪的科幻电影,最重要的是什么?诺兰也许会回答:参与感。

这个导演以拍摄烧脑片著称,“烧脑”的一个显著特征是,观看时“需要大量思考才能明白”。于是,对他的新片,5月便有人开始了“科普虫洞黑洞,备战星际穿越”。11月12日,《星际穿越》公映,当天的豆瓣评分就达到了9.2分,第二天是9.3,险胜诺兰4年前的那部《盗梦空间》(9.2分),更远胜于去年的《地心引力》(7.8分)。然而,在国外著名评论网站Metacritic上,《星际穿越》的评分只有74分;与之对照的,《地心引力》有90多分。《星际穿越》在中国的流行让人有点看不懂,尤其考虑到,电影里还有坚实、严肃的科学内核。

 

让人看不懂的狂热

在那本《星际穿越中的科学》里,《星际穿越》的科学顾问、理论物理学家基普·索恩写了电影在物理科学上的两条原则:“这部电影中不能有任何元素违背现在的物理定律,以及我们对这个宇宙的已知认识。电影中那些关于我们目前尚不甚明白的物理定律,以及真实宇宙的大胆设想,必须有某些‘受人尊敬’的科学家曾经暗示过其可行性。”

就这样一个故事简单、背后的科学道理繁难无比的科幻电影,很难想象,可以在中国流行成这样。

海量的中文影评中,有人提到,“诺兰能为如此硬核如此严肃的科幻拉到这种级别的投资和制作,实乃我辈科幻迷之幸。”于是,某家媒体的报道开头便找了个理由:《星际穿越》的上映,“最激动的却是三体迷”——他们激动地讨论这部电影,以及,这部电影展现的《三体》拍摄的可行性(某著名影评人语),全然忘记这并不是一个由知名科幻作品改编的科幻电影。根据统计,近5年来,排名前30位的科幻电影中,大部分都并非改编,而是原创电影,只有5部改编自小说。

科幻作家又会怎么看这部电影呢?我问《三体》的作者刘慈欣,怎么看《星际穿越》与《三体》的关系,他用惯常的那种北方人的平缓语速回答,“没什么关系呀。”

刘慈欣是在电影上映那周的周末晚上才看了,距首映已经过去4天,地点是在一家小影院,“没什么人,普通银幕,没有IMAX。”

而在11月初刚刚拿到了星云奖的年轻科幻作家宝树,则是特意赶在上映那日的晚上去了影院,人很多,“快坐满了”。

“看之前,我以为它会是一个以星际穿越为主的,会出现外星人、外星怪兽之类的一个故事。看完之后,确实有点跟想象的不大一样。”宝树给这电影打了四星,算优秀,但不算完美,然后被人埋怨,“如此神作你只打了四星,岂不等于是骂。”

作为科幻作家,也是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科幻的教授,吴岩对这电影的感觉也是类似的。他说,“每个片子出来的时候都会有一些期待,创意上的超越、特效上的超越,但这个片子,我感觉创意和特效都没有(超越)。”

问题抛给刘慈欣,他仍然是那么漫不经心地说,“肯定是近年来比较好的一部科幻片,但不像网上说的那样好,它是一部很优秀的科幻片,但没觉得有接近伟大的感觉,到不了那一步。”“它的优势在于,这是个比较纯粹的科幻电影,整个内容比较集中于科幻的表现。”

同时,这让人想起了其他好的科幻电影,比如《2001太空漫游》,“《星际穿越》让人确信,《2001太空漫游》只有一个,不可超越。”刘慈欣说,近年比较好的科幻电影还有,“《盗梦空间》,也是诺兰的,就比这个好。《地心引力》也不错。”他认为后者“富有诗意”。

 

科幻片的追求

科幻片是电影史上出现最早的类型片。早在1902年,梅里埃那部16分钟的科幻电影《月球旅行记》就上映了,而且取得很大成功,号称巴黎万人空巷。从那之后,电影人认识到科幻可以为电影提供更好地呈现特效的空间。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科幻电影成了试验场,不少电影人做了很多有着丰富的特技、却不注重讲故事、更谈不上内涵的不入流的科幻电影。大约在1940年代之前,科幻电影被认为是非常低俗的片子。五六十年代开始,有些人开始想把科幻电影拍得好一些,开始尝试讨论一些有点深度的东西,比如《地球停转之日》。但总体来讲,当时的科幻仍然属于B级电影,故事简单,拍起来快,成本便宜。

这一切偏见终结于1968年。鬼才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用了4年时间拍出《2001太空漫游》,一下把科幻电影提升了一个档次。它展现了科幻电影可以充分表现的宏大价值观,“不是人际关系,不是爱什么的,而是宇宙。”吴岩说,“当时的库布里克并没有把《2001》当作科幻片来拍,而是希望借这样一个片子来表现自己的价值观,非常宏大的价值观。”

《2001太空漫游》之后,科幻电影变成一个可以表现得比所有的主流片更恢弘价值观的“高级电影”。之后是1977年,乔治·卢卡斯的《星球大战》系列,“那是个让科幻电影回归大众的片子”,用各种特效,展现电影人的视觉梦想。此后,《银翼杀手》、《黑客帝国》、《阿凡达》……虽然导演们仍在努力让科幻电影看上去更有深度,却已经不再有电影能达到库布里克的高度。

吴岩认为,“今天,好的科幻电影需要既能满足人的梦,又能有点高大上的精神追求,这次的《星际穿越》就是希望做到这两点。然而,遗憾在于,它在这两方面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创新。”

即使如此,在科幻电影史上,“《星际穿越》大概能排到前几十,前五、前十肯定排不上”,严蓬这样评价这部电影,他是时光网高级编辑、资深科幻评论家。在豆瓣网上,他也给《星际穿越》打了四星,虽然,“毫无疑问,《星际穿越》是近年来最具野心、视野最宏伟、涉及科学和科幻构思最深入的科幻电影。”

微博上,科幻作家韩松则感慨,“《星际穿越》这部电影,让人感到恐怖”,西方可以拍出这样好的科幻电影。韩松说,科幻电影中,特别要紧的是哲思,“那是一种对人类未来命运的终极关怀”——那是类似宗教的东西。

对这种哲思,宝树表达了自己的理解,“在西方,更宽泛一点讲,这是一种对终极问题的追问。宇宙的起源、时间的起源,有没有神?这类问题。他们有这样一个情结,去探索世界的彼岸。对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的另外一边,他们有很强烈的探索欲望,这表现在很多方面,科幻小说、宗教、哲学很大程度上都是这类东西的表现。在中国,对这类东西的探索就要稍弱一点……”他觉得,“我们的传统文化要更入世一点。”

同样的问题抛给刘慈欣,他的回答是:“科幻文学的核心灵魂就是人对于宇宙、对于大自然的那种向往、敬畏感,对新世界的那种向往的感觉,这些感觉都有点类似于一种宗教感情的感觉。但它们不是宗教,是一种类似于宗教的感情吧。”他说,“科幻是需要一种科幻情怀的。我觉得,中国的科幻电影,可能最缺的就是一种科幻情怀。我觉得诺兰就有这种‘宗教’情怀。”

科幻作家刘慈欣

刘慈欣谈 《星际穿越》

人物周刊:作为一个科幻电影,《星际穿越》在中国这么火,你怎么看?

刘慈欣:说明科幻电影在中国越来越受到欢迎了吧。《盗梦空间》、《变形金刚》、《地心引力》的票房都很高。

人物周刊:怎么看《星际穿越》的故事?

刘慈欣:如果作为一部科幻电影,它的意识还是比较超前的;但如果是作为科幻小说的话,像这样的科幻小说多的是。它里面描写的情节、题材、科幻创意呀,在科幻小说中都很多,包括它进入黑洞的那个场景,就与我们国家70年代末的一部科幻小说《飞向人马座》类似——那部小说是被称为中国科幻之父的郑文光写的,最后的情节也是借助黑洞引力。

人物周刊:怎么看电影里的时间?

刘慈欣:科幻中经常有这种情节呀,时间是科幻中最常见的一个题材。《星际穿越》中也一样嘛,时间把人和人分开了。它把一部分生活和另一部分生活在时间轴上拉开了,女儿变得岁数比父亲还大。如果时间再发展,再长一些、流逝速度再快一些,人和人就分开了,永远无法再见面了。

不过,电影里面那个星球上为什么时间流得那么慢,我没看明白。它是不合理的呀。电影里说,离黑洞那么近,黑洞的引力使时间变慢,但那个星球上的引力不是跟地球上也差不多嘛。(这个问题在下一篇文章,物理学家李淼解读《星际穿越》里会有解释哦)

人物周刊:怎么看电影中的人物?

刘慈欣:整个电影里,都不是什么太鲜明的人物。我谈不上喜欢哪个。这是个典型的科幻片儿,人物在里面不是太鲜明的。

人物周刊:怎么看电影中的父女之情?

刘慈欣:作为一个父亲,我完全理解他呀。为全人类做事情,一个人首先要尽的是他作为一个家庭成员的责任,他要对孩子尽责,为父母尽责,为爱人尽责。然后才谈得上对全人类尽责。如果那种连自己的亲人都照顾不了的人,还谈得上什么更多的东西?我一直这么认为。

人物周刊:怎么看电影里友好的宇宙?

刘慈欣:它毕竟是一部科幻片嘛。描写的并非真正的太空,真正的太空比《星际穿越》要险恶得多。比如穿越黑洞,当你接近真正的黑洞时,你就完了,或者被潮汐力拉成一串分子,或者被辐射杀死。你根本不可能接近黑洞,更不可能穿越黑洞。当然,在电影里,黑洞可以是很温和的,那么一个飞船就可以接近甚至穿越黑洞,这在真实的宇宙中肯定是不存在的。所以,电影描写的宇宙不完全是那种真实的宇宙。

人物周刊:怎么看文学和电影之于科幻?

刘慈欣:文学和电影讲述科幻的区别在于,电影是用画面去表述,而画面是文学所没有的一种东西——科幻中的很多场景只能用电影来表现。当然,有些作家、评论家夸大文字的作用,认为文字多么多么了不起,多么多么神奇,其实,单靠文字,有些场景,特别是科幻中的场景,再高明的文字也表现不出来,只能靠画面。所以,我觉得科幻更适合于电影和电视来表现。

留白?那是无奈之举。留白有什么用呀,有些东西,科幻中的画面,用文字根本就没法描述。就说《星级穿越》里的黑洞,对黑洞一点概念都没有的人,单用文字,你能让它想象出这种东西来吗?但(电影里那个画面),不用多看,就看一眼,胜过多少文字。而且这个跟人的欣赏能力还无关。即使对黑洞全无感觉的人,只要看一眼那个黑洞,它必然就会有震撼。

在科幻中,在图像面前,文字是软弱无力的。

人物周刊:怎么看《三体》拍电影?

刘慈欣:我当然希望。每个作家都希望他的作品会拍成电影。

刘慈欣 星际穿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