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者第一:价值观导致传统大佬与黄金大妈的过时
梁宁 梁宁

造物者第一:价值观导致传统大佬与黄金大妈的过时

互联网哪家强?屯积造物能力。屯积知识产权,屯积造物者。识别,谁是有能力的造物者。并给他足够的股份与企业战略的主导权。让他就在这里,创造、创造、创造。互联网时代的价值观:造物者第一。

 

      去年年初,两批爱我的朋友,给了我截然相反的建议。

  一批人强烈建议我买黄金;

  一批人强烈建议我买比特币。

  一个是物理世界的交易等价物;一个是网络世界的交易等价物。

  我认真地想了好几天,结论是不买黄金。

  我们为什么需要黄金?因为古老的黄金崇拜。

  一个远古的猎人,贩卖猎获的野牛,想换得过冬的粮食。但是今天没有人卖粮食。所以,古人把野牛赋予他的交易能力用黄金封存起来,到某天,遇到了卖粮食的人,给他黄金,换得粮食。而他也许会用黄金交换衣服。

  于是,黄金成了万能的神物,大妈的图腾。而忘记了,黄金只是一种描述方法。古人用它描述自己的交易能力。

  今天,和人和机构做生意,不是因为你有黄金,而是因为你有信用。

  今天,个人与机构的资料高度被数字化,你是否有交易能力,一大堆数字可以证明,不单纯黄金一种描述方式。

  所以,黄金会回归稀有金属的本身。而美国老早就抛弃了金本位。

  最近听几个所谓传统产业大佬,谈他们准备向互联网转型的计划,他们高傲地说:“我们有资源……”

  然后balabala,说一大堆所谓的资源壁垒,资源价值,资源优势……

  因此,他们打算引入互联网人才,给这些人才企业股份1%-5%的天大恩惠。让这些受宠若惊的人才,带领自己那积累了多年资源的企业,完成互联网化转型,迎头痛击那些先行半步的小米、阿芙等公司……

  对着这些崇拜着自己的资源的大佬,我无言以对,如同面对崇拜着黄金的大妈。

  在古老的农业社会时代,最核心的资源是可耕种土地。那个时候,石油是没有意义的东西。所以,那个时代最重要的赏赐是“裂土封侯”,最重要的分封是土地,打仗打的也是国境线,争夺水与草。那个时代,评估一个人是否强大的核心指标,就是他有多大的土地,所以皇帝最牛,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然后到了工业社会,一个企业家,没有很大的土地,但是他有个可以炼钢、纺织、造汽车的工厂;一个矿产主,他的地面不长庄稼,但是有煤、有石油……他们土地不大,但是他们比那些土地面积大的人更有钱,因此更有力量。

  然后到了信息社会,微软、苹果、Google、facebook……没有流水线,没有矿产。就一帮小孩,在最简陋的小房子里,不依赖土地资源与社会权力,仅仅使用自己的大脑,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创造当今最值钱的企业。

  清楚了吧。

  在工业社会时代,农业社会的价值观过时了。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工业社会的价值观又过时了。

  在这个时代,知识产权有价值、有创造能力的大脑有价值。

  造物者第一。

  造物者的价值,大于已经存在的厂房、矿产和balabala..资源。

  在农业社会的时代,你建议哪个大佬用100两金子买一块油田?天,他不会干的。因为他不懂得该如何使用,所以无法评估价值。

  曾经我帮一个拍着桌子表达一定要转型互联网的大佬,找一个腾讯的产品总监帮他做产品规划。大佬谈半天,对人非常满意,一咬牙:“30万年薪怎么样?股份嘛,等我们把事情都搞清楚了再说,你放心,一定会考虑的。”

  大佬觉得自己应该用一块玉米地的价格买一块油田。同样的土地面积,凭什么价格差好多?

  大佬不知道,拥有创造力,能把东西从零做出来,并让它运转的人,很少很少。擅长竞争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玉米地和油田不一样,油田和油田也不一样。

  传统大佬们看不出这之间的差别,或者用各种理由拒绝承认人的价值大于资源——那就象黄金大妈一样。好吧,我闭嘴,放弃说服。您抱着自己一直以来坚信的价值观,走向边缘好了。

  工业革命来了,农业社会还是存在;互联网革命来了,工业社会还是存在。它们只是在经济主体中,被边缘化了。

  每个世界,都有它系统的价值观和伦理。从跨越到学习、适应,到完全认同,到成为个中高手运用自如…..是个痛苦的过程。

  而一堆大佬规划的互联网转型,只是花钱雇几个人,买入一些传说中的互联网资产。

  而互联网世界的资产,会凭空产生,也会凭空消失。如梦如幻。

  如果你不掌握它的内在产生逻辑,并能够源源不断地用创造力更新它的坚固。那么,你今天持有的互联网资产,只是个肥皂泡而已。

  互联网哪家强?屯积造物能力。屯积知识产权,屯积造物者。

  识别,谁是有能力的造物者。并给他足够的股份与企业战略的主导权。让他就在这里,创造、创造、创造。

  互联网时代的价值观:

  造物者第一。

造物 大妈 价值观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