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在线潘欣:我做在线教育这八年
潘欣 潘欣

新东方在线潘欣:我做在线教育这八年

八年前,在线教育还只是一个理想化的概念。八年后,在线教育让传统机构焦虑的寻思如何转型。新东方在线副总裁、微学明日CEO潘欣根据自己的从业经历讲述在线教育这八年来的发展。

      2006.11.26,我进入了新东方,今天距离八年还有两天的时间。作为一个高考英语不及格,四级考了四回才通过的我来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那么不真实——我怎么就成了新东方的一员呢?而且,在新东方一干就是八年。

  八年,抗战都结束了,在线教育才刚刚开始……

  我的八年,基本可以粗略的划分为两个阶段。前6年,是寂寞的6年,于内,远离中心;于外,乏人关注。后2年,是喧嚣的2年,于内,愈发重视;于外,备受关注。

  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差巨大的变化?最核心的驱动力其实只有资本。在商场中,资本可能不是万能的,但没有资本是万万不能的。也许有人会说什么这个企业加入战局,哪个牛人进入了之类的理由,但是他们的背后其实都是资本所驱动。没有资本支撑,任何个体的力量都是极其微弱的。

  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又越来越多、各行各业的人摇身一变成为了形形色色的投资人。毕竟和资本相比,做实业是一件太苦逼又太慢的事了。但是资本又需要建构在苦逼做事的人身上。

  所以我们还是回到我的苦逼的在线教育八年“熬”战之中吧。

  2006-2012,在线教育其实根本不能被称为一个行业,能叫出名字的公司估计十个手指头都用不全。即便是正保08年上市,对死水微澜在线教育市场来说也只是溅起一滴转瞬即逝的水花罢了。对整个行业的发展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推动。为什么?大概是当时的面授培训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刻,而这段时间资本一方面经历了长期的底部阶段,一方面在资本市场重新活跃后又只对电商、团购、移动互联网等方向的趋之若鹜。这段时间内,资本其实是鸟都不会鸟在线教育一眼的。正保上市后的股价表现也基本印证了这点。实话说,这段时间内,我自己都快熬不住在线教育这份寂寞,差点投向电商、团购行业的怀抱了。

  这六年间,印象中我自己参加所谓的行业会议应该也不超过5次,而屈指可数的各公司也都是很封闭的,所谓所谓的行业人士也几乎都不相识。能算行业人士相交的也就个把人。其中有一位老哥,他是某教育上市公司的天使投资人,我这里简称大B。经朋友介绍,大概是09年和他吃了一顿饭,当时,他给我演示了他正在做的一套幼儿电子教材,并听他自我吹嘘了一番他产品的各种先进性。当时,iPad还没有问世,我对这类幼儿电子化的产品基本是无感的,当时也就大B那么一说,我那么一听。而且吧,我当时觉得那产品也确实挺糙的。后来的结局是,大B自己后来把那个产品废掉了,又踏上了新的默默耕耘在线教育的征途。同时,他也还继续着他在教育领域天使投资的生意,据说回报率号称教育领域中国第二。恩,据他自己说,不过据我测算,截至目前也确实差不多吧。

  这六年中,还有一个人不得不提一下。大概是2010年,有猎头找我去当时的学而思、现在的好未来。我就顺手推荐了一个早几年认识的小兄弟去了,我这里简称小B。他去了之后,其实我们也没什么交流,各做各的事。没成想,几年后,借着在线教育投资的热潮,他成了行业内炙手可热的人物。恩,他现在学我自称大叔了,不过他可是正宗80后啊。

  这六年中的前五年,除了每年业绩还算比较高的增长之外,其实真是寂寞平淡的五年。实话说,我是羞于对外人说我做在线教育的,其实我就是个做培训的。也许有人会说培训也属于教育范畴,这话也没错。但是教育需要更多的情怀,培训嘛,按照真格冯新老师的话讲和卖保健品的差不多。对这个观点,我只好苟同一下了。就算往高尚点说,咱顶多也就算是一个加了点情怀的卖保健品的,毕竟见效的可能性还是比保健品高出不少的啊。

  2012年,第六年,虽然行业依然如故,但似乎也开始暗流涌动了。这一年,于我是比较有趣的一年。因为,我们开始了第一次去新东方品牌的尝试——多纳。如果说之前只是一个纯粹搞培训卖课的话,那多纳总算开始尝试着寻找进入教育的门了。

  iPad在10年面世,和很多在移动教育领域的同行相比,多纳其实算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产物。iPad出现之初,只为其产品本身而惊艳,并没有意识到它和教育之间的强关联性。11年底、12年初等我意识到了这件事的时候,发现同类应用已经多如牛毛了,但是庆幸的是这些应用无论从教学还是产品角度基本都不值一提。所以,进入还不算晚,公司12年初拍板决定进入。这方面人也不好找啊,要知道我们负责多纳的总监在做多纳之前还没见过iPad,没用过iPhone呢,甚至直到一年多后,我们才有了第一位传统互联网意义上的“产品经理”,不过,我们多纳的团队是精通幼教,热爱孩子的团队,这可能比所谓的经验更重要。截止目前,多纳所取得的成绩还算不错。但是距离真正意义上的成功还远。多纳的早期,我一直投入了巨大的热情。现在回味一下,我还是觉得最早期每次把多纳App的demo拿回家给闺女体验测试(当然,我们团队有孩子的同事们也会如此做的),我在旁边观察她的行为,再反馈给多纳团队同事们修正的过程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过程。

  2013年到了,在线教育开始变天了,但是变的不是用户的天,变的只是行业的天。行业变天的几个标志是钱多、会多、专家多。在线教育进来的钱到底有多少,媒体上都统计的也差不多了,总之是这个行业穷的只剩下钱了;在线教育的大会小会到底有多少,基本上每个月你得用满二十个手指头、脚趾头数勉强够用;在线教育的专家到底有多少,基本上咱看看出来了多少家教育行业的媒体、自媒体也就明晰了。

  哦,对,在线教育一热之后,我瞬间就被进入了N个教育行业的微信群。在这些群里,我又和之前杳无音信的大B和小B久别重逢了。

  大B的那套儿童产品已经被挥刀自宫了,他又玩起了电视教育,还玩的有模有样。他的电视教育一切步入正轨之后,他恨不得连天使投资都不玩了,现如今又一猛子扎进了一个新产品中去。实话说,这两年行业内的人我也见得多了,但有教育理想的人真是极罕见的,大B算是一个狠有教育理想的人,俗称情怀。据说他的新产品是个大招,大到足以……这是他自己说的,但我祝他好运。我也真心希望一个有情怀的人真的能把情怀兑现到商业的成功之中去。

  小B从原来做社区、搞运营的小伙儿摇身一变成了行业内知名的投资人了。成天只见他张罗这张罗那的,忙的不亦乐乎。估摸着到现在,他所在的公司已经海投了四五十家在线教育公司了。现在这个时间点,评价他们投资策略的对错或投资公司的成败都还尚早,但无论是有意或无意的,他及他所在的公司都已经成为了在线教育泡沫化的重要推手。

  我无意贬低泡沫化,因为没有泡沫,也就不可能有资本市场。在线教育不来点泡沫化,也无法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虽然泡沫终会有一天破裂,但是在破灭前,泡沫无疑会吸引更高级的人才进入,而有多大的泡沫就会推动这个行业向前迈进多少。所以无论小B及他所在公司的投资成败,我想他们都会在这个历史时段中,留下自己的印迹。抛开成败,青史留名,这不也挺好的一件事吗?

  大B和小B就像两个创业者和投资者的缩影。一个是在在线教育路上不断求索的创业者,一个是在背后不断推波助澜的资本力量。为什么我的新东方八年会这么多篇幅写了大B和小B两个人?因为正是有这两种人的存在,才让我的八年划分成了差异巨大的两个阶段。

  如果说2013年的在线教育还只是星星之火的话,那么2014年的在线教育已呈燎原之势。越来越高阶的人才成为了在线教育的创业者、越来越大量的资本涌入了这个市场。即便现在的在线教育并没有从传统面授教育抢夺走太大的蛋糕,但是我想行业内的所有人都应该已经意识到真的变天了。不论你在做什么教育还是培训,你不拥抱互联网,基本就是等死一条路了,差别只是你拥抱的姿势而已。

  因为“变天了”,之前闲庭信步又寂寞平淡的六年瞬时切换成为现在压力日增又期待享受的两年。虽然新东方被饱受诟病成保守的代名词、成了被颠覆的靶子。但是,事实上这两年,尤其是最近这一年还是在极力求变以顺应新的市场竞争形势的。因为行业热了,鱼龙混杂的人也多了,各种不靠谱的分析报道多了,就越发的容易对新东方进行各种不靠谱的演绎。比如我们和腾讯的JV,很多人想当然的把这事和什么YY推出100联系起来了。我借这里可以负责任的说一句——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这个合作始于2013年2月两会期间老俞和小马哥的交流。时间还挺早的吧?这是不是能说明新东方没你们想象的那么保守?没你们想象的那么不懂互联网?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看不清未来呢?

  好吧,这里我插播一则广告,新东方和腾讯JV的产品已经进入发布倒计时了,它有可能随时出现在你的手机里,它的名字叫“优答”。我可以想象,待产品上线后,各种分析、各种解读又要铺天盖地而来了。不过,这重要吗?最终的投票权,不是我们和你们,还是交给用户们吧。

  很难准确的预见这波在线教育的战争何时真的如火如荼,或许就在2015年吧。很难准确预见这波在线教育的战争何时鸣金收兵,我希望就在2016年吧。2016年,在我就职东方十年的时候,如果是由我们亲手结束这波战争,那也不枉费了我自己这十年“熬”战。

  这一波战争结束的时候,无论你是作为创业者的大B和还是作为投资者的小B们中绝大多数从结果上看注定都是成为2B的。战争嘛,总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不过,失败了又有何妨?重要的是我们大家可以一起享受这个过程,经历过一次行业的风起云涌。光有钱还不够,还得有经历才可以任性啊。

  最后,向想看干货的同学们致歉,本文只是记录一下八年的过往经历而已,没什么干货可言。实话说,目前还一事无成,也真没什么值得分享给各位的干货,希望两年后能有~~~

在线教育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