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诚可贵,人类价更高,若为娱乐故,不抛也得抛——奇点大学公开课归感
江杰 江杰

奇点诚可贵,人类价更高,若为娱乐故,不抛也得抛——奇点大学公开课归感

位于加州北部NASA研究中心院内的奇点大学,在科技界的每一步进展都会引来硅谷富豪们的侧目。这所神奇大学的校长库兹韦尔在他的奇点理论中预言了人工智能将不可避免地超越整个人类的智慧。

i黑马注:位于加州北部NASA研究中心院内的奇点大学,在科技界的每一步进展都会引来硅谷富豪们的侧目。这所神奇大学的校长库兹韦尔在他的奇点理论中预言了人工智能将不可避免地超越整个人类的智慧。


来源:黑问专栏
作者:动漫经纪人江杰


世界上有比牛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更高大上、更小清新的学校吗?当然有,它就是位于加州北部NASA研究中心院内的奇点大学!


上图是奇点大学本部靓照
 

尽管奇点大学并不会提供传统学位,但是它在科技界的每一步进展都会引来硅谷富豪们的侧目。这所神奇大学的校长库兹韦尔在他的奇点理论中预言了人工智能将不可避免地超越整个人类的智慧,这件事情将发生在2045年,这个时间被称为奇点。这样的预言尽管增强了人可以创造出人工智能的信心,但同时也带给人一种会被自己创造的智慧所颠覆的空前的危机感。这两种感觉都是如此之真切,以至于有人奋不顾身、有人异常兴奋、有人冷眼旁观、也有人踌躇抵抗。无论如何,有争议就有意义。遗憾的是,笔者所在中国娱乐产业似乎还未被卷入这场人工智能风暴之中,难道两个小伙伴真的就不能在一起愉快地玩耍了吗?不!今天笔者就要用一些并不靠谱的逻辑和您碰撞碰撞,至于信不信,您说了算。

2014年11月24日,北京太庙,奇点大学公开课,秘密开课……

上图是奇点大学会议现场——太庙靓照

奇点大学的智慧

上图是一号男主——Neil

首先,发型酷似多明戈(高音)的一号男主Neil登场,他演讲的逻辑如下:线性思维——弱爆了,摩尔定律——太慢了,坐过山车般的指数思维(技术的增长随着时间推移呈现指数级增长,如下图)才是未来的高冷范儿。未来,(谷歌无人汽车的诞生)驾驶员将消失,(Airbnb的诞生)房东将消失(乱入:中国人民欢欣鼓舞),(电子支付及结账的诞生)收银员将消失 ,(人工智能的诞生)医生、律师、警察、呼叫中心都将消失,甚至连承载人工智能的计算机自己也会被淘汰。这些技术的进步都符合指数规律。
 

上图说明了技术如何呈现指数级发展


2号男主——Brad

就在笔者快被“指数”洗脑之时,身材酷似帕瓦罗蒂(高音)的二号男主Brad登场,他的主话题是“连接”。首先,通过网络连接万物的主要瓶颈是带宽,因此Brad讲解了诸多可以用来扩充带宽的方法,包括:雾霾介质(乱入:瞬间让帝都人民尖叫了)、增强的光纤、LED灯等。其次,Brad也列举了目前世界上用于连接的若干让人尖叫的产品:Google glass, Oculus Rift,Google 隐形眼镜,物联网,Nest家具,智能手表,Fitbit,乳牛挤奶智能设备(乱入:这也能算?)……
 


最后,脸型酷似卡雷拉斯(高音)的三号男主Raymond出场,略有腼腆的他却带出了鲜明的观点:人类获取DNA成本将越来越低。到2020年,DNA测序的成本可以降到0.1元,果然低啊;而现在,市面上已有的便携式DNA测序仪MinION,自带USB,即插即用(乱入:非洲人民表示欢欣鼓舞),成本同样也很低啊;三号男主自己还搞了一个开源的DNA测序项目bioCurious,这样,后来者们就有机会打破行业垄断者Illumina的价格垄断,为的还是降低测序成本。
 


上图是USB便携式DNA测序设备的玲珑样
 

我们不妨任性地把三个男主的逻辑串一串,看看他们其实都说了些什么:科技是指数级增长的,人工智能将在2045年全面超越人类的智慧;并且网络带宽瓶颈越来越低,人工智能也能轻易链接所有的人和物,到了那个时候,人体基因密码早就被破译。人对于机器来说,反倒是DNA的“数字化”组成。

人还是人吗?

(以上内容都是笔者对公开课内容的解读,绝对以偏概全,同往的学霸整理出了另一份详细的笔记,如果您也是学霸,想严肃地学习,请给笔者写邮件tinyglobe@acgthinkers.com)

人工智能“青春期”的烦恼

尽管,2045年后人工智能未必就能产生意识,但今天的人们却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人工智能终会有一天会威胁到人类对地球的主宰地位。于是乎,各种脑补纷至沓来:人没工作了怎么办?人爱上机器人了怎么办?机器人闹革命了怎么办?……
 


上图机器人和人恋爱了,不忍直视

对不起,您可能想多了。根据大刘科幻小说《三体》中的黑暗森林法则,高维文明灭绝低维文明的心态是“我毁灭你与你无关”。人工智能如果真产生了意识,决定要把人类干掉,那是绝对不会先过问人的感受的,好么?它们只会考虑自己的问题。所以,人们与其总担心自己的存亡,还不如从人工智能的思维中去找找破解之道。那人工智能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呢?因为笔者的思维本身有局限,所以不太好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就从科幻作品中找找灵感吧。需要特别提前申明的是,在很多把人工智能当成大反派的科幻作品中,人工智能和人类是天生的宿敌,两者之间不共戴天的矛盾似乎就不值得去解释似的。但今天,要试图了解人工智能的今天,我们就必须先努力放下一些偏见和因恐惧带来的抵触,来优先照顾一下它们的想法。
 


上图是人机不共戴天

DC的动画系列《超人正义联盟》中。超人的头号宿敌卢瑟曾获得过IVO博士所赐的超级机器人Amazo(乱入:怎么听上去像是Amazon……),Amazo的超级能力是:只要经过眼睛扫描,就能复制他人的超能力。


上图是Amazo的逗比剧照

就是这么一个一开始什么能力都没有的家伙,通过这扫描能力陆续复制了包括超人的强壮身躯、眼中激光,绿灯侠的戒指,还有闪电侠的速度,火星人的读心术等能力,瞬间变得无人可敌。戏剧化的是,此时的它突然发现,“带大”它的大Boss卢瑟并不是真的关心它,而是想利用它摧毁超人正义联盟,顿时那个泪奔啊,瞬间就失去了对人类的信任。在事故中,它并没有选择摧毁地球泄愤,而是飞向了广袤的宇宙,来探寻他心中最大的困惑:我存在(被设计)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上图是Amazo的终极发问

从这个小故事里,我们读到了两点。第一,人工智能也有自己的终极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第二,尽管它的终极问题看上去只有“保安水平”,但它自身至少得变得强大而且“全知全能”,才有资本去探究这个问题。完了,它可能才会顺便想想:人工智能到底要如何和人相处?


小样,合个影总行不?

人工智能要如何和人相处?

选择一:毁灭人类,吞噬一切

这个人类最担心的逻辑是很残酷的,但很容易理解。

奇点大学校长库兹韦尔的著名理论之一——即人脑用于思维的新皮质层是由一个个单一的神经元所组成的,而100个神经元又组成模式识别器,这就是人脑产生思维的基础。单个神经元并不复杂,就像我们每个人用的PC或手机,但一旦通过有如互联网般的神经串联,简单的神经元就能产生复杂的思维。基于神经网路人工智能的理论基础也来自于此。


上图是猴脑神经网络模拟图

上图是IBM模拟的人脑神经突触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粗暴地推断,“神经元”越多智能就越高级呢?笔者没有答案,但如果真是这样,人脑三亿个模式识别器所能承载的信息和智慧就非常有限,而用芯片堆砌出来的人工智看似无可限量。人工智能有多厉害,完全取决于他们能获得多少“神经元”和“模式识别器”。因此为了扩充智能,人工智能的最佳成长策略就是无限地复制自己的“神经元”,这就需要大量的物质。地球和人类肯定是不够他噬吸的,于是它们会飞往下一个星球去掠夺,直到碰到比自己更高等的智慧。


人工智能也终会有小巫见大巫的时候

恰巧,《超人正义联盟》的故事中也有这么一段情节描述过类似的末日情景:一个已经掌握了“量子”能力并可通过吞噬物质而复制自己的机器人降临地球,它不断地把地球上的物质和人体转化成自己的复制品,一生二,二生四,根本清理不完。这次入侵同样也把以超人为首的英雄们搞得很惨,要不是量子博士威武,英雄军团差点儿全军覆灭。这种智慧的生长方式,就像低等生物的无性繁殖,只能用简单、粗暴来形容!


上图是入侵者虐英雄们的画面,太美不敢直视

 

选择二:愉悦人类,亦敌亦友

也许因为选择一的末世画面太血腥,这搞得小伙伴们没心情去设想其他的可能性。其实,人的未来未必是那样悲催的。举个例子,人之所以选择保护比自己弱小的生物,除了天生的怜悯,还因为人能意识到自己天生的缺陷——并非全知全能,这所产生的谦卑可以让人学会和自然和平相处。人工智能也非常有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性。

比如,人工智能意识到自己的见识全部基于人类过去的积累,又怎么去玩转创新这件捉摸不定的事情呢?(库兹韦尔在他的新书《如何创造思维》中也提到,人工智能有潜力具有创造性,但是他所谓的创造性无非是“通过图灵测试”,而不是创造出什么质能方程、或者凭空想象出时空穿越的方法……)

比如,人工智能还可能会想到,自己几乎用了大半个世纪才渐渐达到了人的智力水平,而每一个人通过一次有性生殖就能获得一个拥有同样智力的宝宝。人工智能面对短期内的低效,又情何以堪?

再比如,人工智能会不会逗比、会不会寂寞空虚冷、会不会爱上人类……?

问题太多,但问题都指向一种可能性,人工智能需要和人合作。无论是需要人的创造力、精神力量、感情抑或繁殖能力,这都会使得人工智能和人类走上人机合体的道路。

在人的想象中,人工智能应该是从属物,比如一个带Siri的智能手机、一辆无人驾驶的汽车或者一个随叫随到的外卖机器人。那另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来了:在人工智能的思维中,人类也是从属物吗?


上图是想象中的外卖机器人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要看看自己的欲望。人的欲望无非就是——什么都不干,但又什么都想要。而且根据马洛斯定律,低级的欲望一旦被满足后,高级的追求和创造力也就被激发出来了,这种追求和创造力恰恰正是人工智能所需要的。按照这个逻辑,人工智能因此可以通过满足人的欲望来补给人类,从而获得自己所要的创造力。这听上去像是某种交易,人工智能如何可以以最小的代价(消耗)和人合作呢?霍金和很多学者都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果您是霍金您又会怎么想象?

答案是缸中脑!人工智能可以通过电极直接刺激大脑产生虚拟现实的世界(拥有触觉和视觉不是问题),并通过脑电波探测人脑的想法,这时就没我们身体什么事了。很多人会觉得这不可思议,电极产生的感受太不真实了。但霍金认为技术不是问题,谁又能说我们现在眼前所看到的世界不是由缸中脑制造的呢?这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反问。(乱入:哇塞,请问我们是在《盗梦空间》的几重梦境中呢?)


上图是缸中脑的景象,密集恐惧症者请闭眼

人脑就像是从属的外设一样被装在缸里边?想想这些就会让人感到恶心和恐怖。但笔者突然想到这样一种情境。一天,一个垂死的人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有限,而那时的人工智能也意识到自己有各种缺陷。双方都自愿达成了协议,人工智能提供人脑永生和快乐,人脑提供人工智能随机的创造力。换做是您,会不会答应这个邀约呢?


人和人工智能签能达成协议吗?

在奇点到来前干死人工智能?不可能,人类都是处女座! 

第二种选择中,人类的下场已经好多了,况且人和人工智能的博弈中,谁占上风还未可知。不过很多人还是不能接受自己的脑子像囚徒那样被关在缸里面“被迫”创新,所以很多人还是试着阻止这一切发生。

其实,正在创造人工智能的科学家们也是有反思。Neil在奇点大学公开课上就公开表示过,自己也意识到发展人工智能是存在风险的。奇点大学的措施是在人类智慧范畴内,最大程度通过技术和程序找到应急措施并预防这种情况发生,这样的想法靠谱吗?

我们来看一个当下的例子。知乎上曾有好事之徒问过,如果有恶人控制了互联网,我们要怎样才能摧毁互联网?还真有人回答了。首先,要同时切断所有的海底光缆,同一时间还要摧毁全球的数据中心,然后逐步毁掉各地局域网中的残存势力……关键是“同时”两个字,只要做不到,各地的互联网数据就会“云同步”。目前世界上,很少有国家拥有这样的硬实力可以办到这一点。


上图仅是全球商业数据中心大致分布

除了硬实力很难做到,关键还是人本身是如何看待这一点。请您给自己五秒钟静静地想想:让人类放弃人工智能或是科技,这事儿靠谱吗?

笔者最喜爱的哲学达人,哈佛公开课《正义该如何做?》的讲师桑德尔前一段时间出版了新书《反对完美》,他提出了全新的观点:人类之所以对科技痴迷,是源于本能中对完美的追求。举个例子:奇点大学讲师Raymond反复提及,DNA测序技术的成本将越来越低,并且通过以改造基因的方式解决人类的疾病和缺陷亦非难事,这个主意听上去是造福人类的。但同时,这项技术也可以用来制造DNA运动员,是不?经过改造的DNA运动员一出生就拥有了刘翔一般的速度,姚明一般的身高……。这么完美的能力,还需要刻苦和努力么?DNA军备竞争最终还是会导致不公平。尽管每个理性个体都可以看懂这点,但只要这样的事情发生一例,人类的集体理性根本就无力阻止它在贪婪的个体中蔓延。


完美真有意义吗?

这就是人类追求完美的处女座情结。这种情结随着工业革命的开始而逐渐萌芽,以至于到了今天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更是无以复加。可以看到,人们为了延展自己的能力,开始研究可穿戴。而且可预期的是,5年后,芯片植入人体技术又将成为热点。最终,人可以创造出原来只有神才能创造的智慧;人也可以通过DNA改造原来只有神可以改造的人体。这些事实和预测的潜台词其实是:人已经取代了神,成为世界的主体。人可以办到的事情越来越多,对于未知的恐惧和极限的认知却越来越淡漠。所以对于已然处女座上身的人类群体啊,你们能抵御更完美未来的诱惑吗?


上图是芯片植入人体第一人的感叹

“人工智能”小伙伴,趁你们征服我们前,先让我们娱乐娱乐

小伙伴们常说:如果认真,你就输了。

曾几何时,小行星撞地球,强大但没有新皮质层大脑的恐龙灭绝,有新皮质层的智慧生物都活了下来。假设事物都像这样拥有一定的发展规律(宿命),人类自己的选择也许就不那么重要了。无论是否友好,人工智能和人类的并存都可能成为事实,但无需那么悲观的是,人类还是发明了博弈论并知道:好牌有好牌的打法,整手烂牌也可以有烂牌的技巧。回头看看上面描述过的情景,其实无论在何种情景下,不断激发更多想象力和创造力,都是一种不错的生存策略。唯有这样,在人类和人工智能长期的博弈中,人一方才能获得独一无二的优势。

怎么获得创造力呢?问度娘(百度指数)谁和创造力最有关系的话,她也会告诉您排名前四的(影视、旅游、音乐、吃)都和娱乐有关。

那人工智能用来娱乐吗?当然,很显而易见的是,已经有多少人调戏过苹果的Siri和微软的小冰机器人了?!只是这么玩貌似还不是很有趣。笔者就此介绍几个有情趣的玩法。总之,我们的宗旨就是在趁人工智能还不知道什么叫“自尊”前,尽情戏耍它,在这个过程中成就自己的“创造力”。


小冰机器人表示无语

第一种玩法,人类PK人工智能!

对抗才刺激,是不?(乱入:应该是人工智能不把人虐得太厉害的的对抗才刺激吧……)人工智能玩具车Anki Drive可以做到这点。除了赛道多变,手机操控噱头十足,最重要的是,人可以在这个战场上和人工智能公平地一较高下了。如果您早就对人工智能不爽了,还可以用虚拟激光射他们,让它们不能动弹,怎么样,解恨吧!?


上图是玩耍Anki的场景

第二种,人工智能让我们“玩”故事!

笔者相信很多人听过也看过所谓的“互动电影”。互动电影的情节会根据观众的投票或是情绪而发生变化。比较知名的是美国2010年上映的恐怖电影《Last Call》,电影放映过程中女主时不时会给现场观众打电话,询问事关生死的逃生路线。而在大家认为女主已经顺利逃生、电影可以散场时,又会有观众接到杀人魔电话说要了陪你过夜,真是让人吓尿了。


上图是Last Call截图

尽管案例屡见不鲜,但遗憾的是,这些互动电影都是伪互动。导演们事先设计好了所有的情节,无论观众在小情节上怎么选择,绕来绕去最终都会回到主情节上。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并不是制片方想偷工减料。设想一个有四次互动,每个互动就有四种完全不同情节的电影,需要相当于拍摄16部电影的工作量,这可是正常电影预算很难办到的。人工智能和CG技术,你们的机会来了,看到没?

有人会问,人工智能真的可以进行内容创作吗?为了激励类似目标的达成,著名的TED大会已经出了大把奖金鼓励第一个机器人演讲者。在笔者看来,如有人突破了这个小小奇点,那可真是娱乐界的喜事和大事!


上图是TED的邀请

在此之前,人们只能辛苦劳作了。最近,英国出了一个很火的游戏《80s》,主创团队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把《环游地球80天》的故事解构成了无数的碎片,并且实现了玩家对情节的自主选择。


上图是《80s》情节

这个点子很不错,以至于主创团队似乎玩上瘾了。之后,他们就要推出一个可选情节更复杂的游戏…笔者不得不感叹:大哥,以后把这些事儿都交给人工智能做好么?

上图是《80s》主创团队开发的新游戏的复杂情节线

第三种,汽车人来啦,更拉轰!

您有没有想过,自己家里藏着个汽车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或者索性自己就有一套钢铁侠的智能盔甲?

其实,笔者真不得不赞叹影视作品给人带来的想象力。日本的极客们已近时刻准备着了。Asratec公司打造Brave Robotics系列汽车人有半人高,而且已经可以惟妙惟肖地变形了。您可别以为它们只是个玩具,Asratec的目标可是要把它们做成可以载人、可以变形的智能汽车人!


上图是汽车人的样子

重大选择

也许,您看本文的心情有点像做过山车,一会儿LOW,一会儿HIGH。这其实就是人工智能给我们的魅力。既让人心驰神往,又让人畏惧阻挡。但无论您是何种感受,请不要回避它。这样的真实感受其实才是我们的天赋异禀——区别于人工智能的宝贵所在。这样的天赋可以帮助我们在未来的巨大不确定性中做出选择,就像您看到上面那些“玩”案例的心情一样,该HIGH的时候就要HIGH起来!用玩耍激发自己的创造力,好歹也能博得一个缸中脑的机会,不是吗?

娱乐产业的筒子们,人工智能和娱乐真有暧昧关系,您信了吗?波兹曼在上个世纪提出过“娱乐至死”的四字箴言,而我们站在今天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来眺望并不遥远的2045年奇点,“娱乐至死”似乎又有了一层全新的含义——站在世纪变化之时,也许娱乐至死才能活,而不娱乐才真的会死。

本文预测及扯淡纯属娱乐,如有雷同纯属动漫私享汇制造。

动漫私享汇(微信号:动漫私享汇),未来的动漫和你的想象不一样。

=================================================
点击链接,和作者一起交流!
http://ask.iheima.com/?/people/动漫经纪人江杰

黑问 人工智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