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传统印刷行业从业者的互联网化碰壁
韩依民 韩依民

一位传统印刷行业从业者的互联网化碰壁

在互联网的冲击下,这位在而立之年已经拥有一个中型印刷厂的老板计划把事业清零,主动迎接互联网时代的到来。

尽管中关村创业大街仅开张几个月,但它已成为印刷厂老板孙小龙最常去的地方。
 
在互联网的冲击下,这位在而立之年已经拥有一个中型印刷厂的老板计划把事业清零,主动迎接互联网时代的到来。
 
在印刷行业打拼十余年,孙小龙对印刷工艺、技术如数家珍,但是,在向互联网转型的过程中,他变成一个十足的门外汉。尽管要接触互联网的想法已有一年多,做一个APP的想法也已经有半年多,但直到现在,他的互联网技术团队仍然没有组建起来。
 

 
转型已成必选项
 
“在我看来,现在市场上的大部分印刷厂已经站在悬崖边缘。”孙小龙如此评价当下印刷行业的现状。而让它们站在悬崖边缘的原因,就是来自互联网的冲击。
 
书报杂志等出版物本是印刷行业的大客户,但在互联网时代,书报杂志的信息传播地位急剧下降,这一块业务因此变得不景气。而印刷需要的机器、人手及场地等成本居高不下,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一句话,不接单大亏,接单也只是小亏。
 
生于1983年的孙小龙从20岁入行,在印刷行业摸爬滚打十多年后拥有一个有四台大型印刷机、100多名员工、年流水在5千万左右的工厂,然而近年来印刷厂的利润空间被压缩到10%到15%,今年更是已经出现亏损。越来越严峻的环境让他不得不思考自己所处行业的未来。
 
不转型就得等死,纠结了一段时间后,孙小龙计划重启创业,这一次,他要“拥抱互联网”。
 
为此,孙小龙退出了印刷厂的所有股份。对于将要开展的新业务,他的具体策略是:做印刷厂和消费者(包括企业和个人用户)之间的中介,与客户联系的方式通过网站及APP进行,特点是网站和APP能为用户提供个性化选项,通过返点盈利。简言之就是线上下单,线下制作并配送的O2O模式。
 
定下基本策略后,孙小龙一头扎进互联网的汪洋大海。
 
但对一个极少触碰互联网圈子的人来说,这个过程之艰难超出了他的预期。
 
跨界是最大难题
 
虽然互联网在生活中已经无处不在,但对于一个已在传统行业浸淫十余年的人而言,要想进入这个产业、从一个用户变成一个服务提供者却非常非常难。
 
为了能够进入互联网圈,孙小龙开始注意收集这方面的信息。得益于北京火热的创业投资环境,孙小龙开始频繁参加各类创投活动,听创业者和投资人分享自己的想法,并希望在大会上拓展圈内资源。
 
但是到了真正组建团队的时候,孙小龙依然觉得迷茫。
 
最初,他一直对别人说想要一个能和他沟通,能和技术沟通,能把他的想法变成产品的人。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学习几个月之后,孙小龙才知道,他想要的那个人有一个特定称谓:产品经理。
 
在一次活动上,孙小龙认识了一个产品经理,求学心切的他与人互加微信,会后,他在微信上与人联系是否可以详细交谈,但是对方并无回应。
 
“我们做传统行业的,找人习惯依赖熟人推荐,因为熟人推荐的知根知底,靠谱。我对互联网对编程一无所知,找人很难。招聘网站试过,但效果不理想,简单的说就是,一个技术人员坐在你面前,你不知道他的深浅。而且以后万一技术人员遇到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组建团队受阻,孙小龙尝试使用外包团队。他最开始接触那种两三人规模的团队,规模不大但报价便宜,然而对方做出来的东西并不能让他满意。“一是产品体验不好,我想让用户点几下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二是团队也不好,沟通有困难,不能把我的想法实现。”几次下来,孙小龙深感外包不靠谱。
 
孙小龙把全部精力倾注于新项目上,为此配备了十余名市场、销售人员,但互联网方面的人才关却成了一道大难题。
 
线下团队出路何方
 
孙小龙只是传统中小型企业在O2O大潮中谋求转型的普通一员。
 
尽管此前他们离互联网很远,但是近几年,互联网对所属行业的渗透和冲击已经让他们不得不思考自己的未来。转型之路并没有想象中容易,出身传统行业,这个群体的思维与知识结构皆有欠缺。
 
内功不足导致新项目开局不顺,外力也在挤压着他们的转型时间:O2O的庞大前景正吸引越来越多纯互联网团队进入市场。
 
互联网团队的技术能力以及对用户群体的敏感让他们更易于得到认可,但孙小龙对线下团队的能力保有自信,他认为,O2O毕竟要落到实体业务上,线下团队的业务能力是必需品,这一点线上团队无法代替。
 
这个优势也是孙小龙新业务策略中的王牌,他计划产品推出后,不直接面对个人消费者推广,而是利用已有的企业用户推荐他们的个人用户使用产品做个性化定制,通过这种方式积累第一批用户后,再逐渐扩大规模。
 
尚未成功的革命
 
最终,孙小龙决定放弃自建技术团队的想法,使用外包方案。
 
他给技术团队做出的预算是100万一年。“如果自建团队,至少需要一个开发、一个UI、一个产品经理吧,就算他们每个月工资给8万,三个月就要24万,还不一定能保证做出来的东西能用,外包团队可以分期付款,看效果给钱,保险一点。”
 
出于“我虽然不懂技术,但我会比较,无非多花点钱”的想法,孙小龙接洽了十余家外包团队,报价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孙小龙选定四家,并根据他们出的DEMO(小样)来敲定合作伙伴。最后,其中一家做过类似APP的团队赢得了他的信任,报价四十万,三到五个月交付,现在APP仍在开发中,网站版半个月后将上线。
 
为了赶上年底印制礼品、台历的高峰,孙小龙正在做最后冲刺。他计划着,到明年产品成型并积累一批用户后,他将要接触投资人,开始融资。
 
前路似乎已经清晰,但一切仍停留在想象阶段,虽然对自己十几年积累下的客户和市场能力有信心,孙小龙内心依然忐忑:网站推出来实际效果如何,用户的反馈会怎样,外包团队救了近火,但技术团队还是要组建,100万能撑多久,他也不知道。
 
每周,孙小龙依然要去中关村创业大街三四趟,那里有很多跟他一样的创业者,大家互相交流。他开始加入越来越多的微信群,然后又逐渐退出。过去的老路他已决心不走,这条自我革命的崎岖新路,他决定继续蹚下去,尽管他并不知这场革命何时会成功。
传统行业 互联网 创业案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