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5引擎裂变:生态重建开始
王方 王方

HTML5引擎裂变:生态重建开始

曾经,HTML5(以下简称“H5 ")风生水起。巨头涌入,国际如微软、Facebook;国内如百度、微信。几经探索,终无成效。2013年的H5,几乎被打入冷宫。衰极而盛, 2014年,堪称H5引擎裂变年。

i黑马:曾经,HTML5(以下简称“H5")风生水起。巨头涌入,国际如微软、Facebook;国内如百度、微信。

几经探索,终无成效。2013年的H5,几乎被打入冷宫。衰极而盛, 2014年,堪称H5引擎裂变年。


两大引擎公司APICloud、白鹭成立,且获得巨额融资,发展势头良好。前者更擅长非游戏类APP,后者则是专业的游戏引擎。两相组合,涵盖了所有类别的H5应用。

在H5行业,引擎属于金字塔最顶端,上层变动的开始,是否意味着平台、应用层也将掀起一场颠覆运动?



偶遇HTML5

APICloud创始人刘鑫说,自己做H5纯粹是误打误撞。“三年前,本来只想做一个引擎,用网页技术开发APP,没界定是H3还是H4,结果H5火了。我就想这是个热点,干脆捆着它做吧。”

当时的H5正值风生水起。2010年,苹果CEO乔布斯亲自为它站台:H5将在移动端取得胜利。尽管很不幸,这个人后来死了,但依然把H5这个概念捧得通红。

2011年3月,微软举办H5游戏、音乐APP大赛,说要把它与浏览器、系统深度结合。8月,中国互联网大会上,谷歌高层贾思丁预言:H5将指引浏览器发展。年末,facebook斥巨资打造H5游戏平台。

下半年,话题在国内传开。百度、腾讯先后加盟W3C(万维网联盟),参与H5标准的制定,甚至有传言称,腾讯正密谋建成国内首个H5应用商店... ...

事后刘鑫总结,那次创业完全考虑的是市场策略。“我把原来的业务砍掉了,请了一个全新团队,做H5移动应用引擎,给企业做商业项目。”

与原生应用相比,H5应用带来了几个突破(如图表),尤其对开发者来说,节约了大量成本。


  原生应用 HTML5应用
体验 流畅,但不能跨平台,跨终端。 低端机可能会卡,但能跨平台,跨终端。
开发工具 Xcode、Eclipse、ADT等专业工具 各类高级记事本
发布平台 应用商店 浏览器、APP(如微信、微博)、应用商店
开发成本(每款) 平均2个人2个月 1个人1个月,节约70%人力、时间成本

“我的客户是PC时代的站长,他们都需要把网站移动化,我就提供移动化插件,装到网站上后,用鼠标一点,就能自动生成一个APP出来。“刘鑫说道。

那一年,H5游戏生态远未成熟,倒是PC端休闲类游戏、手游满大街开花。陈书艺08年创办的奇矩互动,就是基于这类需求而兴起:两个领域,他都留下了代表作品,如《微派对》、《决胜三国》。

提及H5未火的原因,陈书艺表示:“那年的高端旗舰机——三星Galaxy S2,连GPU都没有,相当于一台PC没有显卡,怎么做H5游戏?”。

尽管H5呼声很大,但对于H5而言,不论是游戏应用还是非游戏应用,时机都不够成熟。

果然,等到乔布斯去世后,这一现象开始显著,巨头开始动摇。

2012年,Facebook首先调整策略。先是6月,一批游戏开发商宣布退出,如德国Wooga,在发布一款游戏后,宣布停止H5开发。9月,Facebook宣布全盘放弃,CEO扎克伯格称,H5应用性能差到不能忍受,只能将其重新改写为原生应用。

反观当年的苹果,除去支持播放H5视频外,其余几乎无作为。乔帮主的绝大多数主张,也被一并带入坟墓。

就这样,陈书艺在原有的路上继续成功,直到一件事发生,将他从云端摔到谷底。“我是个产品技术宅,也想体验下当企业家的感觉,于是急于谋求上市。”

巅峰期,陈书艺一款游戏能做到3000万月活跃用户,每月流水近1000万。他骄傲了,找来了6-7个VC,都给他估值4000-5000万美元。

恰好,曾经最大的日本手游平台找到他,希望与他合作。前者还大花力气,在全球收购了许多手游平台。“这意味着,我的产品能卖到世界各地。我感觉抱到了大腿,甩都能把我甩飞。”陈书艺回忆,这件事曾让他笃定,上市这件事就这么成了。

结果2012年又发生了几件大事,使其上市梦想破灭:1、经济危机出现。2、日本大地震。3、政府及自身政策调整。合作伙伴终止了合作,“我一下子被吹到天上,又狠狠被摔到地上。”陈书艺感慨。

这段经历对他伤害巨大,曾一度不愿提及。出乎意料的是,低谷期的陈书艺做了许多前瞻性思考,比如是不是要放弃手游,转向H5?对他后来的“二次创业”帮助很大。

再创业思考

陈书艺低谷时,刘鑫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做得时机太早,大家不知道我是干嘛的,我要去教育市场。”

时逢H5在国内掀起大讨论:未来主宰者到底是H5应用,还是原生应用?刘鑫就借势参与了一把,这场论战不仅教育了市场,更清晰了他的创业方向。

“参与者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最甚为浏览器厂商,其中又以百度最为典型。”刘鑫回忆。

2012年9月,百度召开“世界大会”,推出了“7种武器”,如云存储、开发引擎、浏览器内核,欲围绕H5建立一个生态圈。百度高级工程师李铭浩回忆了当时的背景:“在PC端,百度搜索拥有绝对入口。而一到手机上,入口变成了各种APP,百度希望通过H5,把用户重新拉回搜索框里。”

用户体验让位商业逻辑,曾让百度陷于口水之中。刘鑫认为,百度是在“强奸用户”,“扭曲用户的真实需求,把自己的商业逻辑强加上去。”

百度设想的模式是"浏览器+H5":用户通过浏览器搜索H5应用,继而使用。刘鑫认为行不通,原因有二:1、用户习惯已形成。2、用户一少,给开发者带来的价值也减少。

经过一年的探索,百度遭遇了试错:不论是用户还是开发者,都没有起量。

那么哪一种模式更适合H5?刘鑫认为是“原生+HTML5”混合模式:功能、模块已按原生APP框架开发好,调用则用的是H5技术,看上去与原生app很像。“因此,我们依赖的是桌面与应用商店。”

这场论战结束后,刘鑫大致把混合模式普及了一遍。到2013年时,市场接受程度就很高了。

2013年,陈书艺也开始思考再次创业——做H5开发引擎。

“手游即将进入巨头纷争时代,你的对手将是完美、巨人等,初创公司根本玩不起。”另外,开源游戏引擎Unity、Cocos等普及后,手游玩家不断增多,竞争日益激烈。

借鉴PC端的经验,当硬件性能过剩时,端游会往页游转,手游也可能如此,从原生往H5游戏转。

回头再看硬件,安卓已经成熟,手机CPU 8核已是主流,GPU性能也非常强大。“我曾做过测试,建一个3D原形,去跑像龙之谷那样的游戏,手机GPU性能比PC还强。”

陈书艺把硬件、软件、网络(4G)全思考了一遍,发现少了一个环节——引擎。“当年页游能火,因为它有Flash,这里面有两个东西,一个是播放器,一个是开发工具。而H5缺少类似环节,我就准备把它补上。”

审视同行们

与刘鑫、陈书艺一样,行业里还有许多H5生态的拥抱者,不仅是技术,它们还想从平台、应用层面,构建出一个生态链条。它们主要分为两类:1、浏览器厂商,如百度、UC。2、综合APP,如微信、微博。

自“7种武器”失利后,2013年世界大会上,百度推出了“轻应用”。会上,李彦宏否定了两种模式。

1、应用商店模式。应用数量增多时,长尾开发者生存状况并不乐观,99.9%的中长尾应用下载量仅仅占到总下载量的30%。

2、微信公众账号模式。“推广模式也存在支持匮乏、体验不完整等情况。”

他提出了“轻应用分发”模式:用户可通过百度搜索,使用无需下载的轻应用。这意味着百度已放弃生态圈计划,把战略重心压在了H5应用上。

当时,UC浏览器也发布新战略——围绕浏览器这个“超级APP”打造轻应用生态。事实证明效果也不好,用户不习惯这种“大浏览器+H5应用”模式。“我曾做过一些测试,把游戏轻应用放在百度上推,每天就几十个IP。再把它们放到UC上,浏览量还是很低。”高考派创始人黄荣明表示。

“轻应用需要一大堆开发者支持,而2013年,原生APP已经非常成熟,要让开发者再迁入轻应用,这个代价是非常高的。”百度高级研发工程师李铭浩反思。

倒是微信的公众号对H5的刺激作用较大。2013年3月,微信推出开放平台“自定义菜单”,这个菜单可以理解为一个控件,可跳转至H5页面。而后,微信扩大公众平台开放接口程度,开发者可以接入各种H5应用(如游戏、营销)。

“微信还是有着较强的传播价值,我曾做过一个小游戏,在微信上推广,一天访问量突破了80万,流量还是不错。”黄荣明表示。

微博也一直未放弃对H5的尝试。2013年来,新浪微博力推开放平台,鼓励开发者接入轻应用。“我在里面有认识的朋友,产品在应用中心首页挂了1-2天,效果还是不明显。”

这几种模式,刘鑫较为看好的是微信。“有很明显的起量,并且被很多人重视到了。”但他认为,若从整个生态角度来看,若全部堵在微信上,长期不看好。“百度、微信都是拥抱H5生态的。“但我不是,我只把H5当成技术。”

引擎裂变年

今年是H5引擎裂变年。

2014年初,刘鑫成立APICloud:与原有业务不同的是,之前是向企业卖产品,而现在是一个全免费开放引擎(侧重非游戏)。

公司成立第一天,刘鑫获得北极光500万美元投资。接下来9个月里,刘鑫一直忙于团队搭建。9月15日,产品正式上线。“最近两个月的成绩,超过了我们过去两年的总和。”

刘鑫的成绩是水到渠成的,而陈书艺是爆发式的。今年6月,陈书艺创办了白鹭引擎,它能帮助开发者快速地创建H5游戏。

7月,神经猫的蹿红,使得H5再次成为瞩目焦点,而这款游戏使用的就是白鹭引擎。“它只需一个程序员外加一个兼职美工,一个下午就做出来了。使用白鹭引擎后,他们不需要从0开始做界面、动画。写几行代码就实现了。”神经猫的画面虽然不精致,却在上线短短三天后,访问量过亿次。

11月,白鹭获得顺为资本1000万美元注资。

陈书艺总结,白鹭引擎能给开发者带来几点好处:

1、技术门槛低。市面上一个Unity、Cocos工程师最便宜是8000元,较好的30000-40000元。“我们把技术门槛降到更低,几千块就能招到一个人。”

2、减少人力成本。一款游戏,若平时需要10个人,我们可能只需要6个。”

理论上说,APICloud与白鹭引擎组合起来,可以开发一切H5应用。前者擅长非游戏类,后者则是专门的游戏引擎。与APICloud相同的是,白鹭引擎也支持混合模式应用,但不仅限于此。11月19日,陈书艺举办了一场H5移动游戏大会。现场,他展示了10几款产品,品质与原生APP相差不大。

但H5的最终应用场景究竟是怎样?是浏览器、应用商店、综合APP,还是操作系统?刘鑫与陈书艺均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陈书艺称会是操作系统。“微软正在开发一个操作系统——Windows 10,这是一个云操作系统,能为微软所有硬件(平板、手机)提供统一平台,上面安装的所有应用都是H5应用。”陈书艺透露,微软正在与之战略合作,用白鹭引擎开发H5游戏。

刘鑫表示,这种想法有可能,但或许会有一个问题。“尽管在10月份,H5标准已经确定,但涵盖的功能太少。在功能调用上,是否能够控制摄像头的闪光灯、音频运动传感器、蓝牙更新?另外在适用性上,它可能只适用40-50%的设备。”

那么,剩下的标准谁去做?“W3C不行,它不是商业机构,必须得到系统厂商的支持,比如谷歌。”刘鑫认为,如果谷歌能把Chorme做成,web OS起来了,这是H5最好的时机。

然而,谷歌这么做的可能性很小。尽管去年11月,Chrome宣布进军“轻应用”,但数量远低于安卓。毕竟,这两个产品一叠加起来,颠覆大于共生。

今年4月,有记者问谷歌高管桑达•皮恰:会不会做一个Chrome OS手机?桑达说不会,安卓表现得很好。

由此可见,Chrome最终的命运,很可能如百度一样,战略步步退缩,从重建生态圈的“7种武器”,最后浓缩为今年的“直达号”。

采访| i黑马 王方 孔明明  文| 王方


看完文章后,如果你是HTML5的创业者(或感兴趣者),请加微信wangfangnews。这是个美男纸的个人微信号。后续,我会拉你拉入相关创业者群。

验证时,不注明“姓名+公司名+职位”,这个美男纸不会搭理你。


HTML5 生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