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的大买家:他为阿里引入了美团与UC
科技蟹 科技蟹

阿里的大买家:他为阿里引入了美团与UC

屈田在阿里投资部,负责了几个Case,其中由他引入并参与执行的,最有名的是两个:美团与UC。2013年UC并入阿里,价格超过了50亿美元,而美团,现在的估值大约在80亿美元——这两笔投资,在国内BAT等大公司投资部的经典案例,即便在专业VC里,也是少有的成功案例。

i黑马屈田在阿里投资部,负责了几个Case,其中由他引入并参与执行的,最有名的是两个:美团与UC。2013年UC并入阿里,价格超过了50亿美元,而美团,现在的估值大约在80亿美元——这两笔投资,在国内BAT等大公司投资部的经典案例,即便在专业VC里,也是少有的成功案例。屈田堪称阿里的“大买家”。


阿里出来创业的“橙员”有两个Tony,一个是唱吧的创始人陈华,另一个是蝙蝠资本的屈田。两个人都是北大毕业的高才生,陈华是计算机系统毕业,科班出身,屈田大学学的却是物理。

屈田的经历,挺有趣——人大附中上的中学,北大学的物理,反正一直在中关村大街上。与他同班的中学同学有个叫周杰的,周杰是Google中国的左膀右臂,他的大学也是计算机,在清华曾与搜狗的王小川、赶集的杨浩涌是同班同学。后来,周杰创办了浪淘金,拿到经纬创投上千万美元投资。

互联网是个小圈子。

屈田在大学学的物理,毕业后,去了新浪,再跳到腾讯,然后又去了雅虎中国,2005年阿里收购了雅虎中国,2年后,屈田调入了阿里巴巴集团战略投资部,成为阿里战略投资部最早的员工之一,那时候阿里战略投资部,只有两个人,张飞燕和屈田。

屈田在阿里投资部,负责了几个Case,其中由他引入并参与执行的,最有名的是两个:美团与UC。2013年UC并入阿里,价格超过了50亿美元,而美团,现在的估值大约在80亿美元——这两笔投资,在国内BAT等大公司投资部的经典案例,即便在专业VC里,也是少有的成功案例。

大公司如BAT,都有战略投资部,为什么大公司的投资大都以失败告终——譬如,腾讯2010~2012年史无前例的电商大布局,最终以入股京东,宣告腾讯电商大败局,又譬如,阿里的口碑网?

答案很简单——大公司的投资部,是戴着镣铐在跳舞——所有投资,除了财务回报,更注重的服从集团战略。VC们投资只考虑,获得财务回报,大公司投资,既有财务回报,又有人才收购,又有业务补充,甚至是花钱交学费,对潜在对手进行肉体消灭。

投资目的考虑的多了,自然一个个投资案例也就命运不同。

当然,我们也不能说,大公司的投资部就毫无是处,阿里在投资布局,可圈可点,百度投去哪儿、安居客、爱奇艺,也是颇为成功。

而腾讯,也因为此前电商布局的溃败,缴了学费,才有了后来投资京东的决绝嘛。

一切事情,都是冥冥注定,因缘际会。佛教术语叫“万法皆空,因果不空”。屈田的投资美团的就是这样的。

2011年,在屈田的积极推动下下,阿里投资了美团,不过,这笔交易的源头其实是在2007年。那时候,屈田在清华经管学院读MBA,王兴回母校演讲,会后,屈田找到王兴,要了电话,也有了联系。屈田与王兴的第二次见面,是2009年,王兴做海内网的时候,屈田跑到五道口,找王兴聊过。

王兴给屈田留下印象很深刻,唯一的疑问是,这个人,有点内向。考虑投资美团前,屈田还是有些怀疑,这种性格会影响公司经营。

见过王兴后,屈田对王兴的印象有所改观——王兴这两年的变化很大,开放了很多,对团购行业也有深入的思考。再看到美团的数据,虽然规模不是最大,但效率最高,成本控制最好,非常稳健。屈田说,他当时见过几乎前几名所有团购,但美团的整个团队,最是喜欢,很投缘。

最终决定投资时,整个市场对美团及团购模式还存在不小的争议,恰好正好赶上美团那个月业绩不好,屈田花了大量精力分析数据,试图证明业绩波动是正常的。

屈田说,在当时的背景下,建议和推动公司去投资美团,有点为了证明而证明,感情用事,失去了他一贯客观中立。当然最后结果证明,这个项目将是他过去投资项目中,财务回报最好的。

到今天,美团的项目让屈田想明白一件事情:投资,除了看重冰冷的数字,更重要的是看人——技术、眼光倒是其次,美团更宝贵的资产其实是,王兴吃过亏。

投资美团之前,屈田花费精力更多的一个项目是UC。

07年起,屈田花了1年的时间看过市场上200多家无线互联网公司。那时候,移动互联网还在等待时机,而互联网行业没有特别成功的浏览器公司,周鸿祎还没推出浏览器,屈田也没想着要看手机浏览器的项目。

偶然有一次和好友胡斌(屈田的北大校友,空中网创始人,原启明创投合伙人,现在掌趣副高级副总裁,投资过小米)聊天,问他UC做的怎么样,胡斌当时在策源,是UC 的A轮投资人,胡斌说很好,并通过同事曹毅(红杉副总裁,现为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安排了屈田与俞永福见面。

与俞永福第一次见面,屈田的印象就很好,可能因为俞永福也做过投资,彼此的沟通交流都很容易,他把市场、商业模式和未来发展战略讲得很清楚,产品的数据和用户增长速度也非常好。

2008年8月份屈田第一次拜访UC公司,到2009年3月份投资完成时,UC的活跃用户增长了一倍,这种速度,PC互联网是不可想像的。

投资UC,当时阿里内部也存在犹豫,原因是UC估值已经比较贵、盈利模式还不够清晰。屈田花了很多精力在内部推动这个项目,最后,在阿里集团的无线战略会上,马云拍板确定投资UC。

投资UC时,屈田隐约觉得这家公司能做到5-10亿美元市值,他万万没想到最后UC以50亿美元的估值卖给阿里,当然,这是2013年的事情了。早在一年前,屈田便离开阿里加盟鼎晖了。不过,若没有早早进入UC,在多家竞购UC的竞争中,阿里是否会付出更大代价、UC最终花落谁家,犹未可知。

屈田在鼎晖,做的一个项目是——王治全的大朴网,高端的家居用品,如棉被、浴巾、内衣服、居家服,投资大朴,理由有很多,品类好,市场大,产品品质好,团队好,但千言万语总结起一句话:鼎晖与屈田投的王治全,操盘过库巴,卖给国美也算功成身退,有过操盘经验,吃过亏,知冷暖,懂进退。

从阿里战略投资部,到鼎晖创投,屈田始终还是喜欢自由,不愿受到太多束缚,索性自己做起天使投资来。他的基金,比较新,叫蝙蝠资本,名声不大,但他的LP却名声在外——譬如,华兴资本的包凡,高原资本的涂鸿川,其实,他们也是看重的是屈田这个人。

屈田说,他现在的投资哲学,信缘分,也信心之学——数字太过冰冷,模式预估太理性,但这世界的运行,除了理性的一面,更不可忽视很多感性的因素,很多时候,这些才是主导。譬如钻石,理性层面不过是碳元素,但感性层面却又“价值永流传”的暗示,又譬如股市,乃至全球盛行的“资本主义”,交易产生价值,也带来财富分配,但未来是不可预估的,所以才有了不同公司PE值的高下之分。

总而言之,屈田信奉的一句话是,“我们所称之为实现的一切,都是通过我们所参与的、积极的营造来显现的。”从机构投资,到单枪匹马的行侠天使,屈田的投资方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更多是选择,关注企业的现状,从众多同类企业中挑选最好的,如从无线行业选中UC,团购中选美团;现在,更多的是参与其中,与创业者一起,关注的是人,他的经历、成长,以及可能性。

有意思的是,UC、美团的项目让屈田声名鹊起,但转做天使投资人后,他的投资项目却并不多了,目前只有3-5个——其实,满打满算,从他在阿里投资部开始算起,也不过平均每年投2-3个项目。在投资圈来看,属于走精品、细活路线的“钝天使,慢投资”。

不管如何“钝”,慢工出细活,屈田的最近一笔投资意向,总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一个还在上初中的学生,伍兴云和他的“智能插座”项目,屈田拟计划投入几百万。

这个“天才少年”已经有几个专利在手,与雷军见面聊智能插座前一天,刚刚参加完初三的期中考试。屈田说,首先要做的,就是为伍兴云其搭建一个完善的团队。

不管怎样,这个项目屈田并没有短期的回报预期,这笔钱更多的是投这个“00后”少年,让他有研究的经济保障,“这个项目不一定能成,但五年,十年后,这个人,一定能成”。

这样看来,天使投资更像是“童养媳”。

阿里 投资 美团 UC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