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大赛年度50强之互联网旅游:出境游场景服务成爆点,市场走向细分
孔明明 孔明明

黑马大赛年度50强之互联网旅游:出境游场景服务成爆点,市场走向细分

12月1日,2014年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互联网旅游行业小组赛在黑马全球路演中心举行。经过紧张的路演和比拼,四万公里、下一站和银河快车顺利成为黑马大赛年度50强

i黑马: 12月1日,2014年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互联网旅游行业小组赛在黑马全球路演中心举行。经过紧张的路演和比拼,四万公里、下一站和银河快车顺利成为黑马大赛年度50强。
   
 四万公里、下一站均发力出境游,定位于旅游现场的具体场景,并都是基于数据的挖掘,为用户提供服务;银河快车则专注做城市周边短途一日游,用B2B模式对接线上渠道和线下服务商,并想要通过技术手段改造传统的服务方式。
   
 这三个项目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部分在线旅游的创业趋势:出境游市场爆发,目的地旅游成为主战场,国内旅游则走向细分化和服务化。旅游因其产业链过长的缘故,或许每个细分领域都可能产生下一个大公司。
      
四万公里:定位于出境旅游现场服务
     
在旅行前服务愈发激烈的情况下,已经有愈来愈多的创业者把目的地旅游作为新的战场。四万公里便定位于服务旅游现场,基于信息和技术,通过LBS一键导航实现吃、喝、玩、乐等现场服务。
       
当然,实现多个国家海量的商家挖掘和数据积累并不容易。曾在澳洲生活、工作6年多的仇志强初期的解决办法是从身边的同学、朋友及留学生资源进行发动,同时,为了提高留学生们的积极性,仇志强采取了相应的奖惩措施,并开展了团购业务,对地推人员发放直接工资和团购返利。在澳大利亚、韩国、加拿大、美国这地个重点目的地,他们还设立了大区经理,由当地华人担任,并在当地组织大量的商家活动。这些让四万公里在留学生和海外华人中积累了大量人气和可以贡献UGC的用户。
   
 在完成初期积累后,曾在IBM澳洲担任高级工程师的仇志强,开始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和搜索引擎队点评数据进行充分挖掘和筛选。拿澳洲市场来说,目前四万公里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有2308家商家数据,POI的来源30%自有,70%为互联网数据。
   
“初期我们通过积分换电话卡的形式,花了40万人民币,但由于信息审查人工成本非常大,所以发现这种方法不行。后来我们觉得POI是没有版权的,那干嘛不通过技术把互联网技术搜索过来呢?”仇志强说。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大众点评在澳大利亚提供的商家数据仅有278家。
       
仇志强在路演时表示,他们现在提供的是世界级的信息量,他们花了8个月时间自主研发的搜索引擎,能够实现用户在使用APP查阅商家时,能够同步UGC、新浪微博、 Facebook、Twitter 等多种来源点评。
         
虽然目前四万公里已经覆盖了25个国家和地区,但他们正在进行减法,据仇志强介绍,下个版本他们将重点做精日、韩、港澳台、新加坡、美国、法国6个目的地。
         
2013年四万公里拿到200万天使投资,2014年9月份宣布获得五岳资本1千万人民币Pre-A轮,目前正在洽谈A轮投资。
 
下一站:不靠UGC的出境攻略应用
 
下一站为出境游旅游攻略应用,提供全球六十多个城市的旅游攻略,覆盖景点、美食、购物、娱乐、交通住宿等。创始人王沁说,下一站提供的是目的地信息服务,目标是能够让用户在行前不用花太多时间看攻略、做功课,而是在路上随时发现自己感兴趣的地方,完成一次真正属于自己的旅行。所以,下一站提供了大量结构化信息,然后基于用户场景为用户做推介。
     
与其他旅游攻略应用的不同之处在于,下一站的结构化信息来自不同信息源的抓取,针对这些不同信息源结构,他们从每个信息源提取需要的东西,最终组成自己的POI信息。接下来,下一站会从移动场景角度入手,为用户做更多的推荐。
       
从一开始,王沁就确定了下一站不做社区、不做UGC、坚持工具定位、通过机器抓取外加人工编辑生产内容的方向,在他看来,人工编辑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未来还是要靠机器。
       
这也依靠下一站团队的技术属性。王沁本人毕业于清华大学,后来到加拿大读硕士,回国后加入迪士尼在线服务游戏开发,两个创始人也均为技术出身。
     
关于商业化,下一站也正在进行一些初步尝试。目前,下一站会把来来会、爱旅行等尾货放在产品中进行推荐,也正在尝试酒店预订等方面的事情。但王沁说,目前他们还是希望先把基于场景推荐的大环节做好,然后再进行商业化,这些进展在明年将会看到远行。
     
下一站主要支持IOS平台,目前有几十个针对单个城市的APP,累计下载量为190万,日活在高峰时接近1万。
     
2011年底,下一站获得航班管家CEO王江的天使投资;2012年底,拿到戈壁创投领投的近千万元人民币A轮投资。
       
 银河快车:新派无人化旅行社
    
银河快车成立于2011年,创始人伍鄯轲将之形容为“新派无人化旅行社”,专注于国内城市周边的短途一日游。与四万公里、下一站的共同点是,银河快车同样是基于目的地进行服务,但不同于其他两个均面向C端,银河快车为B2B模式,连接线上零售渠道和线下旅游生产服务商。
         
在伍鄯轲看来,短途一日游基本为宰客型,他们瞄准的是行业痛点,通过苦活、累活为用户提供让人放心的一日游产品。他们选择的是巨头不愿意涉及又容易建立品牌的领域。
         
伍鄯轲曾在深圳国旅呆过5年,2005年辞职开始创业,在经过试错之后,最终选定了短途一日游这个方向。
         
最初,银河快车做的是短途一日游的B2C模式,但效果并没有达到预期。伍鄯轲在2012年重新调整方向,用B2B的模式与当地地接社进行合作,并通过技术手段,对服务流程进行分解,对每个环节的服务人员进行统一培训,并通过技术的手段提高传统服务方的效率,降低人工成本。
         
伍鄯轲说,他们更多的是在用互联网产品的思路来做服务这件事,在短途一日游这个领域做到极致,并形成让人放心的品牌。虽然在别人看来,这种方式有些老土,但伍鄯轲认为,这也是他们的优势所在——通过O2O落地,在细分领域挖掘更深的价值。
         
目前,银河快车团队有18人左右,今年用了1年时间在北京做到了1000万营收,未来,银河快车希望能加大人力和资金投入,开拓更多的目的地。
       
虽然在有人看来,银河快车相对传统、扩张速度也比较慢,但伍鄯轲认为未来旅游行业并不需要有那么多人力结构,如果将来都用他们这种方式,在生产上就会受制很少。这也跟旅游行业特质有关,一直以来大家都很关注旅游怎么卖,而不是关注怎么旅游服务。
       
有很多VC也正在看到这一点:一个传统行业里最苦逼的活将来可能最有价值,因为这个价值是最不会被磨灭掉的。
 
黑马 场景 市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