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版“暴走漫画”创业史:没人看到创业者微笑背后的眼泪
Ben Huh Ben Huh

美版“暴走漫画”创业史:没人看到创业者微笑背后的眼泪

创业家常常只分享新产品的好消息及得意之处,而刻意隐藏了那些“拦路虎”似的无法“赶尽杀绝”的困难,似乎这是约定俗成的默契即庆祝会上没时间坦陈这些。事实上,每一款新产品都有其辛酸史。

本文作者为美国在线娱乐幽默公司Cheezburger的CEO,Ben Huh。他认为,创业家常常只分享新产品的好消息及得意之处,而刻意隐藏了那些“拦路虎”似的无法“赶尽杀绝”的困难,似乎这是约定俗成的默契即庆祝会上没时间坦陈这些。事实上,每一款新产品都有其辛酸史。


 
大家好,我是Ben Huh,也是美国在线娱乐幽默公司Cheezburger的CEO。在2007年,我们创立了这家公司,同时在推出相关的幽默网站I Can Has Cheezburger时,网上一大批萌猫图片也俘获了众多“芳心”。目前,我们经营着几十个幽默搞笑站点,而不久前我们还正式推出了一个iOS应用。在这一刻,我十分自豪,就我接下来想跟大家分享的故事而言,它并不是针对应用的另类造势。
 
互联网搞笑图片分享平台CheezBurger是一个类似于国内的煎蛋、糗事百科、暴走漫画的搞笑分享类网站,成立于2007年。Cheezburger为地球贡献了萌猫(LOLCats),杯具傻缺(FAIL Blog)等网络流行元素(Meme)并让它们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传播。
 
我想跟你们详细透彻地谈一谈这款应用的成长史。尽管这款设计出来的应用就是为了博人一笑,但它技术及观念等方面的进步决不是为此目的。然而,我认为它的故事就是创业精神的一个普通实例。不过,对我而言,这次的项目是“赎罪”。
 
创业家常常只分享新产品的好消息及得意之处,而刻意隐藏了那些“拦路虎”似的无法“赶尽杀绝”的困难,似乎这是约定俗成的默契即庆祝会上没时间坦陈这些。事实上,每一款新产品都有其辛酸史。
 
2007年,Cheezburger以个人创业公司的身份建立,也就在我的房间,它以收购ICHC为起点成长起来。几个月后,员工逐渐增多,整个团队也搬进了西雅图的一个小办公室。通过收购和重建搞笑网站,如Know Your Meme 和 FAIL Blog,公司规模又进一步扩大。
 
我们将继续扩展,直到成功集聚成完美的幽默网站帝国。我们追求精益求精,也讲究规模效应,同时更乐于尝试新理念。当然,公司的成长速度日益加快。
 
在2011年,我们进行第一次创业投资时,Cheezburger就筹资了让人瞠目的3000万美元。接着借助这笔资金,Cheezburger开始了形似家庭连锁产业的搞笑网站的创建,并引领了媒体界的又一轮大范围投资狂潮。而我们集资是基于以下的愿景,即搭建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展现自我幽默感的平台。我们经营的这个具备混合特征的平台,不是让用户简单地发表新素材,而是让他们自愿提供其搞笑创意。
 
可是资金募来后,我迷失了方向。结果就是三年的碌碌无为和巨款的浪费。而只有在刚过去的四个月里,我才真正有所作为,尝试开发这款新应用。
 
简而言之,我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通过销售广告、T恤衫、书本甚至参加美国精彩电视台的真人秀节目,我们的利润年年攀升。但是,我们不知道该怎样使用在银行账户里的那些资金。更重要的是,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将一个建立和提供多用户网站的团队转型为打造全方位平台的公司。表面上,我们将员工人数增至三倍。
 
然而,在支付现金给原投资人后,开始的3000万美元减至寥寥的400万。考虑到创业资金标准,那个差额算小的,但是对于一家还没有找到方向的创业公司来说,似乎我们陷入了一个混乱的资金流失窘境中。
 
在2011年,招聘狂潮进行了几个月时,我跟下任首席技术官商讨了一下:
 
我直白地问:“我们产品推进的速度怎样?”
 
CTO坦言道:“我们忙于雇人,根本没有发布任何产品。”
 
我顿时哑口无言。
 
总有一些阶段,需要CEO去强力介入员工的工作中,重设其工作目标。尤其在这个快节奏,竞争异常激烈的产业中,雇佣的全部理由就是为了更快地传播新点子和进步之处。假如我们不发表产品,那不还不如将这些账单付之一炬。想象一下,一家航空公司说:“我们忙于购入新飞机,所以目前决定撤除全部航线。”相信你也会忍不住吐槽,我也是醉了!
 
我为团队辩解,无需过多干预,收入仍然在节节攀升。而这种暂停也是一时的。因为支持我们走到现在的用户,将会继续引领我们迈向新阶段。对于每个被雇佣的人,我们也会尽力补偿。
 
几个月的耽搁后,在2012年,我们顺利将所有站点移至自有平台,但是用户很反感。他们埋怨,这个平台少了很多熟悉的元素。由此引发的团队分歧越来越严重。而我的高管们要么被解雇,要么就是被排挤出管理层。整个团队进行了大换血。
 
在2012年末,我任命了新的首席营收官安布尔·邓恩。她是我从我们的同类型对手即社区式菜谱网站(AllRecipes)那挖过来的人才。她很有才华,并且受与其共事过的所有人的尊敬和爱戴。
 
不过,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她患有晚期卵巢癌。
 
她得癌症的情况并不是个秘密。我雇佣她的时候,了解到她正接受定期治疗,并且那段时间病情得到有效控制,生活也日趋正常。她帮助我组建了一个新团队,然后我们进行了重新部署。安布尔描绘了其对于建立一个传媒公司(不仅仅是分享和传递搞笑图片的平台)的蓝图。她认为我们要充分认识到自我优势,即大量的忠实用户、便利的传输网络和充足的后备资金。
 
所以,我们更应着力于打造现有网站,并且把广告刊登于此。
 
当看到安布尔的提案时,我意识到自己已糟蹋了这个搭建幽默平台的机会。可能我真的错了。所以我想试试她的主意,甚至已经向我的下属主管传达了这一想法。
 
我们相当看好2013年的发展, 一开始就在好几个城市增设了一流的广告销售团队,并恢复了原先的投入模式,当然这次有明确的计划。
 
当时,安布尔又住院了,因为她的病情急剧恶化。公司也因此陷入一片混乱。我有充沛的精力、热情及很多产品想法。但是,对于如何根据上述战略来推广广告销售方面,我毫无头绪。没办法,在四月,我们裁掉了三分之一的员工,其中包括主动辞职的安布尔,因为那时她还在医院接受治疗。在下班后,我们会去照顾她,令她展露笑颜。但是,你的内疚感并没减轻,因为这无法改变你解雇了一位住院的晚期病人的事实。
 
几个月后,安布尔·邓恩就去世了,留下他的丈夫和女儿相依为命。而至今,我仍会质问自己,是否是缩减她寿命的“凶手”之一。
 
Cheezburge的故事本会在那时就结束了。裁员之后,一些有才能的人员离开了。不过,谢天谢地,还有很多人留了下来。但是,那时士气低迷,我也苦不堪言。而在我的一位投资人布拉德·菲尔德劝说下,我开始向一位CEO顾问求教。
 
顾问不会让你感觉好点了,因为这不是他们的职责,他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帮助人们认清目前的状况。而你似乎对这种糟糕透顶的情况,无能为力,只能大骂一句“他妈的!”在纽约,我坐在预约顾问Jerry Colonna的沙发上,第一次向他人,也是对自己,坦诚了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去补救。”
 
“或许我不适合当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也许我才是杀死安布尔的凶手。”
 
为了克服这些恐惧,我不得不先顺从它、了解它,让其完全爆发出来。
 
我意识到,自己其实很失落,既为蹩脚的平台建立而懊恼,又对浪费投资人资金的行为很内疚,还为自己在安布尔的不幸事件中扮演的身份而焦躁。总之,我无法做到客观地考察公司情况了。
 
然而,我渐渐明白,公司内发生的任何事都不会改变仍有许许多多的人爱着我们的事实。我们所能回报的便是让全世界的人每天都开开心心。前进方向的迷失造成的只是一个暂时的退步。同时, 为了能让其成为暂时性事件,我不会固步自封,刺破笼罩心头的沮丧阴霾已成必然。
 
在2001年第一次创业失败时,我挣扎着掐灭了沮丧和自杀的念头。而2013年的情况似乎更糟糕,不过我不会再陷入这阴暗无助的境地了。对很多创业者来说,生意等同于生命,它危险而又诱人。如果你真的坚信自己与经营的生意是一体的,那么一旦它失败了,可能你也会垮了,反之它的成功会给你无限成就感。但你的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
 
我第一次尝试通过失败来梳理自己的两个身份。这也是我第一次公开谈论裁员事件。这场失败无疑是难堪又令人孤立无援的,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我,否定、指责,源源不断地涌现。
 
不管是熟人还是陌生人,他们纷纷骂你,“大混蛋、大骗子、大强盗”。你俨然成了背负全世界的经济、道德及社会污点的替罪羊。
 
 
一旦向大众公开承认自己的失败,那你将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前进。我也考虑过辞职,但最终还是放弃了。我觉得自己至少能为投资人和员工做一件事,就是尽力坚持下去,纠正原来的错误,不愧对他们的厚望。
 
第三次,我再一次组建了新团队,并坚持了最初的想法,要把Cheezburger打造成每个人都可以展示他们独特幽默的平台。在2013年的九月,我任命斯科特·摩尔为公司总裁和首席运营官。然而,回到最初想法的过程很艰难。首先,我不得不向投资人求助,筹集甚至更多的资金。然后,让现有的团队成员坚信这是一个值得花心思的想法,并且我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领导者。还有,我必须找到能发现其潜能的新执行官。作为掌舵人,我要指挥得更好。这显然并不容易。
 
我告诉你们这一切,并不是为了博取同情,也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后悔。我很庆幸,自己选择美国作为创业起点,因为这它是创业者可以凭借一点运气,实现个人想法的福天圣地。在这里,尽管这伴随着多年的辛劳及巨大的风险。在每个故事的结尾,大家要么说会戴罪立功,要么说会继续努力。
 
纵观整个奋斗旅程,我注视着、倾听着并完善着有关“移动第一”世界的传媒理念。我还与马特·加里甘、阿塞尼奥·桑托斯共同创立了一家名为Circa的新闻公司,当然,它是新理念的第一次试验。而这款Cheezburger应用则成了我那历经锤炼的娱乐理念的产物。下面是我在作为首席执行官的过去三年里,所学到的最珍贵的教训:
 
1.消费即学习
 
我,作为创业者,所学到的一切几乎都来自于研究他人的作品。同样地,我们也希望用户能从我们每天发表的幽默潮作中得到些许启发。用户也可以从Cheezburger网络上单向查看所有小伙伴的属性及喜爱的站点,因为我们的那些站点和用户都会受到公平待遇。而通过轻松浏览大量幽默作品,人们将学习到如何带给人欢乐的秘诀。
 
2.新理念的确立需要协同合作
 
每个想法都应该摆出来,让大家点评、修改。而为了有创意,我们必须借鉴他人的想法,这也是我从委派工作时渐渐学会的。那么,在这款应用的设计中,我们大大充实了这个理念,让用户可以借助旋钮重新创作图片或GIF。这样,朋友影响我们,我们也反过来影响他们。作品也成了人人看好的优质、先进、共有财富。
 
3.摩擦必败,速度决胜
 
摩擦会让梦想湮没,而速度在任何生意里都是成功利器。我们和用户都希望能尽快发表那些想法。我们也不怕麻烦,因为这样他们就能对应用里的内容做任何想做的修改,即使那些并不在我公司的兴趣范围内。
 
对于外界来说,现今的许多科技创新精神更像是速度下的简单要素。有时候,你可能会听闻一个项目背后的宏伟目标,却很少了解整个辛酸的故事。分享完这个人征程,我希望当我指出这款应用是我对欢乐未来的殷切期盼时,你们能迁就一下。
 
尽管他们最初的部分想法经常出错或被忽略,但是创业家仍为产品现世的那一刻而奋斗着。经过三年的流血流汗的日子,布拉德告诉我:“你现在可以停止赎罪了。”
 
这次的推广应用是我的救赎,而这是经过Cheezburger的每个人的努力,才得以实现的。我为他们感到骄傲,当然也希望更多的有才之士能加入我们。我只想设计更多的应用并推广它们。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没人能确保你成功,你所能做就是不断尝试。
创业史 创业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