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是网吧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丁鹏 丁鹏

电竞是网吧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截至2013年底,我国18 97%的网吧在亏损,23 32%的网吧仅盈亏持平。而电竞的发展却是越来越有大爆发的远景,从直播平台,到选手,再到产业的各个环节,我们看到资本都在进场。

上个周末,笔者受邀参加了明基的一个有关电竞的活动,位于扬州1912街区的明基BenQ全球首家专业电竞馆正式挂牌营业。名为电竞馆,但实际上是一家以电竞为主题元素的网吧,从装修到机器的配置向电竞靠拢。
 
一个很明显的状况是国内的网吧整体上已经呈现出一幅即将朽木的状态。
 
 
文化部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底,我国网吧数量为13.5万家,终端台数1180万台,用户1.19亿人,收入总规模为520亿元,比上年下降3.2%。而来自天下网盟的调查显示,18.97%的网吧在亏损,23.32%的网吧仅盈亏持平!
 
与此相对应的是,电竞的发展却是越来越有大爆发的背景,从直播平台,到选手,再到产业的各个环节,我们看到资本都在进场。
 
而电竞的特殊性决定了它最好的体验应该是在网吧,电竞类的游戏当然也可以与普通的单机类或者MORPG类的这种网游一样一个人独自在家,但与朋友在网吧当中一起“排排坐、5人黑、6人黑”的体验才是最佳的体验。而现在的实际情况也几乎如此,网吧当中的主流用户几乎清一色的DOTA、LOL。
 
由此引出的一个问题是,电竞是不是网吧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两个利好是真是假?
 
网吧,这一个名词几乎陪伴了一整个的80后以及部分的90后,从1995年的网吧前身的瀛海威科教馆落成,到1996年的上海威盖特、北京实华开网络咖啡屋,中国第一家网吧属谁存在争议,但发展了近20年的网吧产业,似乎正在逐渐走到尽头。
 
而在这个时候,颇为让人意外的是网吧行业迎来了两个利好。
 
其一,11月24日,文化部、工商总局、公安部、工信部联合印发通知,全面放开网吧审批,取消各级文化行政部门对上网服务场所的总量和布局要求,取消对上网服务场所计算机数量的限制,场所最低营业面积调整为不低于20平方米,计算机单机面积不低于2平方米。
 
政策上在放开,当然我们不排除政策正在极力扶持这个产业,但是我想在此之前我们来看一看近日发布的另外一个政策。
 
12月2日,文化部通报了第二十二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情况。“腾讯动漫”、中国电信下属动漫网站等21家网站,因宣扬色情暴力内容被查处。
 
这是两个鲜明的对比。
 
这两个对比告诉我们的是,上层的监管从来没有松过,只是主体发生了变化。从内容输出口的网吧到内容供应端的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变化。
 
所影射的是,网吧已经不再是国民消费互联网内容的主要场所,随着一些外部的条件如:人均收入越来越高,而网络资费越来越低、硬件费用越来越低等,互联网早就走进千家万户。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3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14年上半年,通过网吧上网的人数比例处于较低水平,而网民上网场所的首选仍然是家庭,其比例为91.3%。网吧已经不再构成绝对的内容输出口的作用,所以放开监管,而互联网内容供应商的监管加紧则是从源头直接开始。
 
所以,不是政策的监管对于网吧放松了,而是网吧自身不再具备被强制监管的必要了。
 
其二:11月26日,联众国际控股游戏公司公告,将收购上海网鱼网络发展有限公司(及上海网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各10%股权,交易价格为3500万元人民币。
 
公告资料显示,网鱼网络与网鱼信息经营的网吧超过200家,拥有约260万名网吧登记用户及约2万台电脑,去年度总收益为2.42亿元,净亏损426万元;今年首七个月总收益及净利分别为1.92亿元及1219万元。
 
暂且不去提估值低或者高的问题,我们首先要来了解,联众入股网鱼网咖的基本目的所在:将与网吧就线上及线下棋牌游戏活动进行业务合作,使其成为扩展线上游戏及线上、线下锦标赛的新市场推广渠道。
 
所以,要是你的网吧不是像网鱼网咖一样有个超过200家的门店、260万的实名会员,就别想着能有天上砸下来的资金了,因为你根本起不到推广的作用,你也就老老实实的去与顺网合作吧。
 
但是此时,问题又来了,顺网科技发布2014年Q3财报显示本期营业总收入1.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87.50%。
 
但是其中公司的游戏平台业务营收8520万元,占总营收50%,同比增长114%。刨除游戏平台的业务,顺网的广告平台业务可以看到的是增长邮件。而报告中也分析,2014年传统端游增长速度放缓,致使公司的广告平台业务发展面对增长限制的风险。
 
广告这块儿业务可是与网吧的老板们息息相关的收入部分。

联众收购网鱼网咖这事儿,即使再衰败的产业也会有活得不错的领头羊存在,但不适用于普遍性。
 
网吧=电竞
 
所以,你以为资本开始关注网吧了,NO!你以为政策开放是利好,NO!这个产业正在变得无比的落寞。
 
但是与这个产业的落幕相比,依托于网吧发展起来的电竞却开始蒸蒸日上,资本的进场、产业链的完善、粉丝的数量以及狂热等都在催生这个产业。
 
而网吧也从综合性的内容消费,如聊天、看电影等单纯的演变为游戏内容消费,更直白的是电竞游戏消费。
 
从笔者前段时间在上海郊区某闹市地段的一家网吧的观察结果来看,其在双休日下午到晚间的黄金档时间当中,上座率约40%,而其中又以三三两两比邻而坐一起打DOTA或者LOL这类的MOBA游戏占据了将近80%。
 
所以,可以直接划等号的是网吧=电竞。
 
发生这样的情况,正如我文章前面部分所说,电竞的游戏属性决定了,网吧是现在普通游戏玩家在一些特殊的场景下所能接受的最好场所,而其他游戏无论是MMORPG、SLG等,一个人在家里的电脑旁也能玩的很HIGH。
 
而另外一方面,网吧除了承载类似电竞成为上网第一选择地点之外,我们发现它别的属性完全可以被家用电脑代替,而且家庭的环境明显会优于网吧。
 
从互联网的角度,我们需要做用户分析,当你的用户都在玩电竞时,你应该知道要向这方面转型才行。
 
但现实可能并非如此。
 
网吧电竞解决方案靠谱但难推进
 
我们首先需要知道两个背景:
 
其一,网鱼网咖可能也绝大多数的人在玩电竞,但网鱼网咖的主要卖点绝对不是这个,而是它的环境、它的服务,它的硬件,它除了上网这个最简单诉求之外一切软性的配置。所以网鱼网咖的价格几乎是普通网吧的3-4倍,但买单的大有人在。
 
所以,网鱼网咖主打服务等软性牌依然可以活得很好。
 
其二,根据某个前辈所说,2000年西安每个网吧基本都养了战队,每个网吧都会组织比赛,任何网吧一进门就能看到有一个本战队的荣誉墙,贴着获得的奖品和明星式的照片。
 
但到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基本没有活下来的。
 
1996年的北京实华开网络咖啡屋在现在看来多么先进,但还是不敌日后纯粹的以上网为单一主题的“电脑机房”;而2000年西安的网吧模式,在现在看来又是多么的有先见之明,但是依然敌不过大环境。
 
以这两个案例来说事儿,是想说,2000年没有做成的事儿,今年不一定做不成,毕竟,大环境不一样了。
 
电竞目前在中国到底有多少用户,其实看一看LOL最高同时在线750万这个数字就应该了解,但是顶尖的选手、战队就那么几个,更庞大基层用户的电竞梦如何满足?不是每一个普通的用户都有幸去参加S4、TI4这样的比赛,不是每个用户都能转战职业。
 
所以,明基扶持网吧,彻底转型电竞,给网吧整体提供电竞解决方案这事儿,拉拢众多的网吧一起组建一个联盟性的赛事,是靠谱的,但是很可能很难推进。
 
之说以说靠谱,原因是电竞的整体大环境,从政策,到上下游,再到资金方都在完善,电竞这座大金矿正在等待爆发,而明基所做之事,是顺应这股大潮流,是整个电竞大环节中的一个小环节,而且是很重要的线下的一个环节。
 
很难推进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在行业整体表现不佳的情况下,很少会有网吧主再砸巨资下去推倒重来的。
 
要知道,中国人骨子里的冒险血液并不多。而且类似电竞馆的价格体系应该会像网鱼网咖靠拢,毕竟机器、装修是一流的,但这个价格体系想要在三、四线打透可并不容易,而在一、二线城市的话,网鱼网咖是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制约明基这个计划前景的恰恰就是推进的速度以及规模。
 
根据明基给出的数据,目前全国大概有100个左右的电竞馆,但真正全部电竞元素的就扬州这一家,其他的可能只是部分被改造称电竞馆的样子。而这离明基第一阶段2000多家的差距可并不小。
 
而实际的情况是,如果没有电竞这几年的爆红,没有DOTA、lol这样的产品,说句实话,我真的不知道,网吧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尤其是家庭电脑正在逐渐普及的当下。
 
网吧 电竞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