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粉丝经济能否拯救数字音乐
张书乐 张书乐

【专栏】粉丝经济能否拯救数字音乐

如果作为特例的线上付费Live现场无法做到推而广之,数字音乐的破局之路又该如何呢?数字音乐的版权保护,其实更需要在版权之上,进行个性化的创造,形成更多的产品延长线和衍生品,做增值服务。

i黑马注:如果作为特例的线上付费Live现场无法做到推而广之,数字音乐的破局之路又该如何呢?数字音乐的版权保护,其实更需要在版权之上,进行个性化的创造,形成更多的产品延长线和衍生品,做增值服务。


来源:黑问专栏
作者:张书乐


据媒体报道,11月18日,“羽泉2014新品发布会”于北京成功举办,发布会现场不但由海泉亲自展示了二人第十张原创专辑《敢爱》的多种“硬件”载体,更宣布了接下来羽泉将与乐视音乐合作联手打造第一场线上+线下全流程互动式演唱会——“羽泉圣诞秀·第五季”。

这也是继与汪峰O2O付费演唱会直播大获成功后,乐视音乐再次与顶级音乐人携手推动演唱会付费模式+互动模式的全面革新。

线上付费Live现场似乎成了一直赚不到钱、陷入版权纠葛的数字音乐们的福音。

大牌路线解决不了问题

做线上付费Live现场,其实是许多数字音乐平台的共识。

早在年初,乐视音乐频道副总编尹亮就对外透露称:避开无谓地囤积音乐版权,主要背靠视频网站做Live现场,试图做音乐网站中的“设计师品牌”。

而汪峰则是用来试水的一个棋子。尹亮在演唱会后,用刷朋友圈的方式表达了成功的喜悦:为线上付费直播买单的人超过4.8万,而在次日,又有1.6万人为回播付费。

但不独是乐视有奇招,其他的平台想法也颇为新颖。10月,由光线传媒制作的大型全媒体互动音乐真人秀《中国正在听》在京揭开面纱。该节目吸引了庾澄庆、李宇春、蔡依林、李健四位明星听审加盟,震撼的声效舞美和直播互动也颠覆国内音乐大片模式。但区别于通常选秀节目的地方是,此次真人秀,有浓烈的互联网基因。整个秀将没有“评委”“导师”的设置,只有“音乐听审”,真正的生杀大权掌握在听众的手中,完全的互联网粉丝投票模式。

大热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日前就将其第三季的音乐版权进行单独分销,也让互联网企业看到了全新的机遇。据获得《中国好声音》第三季音乐版权的天天动听方面介绍,这次与好声音合作不只是简单的音乐层面的移植,更是将电视荧屏与手机互联网首次紧密联系在一起,喜爱“好声音”的观众可以更直接参与到节目进程中。据称,天天动听将与CNR“音乐之声”等全国百余家电台紧密合作,依据学员歌曲在平台上的试听和下载量推出“好声音”人气榜单。相关数据将在“好声音”节目中不定期公布,为导师评判学员人气和市场号召力提供可靠依据。

这些利用互联网音乐分发方式和粉丝经济模式来进行的数字音乐盈利创新,被舆论所热捧,或有希望成为解决数字音乐盈利与版权双重困惑的一把钥匙。但不同的声音也在浮现。

“很显然,版权保护问题,通过线上付费Live现场可以得到很好的解决,也可以创造盈利,但这仅限于个案。”业内人士指出,“汪峰、羽泉、中国好声音等,都是对公众有一定号召力的品牌,因此在互联网上也容易形成粉丝经济。但对于那些知名度不高的歌手、歌曲和节目来说,这种粉丝经济不可模仿。”

亦有人测算,按人均30元网络票计算,6万余观众带给整个汪峰演唱会的收益也不过近200万元,对应这场演唱会直播的规模来说,未必赚到了钱。

数字音乐终将收费?

滚石移动CEO李敬认为:中国网络音乐最终一定走向收费。当然,他的这一观点有一个大前提,即音乐客户端的数量集中到两三家,在几十家客户端的时候,收费是没有可能的。

李敬在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亦点到了汪峰的案例:“大家觉得看一场演唱会花一千多块钱买演唱会门票这是OK的,但是网络上大家认为是免费的,但是这个数据让我们行业的人非常高兴,非常欣喜。乐视并不是一个非常大的网站,它的用户数并不太多,但是它七万五千个收费的用户,一场演唱会30块钱我们认为收费是比较高的,这么高的收费,这么大的比例,我觉得还是好的。”

去除掉同业相轻的内容,很显然,李敬的话语中,包含了他们对如何收费的思维,即不仅仅是“把音乐搁上去大家就花钱买”,而要提供好的音乐服务,“比如说基于场景的服务,比如说我喜欢谁,在一个特定的场景下适合听什么音乐,他就给你推荐,或者有一些大数据的办法。这都是很典型的音乐服务”。

但在目前,这样的大数据匹配,似乎还没有在产品层面真正做到精致。而另一个情况则是,音乐平台开始强化与知名唱片公司的深层次合作。

11月初,腾讯传出消息,将作为华纳音乐在国内互联网音乐版权的总代理方,拥有华纳唱片的独家分销权。之前与华纳音乐合作的在线音乐平台在执行完之前签署的合作协议后,如果希望继续获得华纳音乐的版权,则必须通过腾讯QQ音乐才可以。

由此,腾讯直接将版权入口放置在了最上游,也将维权的力量集中在了一起。“至少过去因为华纳音乐多头合作,而导致许多音乐被盗版后,因无法确定哪个平台拥有版权,而形成的知识产权真空,将得到有效遏制。”业内人士指出,“腾讯成功垄断华纳的方式,或将被其他平台效法。而如果仅此一个地方才可下载到听众喜欢的音乐,收费也就有了可能。”

但难点在于歌手们现在已经开始走向数字化和网络化,与传统唱片公司渐行渐远,加上想要进入数字音乐市场的企业还有很多,这样的图谋并不容易实现。

新的力量在崛起中

据《2014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3年中国音乐产业市场总规模2716.56亿元,而数字音乐市场规模达到440.7亿元,占据音乐产业核心层的73.9%。其中无线音乐市场397.1亿元,有线音乐43.6亿元。

这样的红利,让众多企业眼热。作为在2009年就进入该市场的天翼爱音乐,尽管有中国电信的大旗,却一直没有多少建树。然则,在大环境下,其也开始利用手中握有的版权和资源,探索数字音乐市场的新路。

最为典型的是与《中国好声音》的合作,其首次尝试电视节目歌曲播出期间,用户可以同步在爱音乐客户端进行高品质无损试听、手机彩铃订购、音乐全曲下载等即时服务。这显然将自己手中的独家资源发挥到了极致。

同时,天翼爱音乐还出了一个奇招,给了苦于没有无线互联网推广渠道的音乐人一个机会,其“蜂巢”音乐计划推出后,用户可以在“蜂巢”的平台上根据自己的喜好、通过“可见即可得”模式快速制作App,在此过程中,该作品也一站式地完成了版权登记和常规音乐作品问世所需要的营销推广。

尽管如此,效果却未见强大。根据其官方数据,该计划已经有3200个App问世,并有千余万的下载量。平均计算,单个App的下载量不过数千,在App以10万为生死线的大背景下,其传播力未见比传统数字音乐平台为高。

利用众筹的方式,来实现自己音乐版权的收益化开始崭露头角,甚至很另类。众筹平台乐童音乐CEO马客就提到他们平台目前最大一笔众筹项目是黑胶唱机,筹款102万元。

另一个有趣的动向来自网易。通过印象派的个性化定制电商积累了经验后,近期网易和美特斯?邦威联合推出一款“音乐内裤”,据媒体报道,在它的裤腰处正中有一个二维码标识,用手机扫一扫这个二维码就能连接到网易云音乐,播放《小苹果》《倍儿爽》等不同款内裤所对应的歌曲⋯⋯

显然,网易和乐视、天翼等公司想到了一块,“所谓音乐版权变现,依然要靠有效的形式来保障版权,音乐内裤很难山寨,也很独家,就和汪峰的演唱会一样”。业内人士指出:“数字音乐的版权保护,其实更需要在版权之上,进行个性化的创造,形成更多的产品延长线和衍生品,做增值服务,这样有强烈个性化需求的时尚人群才会为此买单。仅仅是下载音乐这种老套路,还是免费为好。”【作者:张书乐 微信号:zsl13973399819  每日更新的互联网产业分析,独家独到的观点火力全开,欢迎订阅张书乐的微信公众号】

==================================================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非i黑马官方立场
点击链接,和作者交流:http://ask.iheima.com/?/people/zhangshuyue
 
 
数字音乐 版权 粉丝经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