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o CEO沈炜:vivo是一个“小公司”
张楠 张楠

vivo CEO沈炜:vivo是一个“小公司”

vivo创始人沈炜:vivo短时间内没有任何上市的想法,也不需要融资,大部分上市是想弄点钱,但是我们并不缺钱。

i黑马:12月10日,在vivo新品X5Max发布会上,vivo CEO沈炜第一次向媒体阐述了这家低调的手机厂商的行事哲学。在沈炜的开场演讲中,“因果”和“本分”成为贯彻其企业价值观的主旋律。

 

“‘果’是不可求的,也求不到。但是如果可以埋头种因,果水到渠成。”

12月10日,在vivo新品X5Max发布会上,vivo CEO沈炜第一次向媒体阐述了这家低调的手机厂商的行事哲学。在沈炜的开场演讲中,“因果”和“本分”成为贯彻其企业价值观的主旋律。

实际上,这也是沈炜近10年来第一次面对媒体,而包括沈炜在内的五大高管层也全部亮相,分享vivo的价值观以及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通过差异化产品一跃成为国产手机知名品牌的秘诀。

仔细看一下vivo的发展过程,其实很简单。最初,vivo紧紧围绕年轻人群体,以Hi-Fi&Smart基因切入差异化市场,专注差异化市场品牌和产品的精耕细作,以Hi-Fi音乐这个“小而美”的翘板,打开了自己在手机行业的市场。沈炜预测vivo今年的销售数量可能会达到3000万部,超过了小米今年上半年2611万台的手机销量。

显然,选择此刻从低调走向前台,表明经过3年的积淀,vivo正蓄势待发,不仅在悄然布局国际市场,也在思考如何围绕手机展开移动互联网布局。

沈炜口中的这个低调务实却井井有条的 “小公司”,其梦想也非常低调,谈到未来的发展,沈炜称,赚钱不是一家企业追求的唯一目标,企业要有理想,才能活得快乐,活得久一点。

以下为沈炜与记者的访谈实录:

记者:您一直说vivo是一个“小公司”,请沈总用一些数字来告诉大家vivo到底体量是多少?

沈炜:一个公司所谓的小、所谓的大都是跟自己过去的对比,但是在任何一个时刻永远都有比我们大的公司。而且我们本质上来讲,学习是一个我们很重要的核心价值观。所有品牌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从做手机到今天,更多的是一直在学习每一个企业、每一个品牌它的优点,来弥补我们相对的短板。我只能说这两年结果还算是不错,今年我们销量跟去年相比,可能有接近100%的增长,预测销售数量接近3000万台。

记者:2011年vivo决定进入智能手机这个行业,与此同时,很多中国国产手机品牌在那一年崛起。您当初是怎么决定进入这个领域的?团队内部、董事会内部有没有反对意见?

沈炜:我们自己到目前为止,依然认为手机是个人事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大家手上都会拿着手机,但是大家手上不会拿着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既然是个人事务,就意味着每个人有每个人喜好,不可能一个品牌一统天下。只要你能够在这个巨大行业里找到很好的细分,找到你的位置,在细分市场你能够做到行业老大,其实日子一样过得很好。这是当年为什么进入的主要原因。因为,这个市场是可以细分的。

记者:现在vivo主要用户都是30岁以下,甚至有很多90后,您作为产品创造者、CEO,你有问过90后这个手机好不好用吗?

沈炜:vivo这个品牌定位人群是18-35岁年轻人。作为我来说,我确实放在产品、品牌方面的精力多很多,我其实只要有机会就会和90后沟通,我都很关心他们对手机功能使用方面的理解。但是光通过我是不够的,所以大家会发现其实我们品牌部门和产品部门,里面的90后特别多。像我这种70后还干这种事,我们企业肯定做不好。得有懂的人去做。

记者:刚才您提到vivo把所有厂家看成自己的老师,你最看中哪几个?是华为还是小米?

沈炜:在这个领域里做的好的同行,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比如说国外的苹果、三星,国内品牌里面华为、小米,都是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一个企业做的好不好,最重要是方方面面都要兼顾。就像一个木桶,真正装多少水,是最短的板决定。理论上,我们在每个领域都要学习,每个领域标杆对手是不一样的。

记者:现在有很多派性模式,小米最终目的是上市,造一个很大的生态链,但是您一直强调一些价值观,员工是不是快乐,您为什么选择您选的这个模式?你怎么看待另外一个模式?

沈炜: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DNA、文化和价值观,我们从过去20多年,对商业本质的理解,到现在为止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而且在目前企业实践过程中,到目前为止结果还是好的。我们从内心,从对事物本原的理解,认为这条路是对的。古话叫条条大路通罗马,可能有的人走另外的路是成功的。但是我相信每个人只会走自己熟的并且坚持是对的路。类似小米这条路,也许我们走起来可能就觉得不太熟或者比较崎岖吧,我们只能走自己熟的路。

记者:现在国产手机互殴成为主流,成为发布会噱头,它们喜欢把一些事炒热,成为话题,引起年轻消费者关注。你们是不是显得缺少了话题性,显得低调,听听你的看法。

沈炜:你有什么样的想法、思维、价值观决定了做事情行动上有所不同。第一,我们不赚别人便宜。第二,我们做事情首先求德于己。我从来不认为商业本质会因为互联网而发生改变,好比品牌一样,互联网一样也要做品牌,品牌是留给消费者的印记。无论在地面也好、网络上也好,我们给企业整个大平台,包括外面一级公司、二级公司,我们都去要求不仅不去诋毁同行,连评论都不要。就是我们长期倡导的埋头种因,果水到渠成。按照过往很多行业的教训,看似赚了点小便宜,其实最后毁了整个行业。

记者:您说了行业竞争到这个层面,未来2-3年有可能有大的变化,我们的白电、黑电,笔记本PC这个时候市场也越来越集中化,您预测这个市场到了这个层面的时候,未来vivo的战略将会怎样?

沈炜:市场战略里最重要是品牌战略。其他战略都应该服从品牌战略。我们品牌战略定位年轻人,我们绝对不会改变。唯市场需求而导向,这种企业是短视的,我们做企业梦想并不是说要做多大规模、多大市场份额。最重要是建立个性鲜明的伟大品牌。伟大品牌一定是个性鲜明,与众不同。什么叫品牌?就是与众不同。比如一提到你名字,就想到你的形象。我希望vivo在这块建立很简单的、很单纯的但是又与众不同的联想和记忆,从这个角度讲不会去改变,就是年轻人。

记者:大家关心vivo有没有上市的打算?

沈炜:要问我现在,短时间没有任何想上市的想法。上市看目的,大部分上市可能是因为想搞新项目缺钱。而我们的业务都很聚焦,不会说手机做着做着想搞房地产,从来没有这个想法。通过本分行为准则,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比如手头有1个亿,最多也就干1个亿能干的事。如果手头有1个亿,想干100亿干的事,就是自不量力。很多企业为什么死掉?就是资金链断掉,就是因为经常做超过自己能力的事。我们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

记者:这几年你怎么看待运营商市场?

沈炜:运营商这个市场,是运营商为了快速在中国推行3G发展而启动的一个特殊时期产物。当然在4G初期,运营商为了快速推动成长,也是一个短期产物。我个人认为他们在推动产业从2G往3G、3G往4G期间,确实起到加快进度作用。但是当终端制造商们,再不做2G,至少从我们来说最便宜的一款是3G,不需要拿任何来补贴厂家转4G,因为大家都转了。而且本身我们也是回到事物本原,一个品牌在市场上到底做的好不好,走的远不远,更重要要靠完全市场化、充分的、公平、公开的竞争才能锻造自己生存能力。

记者:vivo这家公司在综艺节目表现非常好,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一个合适方法做这样的事,有量化标准衡量综艺节目给你们公司带来多大回报?

沈炜:我们媒介传播很准确按照我们价值观展开,比如乐趣,所以我们投放娱乐节目;活力,我们在世界杯足球赛,包括NBA,也赞助了一个网球女孩子,在中国是第一的,青奥会拿到金牌;创新,都是按照我们品牌的东西,没有做违背价值观的事。

记者: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将手机作为控制物联网终端已经被业内看作是水到渠成,vivo有没有这方面的布局和计划?

沈炜:我们主业肯定是手机,只要围绕主业,能够有利于主业提高竞争力,有利于目标人群更加受益,我们都会投资。比如围绕手机展开移动互联网布局,我们也在做一些长远思考。

vivo 上市 沈炜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