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到人家了 这家成立8个月的公司要弄死房屋中介
翰阳 翰阳

吓到人家了 这家成立8个月的公司要弄死房屋中介

又一典型的o2o案例——爱屋及乌,干死传统房屋中介:建一个在线虚拟中介,没有租赁成本,用省下的成本一方面补贴经纪人,他们收入高了,一方面去补贴用户,租房便宜了。爱屋吉屋今年3月成立,现在已突破了1200人。

i黑马:又一典型的o2o案例——爱屋及乌,干死传统房屋中介:建一个在线虚拟中介,没有租赁成本,用省下的成本一方面补贴经纪人,他们收入高了,一方面去补贴用户,租房便宜了。爱屋吉屋今年3月成立,现在已突破了1200人。


对于当下以门店为核心的租房中介,也许我们都会认同存在着这样的问题:

1.用户没少花钱,但对服务并不满意;

2.中介没少收钱,但能赚着钱的公司少之又少。

在移动互联网的力量不断触及和改造着传统行业之时,铁板一块的传统租房中介领域也有新玩家入局。

“传统中介公司服务模型不能让用户满意,成本结构错误,”我们要“重新定义和设计房地产中介到底是什么样子”,爱屋吉屋联合创始人邓薇在接受搜狐IT专访时并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在她看来,互联网模式的基础思维是让买卖双方在信息通畅、透明的市场情况下进行理性的选择,而非制造信息不对称的壁垒靠倒卖差价赚钱,后者正是当前传统租房中介的逻辑。

自今年3月正式成立,到如今业务落地京沪,半年多的时间爱屋吉屋的规模已急剧膨胀到了1500多人,其中一线的经纪人约1200人。对比大多数互联网初创十位数的团队而言,这貌似是一家很重的公司;而相较传统租房中介动辄过万的员工规模来说,似乎又很轻。

实际上,相比于传统租房中介,爱屋吉屋的确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新的东西:

1.无门店:邓薇并不认为门店的有无和多寡是租房中介获取用户信任的基础——用户用最少的精力租到房子,出租方用最快的速度租出房子,经纪人用最短的时间撮合交易才是关键。尽管爱屋吉屋也在分公司向用户提供签约场所,但其明确自己的主要目标用户是23岁至30岁之间的北漂和海漂群体,“我们认为他们是绝对的互联网一代,他们租房的第一步一定从互联网开始。”

2.单一经纪人:传统的租房中介是“划片而治”的,分支机构仅负责自己所在小小片区内的房源,相互之前也存在着竞争关系。而邓薇则试图打破这种规则,向用户提供一对一的经纪人服务。不过,尽管爱屋吉屋在宣传中将“全城带看”作为广告语,但邓薇也坦言由于用户的行为是理性的——大多数人的找房区域是4站地铁辐射范围内,由此为用户服务的经纪人实际上需要负责的是这一范围内的房源。换句话说,爱屋吉屋所做的是大幅扩大并根据用户实际需求重新划分了片区,从而提高了供求双方的效率。

3.数据更新:邓薇表示,爱屋吉屋有一支约200人的出租委托服务团队负责信息的更新,以确保用户看到的房源是有效的和准确的。“平均1.8次带看完成签约,一周之内就可以将租房出租,绝大多数房源在10天内就会完成更新。”

4.后续服务:对于出租后潜在的纠纷风险,邓薇称将通过合约来规定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也会提供有限的帮助。同时,在短期内,爱屋吉屋并不会进军类似自如客的租房托管市场和利润更为丰厚的租房买卖市场。

5.经纪人的收入构成变化:相比于传统租房中介经纪人最高不到4000元的底薪,爱屋吉屋给出的数字是6000元,而这一数字也得到了一线员工的证实。同时,经纪人的奖金也不再采用佣金抽成,而是依据用户的满意度。“经纪人没有必要骗用户,他需要做的就是服务好这个用户,”邓薇正尝试打破一些潜规则。

对于爱屋吉屋的出现,传统租房中介表现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以链家为代表的企业更多地选择了“学习”,包括对于互联网的改良;而另一些较为依赖于租房业务的企业则表现出了一定的“对抗性”。针对这些明面上或潜在的“反击”,邓薇表示自己并不怕打仗,而即便是大家都有了网站、有了APP,但由于其运营模式和成本结构并没有发生变化,所以爱屋吉屋在模型架构上还是有自己的优势的。

面对如此之重的模式和庞大的人力及营销成本,作为前土豆副总裁和沪上打车应用大黄蜂的创始人,刚刚拿到B轮融资、在“烧钱领域”闯荡10余年的邓薇并不“在意”,并表示没有盈利的压力。而对于未来的规划,邓薇透露今后半年内将在京沪两地继续深耕,员工数量可能还会有3倍到4倍的增长,但不会扩展到新的城市。
房屋中介 月份 公司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