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内部激励+并购整合,百度自己开的药方能管用吗?
张书乐 张书乐

【专栏】内部激励+并购整合,百度自己开的药方能管用吗?

2013年之后的百度,找了两副药方,一副内服,一副外敷。药方不错,可百度能就此消肿吗?

i黑马2013年之后的百度,找了两副药方,一副内服,一副外敷。内服的方子,主要是以内部激励为主,不断提高额度的“百度最高奖”是其中的一味药;而外敷的方子则是大量地进行并购和整合,为百度添加更多的元素,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成分,如收购91助手。药方不错,可百度能就此消肿吗?

201303197281363677062890.jpg

来源:黑问专栏
作者:张书乐


2013年之后的百度,找了两副药方,一副内服,一副外敷。内服的方子,主要是以内部激励为主,不断提高额度的“百度最高奖”是其中的一味药;而外敷的方子则是大量地进行并购和整合,为百度添加更多的元素,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成分,如收购91助手。

饥饿来源:占据着国内绝对搜索市场的百度,进取动力不足。又由于在抢占移动互联网市场的进度不佳,比整个互联网节奏慢半拍,李彦宏对百度团队怒评零分。

饥饿表现:百度开始以600万美元的“百度最高奖”刺激内部,并拿出高达20亿美元进行外部并购和整合,内外同时发力,重新找回饥饿的感觉。

饥饿指数:★★★

“我期待着有一天,当人们到国外旅行的时候,只要带着百度翻译,就可以毫无障碍地跟当地人沟通。我期待着有一天,人们可以不再需要电脑、手机,只要把一个小小的芯片植入你的脑子,你就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这是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2014年最热的8月,站在百度大厦东广场,对近万名参加2014百度Summer Party的百度员工所作的激情演讲。

这个明显山寨马丁·路德·金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的“连珠炮”,记录下的不仅仅是李彦宏对未来互联网版图的野心,还有他对百度这间公司及其员工的期许。就如他2012年11月那封在百度内网中,以“改变,从你我开始”为题的著名公开信中,所要求的“鼓励狼性、淘汰小资”那样。

离破产还有30天

李彦宏的希望很简单,不要富贵病,要有饥饿感。

2013年1月,李彦宏在2012年“公司系数”一栏的打分是零。在不少员工看来,这是Robin对百度在“移动互联网”上的表现十分不满意。

但这只是对李彦宏零分事件的皮毛分析,他真正的焦虑在于百度慢了,比整个互联网节奏慢了半拍。在这个时间段内,李彦宏密集发声,特别是在公司年会上,李彦宏甚至说:“过去的2012年对于百度来说,可能是近些年来最困难、最不容易的一年。外界对我们的发展有一些质疑——百度是不是错失了布局未来的先机?是不是只能躺在领先的优势上吃老本?是不是缺乏创新的动力和能力?”

这是富贵病。有百度员工甚至说,依靠搜索引擎上的绝对优势,百度单靠一个竞价排名就能活得很滋润了。言下之意就是百度已经很成功了,没必要再去那些未知领域冒险。这样的观点,在当时的百度很有市场,以至于不少百度的离职员工称,“百度很多的部门还是挺适合养老的,诸如北大、清华等学府的人才,越来越不会在百度待太久,因为百度带来的挑战越来越少了。”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范仲淹的这句老话,其实对于每一家进入稳定期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发挥着作用,特别是在自己的优势领域,同时又没有对手的情况下。几乎在同时,左右着整个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阿里巴巴也陷入了类似的局面,不少媒体都报道着淘宝的不少“小二”们,在淘宝店家的“贿赂”中,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马云的选择是在阿里体系里,高调反腐,而李彦宏则在百度体系里,全力推崇狼性文化。可问题是,如何才能让躺在功劳簿上睡觉的员工们,因为饥饿而激发狼性呢?

“离破产只有30天”,成为了李彦宏用来激发士气的一个口头禅,但这还不够。李彦宏必须要有治疗百度富贵病的药方。

告别“脂肪肝”的药方

利诱是一条激发饥饿感的捷径。

就在李彦宏激情演讲的同时,百度颁发了年度的“百度最高奖”,6支10人小团队分享了高达600万美元的奖金,这也是之前三年“最高奖”的总和。四年累计共发出1200万美元,这种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古老策略,也在骨子里透出了强烈的利诱味道。

但仅靠这些还不够,百度十多年来的发展太过顺利,以至于它已经丧失了疼痛的感觉。用李彦宏的话来说,这是恐龙病:“我听说恐龙脚踩到一块石头,要几个小时以后它的脑子才能够反应过来。百度如果这样,不管长到多大,都会失败。”

李彦宏并非危言耸听。2010年3月,当时百度在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谷歌,以频繁受到黑客攻击为由,关闭了谷歌中国的域名,正式退出中国大陆市场。至此,国内的搜索引擎大战基本尘埃落定,百度在此领域的地位变得不可撼动。

没有对手是一种寂寞。之后的一两年中,百度一直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里,毕竟PC时代,互联网入口只有搜索引擎和浏览器,后者的世界里还在群雄割据,这让百度没有了后顾之忧。中度“脂肪肝”的恶果也很快呈现。

具体表现在百度自身上,就是除了主打的搜索相关业务外,百度的许多其他探索和拓展尝试,都很不成功。如电子商务上的百度有啊和网络视频上的爱奇艺。仅2012年,百度在这两个项目的投资亏损就达2.942亿元,而2011年则为1.794亿元。在移动互联网战场上,百度更是乏善可陈。有人就揶揄当时的百度移动产品,不过是将PC端的搜索引擎适配了一下手机屏幕罢了,用户体验基本为零。

2012年1月,老对手腾讯旗下才诞生433天的微信已经拥有了过亿用户,到了年底,用户量接近3亿。腾讯借此成功抢占了移动互联网的入口,这让李彦宏感到忧虑。他在前不久参加的一次读书会活动中就说:“像这种起来得特别快、用户数目也非常大、粘性非常高的产品,我肯定是担心的,我天天在琢磨,它会不会对我的业务产生实质性的威胁。答案是有可能。”

但创始人的忧虑,很多时候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大,特别是对于百度这样一个已经上了轨道的非创业型公司来说。侵入肌体内部的脂肪肝,必须要配合相当的疗程来缓解和消除,光靠喊狼性口号,意义不大。

2013年之后的百度,找了两副药方,一副内服,一副外敷。内服的方子,主要是以内部激励为主,不断提高额度的“百度最高奖”是其中的一味药;而外敷的方子则是大量地进行并购和整合,为百度添加更多的元素,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成分,如收购91助手。

这两副药方表面上都指向百度想要进军的移动互联网,但实际上,都是想借助移动互联网这个新兴领域,让百度的员工们重新找回创业的感觉,那种步履薄冰、举步维艰,且不知何时冒出一个敌人将自己颠覆掉的危机感。

药方不错,可百度能就此消肿吗?

饿不起来的百度

2014年初,李彦宏没有召开全员大会,也没有发表激情的年度讲话。他又发了封内部邮件,因为2013年全年度总营业收入达到319.44亿元,同比增长43.2%;更因为第四季度,移动营收占总收入的比例已经超过20%。

他在内部邮件里激动地写道:这证明无论在PC时代,还是移动时代,搜索营销都是一种有效的商业模式,这也让我们在变幻莫测的市场环境中更有信心。

百度似乎重新找回了饥饿感,甚至肌体都变得年轻了许多。正如李彦宏在内部信里提到的那样,百度IDL研究院将正式启动少帅计划,面向全球招募优秀青年人才。在2013年,百度其实已经给自己提拔了一批“少帅”,其中最令舆论兴奋的是,一个叫李明远的29岁年轻小伙,在7月被提升为副总裁,距离2004年他作为实习生进入百度,不过9年光景。他晋升之后仍然负责百度移动业务,显然,这一次提拔的指向性很明确。还有一点也值得注意,2010年的时候李明远曾在百度与日本电商巨头乐天成立合资公司后不久,选择“负气”出走,成为UC产品副总裁。在2011年11月,在与李彦宏两次长谈后,又被“请”了回来。

在移动互联网上,百度也斩获频频。2013年底,百度一共有14款移动产品用户数过亿,“亿级俱乐部”成员不断在增加。其中,手机百度客户端用户突破4亿。与微信在腾讯的一枝独秀不同,百度不同形态的产品势均力敌。按照百度的说法,其已经在移动端初步形成了移动搜索、应用分发、LBS和移动视频四大入口。要知道,在年初,百度的移动端还基本是荒漠化的。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如此的狂飙猛进中,有太多的因素来自于外敷,即广泛的并购,特别是对91手机助手的收购。2013年8月14日,李彦宏亲赴福州与网龙公司签署收购91无线的最终协议。10万元人民币起步的91手机助手,最终卖出19亿美元。如此高度重视91,并开出天价,业界的评论中大多有一个共同的观点:百度总算给自己买来了一个移动互联网的入口。

百度的两个老对手腾讯和阿里巴巴几乎在同样的时间内,大肆并购、暗挺着各种移动互联网企业。比如在2014年初,由此引发的“杀”得如火如荼的打车大战,其背后就蕴含着腾讯和阿里在移动支付领域的竞争。

然而,百度压根就没有能力参与,它的并购还停留在给自己找一扇大门,并拉上一堆和产品线联系不紧密的小伙伴们。并购去哪儿整合旅游类垂直搜索,并购91增强轻应用,并购PPS增强爱奇艺……这些增强型的并购动作,其实都是在构筑防御工事。而它的老对手们则已经在自家的移动互联网大门口,为进入者兴建更多的“景观带”了,有自建的,也有买来的。

有人调侃百度的窘境:在PC时代,霸着入口的百度占尽了便宜,甚至逼得阿里以禁止百度搜索来保全自己。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电子商务变成了入口、社交网络变成了入口。可搜索引擎,在有了众多App直达后,用处变得越来越弱了。BAT之间,发家的业务开始“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到了2014年中期,在阿里成功上市后,在三巨头的局面里,百度以其不到800亿美元的市值已经远远落后于腾讯(1800亿美元)、新科状元阿里(2400亿美元)。差距的鸿沟在不断拉大,这也是三者在移动互联网水平上落差的生动注脚。

内服、外敷的方子,显然没有为百度带来更多的饥饿感,甚至于自家的头牌搜索业务,也遭遇到了更加狼性的周鸿祎领军的奇虎360公司的狙击。360搜索“上架”之时,从百度那边挖了不少的墙脚。

或许百度90%的80后员工中,有不少人难以消受这种富贵病,既然在百度里找不到挑战,只好出去饥饿一把。

“打鸡血”还是重新创业

做技术出身的李彦宏时刻被危机感所笼罩,百度自身也是,但在大企业病难以消肿的现状下,他又该如何谋篇布局呢?

注入更多的新鲜血液是一个选择,但李彦宏并不打算在百度已达3万员工的庞大体量上,再增加过多的负担。他推出了不少新的人才计划。

轻应用就是一个人才计划。尽管看起来,这似乎是百度想要重新定义移动互联网应用模式的一步棋。基于搜索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在黏性不足的情况下,李彦宏想要换一道菜,但主厨并不是懒散的百度自己。

收购91之后不久,李彦宏立刻推出了轻应用概念(无需下载、即搜即用的全功能App),把移动搜索海量的长尾需求分发给年轻的开发者们。百度给出的蛋糕是,开发者在接入轻应用这个开放平台后,除了能获得大量分发和用户以外,还能借助百度的强大技术支撑,赢得更好的用户体验。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能让年轻的开发者们赚到钱。这一切看起来,很像苹果应用商店的众包模式。而用外部创业者的狼性来提高百度的活力,似乎是一条康庄大道。

“通过购买关键字,我们找到用户,用户使用服务并获得良好的体验。”平安业务负责人容俊彦对媒体谈到在轻应用的试水体验时,也透露出了百度的图谋,还是延续PC端搜索引擎的模式来赚钱。“这样的应用分发,看起来轻了,较之原生App技术难度也低了,但对于年轻创业者来说,竞价排名更难且贵。”一个移动互联网创业者对笔者如是说。

通过外部来“打鸡血”似乎有了阻碍,另一个注入新鲜血液的法子开始浮出水面。百度选择的路数,依然是从外及内。

据媒体报道,百度91于今年5月正式启动了“内部创意孵化机制”,并开出总额高达10万元的奖金,扶持优秀创业项目。活动开展至今已收集到108个创意申请,而这些项目中的佼佼者,将成为百度91后期孵化的重点项目。而在外界观感上,这次内部创业很有象征意味,“与腾讯等基地型孵化路线不同,百度91所做的能力型孵化器,受机构性质、人力资源等因素约束较小,初创企业的价值增值与其利益息息相关,因此理论上成功几率更大。而相较于百度根深蒂固的互联网发展史,百度91的移动互联网氛围更为浓厚,也更适合移动互联网创业项目的培植。”这段颇具深意的媒体评论中,本身或许也带有百度自身的意见在其中。

从外围小伙伴处进行突围,进而引发百度老员工的垂涎与饥饿感,形成由外而内的二次创业,正如那段评论所说——理论上成功几率更大。

而在轻应用之后,百度也进一步加码。9月3日,轻应用及其相关新产品的话题再次在企业和开发者中被引爆。在当天召开的2014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推出了一整套面向传统行业的移动互联网生态解决方案“直达号”。这一次,百度想要建立O2O体系,形成自己在移动互联网上的独家入口。

在百度的战略版图上,新的构架已经谋划好了。过去,轻应用主要运用在百度移动搜索,直达号则覆盖了地图等平台。百度希望借助O2O这个还没有形成真正入口的移动互联网方向,重建自己的话语权,并继续通过外部“打鸡血”的方式来弥补自身富贵病带来的种种问题。

“至少,这一次面向的用户更乐意花钱了。过去只是面向开发者,面向有众多应用分发平台可选择的创业者,积极性不高是可以想见的。而传统的地面商家,此刻都在找进入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加上过去百度地图的黏性,都为直通号加分不少。”业内人士戏称,“人傻钱多速来!百度这次似乎真的找到门了。”

可问题是,百度肌体内部的脂肪肝,似乎还是没有找到方子治。而不断加“外挂”的方式,一旦不奏效,将有可能演变成百度新的脂肪堆积……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非i黑马官方立场

点击链接,和作者一起交流:http://ask.iheima.com/?/people/zhangshuyue

百度 激励 并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