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阿里执董邓康明:创业早期必须要“独裁”
邓康明 邓康明

前阿里执董邓康明:创业早期必须要“独裁”

21日下午,在由创业家传媒和周伯通招聘联手举办的“前人万企招聘大集”上,原阿里巴巴人力副总裁、福道诚壹管理咨询公司首席顾问邓康明为各位创业公司创始人、HR、求职者们做了分享。

i黑马:12月21日-22日,首届黑马创交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盛大召开。21日下午,在由创业家传媒和周伯通招聘联手举办的“前人万企招聘大集”上,原阿里巴巴人力副总裁、福道诚壹管理咨询公司首席顾问邓康明为各位创业公司创始人、HR、求职者们做了分享。

40

以下为邓康明分享整理:

很开心,看到这么一个事儿办成嘉年华一样的活动。我估计大家心里着急,今天就交流三点。

一、做出选择后,你就被这个选择所决定

我有一个看法:每个人都是一本书,这个书里面可能波澜壮阔,可能清澈如小溪,但这些都不重要。今天无论大家是找工作还是找人,关键这本书是你自己写还是别人写。有很多事情的出发点会决定了你今天过得好不好,和两三年以后过得好不好。在这个过程中,在今天这么一个状况之下,你自己的选择是什么样,你就被这个选择所决定。

你要去创业,就去创业,做了这个决定,那你就被这个决定所决定了,没有其他的事情。你选择了创业,自然就面对要去融资、要去开发产品,要去找合作团队,有无穷多个不快乐的地方。但你选择了,就得走下去。

找工作的人也是一样。国家在开放,大学生可以停薪留职去创业,今天也有很多机会找到那些创业者一块合作,机会成本都很低。所有门槛都很低,政策的门槛、技术的门槛、钱的门槛都很低,今天我看了很多东西,随便一个企业,不管有没有产品出来,有两三个人,估值可以随随便便就到一个亿美金。刚才在聊天时,那个投资方说今天创业的人如果融资不融两千万美金,都不好意思跟人说,所以这是一个门槛很低的时代。由于技术的进步、互联网的进步,在资本和人本之间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创业者成为了一个资本追逐的对象。

但无论你走哪个路,你一旦决定了这个以后,转移成本就很高。一旦走上这个路以后,你做了这样一个选择以后,这本书要写下去的时候,它可不像你最初那个选择的时候那么简单了。成本低,代价一定要很高,这世界是公平的。想清楚这些东西以后,坚定的往前走,不要去犹豫,可能在未来几年里是一个关键。所以你自己这本书你自己要怎么去写,还是让别人左右了你书的基调,这个没有帮你。牛社搭了一个很好的平台,黑马营搭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但这个演员怎么扮演、你能成为什么样的角儿,这是没人能帮你的。

我有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第一个十年我为跨国公司工作,我工作的公司,今天好像没那么好了,比如微软,但十年里面,他们是那一票风光的企业。第二个十年,我选择不再为跨国公司工作,一定要为中国本土公司工作,所以十年前碰巧幸运的见到了一个长得很好看的人,叫做马云。这十年来,我一路看着阿里从一千多人的公司,从只有B2B的公司,一路发展成从50万起家到现在2300多亿美金的市值。在这个过程中,我在民营企业经历了很多的故事,我也面对不同的选择。2010年,马云发了一个信,我很生气,公司出现了客户欺诈的事情。我那时候是上市公司的执行董事,后来一票处理事件,上市公司CEO李旭辉离开,我当时已经在集团,我做集团所谓的CPO首席人才官,但最后把我也拿下,叫降职另用。当时我也面对选择,很多人说你要么就退了算了,别搞了。我那时候没工作,降职另用,我还天天去上班,这个过程让我对人性有了很多理解。看了很多当年追着你要吃饭的人不认识你了,当年把你当兄弟的人还是把你当兄弟的人还有,所以人性的很多东西在这个选择中间让我汲取了另外的营养。

长话短说,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今天你做任何一个决定的成本都很低,但是这个选择作出以后,你就被这个选择所决定。

二、 创业公司在早期阶段,要独裁,并分享有价值的东西

公司就是一出戏,组织就是一出戏,这个戏要好,就必须要有几个角儿,公司里组织里创业初期阶段,必须有一个老大。这个老大得说了算,这个老大得带着这个团队坚定的往前走,所以这样一个所谓民主、所谓商良,所谓协商,在创业期是不存在的。

你用互联网的技术享受了所谓的互联网创业这样一个民主的氛围,你就必须用独裁的手段去做,才有机会能够把这样一个民主的红利变成一个实际的利益。所以创业公司在早期阶段里面,不要期待有民主,不要期待有协商,也不要期待集体做决策。只能有一个人做决策,其他的人只能做配角去执行。早期创业团队里面如果太多的角儿,不管是合伙人也好、选择你们的搭档也好,如果他不服你,他有他的主意,那么你们最好在早期就一拍两散掉。前期必须有一个喝茶论道的人,也必须要有一个只能够把喝茶论道那个茶叶落在地上种出花来的人。在选择的过程里面,这也是另外一个选择,不要听那些民主、协商、合伙人要共同尊重,不存在这个问题。要想清楚这个这个民主的残酷。

独裁是什么?独裁是一种力量,是拍板的力量、做决策的力量、不受干扰的力量,在痛苦的黑暗孤独之下,还能够按下这个按钮,说let’s go,不放弃,团队需要这样的力量。在创业前期阶段里面,我看着阿里巴巴的成长,我看着这个公司怎么从小到大的一个过程,在早期所有的东西,阿里最大的一个特点,但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是执行。

马云说一个东西,哪怕说的是狗屎,团队能把它做出一个花来,执行。不要去质疑,这个世界在今天所有的东西都是模糊的,所有的东西是想不清楚的。产品也好,运营的模式也好,只有坚定的往前走一步,才知道清晰成功的可能性存在不存在。坐在房间里喝茶论道讨论争论,是不可能在今天这个状况之下产生任何东西的。创业者本身需要一个强大的内心,需要这种孤独感背后强大的力量,也不要试图把自己这个孤独痛苦分担给你的团队,不要让他们去扛这个东西。你选择的合作伙伴里面是在专业里面很强的,把你的东西落地的,不需要寻找和你一起喝茶论道的人。你寻找的那些投资人可以,寻找的另外一票咨询的人可能可以,但是团队在早期一两年里面,你必须承担起这样一个孤独的责任。在这个过程中没有民主,如果你不是这个料,请把这个料让出来,找出敢于傻乎乎做决定的人。不是科学的决定有多好,而是决定的速度和执行的力度,让一个公司跟另外一个公司作出重大的分别。

企业就是一出戏,这个戏早期里面必须有一些角儿,这些角儿就是所谓的领导力,就是这么一回事。所谓的民主,必须要在前面生存下来以后,才有机会去建立所谓的决策机制,所有的制度、体系、法治的建设。没有这个起步的阶段,你就没有这个机会。老祖宗有很多智慧,仓廪实而知礼节。所有创业者在组织建设里面,最重要的一点是,你要问自己能不能承担起做决策的责任,如果没有人能够帮你分担后果这样一个场景,你能不能往前走。

今天成就一番戏是,需要多点不同的利益相关者,才能成就一个戏。周伯通也好,在线教育也好,周伯通今天是需要牛社的这样一大票寻找人的这个机会上线的,很快可以估值三倍五倍的走。很多创业者别觉得自己有多牛,你必须把跟你利益相关的人伺候好。

这里面有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本着互联网的精神,分享、透明。你有什么东西可以分享?自己的队伍面分享最大的两个东西:一是你自己的股权,你能不能真的去分享你自己的股权;第二是你能不能把你的账本摊开来,分享给你的核心团队,给你十个二十个跟你打天下的,把你的梦想变成现实的团队。分享、透明,打开来,你才有机会把把要做成这件事的生态系统建立起来。

所以一是坚持做决策,二不要分享那些自己的孤独跟痛苦,要把自己能够分享的那些有价值的东西信息,包括公司经营的状况、赚钱没有、有多少用户、怎么来的,是少数几个人知道还是跟你打天下的二十个人三十个人都知道,这是在前期一个组织要形成核心文化的DNA最佳的场景。

组织一大以后,你想变,你想找到那个东西,是没有的。很多人问我文化怎么做,文化不是做出来的,文化就是在早期我就这么干的。比如今天所有人邮件沟通,早期的时候能不能线下沟通,办公室内部一定也要O2O,不用邮件沟通,三五十个人喊一嗓子,推开门踢他一脚是最理想的,别用邮件沟通。等你大的时候,你才适合用那样一个技术手段去沟通。

早期的时候,人跟人的文化的形成需要信任和默契。信任、默契的前提是,需要你们在早期知道互相的秉性德行,秉性德行是在这个过程中打出来的。早期这个环境里面必须要线下去工作,人贴人互搏的工作,你才知道谁是你的团队,谁是你的兄弟,谁可能在背后捅你刀子的。坦白、透明的分享,这是前期组织建设中间,建立种子最重要的一点。

三、懂得放弃

人生本来就是一个驿站,人在坚持自己的梦想很可贵,坚持自己的团队很可贵。但是在坚持的基础上,更可贵的是还能有所取舍和放弃。同时更要懂得拒绝诱惑,有人找你投资,要懂得拒绝诱惑,要懂得拒绝放弃,有人跟你合作的兄弟,你要懂得把他砍掉杀掉。

没办法,人生本来就是一个驿站,他在你这受罪受苦干吗呢,放掉他,他可能跟你一样牛。所以坚持的同时也要懂得放弃,人从一个驿站走到下一个以战去,不是一个死的东西,不是一个傻乎乎死扛的东西。

阿里也放弃过很多的东西,到阿里第一个看到的是水池,水池里我们上百个死掉的产品,没办法。团队也一样,我们当时要去做中小企业的软件,四五百人的队伍,阿里软件做到最后不行,最后这个团队也死掉了,这个产品全部放弃掉。坚守和放弃之间,坚守是前提,但是懂得放弃是另外一个智慧。

创业者不要纠结,所有东西都是流动的,流动的东西才可以变得柔软,柔软的东西才有包容力,你才能海纳百川,吸引不同的东西进来,这个生态在你早期就已经有机会建立雏形,文化也有机会建立最早的DNA。谢谢!

邓康明 早期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