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轻公司重公司之辩
和阳 和阳

移动互联,轻公司重公司之辩

在移动互联时代,要想创业成功,究竟是该做一家轻公司还是重公司?

i黑马:12月21日-22日,首届黑马创交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盛大召开。大会以“交配”为主题,实现了“四大交易”功能——为创业企业在股权、产品、师徒、人才四大方面提供了交易及资源配置的最强平台。

22日上午,在黑马创交会的“激辩2014”环节,近20位创始人就“90后熟了吗”、“移动互联的轻重之辩”,以及“企业思维”等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在讨论“移动互联的轻重之辩”这个话题时,58到家CEO陈小华、车易拍创始人杨雪剑、Blued创始人耿乐,以及微车创始人徐磊等六位嘉宾发表了精彩观点。他们讨论的核心是:在移动互联时代,要想创业成功,究竟是该做一家轻公司还是重公司?

以下是现场辩论文字实录:

辩题:“移动互联——重与轻之辩”

出场嘉宾:

(蓝方)重度运营公司代表:

陈小华 58到家CEO、58同城CSO

杨雪剑 车易拍创始人

朱水旺 筷子旅行创始人;

(红方)轻模式公司代表:

耿 乐 Blued创始人

李 元 乐宠网创始人

徐 磊 微车创始人;

主持人:阳 淼 山寨发布会创始人

主持人:有请重度运营公司代表先发言。

朱水旺:这几年大家一直在讨论轻跟重。在我的理解里,轻跟重就是你对投资回报率怎么界定。大家千万不要以为我人多、设备多就是重,不一定。从这个角度来讲,过去10年、20年间,所有成长型公司,都是在从重向轻发展,所有的轻公司都在替代过去的重公司。

轻是一种趋势,比如我们有更好的通信技术,我们有更好的互联网产品,我们有更好的社交网络。这些让你的业务覆盖能力比传统意义上要强很多,线下门店覆盖半径有多少?5公里。

轻,为什么很多人提出过质疑?是因为大家对轻的理解不够。轻不是蜻蜓点水,我们要做的是用轻的方式把业务做深、做透,做到在这个行业里拥有核心资产,不管是流量、用户、数据,这些都可以成为你核心未来有竞争力的地方。

红方:我只记住了他最后三个字,轻是趋势,但是要做重,这就很矛盾。

我们重不重、轻不轻,取决于用户体验,我们能不能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如果用户体验需要极致我们就要端到端的控制,这样就会越来越重。要么就是资本重,要么就是人力重,要么就是用户体验重,要么就是在产业链的整合重。我们要想,为什么出现了车易拍、饿了么、京东?因为平台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但每个产业领域细分下去就有机会。

BAT都想用一个代码改变世界、改变人类,所以创业者一定要回到更接地气的角度,选择适度的重。

主持人:下面,有请蓝方二辩。

李元:我觉得对方现在避重就轻。因为我们刚才的一辩已经说过了,请先审视一下自己的公司。我觉得做公司一定要做轻。我自己本身是一家很重的公司,我是2008年开始创业的,我做了个宠物社区。第一轮、第二轮融资过程中,我走了很大很大的弯路——我开了几十家连锁店,这个事情我做的太重了。为什么?开连锁店可以抓来用户,但租金、人力、税务成本不断升高。重,差点儿把我做死。

所以,我拿到后续融资的时候,做了一个断臂式的行动,我开始做轻。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任何情况下,都要考虑所谓的重是否对你有利,而不是说你在初创过程中直接上来就做得非常非常重。

另外,回应一下对方一辩,在座各位的公司都属于轻公司,不管从资产方面还是商业模式方面来看。

红方:我们今天谈的是移动互联网的轻与重,蓝方却一直说“我之前开了十家连锁店,”我们今天谈的是移动互联网!

滴滴打车真的只是一个软件吗?美团有1万人的线下团队,你觉得它轻吗?其实这些东西都是重的表现,所以希望大家把这个事情搞清楚。

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是要形成一个闭环,都要重。如果没有这些的话,就只能做其中一个环节。

做同志社区的可以说我有这么多用户,但这恰恰说明你做的也是重。你是在一个重度细分的行业里把人全抓过来了。

对重这个事情的理解,我认为我们在心里面已经达成了共识,我们做移动互联网的人,就一定要把线上线下全联结在一起。这么多黑马兄弟都在这儿,你现在说不做重做轻,以后你做重了,你好意思吗?

蓝方:对方二号辩手的语速很快,但我觉得你漏洞百出。你偷换了一个重的概念,重度垂直并不等于我们的企业重,只能说我们做的非常深,然后竞争壁垒也很高。

我觉得重对我们来说无非是三个方面:团队是不是重?产品是不是重?产业链是不是重?刚才对方辩手也举了个例子,美团有1万的用户,但对O2O来说,1万人非常之轻,因为它们只提供了一个平台和一个移动端的入口,更多的重是在线下认认真真做饭店、做旅游这样后端的重。

再看你们的筷子旅行,如果你们不轻的话,你们怎么去通过一个APP扫荡那些旅行社跟它们竞争、跟它们合作呢?旅行社的表现其实是比较重的表现。所以,对方三位所有做的事情全是轻了。

再看很多移动端的产品,这些产品的形态是非常轻的,把重度垂直的东西全放在了一个频道里,它的功能叫做发现!使用简便是移动端产品经理的必修课,所以对于移动端的产品来说,轻远远要优于重。

我们再过一两年看,对方辩手的三家公司,很可能是轻装上阵的公司,轻团队、轻成本、轻盈地往前走。所以,今天辩论的主题非常清晰,未来之轻、移动之轻,其实是趋势。

红方杨雪剑:从刚才三辩的陈述中,我发现对方对重这个概念的认识也不统一。一辩讨论的是投入产出的问题,三辩是供应链的问题,所以他们内部需要对重这个概念认识清晰了再来讨论。

但我们红方对此的认识是非常清晰的,我们是站在产业发展的进程中来看待这个问题的。对方三辩辩手说的团队、规模、产业链,从这三方面来讲我们都是一家重公司,重在哪呢?

现在我们的检测员团队就有700多名,而且2015年我们会培养2000名检测员。我们为此还开办了一个学校,要做二手车行业的蓝翔。

仅仅传递信息,已经不足以满足我们的需求。所以我们要以更高的服务品质为重,以大家的根本需求为重,成为一家重公司。

主持人:我们的目标并不是打败对方,而是说服观众,给观众提供更多的干货和意见。现在自由辩论开始。

蓝方:我觉得对方混淆了一个概念,用一种关公战秦琼的方式比谁重谁轻。不在一个行业里比不行,我们还是要站在同一个行业里比,所以希望对方站在这个角度比谁重谁轻。

红方:所有的观众和黑马兄弟的鼓掌,已经说明了大家对这个事情的认可程度。我觉得,这个事情不是你偷换概念还是我偷换概念,我们做移动互联网的都有个基本的概念,大家都是要往重的方向走。耿乐一直说重度垂直,为什么不说轻度垂直呢?

蓝方:请朱总回答一下旅游行业最重和最轻的公司是谁?

红方:这不属于今天辩论的话题,我可以不回答。

蓝方:其实你们三位都是轻公司,其实这就是移动互联网的魅力,包括58到家也是一样。你们相对于传统的家政来说,阿姨们肯定不是你们自己培训、管理的,而是很多阿姨使用了你们的产品,然后产生你们的收益。

红方陈小华:在座今天来这里是想听我们怎么跟传统产业竞争的,还是想听58到家怎么与同行竞争的?京东怎么跟阿里竞争的?我们讲的重、轻是建立在移动互联这四个字上,相比这些企业比更轻、更重。

蓝方:您错了,我们今天辩论的并不是同行业内的孰重孰轻,而是移动互联,这几个字千万不能忘记。之前对方都说,我们怕BAT,其实BAT是轻的还是重的?我们都知道,我们担心的是那些轻公司对我们的冲击,而不是传统的运营商、线下的链家、神州,我们担心的不是这些。

红方:就跟谈恋爱一样,刚开始轻飘飘地谈恋爱,最后还是要结婚,不还是重吗?

BAT代表的是历史,我们关注的是未来。上一拨互联网浪潮的时候,BAT已经帮我们简单解决了在线信息的问题,轻已经被解决了。而现在,这个社会或者整个消费时代,严重欠缺的是服务本质和产品本质本身。

蓝方:但那不是移动互联网的趋势。

红方车易拍:我们讨论的是,在这个时代我们关注的是核心产品。重,是为了更好的打造产品。

蓝方:是的。我们的轻也是为了更好打造产品,但这不是今天的辩题。

红方车易拍:我们今天讨论的是,咱们的体重谁重。我觉得大家要回到主题和移动互联网本质上来。问题的本质是,移动互联网公司只有形成了闭环才能生存下去。我相信我们6家公司有大有小,要生存下去,那我们一定要重,轻轻的时候就被风吹跑了。

蓝方朱水旺:轻是一种方式,但不代表蜻蜓点水,我们要做深入,我是说轻是趋势,轻要做深,就六个字,希望大家记住这六个字。

主持人:时间到!谢谢双方辩手的精彩表现。下面进入嘉宾点评环节。

牛文文:互联网时代大家要流量,通过一个杀手级应用,很快突破亿级用户。但移动互联网时代,O2O本身就能实现线上支付、线下闭环。所以,移动互联网需要很多的线下闭环,替代传统领域。我个人感觉,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里面,未来重公司会回归,要做好跟线下竞争对手竞争的准备。

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没那么轻,如果你不想弯下腰去了解传统产业,恐怕就没有那么多机会,所以我支持重派。

王冉:我想到一个问题,可能对所有的创业者来说,是一个更普世的问题。我们做一件事情的时候,还是要有一个世界观。做轻公司的话,可能可以做成一个很大的盘子,做重公司的话可以做成一个很大的柱子,但一般来讲你不会做成又扁平、又垂直的木桶。

所以,这两者之间,每个创业者最终都要做出一个选择,而这个选择的基础是你的世界观,你对这个行业未来发展方向的判断。

主持人:谢谢双方辩手的精彩表现和点评嘉宾的精彩点评。

移动互联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