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估值涨4亿 饿了么行业第一势在必得
柯实 柯实

半年估值涨4亿 饿了么行业第一势在必得

2014年5月,获得大众点评8000万美元投资,估值已达5亿美元。面对即将打响的行业恶战,至2014年底估值或将超过10亿美元的饿了么仍在分秒必争。未来一年,外卖O2O行业将确立格局。

2013年11月,饿了么得到红杉资本领投的2500万美元C轮融资,估值1亿美元。6个月后,获得大众点评8000万美元投资,估值已达5亿美元。
 
面对即将打响的行业恶战,至2014年底估值或将超过10亿美元的饿了么仍在分秒必争。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斗志昂扬:“只要打赢这场仗,行业地位可能也就奠定了。”11-13-33-31-4093
本文刊发在《创业家》杂志 2014,12月刊
 
张旭豪告诉《创业家》,继今年5月初接受大众点评领投8000万美元D轮融资后,新一轮融资又将启动,届时饿了么估值应在10亿美元之上。张旭豪说,那些平时一块儿玩儿的同学、邻居,并不清楚他做了这么大一件事儿。“我还跟朋友去打篮球,他们没觉得我有什么变化。他们知道以后,会不会都不敢撞我了?哈哈哈。”
 
 
创业如比赛
 
今年29岁的张旭豪,还保持着每周打一次篮球的习惯,即使是在酷暑40度的高温下。他觉得,这是“执行力”“,说好每礼拜六打,就每礼拜六打,不要因为太热就不打了嘛。”
 
从初中每天打“野球”,到高中去了体校,张旭豪的目标只有一个,拿冠军。
 
“如果不进体校打篮球的话,兄弟几个其实玩得都会很安逸,但你选择了打篮球,就应该获得全国冠军,要不然这个过程有什么意义呢?不就是在浪费时间嘛。只有拿冠军,才是对大家负责。”张旭豪说,他平时和朋友随便打球时,都会非常认真,而打球得到快乐这件事,他觉得,没意义。
 
这个例子被张旭豪用来解释他的管理风格:结果导向,严苛。“以前训练时,本该投进的球没投进,教练不会说‘你再投一个’,肯定会说,‘他妈的你回去再练一万个’。”
 
最后,他们虽然没能全国夺冠,但上海市冠军是拿了一次的。
 
上大学后,张旭豪打篮球的次数少了很多,他感觉自己由于身体天赋的限制,水平已经到极限,除非再花很长时间,才能再突破自己。
 
张旭豪说,他对自己挺“狠”的,对自己做的事情目标极其明确,并且全力以赴,但他同时又说,自己比较随性:“表面看,是有矛盾的。但随性是说,什么事情都是自己说了算,很多事情想到了就去做,执行力很强。有些人比较顾及家人感受,我相对要直接得多。”
 
研究生时的一天,张旭豪和几个同学在宿舍里联网玩《实况足球》,结果夜里饿了找不到吃的,于是当晚开会到凌晨4点,决定围绕学校做外卖送餐服务。第二天上午十点,他们便出去找小饭馆谈了。
 
在学校周边转了转,发现电话接单送外卖的还真不少。下午,他们几个骑着电动车,一家一家饭馆去谈,他们负责全部外送工作,收15个点的佣金。一些餐厅最初并无合作意向,张旭豪采取的对策是,“跟他们谈,谈到他们不想再见到你为止,就谈下来了”。
 
接着马上建网站,连夜学Photoshop,做了本小册子,上边登记着已达成合作的二十多家饭馆的信息。
 
团队初始成员共四人,除张旭豪外,另一人为室友、现合伙人康嘉,其余两人均为校友,后退出。其中一人甚至将学费投入到了业务中。一年后,业务开始走上正轨,但张旭豪发现,由自己的团队做配送,模式太重了。“当时在线支付还不发达,每天结帐、对账就很麻烦,我们决定,只做网站,只提供订单信息。”张旭豪说,那时正好孟加拉国有个名为“ele.me”的域名开放,于是“饿了么”这一名字正式启用,取代了之前已用一年的“饭急送”。
 
2009年4月,饿了么订餐网站上线。张旭豪团队这时发现,学校内已有一些和他们模式相同的竞争对手,而且对方已成立公司,会给餐厅一些补贴,而饿了么只靠营业额来做,很被动。
 
和竞争对手耗着显然不是长久之计。他们很快做了一个让饭馆迅速接单的工具,而且改变了对饭馆的收费方式——从佣金变为固定费用。“这样餐厅对我们的粘性就高了。当竞争对手反应过来时,已经不管用了,用户都转到我们这里来了。我们真的改变了商家的运营方式。”
 
张旭豪那时的策略是,先把上海各高校覆盖,然后将业务扩展到杭州、北京等高校密集的城市。
 
几年后,他实现了这一点。
 
 
乐观看未来BF0.tmp
饿了么发展迅猛。2013年11月,饿了么得到红杉资本领投的2500万美元C轮融资,估值1亿美元。这时,日订单量已逾10万,入驻商家近2万。
 
竞争对手亦已适时出现:在2013年底,美团和阿里都上线了自己的移动餐饮服务平台“美团外卖”和“淘点点”。2014年4月,百度外卖上线。
 
同样在外卖O2O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的“到家美食汇”,却不被张旭豪视为竞争对手。“我们是平台型,‘到家’是物流型,因为他已经放弃做品牌,只想把物流网络这块儿做做”,因此张旭豪认为,未来,到家美食汇和饿了么会是合作伙伴的关系。
 
张旭豪说,未来一年,外卖O2O行业将确立格局。“其中有一家,将占到市场份额的百分之六七十。”张旭豪觉得,那一家公司是饿了么的可能性比较大,“我们可能在用户体验上做得更深更透,毕竟这是我们的主营业务,对他们(美团、阿里、百度等)来说,这只是周边业务。并且外卖如果不是饿了么做起来,大家也不会做,是我们把这个行业从零带起来的,它是我们整个梦想的起源,我们的投入度跟其他人也是不一样的。”
 
现实也许并不那么乐观。目前美团外卖的日订单数已经赶上饿了么,也已过百万。知情人士称,王兴近日表示,外卖O2O领域,“该清盘了”。
 
 
下一场“千团大战”、“打车应用补贴战”,即将打响。拼的是不只是资本。张旭豪成竹在胸。这种强大自信与他的成长经历不无关系。
 
张旭豪的父亲大他48岁,母亲大他36岁,一家三口全都属牛。张父曾经是“资本家”,八十年代时,政府返还其部分被抄家产。张父的这些钱不能被用来做生意,于是将大部分外借出去。
 
初三开始,张旭豪开始帮父亲讨债。“九十年代的时候,有些人耍赖,我爸年纪又大了,只能我去帮他讨回来。那时候其实未成年,但自己感觉很大了,染了个黄头发”。
 
不少债务由于时间比较久,已失去了法律效力,对于不认账的人,张旭豪用了很多办法。“需要重新写一份借款协议,无论通过哄啊、骗啊、软的、硬的手段,让他在上面签字。有的人会讲究一些情谊,有的人以礼相待就能搞定,有的人吓吓他就服了。但有些无赖,你实在拿他没办法,毕竟之前的协议已经失效了。但在这一过程中,我碰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慢慢学会了谈判。”
 
那几年,张旭豪共讨回欠款近三分之二。
 
张旭豪给饿了么的定位是:在高速发展的行业中,成为比较领先的初创型公司,手上有钱。“只要打赢这场仗,行业地位可能也就奠定了。”
 
张旭豪喜欢迈克尔·乔丹、阿伦·艾佛森这种把整支球队扛在自己肩上的球员。“他们是有杀手锏的,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斗志旺盛,再困难、受伤也要上。”
 
他不喜欢现在NBA联盟中综合能力最强的勒布朗·詹姆斯,“心理素质比较差,关键球总是分出去。”
 
饿了么 外卖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