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张一鸣:1亿美元之后,凡是来找的都说不需要
柯实 柯实

今日头条张一鸣:1亿美元之后,凡是来找的都说不需要

2014年6月份,今日头条装机量已过2亿,日活跃用户超2000万。融资1亿美元之后,估值已经达到5亿美元,下一轮融资后估值将超过10亿美元。

2014年6月份,今日头条装机量已过2亿,日活跃用户超2000万。融资1亿美元之后,估值已经达到5亿美元,下一轮融资后估值将超过10亿美元。“今日头条快速发展,寄托了更多人的希望,就要更以长期的计划来安排事情,要更慎重。”张一鸣说:“1亿美元之后,凡是来找的,我们都说不需要”。

t010e4136176a945dcb

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毫不讳言他这一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功。“在这波移动互联网公司之中,不论是用户规模、用户停留、产品的数据,还是团队、营收增长,很少有能和我们相比的吧。”
 
目前今日头条APP装机量已过2亿,日活跃用户超2000万,利润快速增长,知情人士称,今日头条现月营收在3000万元人民币左右。综合不同第三方机构的统计结果,今日头条2014年一直处于新闻资讯类APP前三的位置(来自“速途研究院”、“易观智库”等机构的报告,主要依据为下载装机量与日活跃用户)。
 
今年6月初,今日头条融资1亿美元、估值5亿美元。此前,张一鸣这个名字鲜为大众所知,其本人也颇为低调,极少接受媒体采访,专心做着“让自己兴奋的产品”(详见《创业家》杂志2014年6月刊封面文章《移动时代掠食者》),只是偶尔会在微信朋友圈发“我最想吃的食物,《七龙珠》里的仙豆,食后精力无穷且七天不用吃饭睡觉了”、“终于在十二点前回家了,今天要睡个好觉”之类的消息。
 
上述融资消息公布后,“今日头条”和“张一鸣”瞬时成为诸多媒体平台的热词,并引发了业内的激烈讨论。张和他的产品受到不少人的质疑、攻击:一些媒体以社论、发布会等形式声讨今日头条,甚至起诉它。国家版权局也就此对今日头条立案调查,但最终并没有对这一产品造成实质影响:它不构成侵权。
 
不论从公司体量、产品影响力还是用户规模、现金收入等方面来看,今日头条较半年前估值5亿美元时都有了很大增长。华兴资本合伙人、董事总经理、TMT行业主管杜永波对《创业家》评价说,“如果当下它再做一轮融资的话,市场也许可以给它估到10亿美金这个量级。”
 
“我希望应该是超过的”,张一鸣说,“多少估值我还真不知道,1亿美元之后,凡是来找的,我们都说不需要(投资)。”
 
在张一鸣看来,估值过10亿美元今天虽已不是一个公司的终极目标,“但也还是一条界线”。“今年过10亿的也没那么多。确实整个标准提高了,说明市场空间变大了,大家对移动互联网寄予了更高的期望。对我自己而言,既然市场空间变大,面临的机会和挑战也更大。”
 
高额的公司估值,并没给张一鸣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融资估值多少不会太改变什么,我觉得还是产品、团队比较重要。”张一鸣说,他的生活状态没有什么变化,出门还是喜欢自己订机票,迄今为止也就自己买过一次头等舱机票。“我还有个担心,如果生活状态改变太大远离普通人的话,你是不是产品体验也就有改变了?”
 
估值对公司的方向也没有影响。“方向主要靠用户需求,估值多少不改变用户需求。资源更多了,不意味着目标更明确,你对事情的判断主要基于自己的理解。创业千万不要别人说好了,谁愿意给我钱了,我就觉得好。我曾经见到有个创业者,投资人说你要做这个方向我就给你投钱,于是他就做那个方向了,这种特别不好。基于判断做决定是ok的,为了拿到钱,就不好。”
 
变化来自另外的方面。“公共场合说话会更加注意,因为代表公司,因为更多人follow,要为公司负责。”
 
他因此变得更为慎重。一年前,张一鸣不时会在微博上参与一些公共事件的讨论,表达一些不满:他会全程关注“方寒大战”,直言支持韩寒反对方舟子;发一张暂住证的照片,并配上“又暂住了,第8年”这样的评论。EBB.tmp
 
“我看不惯的现在就不会说了。”张一鸣对《创业家》说。“以前会说是不会影响到公司,大部分是朋友,小圈子,没那么多人关注我。我对社交网络太了解了,控制不了的,最好就是不要说。”同时,已经成为知名互联网公司CEO的张一鸣在尽量避免自己成为“大佬”。他不喜欢这种身份。
 
“我有时候会出席一些场合,可能是‘大佬’才去的,我希望并且实际是这么做的:自己不往这上边挂钩,这会成为思维上、沟通上、社交上的负担。我觉得‘端着’、‘装’无形增加压力,有的信息收不到了。有些会议没被邀请也无所谓,不要觉得自己是‘大佬’。人的最大负担来自于‘是否被重视’,
 
你做企业做起来的过程中也没人重视你。”张一鸣不否认自己当然会有虚荣心,“虽然每个人的基础面和天性不一样,我还是会克制自己的虚荣心。”
 
更多地出席公共场合,表达能力变得更为重要。张一鸣也在有意锻炼口才,“(参加会议)我说完到台下了,我会更留心别人的发言,观察他为什么效果好。”公司快速成长,在管理上,张一鸣的做法也在慢慢改变。以前几乎事必躬亲,现在他开始更多地授权。“重要的是重要的岗位有合适的人,没有的话我就不得不参与。现在我在更多的内部群内是潜水的,还有抽查。目前大概还有两三个岗位没招到合适的人。”
 
如何让信息在公司内部流动得更顺畅成为张在管理上“最主要的事情”。“已经过了产品验证阶段,现在更大的挑战是拼长期竞争力。公司并发的事情更多了,比如以前不用考虑商业化,现在需要考虑商业化对用户的影响。我更多的责任在于如何让这些事情更有效地并发,把整体目标分解到各部门,保证公司内部信息能够传达给需要的人。”今日头条目前应用了一套CRM系统,但还没有让张一鸣“特别满意”。
 
今年7月,红杉中国副总裁曹毅离开红杉资本创立源码资本,张一鸣、王兴作为LP(有限合伙人)参与。张一鸣并没有做投资的打算:“我跟曹毅是好朋友,他创业我会支持,如果不是他我不会参与的。我不做投资第一是时间精力不够,把手上的事情做好已经不容易了;第二是我觉得乐趣不一样,投资失败比例蛮高的,做很多事情运气成分太大,而自己做的事情可控性很高,主要取决于自己的努力。我还是希望做可控性高的事情。”
 
改变最多的是周围的人对张一鸣的看法。“我在你们采访之前比较低调,很多同学、朋友其实不知道我干了这么件事,并且是超出他们预期的,那段时间他们纷纷微信短信来问。他们会相对把你当作名人、他们眼中的成功人士来看待。哈哈,也有借钱的,不是很多,请教的居多。”
 
不必事事冲在一线后,张一鸣开始注意个人健康。“现在不吃外卖了。很想纠正晚睡,但还没纠正得了。愈发觉得做的事是持久战,靠以前积累的精力体力都不足以支撑未来的发展,更注重生产力再造,学习、锻炼。”
 
公司大了才会注意健康吗?“不管公司体量大还是小我都不想那么早死啊。但公司寄托了更多人的希望,就要更以长期的计划来安排事情。要更慎重。”
 
张一鸣 今日头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