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易拍王铁忠:不谈追求,但要做一件让自己骄傲的事
和阳 和阳

车易拍王铁忠:不谈追求,但要做一件让自己骄傲的事

目前估值近10亿美元的车易拍,已然是二手车电商中最具实力企业之一。“我也说不上多有追求,就是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想做一件能让自己觉得骄傲的事。”王铁忠说。

目前估值近10亿美元的车易拍,已然是二手车电商中最具实力企业之一。“我也说不上多有追求,就是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想做一件能让自己觉得骄傲的事。”王铁忠说。
 
 
 
1992年,我买的第一台车就是二手车,一辆伏尔加。我研究二手车行业的创业机会是从1999年开始的。当时我就想,能不能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卖二手车?那时真没法做,因为二手车行业从业者,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没人用电脑,一个用电脑的都没有。
 
在这十几年的历史当中,中国二手车交易行业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售车全部靠人的经验。售车的第一个环节是检测车况,由评估师检测完后进行估价。评估师都是靠自学,没有师傅教,因为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如果从业者完全依赖经验,这个行业是不可能做大的。过去的手艺,为什么现在有些叫文化遗产了?因为它没法标准化,做不大。
 
2004年,我做的网游点卡销售公司被收购后,我想做一个二手车连锁卖场。这就必须解决收车问题,而这又不能靠人,那我就要开发一个检测系统,把评估师的经验变成一个标准化、系统化的知识。
 
我觉得可以做,是因为我太懂车了。我虽然不是学这个的,但对机械这些东西可能也算是有天分。普桑、捷达、富康,拆了再装上,对我而言都没有什么难度。但我们几个合伙人对做检测系统是有争议的。搞这套系统,成本非常高,而且周期非常长,基本上三年内不可能完成。
 
说实话,如果当年持续做网游做到今天,我挣到的钱可能会比现在要多。我上一个公司的股东之一是陈昊芝。或者我做二手车,不做车易拍这个事,我做个黄牛,也能很赚钱。我用一点点互联网的手段,做得有点格调,一年赚个上千万不是问题。
 
但我不想做。挣点小钱没什么意思。做车,是我一直的愿望。我也说不上多有追求,就是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想做一件能让自己觉得骄傲的事。我当时算是顶了很大的压力,力排众议。我的搭档们觉得,既然你想这么做,那就支持你吧。
 
现在看来,这说好听点叫执着,说难听点是缺心眼。
 
我也怀疑过自己,但不是开发系统时。那时一切都是有希望的,我会想着说,我的东西出来了,我就怎么怎么样。人在充满希望的时候,反而没有什么问题,最难受的是2008年系统开发完成后。那时,我们确定线下连锁卖场做不成,因为我攒不起二手车库存。比如从哪里收车?没有上游。另外,我也拼不过车贩子。即便攒到车,二手车价格变动非常频繁,库存风险也很大。而且我本来就想做一个相对比较轻的公司,我不想做那么重,我也不会管理那么大的公司。
 
那要不然,我去卖这个系统吧。我就带着这个,到全国各地跑,给那些黄牛们演示检测系统,很凄惨。大家都说好,但谁也不买。一套设备才卖几千块钱,我们一共就卖了几十套。我养不了家,也养不了公司。迫不得已,我得卖房子。
 
不行,我不会玩。我怀疑自己走的路。我犹豫了。我问团队,是不是还继续做?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弄了,而外面的世界是,电商正在融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数,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用不着跟别人比,坦率地讲,比也比不了,我没有刘强东的本事。我把杨雪剑(车易拍CEO)叫了回来,我们研究决定,既然没人做上游,我们就自己来做上游。
 
今天,外界觉得车易拍一切都行,那如果不行呢?不行的话,我们就什么都不是。当年我对别人谈不上什么羡慕不羡慕,今天车易拍的估值也真没有什么值得兴奋的。

真的是那句话,成王败寇。
 

车易拍王铁忠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