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鄂情转型“一地鸡毛”:从“第一股”到“壳公司”
刘腾 刘腾

湘鄂情转型“一地鸡毛”:从“第一股”到“壳公司”

自从中科云网宣布甩卖”湘鄂情“后不断遭遇种种负面消息,然而其股票却在12月24日意外涨停,似乎透露出这家“濒危”的企业或仍有一丝生还的机会,昔日的湘鄂情究竟为何陷入转型困局?而明天的中科云网又将以何种面目续写资本市场的故事?

i黑马:自从中科云网宣布甩卖”湘鄂情“后不断遭遇种种负面消息,然而其股票却在12月24日意外涨停,似乎透露出这家“濒危”的企业或仍有一丝生还的机会,昔日的湘鄂情究竟为何陷入转型困局?而明天的中科云网又将以何种面目续写资本市场的故事?
 

 
就在中科云网发布公告称甩卖原来的金字招牌“湘鄂情”不久,即遭遇了监管机构“点名”。12月19日,证监会通报了包括中科云网、百圆裤业等在内的18只个股,涉嫌市场操纵违法违规行为的执法工作情况,并称目前已对涉嫌机构和个人立案调查。
  
经过多次失败的转型试探,中科云网终于下决心退出老本行,将旗下“湘鄂情”的有关商标以及相关餐饮企业一一售出。中科云网相关人士表示,公司的战略转型方向已经明确,除将网络新媒体和大数据定为基本转型方向外,另外一点就是退出餐饮行业。
  
不过告别过去并非就意味着能够走进未来,自从2013年5月发布公告意向收购江苏中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来,湘鄂情开始了多次转型,包括收购合肥天焱生物质能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收购北京中视精彩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不过,这些转型皆因终止收购而宣告失败——旧去新不来的中科云网似乎正如外界质疑的那样,“资产已被卖空,而徒留空壳”。
  
不过,遭遇种种负面消息“围堵”的中科云网却在12月24日意外涨停,似乎透露出这家“濒危”的企业或仍有一丝生还的机会,昔日的湘鄂情究竟为何陷入转型困局?而明天的中科云网又将以何种面目续写资本市场的故事?

 
股价波动异常涉嫌操纵市场
  
“我们也不知道证监会所说的涉嫌操纵市场的违法违规具体指的是哪些行为,猜测也许和上次证监会所发《调查通知书》所指的情况一致。”中科云网证券事务部门一位人士解释。
  
2014年10月14日,中科云网发布了两个公告,其中之一称10月12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内容显示因涉嫌证券违法违规行为,证监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已决定对中科云网立案调查;另一个则是公示中国证监会北京证监局《关于对中科云网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责令公开说明措施的决定》,主要是北京证监局指责中科云网将列入增信资产池中估值2.2亿元的陕西房产抵押给了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抵押金额1.3亿元。
  
“两个公告所说的违规违法行为不是一回事,此次证监会所提到的立案调查,应该指的是前者。”上述人士回应指出。
  
自更名“中科云网”以来,“湘鄂情”的股票从8月初的不足7元一路上涨到10月9日最高点12.45元,不过,其8月30日公布的半年报成绩单则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851万元。
  
除股价大幅波动外,该公司高管的频繁更替也同样引人注目。在此前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中科云网披露自上市以来公司历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共有42位,其中29位已离职、13位在任,而2014年1月20日因换届选举,有5名董事、2名监事、2名高管不再继续任职。同时,根据中科云网12月17日的公告,董事会秘书再次换人,由公司副总裁王冠英接替上任董秘。

“餐饮第一股”将彻底退出餐饮业?
  
处于监管层调查阴霾之下的中科云网,还同时经历着另外一番考验,而其与老本行也终于到了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刻。
  
根据中科云网12月16日的公告,该公司已经与深圳市家家餐饮服务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向后者出售“湘鄂情”系列注册商标,同时将3家相关餐饮企业转让给后者,总体转让价格3亿元。
  
中科云网此次转让的资产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湘鄂情”系列商标,包括“湘鄂情”“湘鄂缘”“荷舍”“晶宴”等共164项,转让价格2.3亿元;另一部分是其旗下三家公司100%的股权,分别是北京湘鄂情速食食品有限公司、北京湘鄂情快餐连锁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楚星湘鄂情餐饮服务有限公司,转让价格分别为2200万元、300万元和4500万元。
 
根据中科云网对深交所问询的回复函,截至2014年12月3日,中科云网还运营着8家“湘鄂情”门店,其中北京和湖北各3家,上海和澳大利亚各一家。2014年1月到9月,8家门店中只有一家实现了一万多元的微弱盈利。
  
既然餐饮已经成为一个沉重的包袱,中科云网此番剥离看来也是破釜沉舟。据《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获知,此次出售餐饮类资产还只是一个开端。
  
在2012年到2013年整整两年的转型中,湘鄂情为了在餐饮行业寻找新的生存空间,曾花费重金收购了不少团餐和快餐企业。
  
2012年7月,湘鄂情收购了北京龙德华餐饮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由此进入团餐业务。资料显示,至2012年底,北京龙德华公司为湘鄂情实现营业收入6000万元,净利润700万元。2012年8月,湘鄂情收购了味之都餐饮发展有限公司,由此进入快餐行业。从2012年8月到2012年底,味之都实现营业收入5500万元,净利润460万元。
  
在剥离湘鄂情餐饮品牌和业务的同时,这些当初曾耗资不菲收购的团餐、快餐业务又该如何处理?对此,中科云网一位管理人对本报记者表示,这些业务未来也要退出。“将全面退出餐饮行业,但是退出需要一个过程,未来跨度可能会很长。”
  
截至2014年12月9日,中科云网出售湘鄂情商标和3家餐饮公司的第一批回款6093万元已经到账,占总售价的20.31%。
  
“为了保障餐厅的运营,购买方允许我们及其他第三方在不更改商标用途和使用范围的前提下免费使用6个月。”中科云网新任董秘王冠英表示,但是对于中科云网全面退出餐饮业的问题,他并未明确表态,只是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而对于湘鄂情来说,换了东家也并非意味着改变命运。
  
公告显示,湘鄂情商标和相关餐饮公司的接手方深圳市家家餐饮服务有限公司系外商独资企业,注册资金50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为餐饮管理咨询。
  
中投顾问酒店餐饮行业研究员萧宇嘉认为,作为湘鄂情商标的接手者,利好的一方面是湘鄂情所拥有的商标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都较强,消费基础较好,但是弊端或许也正在于此,消费者对湘鄂情高端餐饮形象的认知较为根深蒂固,接手者如何改造湘鄂情现有品牌使其大众化,是一个比较难的问题。
  
知名餐饮行业战略管理专家洪生认为,从公布的购买内容来看,3亿元中有2.3亿元被用来收购湘鄂情商标等无形资产,这个价格仍然显得有些贵。
  
“一个高端品牌,已经被证明市场很难做,用超过一亿元来收购未免显得有些不值。”洪生表示,未来要想让湘鄂情品牌再次发光,不见得非要走大众化,关键要选择适当降低品牌档次,选择一个合理的价位。”
  
转型受挫或受制于资金和谈判力
  
湘鄂情如今的“悲剧”实际上早有伏笔,在主业高端餐饮遭遇政策阻力之后,湘鄂情从2013年5月就开始寻找行业外的其他机会,开始了其“谜一般的转型”。
  
2013年5月,湘鄂情宣布支付5000万元意向定金以收购江苏中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股权;12月,湘鄂情又宣布与合肥天焱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设立合资公司,欲收购对方51%股权;此外,湘鄂情还公告将意向收购北京中视精彩影视文化公司(下称“北京中视”) 51%股权。
  
“湘鄂情作为上市公司,尤其是餐饮行业第一股,看得出它相当珍惜在资本市场的资格。湘鄂情在高端餐饮受到冲击之后,也有投资团餐、快餐等转型方向,由于后者竞争激烈、利润水平偏低等,短时间内或不能满足湘鄂情业绩需要,因此湘鄂情投向了政策密集、资本比较热衷的环保、绿色能源和影视等方向。”萧宇嘉认为湘鄂情过于匆忙地宣布多次转型,是为了因避免业绩下滑遭到退市的无奈之举。
 
不过仓促之下的权宜之计反而让湘鄂情的处境更加雪上加霜,挫折像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的袭来,2014年5月,中科云网公告终止收购江苏中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51%的股权;10月23日,终止收购合肥天焱生物质能科技有限公司49%的股权;11月28日的公告显示北京中视的收购计划也以失败告终。
  
“环保、绿色能源及影视领域都已经有了一定发展时间,业内不少企业已经形成了竞争力,湘鄂情作为因主业下滑而转型的企业,资金和谈判能力并不强,很难借此实现成功转型。”萧宇嘉指出。
  因此,湘鄂情的多次转型计划更像是为了给资本市场注入的“兴奋剂”,正如一位投资人士所说的,因为国内资本市场中企业相关投资行为都会引发股价上涨,所以湘鄂情多次公告转型也是为了尽可能拉动自身股价上涨,避免股价过低。“不过这些上涨都是不可持续的。”
 
大数据是“救命稻草”?
  
告别主业之后,中科云网何去何从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上述中科云网管理人士表示,出售商标和餐饮公司之后,公司将脱胎换骨,成为一家以网络新媒体和大数据为主业的新公司。
  
在多次收购计划失败之后,目前中科云网与中国科学院计算所网络数据科学与技术重点实验室(下称“计算所”)进行合作开发,不过目前对于产品描述则语焉不详。
  
计算所一位专家表示,该实验室建立已经有15年,专攻大数据处理和搜索,主要面向企业客户,对后者所掌握的数据进行搜索挖掘以创造商业价值。
  
据了解,中科云网已经入股计算所旗下的中科天玑科技有限公司,后者专门负责计算所的市场推广,其产品已经被淘宝、中国移动、华为以及百度等大公司所采用。中科云网为此在三年间已经投入过亿元,如今似乎也成为其业务转型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过,业内专家对中科云网的此番转型也持怀疑态度。原搜狗和360市场总监、雄心资本王冠雄表示,现在所说的大数据时代还处于市场培育期,即便这一行业中知名些的公司也都是靠其传统业务盈利来培养大数据业务。
  
“大数据技术含量非常高,从数据占有、挖掘、清洗、重构到输出都很难,”王冠雄说,“更何况在互联网时代,成功的技术和产品很少由学院派主导,因为互联网是以应用为主导的市场,总是快速迭代,学院派很难做好。”
  
如此看来,被中科云网视为“脱胎换骨”的转型之举依旧面临太多的不确定性。
 
湘鄂情 转型 第一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