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我有外卖CEO林喆:小米为什么投资我们?
南七道 南七道

【专栏】我有外卖CEO林喆:小米为什么投资我们?

看似简单的O2O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商机?为什么巨头们纷纷进入外卖领域? O2O会是未来商业的趋势吗?

i黑马在即将过去的2014年,O2O概念几乎从年头热到年尾,本地生活服务类创业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仅仅是外卖这块,创业者和资本密集进入。看似简单的O2O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商机?为什么巨头们纷纷进入外卖领域? O2O会是未来商业的趋势吗?
 
在即将过去的2014年,互联网诞生了诸多热门概念,在这其中,O2O概念几乎从年头热到年尾,本地生活服务类创业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仅仅是外卖这块,创业者和资本密集进入,BAT等巨头纷纷布局,腾讯投资大众点评,后者又投资了饿了么;阿里投资了美团;百度收购糯米,推出百度外卖等;已经成长为国内巨头之一的小米在今年下半年领投了我有外卖A轮近亿元融资,布下O2O重要的一环。

看似简单的O2O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商机?为什么巨头们纷纷进入外卖领域? O2O会是未来商业的趋势吗?南七道专访我有外卖CEO林喆,听听这位马化腾同乡对O2O的理解和预判。

一个连续创业者的新征程

林喆是典型的连续创业者,19岁开始创业,从1994年到2014年,刚好20年。父亲是清华的高材生,一直希望他能上清华大学,但他不喜欢被安排好的人生。高中毕业后直接开始创业。

第一次创业是电脑销售公司,很快单月销售额超过300万。后来又开始涉足POS收款机。在当时,一台IBM POS收款机三万八千元,国产的一台也要二万八。他觉得这是个趋势,于是决定DIY POS机。在琢磨POS机的时候,他又花数十万加盟当时火爆的味千拉面,每一道工序都亲自体验,充分了解了关于餐饮外卖的每一个流程。 到1999年,商业零售业信息化开始爆发。DIY POS机一炮而红。为了更有竞争力,林喆游学欧洲,05年他的产品拿下了“设计的奥斯卡”的德国iF 设计奖,06年拿下设计金奖。在很多年以后,坐在上海的办公室里,回忆起那段经历,他依然无比骄傲和怀念。

但是,POS机的短板很明显,产业链较短,没有后续开发的潜力。他举例说诺基亚卖手机,卖出去交易就结束了。而苹果手机,卖出去只是刚刚开始。“有没有一种可能,通过一个平台,可以把周边的消费者和周边的店都连接起来。”于是我有外卖的创意诞生,研发后开始在汕头市推广测试,在产品和模式都得到肯定后,他将总部迁到了上海。

在团队发展的过程中,各行业大牛不断加入进来。多年的商业合作伙伴王震加盟担任联合创始人。在搭档王震看来,林喆对于自己的描述过于轻描淡写。林喆的POS机不仅仅是降低了成本,更是帮助中小商家们完成了2000年代第一步信息化,让中小商家享受变革带来的便捷和红利。他的产品迄今为止依然是国内同行第一。在推广方面,原美团天津城市经理和去哪儿的区域经理缪春舟加盟主导。缪在美团和去哪儿时,曾连续多次获得全国销售冠军团队。同时还邀请了有丰富互联网营销经验的谌基平来负责市场。我有外卖在仅仅不到半年多时间,发展商家已经超过了六七千家,各个城市的商户数据也在快速增长中。

传统商家O2O化要顺势而为

传统行业的商家在面临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时,集体患上了焦虑症。面对着O2O的迅猛发展,本地生活的中小商家,除了主动拥抱或者被动改造外,别无他法。部分嗅觉灵敏的商家在尝试着转型时,大都会遇到了两个问题:一是市场鱼龙混杂,商家成本投入太高。例如在2013年微信公号刚爆发时,找第三方开发一个微信公众号投入数万,最贵的甚至高达百万,但最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除了浪费财力精力,只剩下一地鸡毛。另外一个就是使用习惯跳跃性太大,传统商家一般习惯于实物操作,行业操作习惯已经存在了数十年甚至更长时间,而大多数互联网化模式都是纯软件化操作。这种巨大的跳跃性的操作方法会让本来就迷惘的商家更加的不解,增加了他们的学习成本。

对林喆来说,由于多年和零售商等商家打交道,他熟知整个商业零售的流程,同时深深知道中小商家需要的是什么。互联网化带来的巨大变革给中小商家带来巨大的冲击甚至是颠覆,中小商家面对着互联网是迷茫和恐惧、不知所措。本地商家信息化已经是势在必行,但这个过程是需要时间和技巧。我有外卖就是要针对这些问题提供了合适的解决方案。

O2O对传统行业的改造应是建立在对原有行业充分理解的基础上,根据商家的使用习惯加以信息化,而不是根据纯互联网的习惯和思维,强制商家学习和改变。正如蔡文胜说的那样“未来属于那些传统产业里懂互联网的人,而不是那些懂互联网但不懂传统产业的人”。包括美团王兴在演讲时也提到“很多互联网未来的创业核心将在提升传统行业效率、颠覆传统行业领域上。”对于商家来说,他们习惯了外设设备的操作。在原有收银机之余,如果再增加一台电脑来进行信息化管理,无疑又是一笔成本的支出,还要增加学习成本。但如果是纯软件,让商家接受并普及困难也不小。在林喆看来,应是顺应商家的需求,平滑过度。不过度根据纯互联网的操作惯例,过度强制性改造传统商家的需求。

于是在产品模式上,我有外卖和其它的同类产品有很大的区别。包括饿了么、美团等都是采用携程式的call center 的模式,需要人工干预。林喆自称他们是去哪儿的硬件版。商家以很低的价钱拿到一个体型mini的我有外卖的外卖机,无需宽带,只要有手机信号就可以开始营业、下单、打印、结算、盘点。用户在安装客户端后,在手机上下端,外卖机会通过灯光和声音提醒店家,同时用户可以清晰看到接单、送餐等订单状态变化。从下单到订单确认,最短10秒最长30秒内可以确认。中间无需人工干预。在这种模式下,规模越大,成本就愈加凸现:一个客服人员一年的薪水,可以采购100台外卖机,随着大批量产,这个成本还会降低。目前这是国内唯一一家“硬件+软件+互联网”的O2O生活服务平台。在美国,类似模式的GrubHub公司已经成功上市,最新市值是26亿美金。

这种创新式的软硬件结合的模式,在林喆向雷军演示时,雷军很快明白了项目的模式和前景。这与小米的硬件铺路,通过系统打造出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从而完成生态布局具有高度的契合性。经过多番考察后,小米科技、深创投、以及91助手前CEO胡泽民投下了外卖O2O平台最大的一笔A轮融资。同时我有外卖与小米生活平台深度合作,部分地区已经进驻小米生活,小米用户可以直接在小米生活上对我有外卖平台下单,上海的用户下一步也有纳入测试的计划。

未来商业的一切都将O2O化

目前的O2O虽然发展火爆,但还是只是庞大的本地生活服务的初步信息化,这是第一步,也只是一小步。国内本地生活的市场庞大,光餐饮就有万亿级别的市场,配套环节众多,信息化程度低,落后的生产方式已经远远与信息化时代的需求脱节。目前的O2O解决的仅仅是信息流通不对称等初步问题,在O2O的全产业链中,包括了“信息查询、交易、反馈、数据分析、智能化推荐、信用管理”等多个环节。在这其中,数据化和信用管理等模块才是O2O核心模块。让原本分散的用户和商家信息集中化管理,用技术的手段完成商业信用的升级。互联网将以O2O的模式完成对传统商业社会的信息化升级,O2O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全面、深入地影响实体经济,最终完成对社会经济形态的改造和升级。

从白领市场着手,以外卖这种高频需求为切入点,同时覆盖水果等中频需求、干洗等低频需求。这是我有外卖目前的商业形态。“在未来,无处不O2O。”林喆觉得,O2O已经成为商业趋势。它是一个不亚于电子商务千亿级的市场,在他看来,马云完成了中国电子商务化的普及,马云倡导的电商化是第一阶段的电商概念,就是线上购物消费的模式。从第二阶段上来看,电商应该是利用数字技术,改造现有的商业模式。从这个角度上来看,那O2O属于后者,它将电商概念无限扩大化,但是在未来,020甚至比现有电子商务走得更远,应该是万亿级的蓝海市场。 “有人的地方就有O2O,它无处不在。”包括小商小贩,甚至废旧用品回收等特别初级的线下产业,都要O2O化。

而在王震看来,他和林喆都出身于商业领域,在线下零售商业中积累了20多年。他们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彻底回归到商业领域中去,并且是带着互联网思维和模式回归商业领域。在他们看来,外卖只是O2O巨大市场中一个极小的细分,因为它高频需求,所以成为了O2O的一个突破口。在未来,O2O存在于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数字化会蔓延到每一个领域。

“现阶段,人们习惯性把行业分成传统和互联网,线上和线下。这些都是一个短暂的过渡期,真正良性的生态环境应该是要融合一体,而不是生硬的割裂。互联网和实业最终是互补和高度融合。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传统行业和互联网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小,最后融合成一体。在目前的商业环境下,我们以‘利他心’ 为准则,利用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技术来为传统商业建立信用体系,让商业服务透明化,让消费者更加放心,同时为平台上坚持提供优质产品和服务的商家提供更多的客户资源,促进商业的良性循环。” 在探索商业模式的同时,创造出有利于他人的平台,这是林喆他们的出发点,也是他们最终想要做的事情。

南七道:自媒体人,雷锋网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帐号:南七道

小米 我有外卖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