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少爷孟兵回想2014:命运总在绝境时柳暗花明
孟兵 孟兵

西少爷孟兵回想2014:命运总在绝境时柳暗花明

过去一年,西少爷CEO孟兵经历许多,公司临破产,账户见底;至亲临重病,回家买不起车票;创始团队拆伙,遭舆论强奸。尽管对成熟创业者而言,这些事情无关痛痒,不算什么,但孟兵只有24岁,也就是一个大学生刚毕业的年纪。听他讲述过去一年的故事。

i黑马:过去一年,西少爷CEO孟兵经历许多,公司临破产,账户见底;至亲临重病,回家买不起车票;创始团队拆伙,遭舆论强奸。
 
尽管对成熟创业者而言,这些事情无关痛痒,不算什么,但孟兵只有24岁,也就是一个大学生刚毕业的年纪。
 
创业中的痛苦最能让读者过瘾,但此文遗憾的是,扭转的过程描写太少,一笔带过。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把此文炒热,那时黑马哥会让孟兵再写几篇,让大家过把瘾。


 


这个角度看,孟兵还算是个美男纸
 
一件事在成功之前,到底需要多少次失败?一支竹子在迸发之前,到底需要多少米根基?一个人,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到底有没有可能?
 
十五个月前,我经历了人生中第一个重大的挑战,也第一次体会到了坠入深渊般的无助。那时候,我们还在做一家科技公司,刚刚成立三个月,公司的账户已经见底了。我们交不起下个月的租金,甚至连下周的饭钱都成了巨大的困扰。
 
作为一个24岁的CEO,我感到只有绝望。我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甚至开始怀疑我们的初衷。就在那时,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我的两位至亲重病的消息,电话那头轻轻地说,希望我尽快回家一趟。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时间与空气凝结着,只剩下耳边嗡嗡的回响。我飞奔向西客站想冲上最近的一班列车,却发现自己连515块的车票也已经付不起。从来没有这么想家,从来没有这么害怕回家。我的头发一把一把的掉,直到掉光了好大一块。
 
我无力的瘫倒在墙角,慢慢地回想。回想母亲的笑,回想儿时弟弟温暖的手,回想初恋的吻,回想朋友誓死不渝的誓言。我躺在角落里,歇斯底里,像个孩子那样用尽全力地哭。
 
那时候我真的想要放弃。到底为什么要创业?为什么要经历这些?为什么一定要和命运去争?为什么不回去中关村的写字楼里过一个普普通通白领的生活呢?
 
你这样死撑着,到底是不甘心什么?
 
我不断地问自己,一遍一遍的反复,答案从清晰变得模糊,又从模糊变回清晰。
 
我想,我不能放弃。因为我的身上寄托着团队兄弟们的未来,因为我想让我的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因为我要为我的弟弟树一个榜样。因为,我不仅仅是一个人。
 
我们咬牙坚持着,没日没夜地优化产品,拼命推销,终于扭转颓势,实现盈利。更让人庆幸的是,我的家人也逐渐康复了。我想起多年以前朋友跟我讲过的那句话,命运总是在看似绝境时,柳暗花明。或许,当我们回过头去体会,会发现,这些心痛的经历同样是人生巨大的财富。至少,有了那些唏嘘,今天才显得格外珍贵。
 
再后来,一次偶然中,我们发现了餐饮业互联网化的机会。某种直觉告诉我们,风口来了,我们真正的人生要到来了。
 
经过精心的筹备,我们创办了西少爷。开业的第一天,就排起了数十米长队,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团队里每一个人的欣喜若狂,那种放肆的释然的笑。
 
再再后来,又发生了很多有趣而有意义的事:
 
第二月,境内外媒体纷至沓来门庭若市,仅央视就来了六七个栏目,记得那时我们每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自己的新闻,哈哈哈。大约中旬,为了保护品牌的初衷。西少爷:西,源自西安,朝向西方;少爷,不落窠臼,不安现状,无所畏惧,坚守梦想。我们拒绝了一家机构8000万估值的投资。
 
第三月,我们的坪效(每平米的销售额,零售业最核心的指标)超越了全球奢侈品第一品牌Tiffany,达到它的4倍。
 
第四月,西少爷第一分店在望京开业,我们正式开始连锁之路。
 
第六月,偶然遇到徐新,相见恨晚,西少爷开始新的征程。
 
第八月,我们售出了第100万个肉夹馍,是谁在说,卖肉夹馍的,不能创造历史。
 
未来的12个月里,我们的门店将超过30家,收入超过1亿元。
 
2014很美,相信2015会更美。
 
—— 对了,到底一件事在成功之前,需要多少次失败?
 
——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成功,只需要一次。
 
文| 西少爷 孟兵
 
西少爷 肉夹馍 孟兵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