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企业能否颠覆空气净化器市场?
梁辰 梁辰

互联网企业能否颠覆空气净化器市场?

空气净化器只是一个简单地家居产品,因为其门槛较低而被率先智能化。至于早晚、快慢都只是时间问题。

空气净化器只是一个简单地家居产品,因为其门槛较低而被率先智能化。这样的趋势不难看出,互联网企业将通过学习、投资、收购等多种模式逐渐渗透至各个传统产业。至于早晚、快慢都只是时间问题。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消费者在空气净化器产品上的选择被限定在了飞利浦、夏普等传统家电品牌之间,尽管雾霾刺激出了一批潜在消费者,但价格成为阻碍其购买的重要原因。

但随着小米、豹米、小蛋,以及三个爸爸这样拥有互联网背景,主打性价比的产品推出,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市场格局。
 
与传统家电厂商最大的不同是,这些互联网企业在市场营销上也显得更为积极和主动。
 
不过,更让市场惊讶的是小米的进场。除了各种参数对比、最棒硬件配置,这种一贯的小米“强硬”产品逻辑以外,899元的价格设定也让市场对价格重新敏感起来。
 
虽然如飞利浦、夏普等传统家电厂商也推出低价产品,但显然互联网企业和创业者的高举高打,让这个产业更加受到普通用户的关注,而低价只是一个吸睛的手段。
 
尽管因为市场规模有限,互联网企业依靠空气净化器进军数字客厅的命题并不现实,但越来越多利润高的消费电子产品有可能被互联网玩法所颠覆却在切实发生,这或许能帮创业者寻找到新的方向。
 
注入互联网基因
 
在专业人士看来,消费级空气净化器(以下简称“空气净化器”)是一个传统家电的细分品类市场。在经历了多轮市场竞争之后,空气净化器产品无论是外观设计、结构原理,还是功能设置等方面都有很大程度的提升。
 
空气净化器所提供的功能正在增多。Wi-Fi联网、App远程控制、自动启动系统等功能的引入被看做是智能化的标志。更有甚者,如飞利浦与中国气象局网站链接,为用户提供室内外空气质量预测,而其竞争对手松下则主打技牌,整合5大传感器、6重净化结构,提供空气净化及加湿体验。
 
但这些远不及互联网企业和一些智能硬件创业者对产业的改变,因为在他们看来,Wi-Fi联网等只是智能化基础,而不是核心。猎豹移动豹米空气净化大师产品负责人张天毅告诉腾讯科技,“市面上一些所谓的智能空气净化器只是增加了一个Wi-Fi模块,其抛弃了产品的本质,而用户的智能更在于的是功能。”
 
张天毅称,豹米空气净化大师可以在联网之后根据用户使用环境设定产品运作的模式。更为核心的是,因为配置了更为优质的检测装置,其可以把空气实时质量真实地反映给消费者,让消费者真正感知到周围空气的质量状况。
 
自认“草根”创业者的戴赛鹰则表示,其“三个爸爸”儿童专用空气净化器主打针对儿童的保护。
 
不仅如此,互联网企业和创业们往往会充满情怀地讲述一个个品牌诞生的故事,其希望以此来打动消费者。
 
在推介豹米空气净化大师时,猎豹移动CEO傅盛(微博)表达了自己身受灰尘过敏性鼻炎的痛苦;长期关注创意产品的趣玩网CEO周品(微博)找到了拥有神经生物学博士的嵇晓华决定在智能硬件上有所作为,他们成立了智能硬件公司小蛋;戴赛鹰则讲述了三个爸爸对孩子健康担忧而决定自己做一款空气净化器的故事。
 
这些创业背景也使得他们的产品有了各自的独特属性,并希望打破传统厂商所设定的一些规则。
 
猎豹移动在宣传时突出了其对PM2.5值检测的精度。张天毅告诉腾讯科技,一些空气净化器产品采用红外检测装置只能够监测到大颗粒,然后通过算法得出PM2.5值,但这并不准确。豹米空气净化大师采用了激光监测装置,会提高这一测试精度。
 
在周品看来,加湿器并不应该是净化器自带的功能,因为带有加湿功能,会使得空气湿润,而“滤网会发霉”。但是,这往往是其他家电厂商为增加卖点而提供的功能。戴赛鹰则表示,其产品外观设计上考虑了家庭环境下使用的安全性。
 
挑战旧势力
 
正如互联网企业对手机行业冲击造成的整体平均价格下滑一样,新进入者们正在揭露传统家电厂商与渠道之间的利益联系。
 
傅盛曾在介绍豹米空气净化大师为何在千元以下时表示,是因为省去了太多传统空气净化器品牌的中间暴利环节。周品也告诉腾讯科技,目前市面上售价为6000元的空气净化器品牌产品,其出厂价格仅为2500元。
 
行业分析人士指出,传统家电厂商虽然供应链体系已经十分成熟,但为了给销售渠道商留出足够的利益,其最终销售定价普遍偏高。
 
因此,从定价1984元的小蛋,到998元的豹米,再到899元的小米,互联网厂商正在不断把空气净化器的价格拉低,显然这更加吸引对价格敏感的中国消费者。
 
可以肯定的是,互联网企业和创业者对市场的贡献,不仅是打破定价机制的垄断,而是告诉消费者其实产业有多黑。
 
在进入空气净化器这一市场的前期工厂调研中,周品发现,“当你看到那么多专业人做空气净化器,而且出货量那么大的时候,再看看整个制造过程和工艺,你会觉得这个事情太不合理了”。
 
在这个品牌众多的市场,由于进入门槛较低而利润较高,贴牌生产已成为不可忽视的行业潜规则。奥维咨询品牌总监苏亮表示,在千元以下的空气净化器产品中,外形雷同的很多,很多企业都存在挣一笔钱就走的心态,而他们的运作模式是:采购核心零部件,进行组装,贴牌销售。行业内称这类产品的原型为“公版机”。
 
一些高端品牌也存在贴牌生产的情况。在众多这一市场新进入者的市场调研结果中,飞利浦是市场份额占比最大的厂商。有行业人士告诉腾讯科技,“飞利浦所有(空气净化器)产品都是贴牌的。”
 
极致的价格与讲求体验的互联网模式,正在让互联网企业向传统家电厂商发起挑战。
 
暴风未至
 
毋庸置疑的是,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开始进入这一市场,其将极大触动产业利益分配机制,尤其是那些拥有市场定价主导权传统的白电厂商。尽管尚不足以对智能家居产生影响,但是智能家具已经起步。
 
然而,传统家电厂商到目前为止虽然关注,但仍然保持冷静。
 
GfK中国分析师告诉腾讯科技,一方面原因是,在“旧势力”看来,互联网企业的产品如小米在功率、噪音上存在硬伤,而对其来说单纯以价格换取这些硬伤是否能对消费者的购买形成影响,目前尚未明朗。
 
另一方面原因是,空气净化器行业本身门槛不高,利润率却不低,而雾霾的影响使得厂商都有生意可以做。
 
腾讯科技发现,大部分传统家电厂商的销售宣传中,“抵御雾霾”成为厂商招揽生意的宣传亮点。据中国气象局数据显示,2013年国庆期间北京市出现了两次强霾污染,而对比奥维咨询电商监测数据,空气净化器在这段时间的线上销售环比增长34.1%,两者呈现出了高度的相关性。
 
更有厂商因雾霾,而提升产品价格。有业内人士透露,2013年外资品牌的空气净化器的网购价格同比增长69%。其中,三星空气净化器的线上价格上涨了113%,摩瑞尔的价格上涨83%,夏普的价格上涨52%。
 
购买空气净化器产品还有另一群消费者,他们因刚装修过房屋,需要去除屋内的甲醛。尽管一些专家和业内人士表示,开窗通风仍是最为有效的去除甲醛的方法,但消费者仍然希望有机器可以加速这一自然过程。因此,支持这一功能的空气净化器在市场上也占据着一定的份额。
 
此外,互联网企业的产品虽然受到消费者的热捧,但是其产能目前仍有待爬坡,短期内难以满足市场的需求。
 
从互联网企业做手机那一刻开始,就有讨论其对产业链的冲击有多大,以及是否能够复制。
 
但空气净化器只是一个简单地家居产品,因为其门槛较低而被率先智能化。这样的趋势不难看出,互联网企业将通过学习、投资、收购等多种模式逐渐渗透至各个传统产业。至于早晚、快慢都只是时间问题。
空气净化器 互联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