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全球最大医药巨头沃尔格林吞并联合博姿,这是要逆袭医疗O2O的节奏?
易观李雷 易观李雷

【专栏】全球最大医药巨头沃尔格林吞并联合博姿,这是要逆袭医疗O2O的节奏?

随着巨头的入局与资本市场不断看好,2015年医疗O2O发展势头必将更加强劲。由于医疗领域监管的敏感性和专业性,目前医疗O2O尚未迎来成熟的发展模式。但全球医药巨头沃尔格林的高调收购行为,却为医疗O2O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

黑马哥:随着巨头的入局与资本市场不断看好,2015年医疗O2O发展势头必将更加强劲。由于医疗领域监管的敏感性和专业性,目前医疗O2O尚未迎来成熟的发展模式。但全球医药巨头沃尔格林的高调收购行为,却为医疗O2O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


来源:黑问专栏
作者:易观李雷


2015年注定将成为互联网医疗O2O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

2014年12月31日晚,美国最大连锁药店运营商沃尔格林公司宣布,已完成了与欧洲最大药品分销商联合博姿(Alliance Boots)的合并,公司名称改为沃尔格林联合博姿集团(Walgreens Boots Alliance Inc),股票代码改为“WBA”。对于国内有意于进军在线医疗O2O的互联网巨头来说,这又是一针兴奋剂。作为医疗O2O发展的“风口之年”:2014年不仅阿里京东等几大巨头日益进军医药电商,更出现了集中井喷式的移动医疗创业和融资大潮。

随着巨头的入局与资本市场不断看好,2015年医疗O2O发展势头必将更加强劲。由于医疗领域监管的敏感性和专业性,目前医疗O2O尚未迎来成熟的发展模式。但全球医药巨头沃尔格林的高调收购行为,却为医疗O2O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

医药O2O:零售业的最后一片“蓝海”

2014年互联网巨头大举进军医疗O2O,最终奠定医药平台电商三足鼎立之势。与此同时,尽管移动医疗创业也迎来井喷之年,并持续被业界和资本市场看好,仍未足以形成成熟的商业模式,撬动医疗O2O市场。

作为零售业的最后一片蓝海,医药电商堪称互联网巨头抢占传统零售业的最后一役。一方面,在辞旧迎新的跨年之际,美国最大连锁药店运营商沃尔格林公司宣布,已完成与欧洲最大药品分销商联合博姿的合并,即将打造全球最大医药商业公司以及分销网络;另一方面,2014年国内医疗O2O亦风景独好:1月,阿里巴巴集团正式宣布斥资13亿元入主医药电商中信21世纪有限公司,目的即在于95095所具有的药品第三方交易平台资质;8月22日,1号店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总局批复,成为首家获得该资格的综合电商企业;12月23日,京东商城再次获得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颁发的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A证资质。

医药健康产业已经成为互联网电商和在线零售业的最后一块“蛋糕”。2013年,我国医药电子商务规模为42.6亿元,仅占整个电子商务市场的0.7%不到,但较之2012年的16.6亿元、2011年的4亿元,平均增速超过200%。医药零售领域是互联网零售领域挑战最大,也是机遇最大的一个环节。随着国家监管政策的日益松绑,互联网巨头的不断渗透并对物流、客流、信息流、现金流的重新组合,转移盈利模式,未来医药零售产业增长有望重新开启。

移动医疗:有钱就任性

所谓移动医疗APP,指基于安卓、苹果等移动终端操作系统的医疗类应用,主要分为5种:医药产品电商应用、满足专业人士了解专业信息和查询医学参考资料需求的应用、满足寻医问诊需求的应用、预约挂号及导医、咨询和点评服务平台以及细分功能产品等。

2014年是移动医疗创业和融资的“井喷之年”。据动脉网互联网医疗研究院投融资数据库统计,2010-2014YTD近五年国内互联网医疗创业投资事件为140起。其中,2014年融资交易数80起,披露融资额69074.3万美元,接近前四年交易数和融资额总和。


另据艾媒咨询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现阶段移动医疗APP已达2000多款。同时,2012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已经达到18.6亿元,较上一年增长17.7%。2017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将达到125.3亿元。2014年3月17日,美国健康医疗软件制造商Castlight Health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上市首日其广受市场追捧,股价飙涨近1.5倍,更激起了国内移动医疗创业者的无限热情。

医疗O2O:谁主沉浮?

作为国内重点监管领域,医疗行业的发展需要得到政策松绑。2014年首先就是政策红利集中爆发之年:

1月26日,卫计委发布《关于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取消多点执业地点地域和数量的限制;5月2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8月29日,卫计委再次发布《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11月17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的若干意见》,提高医疗执业保险覆盖面。

互联网涉足医疗O2O不仅是政府有意推动,更是时代大势所趋。当前,中国已步入老龄化社会,但养老服务业却严重发展不足:据统计,2014年中国老年人口总数达2亿,庞大的老年群体对医疗健康产业提出了巨大消费需求。同时,国内医疗资源稀缺、分布不均衡,社区医疗不发达,导致看病难、看病贵长期得不到有效解决。在移动互联时代,通过线上线下一体化的O2O全渠道模式,医疗资源的优化配置问题有望得到有效缓解,沃尔格林则为国内医疗O2O的展开提供了诸多新思路:

医药电商尚待发力

一个被很多人忽视的事实是,美国最大的电商公司其实不是亚马逊,而是沃尔格林。作为美国最大零售连锁药店巨头,沃尔格林线上医药的交易额大于亚马逊整体交易额。但由于医药电商的专业性强和沃尔格林先天互联网基因不足,大多数电商分析家对此避而不谈。

反观国内,由于政策监管和区域性保护等因素,当前并不存在足够强大的线下或线上医药巨头。随着监管政策的松绑和移动互联时代到来,新一轮的医药电商洗牌在即,再加上资本市场对医疗O2O的看好,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涉足医药电商,2014年国内医药电商领域已经基本形成了天猫、京东和1号店三足鼎立之势。

目前,医药电商行业已经进入到快速发展期。数据显示,2013年全年,虽然医药电商的规模为42.6亿元,占整个电商规模不到0.7%的份额,但相比2012年电商医药的总规模16.6亿元,和2011年的4亿元,2013年平均增值超过了200%。业内预测2014年全年的电商售药总规模将达68亿元。此外,由于具备一定的医资实力,未来医药电商企业有望将逐步拓展医疗健康服务范围,进一步丰富其业务线。

移动健康管理突破口

大健康是医疗O2O的未来。大健康不止是制药这一个环节,而是整个产业链,包含教育培训研发、制造流通、物流、医药应用、医疗养老以及围绕整个产业链的金融支付。虽然依托4000多家医药连锁店迅速起家,但沃尔格林却并不满足作为最大的药品零售商,而立志转型为更强大的、统一的健康服务供应商。

移动互联时代加速了大健康产业的发展。目前,中国医疗健康类APP有2000多款,但这些移动医疗APP进入门槛并不高,大都停留在血压、血糖、血氧和心电等数据的收集与手机相连,大数据分析是普遍薄弱环节,因此还不能称为移动医疗和作为临床诊断治疗参考,仍属于移动健康管理范畴。

未来,移动医疗的发展需要进一步加强移动健康管理类APP的大数据分析功能。移动医疗必须把传统医疗的生命信息采集、监测、诊断治疗和咨询,通过可穿戴智能医疗设备、大数据分析与移动互联网相连:所有与疾病相关的信息不再被限定在医院里和纸面上,而是可自由流动、上传、分享,使跨国家跨城市之间的医生会诊亦能轻松实现。

社区医疗服务空白

社区医疗(primary care),是指一般的医疗保健,即病人在转诊到医院或专科前的一些医疗。社区医疗为提供整合的便利的医疗保健服务;医生的责任是满足绝大部分个人的医疗需求,与病人保持长久的关系,在家庭和社区的具体背景下工作。

作为医疗O2O的最后一公里,社区药店意义不言自明。沃尔格林的成功即源于以社区药店为入口,将公司旗下的专科药店、诊所和建立在公司或大型机构内部的分支机构全部整合起来,进而推出便利的系列服务。在大多数国家,社区医疗是病人首先求医之处,是以人群为基础的医疗服务,也是提供连续医疗服务之处,包括治疗慢性病病人、老年病人,也即需家庭护理和姑息疗法的病人。

相比之下,我国80%的医疗资源集中在20%的大城市,导致看病等待时间长,住院床位急缺,而社区医疗网络和基础设施严重滞后。同时,围绕着社区医疗,各种垂直化的配套服务也没有相应地得到发展,包括慢性病管理、专科服务、互动社区以及医学教育等。据《中国社区医疗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前瞻》显示,我国社区医疗服务尚处于起步阶段。2009年,全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服务站仅占卫生机构总数的2.98%,其卫生技术人员仅占卫生技术人员总数的4.52%。社区医疗机构的人力资源状况也还有较大的改善空间。

“让药师在转型中唱主角”

当前,国内医疗O2O发展模式一直饱受争议。2013年下半年以来,国内互联网医疗领域涌现出两类创业者:一类从互联网切入,逐步向医院渗透,以患者为中心;另一类从医院切入,逐步向医院外延伸,以医生为中心。

但沃尔格林却给出了新的答案:让药师在转型中唱主角。这也符合沃尔格林立志成为健康服务供应商的理念及其社区医疗O2O战略。沃尔格林的药师大都常驻于社区药店。对于社区消费者而言,药师是最值得信赖的专业人士,更重要的是由于常驻社区,消费者能很方便地找到他们。同时,药师不仅连接着医药电商和消费者,直接关系到医疗O2O线下用户体验和用户粘性,更能起到补充医生人员不足的作用,还肩负着控制社区疾病管理、提供基础性医疗保健服务以及平衡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的重任。
 

巨头 医疗 医药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