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咖啡厅启示录
宋文艳 宋文艳

众筹咖啡厅启示录

一家有50个股东的咖啡厅,还是50个女股东。三个女人一台戏,50个女人……

2014年,我发起的众筹咖啡厅—CC美咖,武汉的媒体报道的非常多,火了一阵,但我在光谷店开张后三个月就决定关闭它,好多朋友都不理解,在2014年最后几天,我写一篇总结,一是纪念2014年的光辉创业事业,给CC划一个句号,二是给还想众筹开咖啡厅的朋友一些经验分享。我的价值观是:学习、分享、快乐生活!所以,分享给大家!

 
CC美咖的前身是越秀人力资源的培训教室,因为我们主营的是人力资源师考证培训,所以1302这个房间有108平方,原来租下来是当小教室用的,2012年,我去北京北漂了大半年,看到北京许多开在写字楼里面的小小聚会场所,经常在晚上和周未组织各式各样的学习、分享、交流活动,于是2012年年底回来武汉,大约花了15万,在以前教室的装修程度上再次装修加采购设备,成了很温馨的咖啡书吧,它还继续是越秀的培训教室。
 
同时,因为有了这个不错的场地,我们设计了HR--365学习卡,经常在咖啡书吧组织学习沙龙,还有各种好玩的活动,2013年一年时间,咖啡书吧还赢利了。
 
这时,从北上广出现了众筹的概念,全国一下子开了好多众筹的咖啡厅,比如“很多人咖啡”,北京的“车库”,广州的“贝塔”,武汉的“DEMO”等等,我们在汉口的这家小店开得不错,来参加活动的人越来越喜欢这个店。
 
但因为武汉太大,交通不方便,武昌的朋友就说我们活动每次都想来参加,但太远了,可不可以在武昌开一家,当时我们三个股东并没有多余的钱,但众筹概念来了,于是在市场上火热的众筹思潮下(此时,市场上都是宣传众筹的文章,却没有一篇真正众筹后经营成功的文章,全国上上下下都在忙乎着众筹开店),我写了一个招股书,没有外部发,只是在越秀人力资源的QQ群,我个人的朋友圈发布了下,在汉口的咖啡厅开了三次现场招股说明会。
 
没想到,二周时间,就有50多人愿意加入我们,2万一股,抢着刷卡,超乎我的想象,二周筹了100万。
 
于是,考虑到这么多股东,要正规些,我们在准备众筹前,就去注册了一个文化传媒公司,想了一个咖啡馆名字,因为90%都是女生微股东,所以叫CC美咖,第一个C代表跨界的意思,第二个C代表生涯。
 
2014年3月8日光谷二店开业时,我们50个美女股东身穿抹胸长裙在光谷最繁华的街头照了张开业合影,没花一分钱,上了头条。
 
CC美咖就这样不在计划中的开起来了!
 
并没有商业计划书,并没有充分的市场论证。只是因为“众筹”这个概念。
 
在2014年3月8日当天,我做为创始人,发起人,就已经发现了问题,而且注定了后面的败局。
 
这50位股东从早上8:00一直化妆到下午快1:00。
 
人多,女人多,每一个女人都想化妆师化美一点,拖拖拉拉,每一位股东没有想过今天自己的角色是什么?是股东。
 
8号的活动其实是一场开业促销活动,她们没有想清楚(也包括我,我是当时意识到了,但晚了),今天做这件事是为了什么,下午我约了媒体记者来拍照,拍的过程还是蛮开心的,拍完,大家就先回店里面换衣服,然后就走了,光谷店里面乱乱的,引来的客人很少,即使有客人,也极少有人主动服务。
 
大部份股东们都自己坐在那,开心的聊着天。完全不是老板的心态,完全不是新店开业的样子,象是一场party。我自己创业了8年,我知道创业是什么,特别是初期的创业是什么,可另外的49人,许多人都没创过业,3月8日当天,我的心情是很沉重的,所有人都没有看出来,我也没让大家看出来。但我深深觉得我做错了,以后我一个人领着这49位,一块开咖啡厅,这将是多么艰巨的任务呀。
 
到了4、5月,光谷店因为是新店,没有知名度,客人很少,成本却高汉口许多,房租高,50位股东们,第一次我召开股东会,就只到了30多人,很多人说要上班,要带孩子,来了不,我只好又召开一次,原本只想召开一次,大家都是股东,都来出些主意,如何开店,并能经营下去,好多人不来开会,她们认为,我投了钱,等年底来分红就行了,可是???一家店开了是容易,关键是后面谁经营,如何经营。
 
说下CC美咖经营团队,最早是我们三个人,在还没众筹时,主要是我和一位A股东,以我为主做,我用了很多时间在咖啡厅上面,设计学习卡,因为越秀人力资源在武汉做了8年了,HR学员8000人,所以卖了200多张365的学习卡,开沙龙时,还会有一些咖啡的收入。
 
后来众筹了,专门有A+B两位主要的股东,另外加4位吧员,他们6个人的经营团队在负责具体的咖啡厅经营。A以前是做HR的,B以前是做设计的,都没做过咖啡厅经营,也没有做过平台的建设和运作,A比较努力,但AB两位都不是风风火火创业的人,没有创业吃苦精神。这在一家创业公司是硬伤了。我是咖啡厅发起人,我投入了50%的时间和精力,因为我还有自己的培训公司,这也是问题之一,创业一个新项目还是要全心投入才行。试图只投钱不参与经营,这个出发点肯定是错的。而且还要百分百投入才行。
 
到了6-7月,媒体上登了许多全国咖啡厅倒闭的文章,特别是“很多人”咖啡厅,我也去了北京、上海广州亲自去考察,和对方的创始人沟通,看了好多,总是在思考,CC怎么办?因为倒闭的咖啡厅的硬伤,CC全有。
 
6-7月间,成立了CC董事会,9个人,原以为有了董事会效率会高,但就是这9个人都出问题,里面分了好几派,这9个人都来自不同的地方,价值观,沟通方式都不同。
 
比如,我是外企12年工作出来的,我喜欢直来直去,简单高效,但许多人国企风格,当天不说,当面不说,背后说,当天不发言,背后不执行,沟通出了问题,决策不了,什么事不能立刻开会定下来,一家小小咖啡厅,决策极慢。
 
有一些董事中只爱说,不动手做的,有一些董事开会啥也不说,一派和气。还有一些董事,干脆就不来开会,这种沟通风格我极其不喜欢,老国企的作风,效率极低。这点是我发起咖啡厅创业时没有考虑到的,因为我在外企工作12年,我本以为沟通不成问题的。
 
8月,我写了几封信,很长很长的信,几千字上万字的信,把这几个月,我看到的,我思考的全写下来,发给了全体50多位股东,并且我坚定了要关掉CC的决定。
 
众筹咖啡厅是不可能成功的,硬伤有五:
 
第一:股份太平均。
 
当初没经验,招微股东一股2万,许多微股东投了2万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可能2万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但众筹,筹的不光是钱,最重要是筹人和筹智。股东不光是要投这2万块,最重要的是你是咖啡厅的主人,要尽力来经营,让它活起来,让它挣钱。可许多人连一个月一次的股东会都不参加,一个月一次的董事会都到不齐9个人。1%的股权对她们来说,没有吸引力,再加上没有创业精神,注定会这样。
 
我们的教训:发起股东们至少要占60-70%以上的股份。众筹少一点。
 
第二:股东要有选择。
 
不是给钱就让加入,要么有资源,要么有能力,要么有热情。
 
股东要设定退出机制。创业一定要辞职创业,不要试图兼职创业,不可能的。
 
第三:经营团队要去市场上聘请。
 
需要三种人才,一种是资源整合型的,可以给咖啡厅搞活动搞人气,一种是营销人才,线上线下都极其会营销,第三种是咖啡厅的专业运营人才,会做好喝的产品加服务做得好。没有这三种人就不要开咖啡厅。(这是创业的最大难题,优秀人才不好找,我们试图在市场上找过,没有,真有这么优秀的人,就已经自己创业去了)
 
第四:开在写字楼里面的咖啡厅,一定要做主题,针对一个细分的人群市场,要做许多有粘性的粉丝活动。
 
我们CC之前为什么活得好,因为它是以HR这个领域为主题的咖啡厅,众筹之后,反而没主题了。
 
 
第五:开咖啡厅,千万不要抱着短时间赚钱为目的去做。
 
靠卖咖啡赚钱是不太可能的,可能只是你的一个兴趣爱好。如果这个咖啡厅还是回到2年前,就是我们3个人开,就会一直开得很好。但走错了众筹这一步,变成了一个急功尽利的商业产品,违背初心。我们初心原本就一句话:让社交有温度。
 
综上所述,是否你的商业项目要众筹,众筹什么,要根据自己的商业模式去确定,众筹之后的运营是众筹能否成功的关键,要科学理性的分析取舍,切忌盲目跟风。
 
我个人认为,众筹更适合“回报众筹”,投资者对项目或公司进行投资,获得产品或服务,比如众筹一本书,出版了回本书你,众筹一场马拉松,跑完就结束了。
 
2014年9月,我们把帐上的钱清算,开了好几场董事会、股东会,做清算终于在9月份完成了,去工商局注销了CC美咖。
 
其实我也可以不清算,帐上还有好几十万,还可以撑一年多,但我不是这种人,我在香港人做老板的外企做了12年,我的价值观是把自己有限的生命拿去做有意义的事情。
 
众筹,已经在开业的后几个月就分析判断错了,就要立马停。不能一条道走到黑。这中间清算的过程很痛苦。50多位股东中九成是女人,女人的眼界、经历决定了她们许多人理解不了我的决策,还有其中一位微股东辱骂、人身攻击我们三位发起股东。
 
她不理解为什么要关,她甚至认为,只要帐上有钱,就要一直开下去,一直到开不下去为止,她以为是过家家!呵呵!总之,她死活认为,我不该关店,怎么跟她讲,她都理解不了,但这真的是她的眼界和高度问题,CC美咖是一个创业公司,不是过家家,一切都要遵循商业规律,再过十年,等她们成熟了,她们会理解我2014夏天做的这个决策的。
 
因为有梦想,我们50个女人开了CC美咖,虽然它没有成功,但你还记得3月8日我们一群女人那张灿烂的笑脸吗?如果里面有你,你当天真的是开心的笑容,那就够了!
众筹 咖啡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