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鄂情转型失败,老板孟凯精神濒临崩溃
曹西京 曹西京

湘鄂情转型失败,老板孟凯精神濒临崩溃

A股市场的“故事大王”中科云网(原名湘鄂情),故事讲不下去了。

2015年新年伊始,A股市场的“故事大王”中科云网(原名湘鄂情),故事却讲不下去了。
 
1月5日,公司收到董事长孟凯提交的书面辞呈,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总裁等所任公司职务,今后不会参与公司具体运营事务,但目前仍为中科云网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并承诺继续为“ST 湘鄂债”兑付工作全力筹措资金。他表示,如果有需要,会将自己持有的中科云网公司股票卖掉。然而,孟凯去年12月26日遭证监会立案调查,所持的18156万股公司股份被中国证监会冻结和司法冻结状态,因此其能变现的只有间接持有的公司3000万股股份。
 
“中科院一批科技转换遇阻,有何颜面继续任董事长。”昨天,孟凯在回复记者的彩信中说,“在各种压力下我的精神濒临崩溃,无力回天,只能拜托万钧了!”
 
 
湘鄂情的这些年:故事多时“情”转薄
 
1995年2月28日,湘鄂情的前身——只有四张桌子的“湘湘菜馆”在深圳蛇口正式开业。创业之初,孟凯除了兼任服务员、收银员和采购员,还会出去跑运输,以此赚钱来维持餐馆的经营……“湘鄂情”名字的由来,是因为老板孟凯是湖北人,老板娘周长玲是湖南人。2009年11月11日,公司在深交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民营餐饮企业,孟凯身价36亿元,成为餐饮界首富。
 
然而好景不长,2013年后,主营高档餐饮的湘鄂情经营业绩急转直下,公司开始频繁实行“童话故事”般的战略调整,同时陆续关闭门店。湘鄂情最兴盛的2012年时拥有34家门店,不到两年时间关闭了四分之三。
 
公司还进行了三次大规模转型,先后宣布涉及环保、影视、新媒体等方面的多项并购,这些并购曾推动股价大幅攀升,但其中的一些并购最终并没有真正实施。湘鄂情最早“跳票”江苏中昱,后“改道”环保产业。2014年8月24日,公司索性更名为“中科云网”,彻底逃离餐饮业,“因为公司已将新媒体、大数据作为未来业务发展的主要方向”。然而,2014年11月,中科云网宣布终止收购中视精彩51%的股权,原因是股权受让时间跨度较长,并且中视精彩未来全部实现目标利润存在不确定性。中科云网还曾打算收购笛女影视,但最终也没了下文。
 
孟凯辞职后,提议由万钧接任公司总裁、董事、董事长等职务。万钧曾任湘鄂情董事、副总裁,不过去年5月,在湘鄂情转型的过程中,万钧申请辞去了上述职务。
 
昨天,记者欲采访万钧,但对方以“我在开会,现在还不是公司董事长,很多问题暂时不便回答”为由,匆匆挂机。公开资料显示,万钧1968年出生,比孟凯大一岁。在湘鄂情2009年2月IPO时,万钧就是公司董事,还兼任深圳湘鄂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当时深圳湘鄂情是湘鄂情除孟凯以外的第二大股东,万钧算得上是公司元老级的人员,但他没有湘鄂情股份。
 
中科云网称,公司将尽快召开履行程序,选举新的董事长。在新董事长到位之前,由中科云网前副总裁、董秘李漪暂时代理董事长职务。李漪2014年12月16日“由于个人身体原因”刚辞去上述两职务,不到一个月再度“出山”救急。
 
湘鄂情的未来:天若有“情”天亦老
 
2012年4月,湘鄂情曾发行4.8亿元无抵押的公司债“12湘鄂债”,其持有人将在2015年4月行使一次回售权。昨天,该债券跌至92.96元,而公司也风雨飘摇,如果投资者选择将债券回售给公司,公司将承担兑付压力。
 
也正考虑到此,公司于去年底开始贱卖商标和子公司,包括转让北京湘鄂情快餐连锁管理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股权,以及湘鄂情、湘鄂缘等164项系列商标,交易对价3亿元,用于备付2015年公司债券本息兑付工作。
 
但结果并不如愿:一些转让资产采用分期付款方式,2014年12月31日为收款期限日,但公司未能收到“湘鄂情”商标及3家子公司交易对方应如期支付的9354万元;其出售的北京朝阳门湘鄂情餐饮有限公司、长沙湘鄂情餐饮有限公司等七家子公司股权及终止收购中视精彩,截至2014年12月31日也均未收到应付款项。由此,公司预计2014年全年净利润仍为负值,加上2013年亏损,公司股票将被ST,ST 湘鄂债存在暂停上市的风险,无法保证4月5日本息全部偿付。公司称,根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相关交易款项预计在本月底完成审批和支付程序。对于解决方案,中科云网称除会催告交易方履约外,将继续寻找剥离资产的交易机会。
 
如今,中科云网的有效资产仅剩餐饮和环保。前者主要是8家门店,这8家门店2014年前三季度7家亏损,共实现营收1.58亿元,亏损超3300万。而后者则是合肥天焱生物51%的股权,去年上半年也亏损22.37万元。何去何从,令人生疑。
 
创始人孟凯:道是无“情”仍有情
 
作为“民营餐饮第一股”湘鄂情的创始人,孟凯曾经踌躇满志。即便在2012年底中央八项规定实施后,湘鄂情经营困难、大幅亏损之时,孟凯也一直不遗余力地谋划转型。2013年以来,公司在环保、影视和大数据领域辗转腾挪,虽屡遭跨界不适,但对于未来发展,孟凯总是信心满满。2014年5月,湘鄂情募资数十亿投互联网,当时接受记者采访时,孟凯还很爽快地表示:“别和我谈餐饮,谈大数据。”
 
然而,24.8亿的定增转型大数据计划泡汤让孟凯很受伤。“中科院计算所的研究成果是真实的,转型方向非常正常。”他在回复记者短信中说,“好好的一批科技产业成果被‘处决’了,公司目前必须先还债。”
 
2014年12月12日,中科云网迫于债务压力,低价出售了“湘鄂情”品牌,孟凯不得不与自己花费了19年心血辛勤培育的品牌悲情诀别:“我1995年创业至今快20年了,为了还债,我只能卖掉湘鄂情这块金字招牌。
湘鄂情 餐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